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二十三章 战瘟神(上)

昙文仰天一阵狂笑,“道友你又添了一条罪孽,辱骂僧爷死后是要下拔舌地狱的,僧爷我慈悲为怀,让我超度你升天吧。”

和尚的僧袍无风自动,像吹胀了气球鼓荡了起来。他一撩僧袍,一股阴风呼啸而出,在天牢地笼中游荡的魂魄顿时被卷入到阴风之中,组成了浩浩荡荡的鬼军,杀气腾腾的朝秦政扑来。

魂魄属阴寒之物,最怕的是阳刚的手段,秦政屈指一弹,无数支蕴含着至阳至刚之气的幻箭脱手而出,幻箭瞬间穿透魂魄,阴阳际会,立刻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上百魂魄经受不住爆炸的冲击力,顷刻间魂飞魄散。即使昙文不捕捉、不役使这些冤死的魂魄,秦政也不打算事后把魂魄放生,如果任由他们留在人世间,他们当中很多一部分会凭借着满腔的怨恨之气修炼成凶煞恶鬼,危害人间,他们的最好归宿是灵鬼界,或者由人出手使他们魂飞魄散。秦政虽然掌握着灵鬼界的修炼法门却不知灵鬼界究竟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该如何沟通灵鬼界与修真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消灭这些魂魄。

魂魄得来的容易,昙文也不心疼,他驱使魂魄攻击秦政的目的是为了腾出时间来准备大威力的法术,他一摆手,结阵的几个和尚再次发出黑亮的光球,和上次稍有不同,光球脱阵而出的时候,一声凄厉地鬼哭狼嚎同时响起。秦政往这边扫了一眼,发现有个和尚手拿着一盏白色瓷瓶对着和尚结成的阵势,瓶口不断涌出人形魂魄,这个阵势十分歹毒,是用魂魄作为阵势的原动力,为了形成一个黑亮的光球,不知有多少人要枉死在这里。

秦政身形往旁边一躲,顺手弹出一朵小火花,嗄。一声清脆动人的鸣叫声中,火花突然长出了翅膀,很快一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鸟儿出现在众人面前,“去”。秦政一指那个正在飞来的黑亮光球,火鸟振起双翼,箭般迎了过去。两者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待烟雾散去。火鸟和光球同时消失不见了。

秦政恼恨这几个和尚对世俗人的蔑视以及不拿常人当人看地态度,他直接瞬移到这几个和尚身后,双手连弹,免费送给每个和尚三四朵神弈力幻化的火花。这几个和尚不知道厉害,躲都不躲,好似商量好了。齐齐挥起僧袍。试图掸掉火花。神弈力岂是区区一件僧袍就能阻挡得了的。火花眨眼间穿透了薄薄的僧袍钻进了和尚地体内,秦政一掐灵决。怒喝一声:“爆。”

“嘭嘭”,接连几声沉闷的爆炸声响起,和尚们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他们的血肉之躯已经化成一蓬细密的血雨朝四面八方飞去。

秦政冷冷地哼了一声,“你爷爷地,便宜你们这些王八蛋了。”

昙文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弟子师侄被秦政杀死自己却来不及救援,顿时气的七窍生烟,睚眦俱裂,“你做下的好事。道友,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这样赶尽杀绝,难道不怕报应吗?”

秦政啐了一口,“有报应也是先落在你们头上,你们杀死这么多世俗百姓地时候为什么不想想自己会不会遭报应?昙文,你的猪狗不如的弟子们已经下了十八层地狱,他们黄泉路上多寂寞,也许还不认识路,还等着你这个师门长辈下去陪着他们呢。”不是秦政血腥,喜欢杀戮,实在是昙文一行人制造地杀孽太重,继续留在世上地话,只会制造出更多地亡魂。

昙文气极反笑,“想杀我?让僧爷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份本事。”他手腕一抖,缠绕在这里的一串佛珠其中最大地一颗飞了出来,昙文手掐灵决,佛珠“噗”的一声炸裂开来,冒出阵阵黑漆漆的浓烟,“嗷”,伴随着一阵好似来自地狱的鬼叫声,一个身高丈余,肌肉纠结,面目狰狞的妖兽冒了出来。这个妖兽浑身上下布满了类似于虎皮的条纹,粗短的脖子上顶着一颗大大的虎头,黄的眼球中不时的散发着阵阵寒光,他的上肢粗壮有力,手里领着一个巨大的狼牙棒,下肢和狼的后腿非常相像,极富有弹性,屁股一根粗实的长尾好似钢鞭一般。

昙文指着秦政对妖兽道:“龙须虎,杀了他,我就还给你自由。”自从用计捕捉到这只龙须虎之后,任凭他使尽了手段,这只可恶的妖兽也不肯听从他的指挥。这会儿迫不得已,昙文把妖兽放了出来,许下了空头支票。

妖兽对人类的语言有一定的理解能力,而且大部分妖兽都是一根筋,他哪里明白这会儿昙文是把它当枪使,还以为昙文真的想放了他。他兴奋地仰天长啸了一声,右手挥舞了几下狼牙棒,身子往下稍稍一蹲,轻轻一跳,再站起来时已经到了秦政的面前,龙须虎至少也有四五百斤,秦政都能感觉到妖兽落地时冲击的地面都颤了一下。

龙须虎不分青红皂白,冲着秦政,轮起狼牙棒,“呼”的一声,速度之快超出了人类的想象。秦政的神眼迅速捕捉到了狼牙棒的轨迹,他也不躲,直接伸出手来,一下子抓住了狼牙棒的棒尖,经过凤凰神火的淬炼,他的肉身强度上升了数倍,即使飞剑那样锋利的刀刃秦政都可以直捋锋芒,更别说是区区一支狼牙棒了。

龙须虎以力大闻名于世,即使千斤的石头也可以轻而易举的举起来扔出很远,他以为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眼前的这个人类,重新恢复自由,却没想到秦政的力量不但不比他小,反而还强出他许多。秦政好整以暇的抓住狼牙棒,心中直呼可惜。这支狼牙棒的材质极为难得,是用一种名为金地材料锻造而成的,用这种材料制成的宝贝比用银煅金炼制的还要好上许多,可恼这个虎头虎脑的家伙身入宝山而不识货,用这么珍贵的天材地宝炼制了显不出来水平的狼牙棒。秦政抓住狼牙棒的棒尖,手腕使劲,迅速

了一圈,龙须虎没有防备到秦政地气力,一下子被秦子。大手一松,狼牙棒脱手而出。

秦政得势不让人,闪电般缩回手臂,然后急匆匆打出微缩术的灵决。把狼牙棒缩放成竹花针大小,随即把它放进了清风镯内,“嘿,谢谢了。”秦政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和人争斗时现场抢夺人的宝贝。既没有心理负担,又可以削弱敌人地实力,还可以多一份收获,一举三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狼牙棒是龙须虎心爱的兵器。自己即使睡觉也会抱在怀里,现在却被眼前这个可恶的人类抢走了,龙须虎顿时勃然大怒。张牙舞爪扑了过来。散发着腥臭地血盆大口冲着秦政的脑袋就咬了过去。

秦政惋惜地摇摇头。龙虎须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他侧身闪到一边。伸腿在龙虎须屁股后面踹了一脚,龙须虎收势不住,顿时翻滚在地。和一只小小的妖兽斗,秦政自己都觉得没劲,他不愿意和龙须虎纠缠下去,揉身朝着昙文扑去。

秦政想放过龙须虎,可是后者根本不领秦政地情,它从地上爬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噗”,吐出一道灼人的火焰。秦政皱了皱眉头,他不愿在龙须虎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昙文到现在还没有动作,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把戏,秦政不想呆会儿和昙文争斗地时候,还有一只龙须虎在一旁给他捣乱。秦政心神一动,回旋刃从他地右臂下飞了出来,眨眼间削下了龙须虎地脑袋,斗大的虎头在地上滚去老远,红色地鲜血洒的到处都是。说起来,龙须虎死的很冤,遇到了使用仙器战斗的秦政,如果换成其他人,他至少能够顶一阵子,而不是一上来就被秦政削掉了脑袋。

秦政惋惜地摇摇头,这只龙须虎不知修炼了多久,才有今日之成就,如果不是形势所迫,龙须虎又是助纣为虐,秦政也不愿意杀死他。

昙文是知道龙须虎的厉害的,当初为了抓住他,自己还费了不了的力气,没想到片刻工夫就被秦政除去了。昙文不得不慎重考虑自己的实力和秦政之间是否存在着不可弥补的巨大差距,秦政刚才和龙须虎争斗的时候,他一直在犹豫该不该用出那个连自己都万分忌惮的终极手段,等到他看到秦政是如此轻松写意,他清楚如果自己不赶快想出办法解围,自己的小命弄不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别看昙文杀起人来毫不手软,可是当死亡要降临到他的头上时,他却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怯懦与恐惧。

为了活命,昙文也顾不上许多了,目前唯一能给他一线生机的就是不顾后果的使出最后的手段。他敏锐地抓住秦政失神的一刹那,抬手射出一道黑光。与此同时,昙文朝相反的方向飞去,如果不是他无论如何也突不破天牢地笼的围困,他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不过就算是现在,他也披挂上了战甲,启动了战甲的防护,阖身上下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

秦政醒过神时,正好看到一个黑点直勾勾朝自己飞射而来,他凝神细看发现是个拳头大小的小雕像,小雕像面目栩栩如生、翎羽毕现,看着如此精美的雕像,秦政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如坠冰窟。这个雕像是一种最招人忌惮的幻化灵兽有着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散疫鸟。这种鸟最大的特点就是四处传播瘟疫,而且在自然界中没有天敌,散疫鸟携带的病毒极为歹毒,常常一只鸟上就有可能携带四五种病毒,没有一种动物包括人类愿意接近他,也不知道昙文是从哪里搜寻到散疫鸟,并成功把它炼化的。看到这只散疫鸟,秦政总算是明白过来昙文为什么能够悄无声息的引发一场又一场瘟疫而不被人发现,秦政也明白过来为什么昙文要躲得远远的并小心翼翼的把自己保护起来,无论是谁面对着臭名昭著的散疫鸟都不敢放松哪怕一丝一毫的心神。

秦政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倒不怕沾染上散疫鸟的病毒,却是不愿意惹上一身臊,回头再传染给别人。他神色凝重地在身前设下一道金光灿灿的光幕,两眼死死盯着散疫鸟,唯恐它脱离自己的视线。

昙文恶毒的眼睛盯着秦政和散疫鸟的一举一动,口中念念有词,在这种时候,估计他也不会说出祝福秦政平安无事的话来,十有八九是在诅咒秦政不得好死,能被散疫鸟狠狠地咬上一口,如此一来即使秦政是神仙转世,不死也得脱层皮。

雕像在飞到离秦政还有一米多远的距离时突然活了过来,散疫鸟振羽摇翎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躲开了秦政的光幕,迂回到了秦政的后方。

散疫鸟最喜欢吞食因瘟疫死亡而遗留下来的腐尸,它通常的做法是把瘟疫散播到选好的目标上,然后不懈地跟在目标的身后,等到目标不治身亡后就是散疫鸟大块朵颐的时候了。散疫鸟也是一种灵鸟,飞行速度很快,闪电一般,它选中的目标通常都不是普通的角色,而是其它的灵兽、灵鸟,经过长年累月的捕杀,这只散疫鸟早就练就了一幅好身手,不知有多少灵兽因为它而命丧黄泉。

秦政身上的气息对散疫鸟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诱惑,自从它被人炼化后就没有好好的吸收过一个鸟兽的灵气,每次它的所有者役使它干活的时候从来不肯喂饱它,如果不是幻兽绝对不可能攻击主人的话,散疫鸟决不介意免费把瘟疫的病毒播撒到那个可恶的和尚身上。散疫鸟的六识特别的灵敏,它在苏醒的一刹那就已经感觉到了秦政身上蕴含着强大的灵气,长期的欲求不满让它忽视了这种强大的灵气可能带来的危险性,这时候的秦政在它眼里就是一份不可多得美餐,在等待着它享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