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章 收干将(下)

“看来牛兄很喜欢争斗,呵呵,以后如果我再遇到类似的事情的时候就知道该找谁了。”秦政突然想起一事,两只眼睛盯着牛,“牛兄,我这里有份美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这可是一份可以经常争斗的美差。”

牛都没问清楚是什么,就忙不迭地答应道:“我愿意。”

玲苿嗔怪地瞪了牛一眼,“你这人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霄明笑着调侃道:“呦,玲先生这就心疼了,这还没成亲呢,要是成了亲还了得。”

玲苿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牛咧着嘴嘿嘿地傻乐。

秦政笑道:“玲大姐,你别担心,其实也没什么,咱们供奉堂的弟兄修为增长的很慢,这除了他们经常被世俗中的事务打断修炼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他们没有外在的压力逼迫他们努力修炼。我觉得咱们可以给他们人为的制造一个。”

玲苿疑惑不解地盯着秦政道:“属下不太明白,请掌院明示。”

秦政道:“我的意思是请牛兄不定时地打供奉堂一趟,随即抽出来几个和他们进行比斗,牛兄也不需要把他们怎么样,只需要每次把他们揍得鼻青脸肿,让他们认识到自己修为的不足就可以了。通过实际的争斗让他们主动的抓紧每分每秒进行修炼。”

玲苿沉吟片刻,“这个主意是行得通。不过供奉堂的兄弟姐妹们可要遭殃了。呃,你是掌院,你看着办吧,我没意见。”

牛挥舞着蒲扇般大小地手掌,“掌院大哥,你这主意对俺老牛的心思,你把心搁肚子里,俺一定好好地帮你操练供奉堂的小子们。不把他们打的满脸桃花开,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秦政吓了一跳。“牛兄,你可一定要把握好分寸,别把弟兄们打伤打残了,如果这样。这份差事我就不交给你了。”

秦政又和牛约定了几项细则及注意事项,然后牛就欢天喜地的捧着陈雪颁下的圣旨及秦政的令谕,到供奉堂找官供奉们的晦气去了。玲苿怕牛压不住阵,向陈雪请了一会假。陪着牛一起去了。

霄明笑道:“政儿,你这个鬼主意不错啊,你怎么想出来的。”

秦政尴尬地笑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总不能说自己每次修为地提升都伴随着生死的考验,这虽然不是修炼的正道,却也是一种值得借鉴的方式。不过心里想想也就算了。宣之于口就免了。

秦政又在寝宫逗留了片刻。和陈雪霄明聊会儿天之后,就起身告辞。他信步走到庆宫。刚推开宫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咯咯地娇笑声,孙若彤几女正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各种修真界的趣闻,高雨溦这段时间也和陈蓉、潭雅两女混熟了,言语之间也没有多少禁忌的地方,虽然依然是声音不高,怯生生的,但是要比在熙德星地时候活泼多了。

“政哥,去了这么长时间,”潭雅乌黑的大眼睛滴溜乱转,“是不是被雪姨训了一顿?嘿嘿,该,谁让你把好好的一场婚礼搅黄了的。”

秦政道:“小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是不是又想让我出血?我告诉你,没门。大婚前,我和彤彤姐一个月没见面,这笔帐我还没找你算呢。蓉蓉,你也别偷着乐,你也有份。”

孙若彤笑道:“好了,夫君。蓉儿和雅儿还小,你这个当姐夫地也不知道让着她们点,一见面就掐,哪里有一点做姐夫的样子。”

秦政道:“看在彤彤姐的面子上,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

潭雅拉着秦政坐下,“政哥,我听姐姐说你要夺回雨桦山,嘿嘿,带我去好不好?人家自从修炼之后,还没有和人争斗过呢。这次正好让我练练手。”

秦政断然道:“不行,你不能去。你地修为太差,勉强算是入门而已,这次去雨桦山,对手是诡异地黑修真,他们下手狠辣,专门摄人魂魄元婴,如果让你去,你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累别人。再说了,我要是让你去,蓉蓉肯定也要嚷着去,我就什么都别干了,照顾你们算了。”

潭雅噘着嘴,抱怨道:“都怨你,你对姐姐有多好,对我就有多差。姐姐去了一趟熙德星,回来之后就有了元婴期地修为,我比姐姐早修炼,修为却比姐姐差远了,如果你也能给我一个筑基法宝,我的境界早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了。”

秦政无奈笑道:“雅雅,事

你想象地那样,彤彤姐之所以一步跨入元婴期,说白之体所赐,和去不去熙德星没有直接的关系。对了,你不是想要筑基法宝吗?我求人帮你炼制了一个,在你姐姐那里,怎么她没有给交给你吗?”

潭雅一脸无辜,迷人的大眼睛眨了眨,“没有啊,姐姐没有给我。政哥,你不会是为了哄我开心,特意编出来一套谎话哄我的吧。”

孙若彤笑道:“好了,雅儿。别和夫君开玩笑了,快把姐姐给你的宝贝拿出来,让夫君给你看看应该如何使用。”

陈蓉纤指指着潭雅,咯咯娇笑道:“雅妹,我就说嘛,想从姐夫那里再敲榨一个法宝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还不信,这回信了吧。若彤姐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姐夫才在若彤姐心里占据第一的位置,你呀早就靠边站了。”

潭雅吐着舌头,冲着陈蓉作了一下鬼脸,“切,少在我和姐姐之间挑拨离间。”她依依不舍的把筑基法宝递给秦政,“政哥,你别把我的宝贝弄坏了。”看得出来,潭雅非常喜欢这件由数十个平面镶接而成的多面球状的法宝。

柔和的光线投射到法宝上面,晶莹剔透的法宝折射出五彩斑斓的色彩,潭雅不由得痴了,陈蓉也沉迷在法宝营造的氛围之内,恨不得开口让秦政也给她炼制筑基法宝,可是想想等待她继位的母皇,任她有无数梦想也只能咽到肚子里。

“这件法宝名为万晶球,是专门给你炼制的。彤彤姐,还是你来吧,我留在这里多有不便,施用的法诀我告诉你,你帮雅雅融合万晶球吧。”秦政发现潭雅有点紧张,坐卧难安,两只小手都不知道该放到那里,,于是笑道,“雅雅,融合的过程中不要抗拒,放松心态,没有危险的。好了,我这就出去。我在庆宫外面,有什么事喊我一声。”

潭雅一招手,“政哥,你慢点走,我还有事和你说呢。”

“什么事?”

潭雅道:“融合万晶球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

“短则数天,长了就没准了,两三个月,一年半载的都不是稀罕事。”秦政回道,“有什么问题吗?”

“明天丹妮尔是不是要过来?你是不是要和她一起去雨桦山?”潭雅连问了两个问题。

秦政没有跟上潭雅的跳跃性思维,“是呀。丹妮的家园被毁,我多少有点责任……”

潭雅哼了一声,“政哥,我要和你一起上雨桦山。你和丹妮尔在一起,我不放心。你这人对女人尤其是漂亮点的女人没有丁点抵抗力,丹妮尔又和你眉来眼去的,万一你受不了勾引,姐姐怎么办?”

秦政勃然变色,怒斥道:“你说什么呢,雅雅?我就那么不让你放心?是不是以后我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你才放心呢?啊?”

秦政从来没有和潭雅发过火,这次突入起来的怒气把潭雅吓了一跳,她还想说点什么,陈蓉急忙握住潭雅的嘴,“雅妹,姐夫真的生气了,你小心点,真要是把姐夫惹毛了,我可不会帮你的。”

现场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秦政反省自己平时是不是过于纵容潭雅了,现在说话办事越来越没有分寸了,以后还了得。

孙若彤想说两句话,缓和一下气氛,秦政一摆手,沉声道:“雅雅,你是彤彤姐的妹妹,我一直没有把你当外人,像疼亲妹妹一样疼你。其实不光是我在这样做,彤彤姐、蓉儿还有雪姨、霄叔都很宠你。这本来没有什么,你小嘛,多受点宠爱是应该的。可是你要明白,天底下没有谁天生是欠你的,我和彤彤姐可以宠着你,做什么都由着你。你骄横,恃宠而骄,说话不知进退,一点把握分寸的意思都不懂,你这样做将来是要吃大亏的。我和彤彤姐可以护得了你一天一个月一年甚至十年百年,可是我们护不了三五百年,总有一天,你会挥舞着翅膀脱离我们的呵护,自己面对修真界云谲波诡的局面。我为什么和轩辕紫、金广秀结怨,难道是我愿意的吗?不,是她们骄纵,盛气凛人。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她们的影子。雅雅呀雅雅,你要是再不知道醒悟,继续这样下去,她们两个就是你的前车之鉴,你早晚会步入她们的后尘。你如果继续执迷不悟的话,你还是不要修炼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