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七十六章 冲囍(下)

陈蓉上前一步,朗声道:“各位修真界、佛宗的朋友,今天是我姐夫重开语嫣阁的好日子,我代表我母皇和皇室多谢各位前来给我姐夫捧场。临来之前,母皇吩咐我一定要尽心尽力招待好各位来宾,各位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另外,今天我以劥龙国储君的身份郑重邀请各位参加明天在京城为我劥龙国永嘉公主和燕郡王的大婚仪式,亲眼见证一对绝配伉俪的诞生。呵呵,各位可别忘了准备贺仪啊。好了,我也不废话了,请各位为语嫣阁的重开尽情的欢呼吧,我向各位透露一点小秘密,姐夫这里有美味的灵果、甘甜的饮品,今天他可是主人,我们不远万里前来祝贺,他总不能太小气吧。”

秦政爽朗的一笑,“好你个蓉蓉,打秋风打到姐夫的头上来了。尔笙,吩咐下去,为各位来宾奉上灵果饮品。”

孙若彤和秦政相视一笑,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明天依然是个好日子,双喜临门啊。

窝在角落的隽海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安的张望着大门之外,“火舞怎么回事?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

翌日,摩尔寺城沸腾了,到处都是欢乐的海洋。孙若彤和秦政完婚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大街小巷,无论是妇孺儿童还是老汉都在议论着这个消息。皇室和孙麟阁一向受民间百姓爱戴,随着孙若彤秦政连续几次成功消灭危害百姓的怪兽之后。孙若彤地声望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再加上孙若彤大家闺秀的仪态,平易近人的性情,不知有多少人把她视为自家的姐妹亲人,对普通百姓而言,今天与其说是女皇陛下出嫁义女,还不如说是全天下的百姓在一起嫁女儿,这个女儿有个共同的名字——永嘉公主孙若彤。

好在秦政前一段时间闯出来不小的名头,普通百姓对他不算陌生。如果换成普通人做新郎倌,估计爱戴孙若彤的百姓敢把他围堵起来。

燕郡王府也就是以前地孙府,披红挂绿,张灯结彩。不断有人出出进进,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乍做新郎倌的秦政。

“唉。阿雷,你拜天地的时候紧张不紧张?”秦政忐忑不安地问道。

原雷没正经的道:“紧张啥?想想马上就可以洞房花烛夜了,还有啥紧张的。嘿嘿,秦政。二十年处男之身就要了断了,你难道不期待吗?”

“原雷,”申甜仔细的为秦政整理着新郎官地喜服。“一边呆着去。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在一旁教唆师父,回头小心师娘知道了。仔细你的皮。”

原雷嘿嘿笑道:“怕什么,不就是那么回事吗。申甜,你敢说你和海拜天地之前,申老爷子没有和你交待什么吗?”

“你说什么鬼话呢?”申静红着脸,揪住丈夫的耳朵,“一天不收拾你,你就上房揭瓦呀。我爹的玩笑也是你能开地吗?”

原雷讨饶道:“老婆大人快松手,今天可是秦政和大小姐的好日子,打架吵闹可都不许,别扫了大家的兴致。”

秦政抬着自己地双臂,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甜儿,整理好了没有?我看差不多就行了。”

申甜道:“那可不行,今天是你和师娘大婚,一点也马虎不得。”

申静道:“师父,你不知道,现在从皇宫到王府地路两边都已经挤满了人,我估摸着京城有一半以上地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你想啊,几十万双眼睛盯着你,只要有一点毛病还不得放大了,咱们得一丝不芶,把每一个细节都打点好了才行。”

秦政呻吟了一声,“你爷爷的,我怎么觉得我想个傀儡。”

原雷嘿嘿一笑,“你还真说对了,我做新郎官地时候也有同感,什么都得按照别人说的做,跟牵线木偶似的,别人让你做啥你就得做啥。嘿嘿,秦政,忍忍就过去了,等到洞房花烛的时候,就是咱们男人挣回面子的时候了,你说是不是呀小海?唉,小海人呢?”

“小海?刚才不是还在吗?”申静道,“我去外面找找他。”

秦政道:“不用了,也许他去忙别的事了。静儿,你去看看,雪姨赐的囍字福字对联等等是否张贴好了?”

申静笑道:“师父你就放心吧,整个王府都已经布置好了,早在几天前王府就已经粉饰一新,女皇陛下的赏赐也都安置到妥当的地方了。就等着你去把新娘子接回来了。”

“砰,砰”门外有人敲门。

“谁呀?”申静打开门一看,“爹,是你呀,有什么事?”

申万水道:“你们快点,吉时马上就要到了。甜儿,不用那么仔细了,时间来不及了。”

正说着,外面噼里啪啦响起了鞭炮声,陈雪派来的礼仪官,中气十足的唱道:“吉时已到,新郎倌出门喽!”

申甜手忙脚乱的整理着剩下的部分,“姐姐,快过来帮忙。”

门外的人喊道:“喂,新郎倌干什么呢,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媳妇还没娶回来,就软脚虾了吧?”

“好了,好了。”申万水催促道,“就这样吧,快走,快走。”

“哎呀,帽子,帽子还没戴呢。”申甜挥舞着秦政的帽子道。

好不容易出了门,秦政脑海一片空白,脸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两脚好似踩在棉花堆上,软绵绵的。

“新郎倌出门了,鸣礼炮。”禁卫军点响了一排十二门礼炮。“腾腾腾……”

“请新郎倌上马。”礼仪官躬身道。

秦政踩蹬上马,礼仪官高喝一声。“新郎倌出发喽!乐起,放鞭炮!”

三十六人组成的皇家乐队在队伍地最前面,秦政骑着高头大马在中间,原雷申静申甜陪同,在他们的后面是威武雄壮的禁卫军队伍,上百人浩浩荡荡的朝皇宫走去。

大街两旁挤满了人,人们挥舞着鲜花旗帜条幅,为秦政

心的祝福,天空不断有修真者穿梭来穿梭去。今天体出动,佛宗和修真界都派出了不少人协助供奉堂维持治安。储君下了死命令,谁敢破坏永嘉公主和燕郡王的大婚,就以叛国罪论处。格杀勿论。

一路之上还算顺利,队伍基本上是踩着点抵达了皇宫,宫城之外,满朝文武百官整齐的排列在宫门两边。禁卫军统领阔步上前,左手按住佩刀,右手高高扬起,“停。郡王殿下。请下马。”

迎亲队伍停了下来,秦政下马走到队伍前面,统领侧身道:“郡王殿下。请。”

文武百官们纷纷抱拳道:“燕郡王。恭喜你了。”

从皇宫大门到毓庆宫。禁卫军官兵腰挎佩刀,手持银枪。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笔直的挺立在道路两旁。每经过一位禁卫军士兵,他都会扬起银枪,高喝一声“嗨”!

跟在秦政后面的原雷啧啧道:“人比人气死人,秦政你大婚就是不一样啊,瞧这威风劲儿,瞧这气派,真让人羡慕啊。”|..

秦政傻了眼,“怎么叫?”

原雷嘿嘿笑道:“看我地。新娘子,开门呀,新郎倌来了。”

礼仪官像看白痴一样扫了原雷一眼,申静拉了丈夫一下,“阿雷,别乱说话。皇室不比民间,规矩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原雷激灵一下子,他只记得结婚的时候大小不禁,倒忘了这里是皇宫内院,容不得他放肆。

朱红的宫门打开了一道缝,一只嫩白地纤细玉手伸了出来,“政哥,红包拿来。”潭雅咯咯娇笑道。

申甜从怀里倒出来一个红绸缎包裹的红包,交给秦政,“师父,你把这个给二小姐。”

潭雅看也没看,就把红包收了起来,“开门吧。咯咯,姐姐,政哥来了。”

孙若彤身着大红的凤冠霞披,头遮红喜盖头,端坐在玉床之上。

“新郎倌,接新娘子出门吧。”礼仪官道。

陈蓉和潭雅手牵着手堵在秦政面前,“姐夫,想借走若彤姐,你们得过我们姐妹这关。”

秦政苦着脸道:“红包不是给你们了吗?怎么还要啊?”

陈蓉得意地道:“那是开门钱,祭门神用的。现在才是给我们两个地红包,我们可是若彤姐最亲的妹妹了,你今天不达到我们满意,我们是不会让你接走若彤姐的。”

秦政讪笑道:“好,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什么。说吧。”

陈蓉掰着手指头道:“我要全部由红钻制成的王冠一顶,质地和芙战甲一样地龙凤袍一套,像小小一样乖巧可爱的灵兽一只……”

秦政听不下去了,“蓉蓉,你这不是借机敲诈勒索吗?”

陈蓉扬着小脸,“我不管,反正你不给我,我就不让你接走若彤姐。”

“这是你自找的,”秦政屈指弹出神弈力,把陈蓉和潭雅束缚住,嘿嘿奸笑道,“两个小丫头敢和你姐夫我斗,还嫩了点。”

陈蓉气道:“姐夫,你耍赖皮。”

秦政才不管那么多,越过挡道地两个小妹,走到孙若彤地面前,“彤彤姐,我来了。”

孙若彤娇躯微颤,“小政。”

礼仪官道:“新郎倌,新娘子快点吧,不要耽搁了吉时。”

秦政弯腰把孙若彤抱了起来,“彤彤姐,我们走。”

两人出了宫门,伴娘掀开轿帘,秦政把孙若彤放到喜轿内,礼仪官高喝一声,“起轿,奏乐,鸣礼炮。”

陈蓉等秦政离开之后,“苏先生快把我们放开。”苏奕从门外走了进来,解开禁锢。

陈蓉拉着潭雅就往外面跑,“苏先生,母皇和父王走了没有?”

苏奕道:“女皇陛下已经离开一会儿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到王府了。”

秦政踌躇满志地骑着高头大马,他和孙若彤相识相知已经两年了,期间俩人经历了无数地风风雨雨,有快乐有痛苦,今天两个人终于可以正式厮守在一起了。秦政彻底摆脱了“面首”的尴尬身份,成为了孙若彤地合法丈夫。孙若彤撩起轿帘,美眸饱含深情注视着意气风发的情郎,嘴角弯成最美的角度,荡漾出幸福的笑意。

“恭喜,恭喜……”街道两旁掀起一阵又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呼声,人们衷心的祝福着一对新人。

半个时辰之后,迎接回新娘子的队伍重新回到燕郡王府,数以千计的百姓簇拥过来,等着一睹新娘子的风范。

陈蓉和潭雅两个不安分的丫头,指挥着两个禁卫军士兵端来一盆火炭,“就放在那里吧。”陈蓉又走到礼仪官身边,悄悄地吩咐了两句。

礼仪官苦着脸,喊道:“新娘下轿,新郎迈火盆喽。”

周围的哄堂大笑,从来都是新娘子迈火盆,今儿个新鲜,换成了新郎倌。

秦政瞪了陈蓉一眼,陈蓉得意地哼了一声,“嘿嘿,姐夫,让你欺负我。”

婚庆的时候,礼仪官最大,新郎新娘的动作都得按照礼仪官的提示进行,秦政就算有一百个不愿意,也只能聊起衣衫,一脚迈过了熊熊燃烧的火盆。“小丫头,你等着。”

喜娘取来一条挽着大红花的绸带,一端塞到秦政手中,一端交给孙若彤。

礼仪官看了一下日头,“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了。”

秦政在前面引路,两人走到燕郡王府最大的屋子,女皇夫妇端坐在主位上,含笑注视着一对新人。

礼仪官扯着嗓子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

话音未落,一个一身鲜血的人闯了进来,声音嘶哑的道:“小政,快,快去救丹妮。”

孙若彤撩开红盖头,和秦政相视而惊,“啊……”

第六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