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十六章 登门求教(上)

夜,龙首会馆的贵宾室,孙若彤恬静地仰卧在柔软的大**,香甜地沉睡着,小小蜷缩在枕头旁边,毛茸茸的大尾巴覆盖在身上,睡得也很沉。

秦政在一旁盘腿打坐,整理研究阳月魄繁如星海的修炼资料,随着第十枚莲子的融合,秦政又得以窥视到一个辽阔的修炼天地,秦政将灵鬼界的典籍和修真界乃至仙界的部分典籍互相印证下,参悟出来不少新的体会心得,他敏锐地捕捉到三界的修炼之术有着不少互通的地方,倘若稍加改动,就可能取得意想不到的功效。他不由得想起武瑛熊屡次三番向他强调的变通融合之道,事实证明武瑛熊的探索之道大方向是正确的,也是卓有成效的,假以时日,武瑛熊定能取得不俗的成果,而他秦政掌握着两界多的修炼之术,如能仔细研究揣摩,将来的成就决不会亚于武熊,语嫣阁发扬光大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嘭嘭嘭”,贵宾室外有人轻叩房门,敲门声在静寂的夜色里格外清楚。“前辈,我是木华呀。不知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晚辈有点小事麻烦你?”端午木华压低嗓音,小声道。

秦政看了一眼孙若彤,确定孙若彤没有被惊醒后,无声无息地瞬移到房门后,将门打开,然后闪身走到外面,又小心翼翼地将房门掩上,他指了指院落中的小花园。悄声道:“我们到哪里说话。”

端午木华引领着几个男子快步跟在秦政身后,刚走到小花园,端午木华就迫不及待地道:“前辈,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端午兄,还是我自己介绍吧。”和端午木华并肩站在一起地男子说道。这人面阔方圆,天庭饱满,肩膀半裸,**在外的肌肉强健有力,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自有一股威猛强壮的气势。“前辈,在下铁战意,铜锻工槽的工槽长,今天带两位弟子贸然拜访前辈。还请前辈不要责怪。唉,阿祥、阿毅,还不快快上前拜见前辈。”

两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从铁战意身后走出,虔诚地跪在地上。纳头便拜,口中念念有词道:“前辈在上,请受我们一拜。”

秦政吓了一跳,他急忙将两人搀扶起来。“小弟怎么敢承受二位如此大礼。你们这不是要折煞我吗?”

铁战意道:“前辈不要管他们。不瞒前辈,你这几日大显神威,力挫金珍族和金坪南那老小子。别说他们俩对您崇拜的不得了。就是我很佩服前辈你。”

秦政一头雾水。“是吗?铁兄,不知你们师徒三人惫夜来访。究竟所为何事?小弟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吗?”

端午木华介绍道:“前辈你或有不知,铜锻工槽是我们熙德三星最大的以炼器入道的修真门派之一,规模声望仅次于金珍族,战意兄也是咱们熙德三星有名地宗师级人物,他炼制的法宝飞剑一向备受修真同道推崇。”

秦政听明白了,俗话说同行是冤家,铜锻工槽和金珍族都是本地闻名遐的炼器大宗,平日里难免会有明争暗斗,勾心斗角之处,铁战意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不是甘于居于人下地主儿,估计常常雄心万丈想超过金珍族,压金珍族一头,博得第一大炼器制宝门派的桂冠。中间可能事有不谐,至今未能如愿。真是天助我也,秦政不禁喜上眉头。

片刻间,秦政就打定了主意,决定和铁战意达成某种程度的统一联盟。“呵呵,铁兄,小弟此次到熙德三星游历,所图一是领略一番熙德三星易于家乡的风土人情,奇异风景,另一方面也是想四处造访修真同道,互相切磋探讨修炼之道,无奈俗事缠身,至今未能成行,也没能亲自登门拜访铁兄,还请铁兄见谅。”

铁战意爽朗地道:“前辈之言正合我意。战意开始修真地时候,恩师他老人家就教诲我要虚心向各位前辈学习,认真求教修炼之术。这么多年了,我时刻铭记师傅教诲,不敢稍有或忘。我修炼的功法以炼器为根本,从拜师那一天起,我就勤恳修炼,截至目前为止,经我手炼制的器物有万余,炼制出来的宝器也有十几件了。承蒙各位修真同道抬爱,我也有了点小小名气,偶尔有朋友法宝飞剑残缺了,只要找到咱们铜锻工槽,我从无不允地道理。这一点,端午兄可以为我作证。”

端午木华证实道:“战意兄所言非虚。公平一点讲,铜锻工槽的口碑的确是比金珍族强些,但是在炼器地很多方面,铜

还是比不上金珍族,有不少修真同道宁肯费些功夫也工槽。”

铁战意黯然地道:“端午兄说地不错,我们铜锻工槽在炼器制宝比不上金珍族,这点我也不想隐瞒前辈。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一直致力于扭转这一不利地局面,我四处拜访前辈高人,到处求教炼器之道、制宝之术,饱尝艰辛,受足了白眼。可笑我以前还幼稚的认为,咱们铜锻工槽和金珍族都是修真一脉,又同是以炼器入道地同伴,大家互相交流,共同提高炼器水平,进而谋取铜锻工槽和金珍族的合作双赢,于是我抱着这样的目的数次到芜蘅城,希望和金珍族交流一下,期间只有一次金珍族的少主金智秀出面接待了我,和我长谈了一次,那次我获益匪浅,但是剩下几次,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被他们冷嘲热讽,当面给我难堪,就连金坪南那个老小子也是一点面子不给,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下不来台。唉,更加可气的是,从那儿以后,金珍族做事处处针对我们铜锻工槽,处处压我们一头,我带着弟子门人苦撑了很多年差点就被挤垮,最后是一位散仙前辈看不下去了,亲自出面调解,才迫使金珍族和我们铜锻工槽达成谅解协议,铜锻工槽才没有在我的手中没落败亡。”

铁战意讲述中涉及到的金珍族两位头面人物和秦政与他们接触时的表现基本接近,应该不是铁战意临时编造欺骗秦政的。

秦政默默地倾听,从头至尾不发一言,等铁战意说完后,他问道:“金珍族自金坪南以下,的确有失宽厚仁和,然而这是他们的自家事,我是外人,不好说什么。如果铁兄是来请我调解贵派和金珍族的矛盾的,请恕小弟无能为力。”

铁战意连连摆手,“呃,前辈误会了。我很清楚调解人不好做,现在前辈和金珍族又起冲突,我即使有心邀请前辈调解,想必前辈也有诸多不便之处。呵呵,其实我这次前来的目的,刚才已经提过了,我希望前辈能不嫌弃我们师徒三人资质鲁顿,能不吝赐教,传授我们铜锻工槽一些修炼之术,退一步讲,即使前辈恪守师门规矩,不便传授也不要紧,我们衷心希望前辈能帮我们解惑,解答我们在炼器时遇到的一些不解之处。”

修炼到铁战意这个份上,修炼过程遇到的难题不是一般人能够解答抑或解决的,很简单,铁战意已是分神期和合体期交界处的修为,修为比他高的都是凤毛麟角之辈,何况铁战意又专营于炼器之道,精于此道的高手更是少之又少,如此一来,值得铁战意登门拜访的修炼者用一只巴掌都可以数完了。铁战意原本没有登门求教秦政的念头,他是在连续观看了几天秦政的比赛后,踌躇了许久,最终决定惫夜造访的。这中间还多亏端午木华撺掇,两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端午木华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才在这件事上格外热心。

“前辈,看在木华的薄面以及他虔心求教的份上,你就答应战意兄的请求吧。”端午木华求情道。

秦政呵呵一笑,道:“端午家主,你这是干什么?我有说过不同意吗?”

铁战意大喜,双手抱拳连连作揖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秦政言道:“小弟修炼时日尚短,见识浅薄,不敢保证能解释清楚铁兄的疑问,倘有错漏疏忽之处,还请铁兄见谅。”

铁战意道:“不妨事的,前辈尽管放开心怀,说句让前辈见笑的话,我好歹也炼器制宝了上千年了,是错是对还是可以判断出来的。啊,不好意思,前辈,战意说错话了。”

秦政道:“铁兄有什么说什么,这份赤子情怀,政佩服还来不及,又怎会责难。呃,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明天我还要比试最后一场,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用。”

铁战意道:“如此,战意叨扰了。”

端午木华不好意思地道:“前辈,我是否可以旁听两位的谈话,我也很想增长一些见闻。”

秦政道:“端午家主如果没事的话,尽管在这里坐着吧,最近一段日子,多有麻烦端午家主之处,我还没来得及歇歇端午家主。”

端午木华忙道:“前辈客气,前辈和孙姑娘能驻趾龙舟会馆是咱们端午龙城的福气,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