神仙面首

第三十四章 逼上梁山(上)

原本,在地星的时候,金广秀已经有了体谅秦政行为的心思了,但是孙若彤和秦政一直坚持胡明稷必须向受害的世俗百姓赔礼道歉,心高气傲的胡明稷迫于兄长的高压,不情愿地挨家挨户逐一道歉,自觉受到莫大屈辱的胡明稷心中恨死秦政,恨不能将秦政千刀万剐,要不是胡明聿怕他继续在外面闯祸,硬生生地把他拉回熙德星,他这时还留在劥龙国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给秦政捣乱哪。金广秀被爱情冲昏了头,连带着恨上了秦政,秦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留下的些许好印象早已荡然无存。回到地星后,两人没少在金坪南面前说秦政的坏话,俗话说三人成虎,金坪南开始的时候还将信将疑,时间一久,他就相信了小女儿的谎话,对秦政的评价一落千丈。

胡明稷附在阿明耳旁悄声吩咐了几句,阿明惊恐地道:“胡前辈,这要是让少主知道了,我会被逐出金珍族的,小人实难从命,请胡前辈谅解。”

金广秀咬牙切齿地道:“你怕我姐姐把你驱逐出金珍族,难道就不怕我把你赶出家门吗?你要么趁早按照稷哥的吩咐做,要么你就给我滚出家门,我是家族二少主,把你这名不见经传的狗才赶出去,也不会有人为你求饶的。”

在修真界被逐出师门是件非常耻辱的事情,绝大部分门派都不愿意接纳曾有如此劣迹的修真者。这些修真者常常沦落到独自修炼地地步,即使同为散修的同道也非常歧视他们。

阿明刚加入金珍族不久,一听金广秀要把他驱逐出师门,惊惶失措地道:“二少主,求你千万不要驱逐阿明,我愿意听你吩咐,为少主做事。”

金广秀满意地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阿明,你就按照稷哥吩咐你的话行事。出了什么事,有我给你顶着。”

阿明躬身领命。

金广秀突然灵光一闪,道:“等等,阿明你把凤纹玉佩给我。”

阿明不知金广秀想干什么。也不敢多问,他二话没说,双手奉上金智秀的凤纹玉佩。

金广秀将玉佩置于玉掌之上,另一只手快速打出了几道浅色红光。眼看着玉佩颜色转淡,眨眼时间,翠绿的玉佩变成了一块苍白的白板,失去了圆润的光泽。玉佩蕴含的淡淡的灵力也消失不见了。“阿明,拿着,等会儿见到秦政地时候。你就如此说。”金广秀低声吩咐了几句。

阿明不敢多嘴。转身离开。他疾步走到山门外。秦政抢前几步迎住他,一脸欢喜地道:“这位大哥。金大姐是否肯见我们了?”

阿明啪一声,将玉佩摔倒地上,又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嚷道:“我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还以为你是好人一个,我好心地入内为你通报,没想到你这个鬼迷心窍的骗子给我的居然是个假信物。”

山门外人来人往,人群听到这边吵起来了,哗啦一下子全围过来瞧热闹。

秦政愣住了,辩解道:“不可能,凤纹玉佩是金大姐亲自送给我地,我决不可能搞错的。这位大哥,你是不是弄错了?”

阿明用脚尖拨拉了一下地上的玉佩,将玉佩踢到秦政脚下,故作不屑地道:“我家少主是什么身份,在整个修真界也是名声响当当的人物,一代大宗师,像她老人家这样地身份有可能用这样的破烂吗?你自个瞅瞅这是什么玩艺啊。”

秦政随手一招,玉佩飞到他的掌心,他发现玉佩的材质、样式和原来地一模一样,内里特有的灵力却消失不见了。“你是不是把玉佩掉包了?或者你把玉佩内的灵力毁掉了?说,是不是?”秦政怒急,恶狠狠地盯着阿明。

阿明梗着脖子,强硬地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堂堂金珍族有必要掉包你这个无名小卒地东西吗?”

秦政一皱眉头,伸手一招,一股巨力猛地把阿明吸了过来。秦政一把揪住阿明地衣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明泼妇般嚷道:“杀人了,各位过路地朋友快来看啊!这个骗子被我戳穿,眼见事情败露,要杀我灭口了。”

周围围观的多是芜蘅城人氏,金珍族口碑一向不错,这时自然而然相信了阿明地话,纷纷指责秦政的不是,更有路见不平的放出飞剑,威逼秦政放开阿明。

这时候,从门内传出清脆的声音:“是谁这么大胆子,胆敢在我们金珍族门外喧哗?”金广秀婀娜而出,胡明稷紧随其后。

出了一身冷汗的阿明总算看到了救

顾体统地喊道:“二少主,快救我啊!这个人要杀了是真的感觉到了秦政的蓬勃怒气,浑身直发抖的他都快吓得尿裤子了。

“呦。”金广秀故作惊讶,“这不是秦掌院和孙大小姐吗?您二位可是稀客呀!今儿个怎么有兴致到我们这小地方来溜达来了?”

胡明稷抱拳道:“孙大小姐,皇宫外面的民居修好了?是不是缺钱啊?来我这儿讨债来了?没事,你说,缺多少我马上给补上。”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哀乐来。

孙若彤一听两人话里都带着刺儿,顿时心生不祥之感。她先给秦政使了个眼色,示意秦政把阿明放下来。秦政右手使劲往前一搡,阿明蹬蹬蹬接连后退数十步,最后收势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金广秀道:“秦大掌院,我这个师侄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对他。是不是看我们金珍族好欺负?”

孙若彤赶在秦政说话之前,道:“金姑娘,我有下情告知,不知你能否允许我当着大家的面分说一遍?”

金广秀假意笑道:“你请便,我们金珍族又不是仗势欺人不讲理的地方,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出来?”

孙若彤道:“就在刚才小政将金大姐送我们的凤纹玉佩交给了这位小哥,没想到他出来之后,凤纹玉佩就变成这个样子,我想请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广秀问道:“阿明,有这回事?”

阿明忙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滔滔不绝,信口雌黄:“二少主,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了。咱们金珍族门规森严,对藏觅盗窃客人物品的,历来惩罚极重,师侄我决不敢以身试法,触犯门规。实际情况是,这两位客人假冒大少主的朋友,持假信物,意图到我金珍族行不轨之事,被师侄戳穿后,恼羞成怒,打算杀弟子灭口。”

秦政双眸陡然睁大,两道精光霎时间迸发出来。“你再说一遍。”

阿明吓破了胆,躲在金广秀身后:“二少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客人又要伤害我。”

胡明稷挺身而出,道貌岸然地道:“秦掌院,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却行骗子行径,你不觉羞愧也还罢了,可恼的是,你居然当着天下英豪的面,威胁一个小小的金珍族子弟,你也未免太无耻没品了。”

胡明稷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咬定秦政是骗子,秦政气的七窍生烟,眦欲裂,孙若彤急忙安抚秦政,周围围观的人太多,秦政一旦发怒和胡明稷争斗,势必波及周围无辜的生命,倘若伤害了这些本地人,就是公然和熙德星为敌了,秦政和孙若彤再想离开熙德三星只会难上加难,甚至会一辈子困在熙德星上。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爱郎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来。

“胡先生、金姑娘,”孙若彤淡定地道,“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们是骗子,请你们当着大家的面拿出人证物证来。”

胡明稷指着阿明道:“他就是人证。物证嘛,不就在秦掌院手中吗?你们既然说你们不是骗子,是不是也能给我们亮出来人证物证呀?”

秦政道:“你们把金大姐请出来,一切就都清楚了。”

金广秀啐道:“你们俩够狡猾够奸诈,明知道我姐姐在闭关潜修,还想请她出来给你们作证,分明是想混赖过关。”

孙若彤何时受过如此怨气,她的肺都快气炸了。她强忍怒气,道:“金姑娘,请注意你的言词,不要胡乱诬赖别人。”

金广秀得意地道:“敢做不敢说嘛?他是骗子,你就是他的帮凶,你们俩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秦政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意,突然瞬移到金广秀面前,挥手狠狠地甩了金广秀一记耳光,“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全场。秦政全身透着刺骨的寒意,话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向彤彤姐道歉。”

胡明稷没有想到秦政居然敢在金珍族门口暴起伤人,他张口喷出飞剑,飞剑流星般划出一道直线,瞬间扑向秦政面门,秦政抬手射出一道幻箭,两者撞在一切,轰隆一声爆炸,烟尘弥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周围看热闹的人全掀倒在地,个个灰头土脸。

待烟雾散去,秦政和孙若彤消失不见了,秦政怕动起手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孙若彤吃亏,带着孙若彤开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