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二十四章 佛之遗址(上)

金筑给屈粟使了个颜色,屈粟会意,上前一步,朗声道:“燕郡王殿下、供奉堂掌院在此,请各位大师移步相见。”

秦政往东南方向望去,不一会儿就看见有七八个和尚面带忿色飞了过来。当先一人双手合十,稽首道:“贫僧圆然见过秦将军。”

秦政细细打量了圆然一眼,和尚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两道白色的寿眉垂到了肩上,在他的头顶上烙着九点香疤,令秦政感到诧异的是圆然居然是难得一见的散佛,散佛和散仙一样,都是渡劫不成之后舍却肉身转修的一种状态。

秦政双手抱拳,还礼道:“大师有礼。”

金筑也感到十分的好奇,他走到和秦政并肩的位置,同样是双手抱拳,“在下熙德星散仙金筑今日得识到大师这样的英雄人物,真是三生有幸啊。”

圆然眼中闪出一道精光,散仙散佛修之不易,两者同样都是前途未卜,乍一看到金筑,圆然心头没来由涌上来阵阵亲切感。圆然有礼地道:“金道友,待贫僧和秦将军叙完公事再和你谈论私情。”他转向秦政,问道,“刚才贫僧远在五指山就看到咱们现在所占的这个位置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卍字,也许秦将军不知道这是我佛宗弟子遇到危险时发出的求救信号,贫僧乃音莹寺长老,维护佛宗荣誉是贫僧的职责所在。贫僧不敢请问秦将军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佛宗那个弟子在此罹难?是不是和秦将军有关系?”圆然早年性子火爆,爱憎分明,他没能修炼到大乘期和他地这种性子有很大的关系,近年来他的脾性好了很多,不过遇到了生死大事,本性还是主导了他的言行。如果不是圆瀚再三告诫音莹寺阖寺上下要真心实意地和秦政结交,圆然决不会说这么多废话,而是先打一架再说。

秦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面无表情地问道:“在下有一事请教大师。还请大师能据实相告。你刚才所说的求救信号是你们音莹寺所独有的呢,还是所有的佛宗中人都会这种求助法门?”秦政虽然不相信昙文师出音莹寺,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他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倘若万一。昙文真的是出自音莹寺,那么该怎么办,秦政绝对不会手软,他绝不可能允许黑修真、黑修佛在他地眼皮子底下晃悠而时刻危胁到语嫣阁乃至劥龙国。

圆然一皱眉头。秦政言下之意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依着他原先的性子,他这会儿早就梗着脖子和秦政顶上了,不过他心知此事重大。不能因一时的意气之争给音莹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哼了一声,“秦将军是什么意思?”

金筑急忙上前打圆场。“两位都稍安勿躁。圆然大师。事情地经过是这样的……”他简略的把经过说了一遍。

圆然听到有人冒充音莹寺弟子四处散播瘟疫。汗毛顿时全都竖了起来,他这时也顾不得追究佛宗有人罹难的事实了。而是急切地辩白道:“秦将军,贫僧可以负责任地向你保证我音莹寺绝对没有昙文这个人,而且‘昙文’这个法号也是不存在地,它是别人捏造的,将军如果不信,可以跟我到音莹寺,我可以拿出来花名册给你看。”

金筑哈哈一笑,笑声顷刻间冲淡了现场凝重的气氛,“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事情讲清楚就没事了,大家还是朋友,你说是不是啊,秦小友?”

秦政笑道:“圆然大师,刚才言语间多有冒犯,请大师原宥一二。”

圆然道:“秦将军,金道友,相请不如偶遇,咱们能在这里相会既是有缘,这里距离音莹寺也不远了,贫僧想代方丈师兄邀请两位到敝寺作客,不知二位是否能够赏脸?”

秦政和金筑相视一笑,齐声道:“好。”

秦政吩咐道:“屈大哥,我和金老哥去一趟音莹寺,烦请你转告彤彤姐,让她们不要惦记。另外,等这次瘟疫扑灭后,你记得把所有的兄弟集中到供奉堂,我和金老哥回到京城地时候会专门去一趟供奉堂,金老哥答应我和咱们做一次交流,你让兄弟们好好准备一下。”

屈粟高兴的抱拳一拱,“属下遵命。”

秦政、金筑在圆然一行人的引领下朝着东南方向飞去,三人都是超凡脱俗地高手,飞行速度极快,不到盏茶时间,就穿越了三百余里地距离,飞到了五指山地附近。

秦政隔了很远就看到了五指山雄伟的身姿。五指山幅员辽阔,五座山峰如人地五指一样一字排开,有高有低,山间云雾缭绕,流水潺潺,百鸟鸣唱,随处可见生长茂盛的松柏,间或点缀着长势喜人的鲜花,蝶飞蜂舞,恣意放浪,好一副人间仙境看着眼前如此美景,秦政真是郁闷到了极点,语嫣阁的门派驻地所在的燕荡山和五指山一比,简直算不得什么,就是一个小山丘,秦政又想起雨桦山的自然风景也要比燕荡山强上好大一截儿,燕荡山唯一胜过他们的地方就是新建不久的那一群建筑,然而却是人工雕琢的痕迹太重,比不上两山的自然和谐。

金筑和圆然并肩而行,他感叹地道:“圆然大师,五指山的风景的确不错,看起来赏心悦目、生机勃勃,贵寺一定在这座山上花费了不少力气吧?”

圆然坦然道:“不错,记得当初方丈师兄选择门派驻地的时候把地址选择在五指山的时候,我和几个师兄弟还不乐意呢。当时五指山荒芜一片,到处都是**的山石,难得看到绿色。后来还是师兄带着我们治理五指山,花费了一百多年才使得五指山旧貌换新颜。有了现在这副局面。每次贫僧看着眼前的景色,都不敢相信五指山地原貌居然是一片荒凉。”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秦政心中有了足够的底气,既然圆瀚能够花一百年时间治理五指山,他也可以办得到,像他这样的修行

的最多的就是时间了。“不知大师方便不方便透露寺是时候时候开始治理五指山的?”秦政随口问了一句。

圆然想起秦政另一层的身份,略显尴尬的道:“这已经是五百多年前的事了,秦将军还请你转告女皇陛下,我音莹寺虽是通过不告而取地方式占了五指山。可是我音莹寺从来没有祸害过世俗百姓,这些年来也是谨言慎行,尽量避免抛头露面,而且我等对女皇陛下的统治是万分拥护的。此外贫僧还可以向将军透露一点。秦将军是第一个知道我音莹寺驻地所在的朋友。”

劥龙国是世俗帝制国家,奉行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地土地政策,山河湖海皆属世俗官府管理,未经官府同意。擅自占据五指山已经触犯了世俗法律。其实按照音莹寺的强大实力,占了也就占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这种行径对修行而言是非常不利的,五指山不是无主之物。对一些喜欢刨根问底地人来说,这就是偷这就是抢,他们在修炼的时候会留下心结。无论是佛宗还是修真界的人修炼的目地都是成仙成佛。谁也不希望一点小小的意外导致多年的苦修毁于一旦。因此大部分驻地在世俗国家地门派家族都会和官府沟通,期望两者能够互不干预。互相提供方便。音莹寺初始进入劥龙国地时候,地位十分地尴尬,佛宗和修真界的关系一向不好,皇室重用地也是修真界的高手。音莹寺为了保住这块好不容易找到的栖息地,只能闷声发大财了,不过这种办法也不是长久之计。基于此,圆瀚才会在凤鸣山与秦政会面的时候,请求官府能够把五指山划拨给音莹寺,这样阖寺上下就可以消除掉修炼时一个可能存在的隐患了。

秦政淡然一笑,“大师多虑了,我这次到音莹寺来给各位大师捎来了一个好消息,我已经奏请女皇陛下把五指山划拨给音莹寺了,地契我都带来了。”

圆然大喜,激动地拉住秦政的手连连说多谢。

金筑生活的星球没有世俗国家的存在,他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凭着广博的见识还是能够理解圆然的心情。他笑道:“看来我要说一声恭喜了。音莹寺夙愿得偿,小友也会得到一个强援。大师啊,我看这五指山富有灵气,山美水美,逮着空闲的时候,能不能允许我四处转一下?”

圆然讪笑道:“金道友如果想四处转转,没问题,不过你得让我一块陪着你,方丈师兄当初为了保住五指山的秘密,在山上设置了不少迷阵禁制,为了安全考虑,请金道友和秦将军不要单独游览风景。”

金筑呵呵一笑,不在意的道:“行,我正愁少一个好向导呢,有大师这样熟悉五指山的人陪着我,我会省心不少。”

众人在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停了一下,秦政忍不住好奇仔细看了一下,顿时发现问题了。这里有一个非常隐蔽的禁制,差一点连秦政的神眼都被蒙骗过去,如果不是秦政发现其中一只色彩艳丽的鸟在不停的重复一连串的动作,他也不会发现这里有问题。秦政不禁对佛宗升起了浓厚的兴趣,要知道世间能够骗过秦政这双神眼的禁制少之又少,这个隐蔽的禁制几乎办到这一点了。

圆然一边掐着灵决,一边模仿着几种不同种类的鸟叫声,秦政注意到这些鸟叫声是配合着灵决不断变化的,秦政眼前豁然一亮,他以前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声音和灵决结合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心中暗自庆幸今天是来着了,佛宗有太多值得自己借鉴的修炼法门。

圆然发出最后一声鸟鸣,眼前这一片好似小花园的地方顷刻间腾起一阵烟雾,经久不散。“请两位贵客一定要跟进我,看着我的每一步踏在什么地方,你们千万要跟着我做,不要踏错了地方。”他慎重地再三嘱咐道。

金筑也流露出慎重的神色,他紧随着圆然走进了迷雾之中。秦政跟在他的后面,迷雾的范围不知有多远,秦政记得在里面穿行了有半盏茶功夫还没有穿过去。穷极无聊,秦政开始打量身处的环境,到处都是浓雾,没什么可看的,秦政很快就把目光转向了脚下。眼前的景象让他不大不小吃了一惊,脚下似乎铺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板,地板上用黑线画出了纵横捭阖的格线,组成的每个方格皆为四方形,长宽都是一尺左右,方格内绘制了不同的图画,佛像、菩萨像、罗汉像、金刚像比比皆是,每幅图像的面部表情都不一样,或喜或怒或悲或狂不一而足。

秦政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图像分布的规律,他又观察圆然落脚点的位置,这次很快就被他发现了蹊跷的地方,圆然每次落足都是踏在没有绘制任何图像的方格上,秦政不禁想到,难道佛宗中人连一副画像都不敢踩吗?他们如果虔诚到如此程度,干吗还要把佛像绘制在地面上?

好不容易走出迷雾,圆然长长的喘了口气,“多谢两位贵客配合贫僧,我们才能平安穿过万佛密踪阵。每次我穿越这里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踏错了一步。今天总算是风平浪静,没有让两位贵客看我的笑话。”

金筑感叹地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到外面游历一番是不会认识到外面的世界会藏着多少奇妙的东西。呵,刚才我在万佛密踪阵中的时候,除了迷雾什么也看不到,如果不是有大师领着我,说不定我就陷在里面出不来了。”他说的不是恭维话,刚才在阵中的时候,他曾悄悄地运转功法,却发现自己浑身的仙灵之气好似被禁锢了一样,只能在体内流转却始终冲不到体外。其他的多余的动作他也没做,不过他至少可以肯定一定万佛密踪阵和国色花王阵有一定共同的地方,都可以限制人的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