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二章 缺材少料(下)

不好意思,连着数天没有更新,敛财专家刚刚上架,为了吸引人气,这几天我一直在尽量更新那本书,耽误了这一本,对不起了,各位书友。我重申一遍,神仙面首是不会太监的。

秦政径直把一块玉瞳简交给丹妮尔,“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回头我想办法给你找一个丹鼎。”

丹妮尔接过玉瞳简,“好吧,你想让我学炼丹,我学就是了。不过,阿政,我听说学习炼丹需要耗费不少的灵药,我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的灵药供我挥霍呀。”

秦政一摆手,“这个你不用操心,你炼丹所需的灵药统统包在我的身上了,你只需要好好学习炼丹就成了。”

这时候,有一个官修真走过来禀报说是圣手门的门主梅洛宾来了,秦政吩咐手下把梅洛宾请过来。少顷,梅洛宾满面春风的走了过来,“秦掌院,我刚回到清风谷,就听弟子们向我汇报你打算炼制能把人修为强行提升到元婴期的丹药。我自从拜在恩师门下,从开始学习炼制丹药至今,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丹药,呵呵,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秦掌院能不能允许我在你炼丹的时候在一旁观摩呀?”

秦政哈哈一笑,“没问题,政求之不得。我正愁人手不够,还请梅前辈到时帮着我一起炼丹。”

梅洛宾对秦政的大度非常佩服,他不好意思白白地受秦政的恩惠。毕竟对他这样的行家来说,观摩秦政炼丹,肯定会领悟到不少东西,“秦掌院,我这里有不少以前积累的灵药,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无偿的贡献出来,就当是我们圣手门为劥龙国出力吧。”

秦政摆了摆手,“梅前辈。不用了,我已经让屈大哥他们到外面去采购各种灵药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天,他们也该陆续回来了。”

正说着话。孙若彤赶了过来,她先是看到了梅洛宾,“梅前辈也在这里呀。”

梅洛宾双手抱拳,拱手道:“公主殿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孙若彤嫣然笑道:“托梅前辈的福,若彤一切安好。”她转过头来问秦政道,“夫君。蓉儿呢,你有没有把她送走?”

秦政含笑点了点头,“彤彤姐。你夫君我办事你放心。蓉蓉现在和金大姐在一起。我已经成功说服蓉蓉跟着金大姐修真了。呵呵,总算成功的甩掉了蓉蓉这个小油瓶了。”

“你呀。”孙若彤娇媚的横了丈夫一眼。

梅洛宾一愣。他磕磕巴巴地道:“秦掌院,公主殿下,我刚才没听错吧?你们该不会说的是新任女皇陛下吧?她跟着金前辈修真了?她不当女皇了?”

孙若彤和秦政相视一笑,“梅前辈,这个消息提前告诉你也没有什么了。蓉儿确实放弃了皇位,她已经把帝王宝座禅让给了十三亲王。换句话说,现在统治劥龙国这块土地的是新皇陈士林,不再是蓉儿了。”

“秦掌院,我再冒昧地问一句,十三亲王继位后,你还会继续执掌供奉堂吗?”梅洛宾急切的问道。

秦政摇了摇头,“蓉蓉不在皇宫,我和彤彤姐和皇室之间地联系就完全切断了,以后我们虽然还会继续守护着劥龙国,但是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深陷其中了,所以炼完得婴丹后,我会辞去供奉堂掌院的职务,从今往后,我会专注于语嫣阁的内部事务,尽一个门派掌门应该尽的义务。”

梅洛宾“哦”了一声,旋即沉默下来,他必须要抓紧时间消化掉这个消息,然后评估这件事对圣手门地影响。一个皇帝一个执政理念,陈士林继承大宝以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对待各个修真门派,这是梅洛宾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如果秦政还继续执掌供奉堂,他根本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但是秦政却明确表示要辞掉掌院的职务,他就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了。

孙若彤对丹妮尔和木琪琪道:“丹妮,木师姐,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耽误了你们修炼,我真是过意不去。”

丹妮尔和孙若彤之间还是有些芥蒂,木琪琪一语双关地笑道:“若彤,我们都是姐妹,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孙若彤淡然一笑,“那我就不说谢字了。夫君,我刚才听你说要炼制得婴丹,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开工呢?”

秦政叹道:“不是我不想炼丹,实在是我手里没有多少炼制得婴丹的灵药,我已经把药方交给了屈大哥他们,吩咐他们四处采购,这会儿他们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这时,屈粟和苏奕风风火火地跑了来,“掌院大人恕罪,我们没能完成你交代地任务,我俩费了半天劲,只买到十八味灵药之中地一味苦果,共计五两三钱。”

秦政一皱

“就这么点?你们没有多找几个地方?”

苏奕回道:“掌院大人,能去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了,我们还在粤霭城地修真会馆发布了消息,高价收购灵药,可是什么都没买到。掌院,不是属下推卸责任,你要买的灵药很多人连听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它们长什么样子了?这半斤多的苦果我们还是费尽周折才买回来的。”

孙若彤挥了挥手,“屈供奉,苏供奉,你们辛苦了,这样吧,你们先下去休息一下,等到其他几位主事回来之后,你们再一块过来帮着夫君炼丹吧。”

“是,公主殿下。掌院,属下告退。”屈粟把装有苦果的储物袋交给了孙若彤,然后和苏奕一块退了下去。

梅洛宾好奇的问道:“秦掌院,你让屈供奉他们采购那么多种类的灵药,不会全都是炼制得婴丹用的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一种丹药怎么可能用多达十八味的灵药炼制呢?”

“得婴丹,得婴丹!顾名思义,服用之后,可以立即得到元婴,此乃夺天地造化,逆天行事的事情,用十八味灵药炼制就可以办成已经算是好的了。有的丹药配制起来更加的麻烦,需要上百味的灵药。”说到这里秦政摇了摇头,“服用得婴丹利弊参半,这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是不会炼制这种祸福难料的丹药的。”

孙若彤挽住秦政的手,(更新最快 ://.1 6. n)把自己的支持和理解传递给自己的夫君。

丹妮尔刚刚决定学习炼丹,她对秦政所说的那种需要上百味灵药搭配而成的丹药十分好奇,“阿政,你说说那种需要上百味灵药的丹药是什么丹药呀?”

“这种丹药我倒是听说过一二,”梅洛宾插话道,“我曾听恩师说过,这种丹药名为百灵露,共需一百零八种灵花异草按照一定比例炼制。其实严格说起来,百灵露根本不能算是丹药了,它既不能疗伤也不能增加修为,更不能巩固境界,它的主要作用是保持人们青春永驻,面目不老,而且服用了百灵露之后,服用者身上会产生一种若隐若现的体香,倒是很适合你们女性作为化妆品使用。”

听到有这么神奇的丹药,包括孙若彤在内的三女都流露出了浓浓的渴望,她们三个虽然都是修炼有成的修真者,但是与此同时她们也是女人,对顶级化妆品的抗拒力还不如一层一捅就破的窗户纸呢。

秦政苦笑,“如果我能凑齐这一百零八味灵药,我就给你们炼制百灵露。不过我劝你们不要抱任何期望,你们也看到了得婴丹只需要十八味药就这么难以凑齐,更不要说百灵露这种复杂到极点的丹药了。”

秦政等人又耐心的等待了两天,其他六位供奉堂主事也在这两天陆续返回,他们带回来的消息一点也不乐观,洪霸最惨,一味药也没能买回来。秦政都懒得训示洪霸了,挥了挥手,“你去告诉其他七位主事,什么时候我凑齐了炼制得婴丹所需的灵药,我就什么时候叫你们。”洪霸羞愧的退了下去。

秦政看着洪霸的背影,耸了耸肩膀,“你爷爷的,凑不齐灵药,我怎么炼制得婴丹呢?”他不知道,陈蓉把皇位禅让给陈士林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屈粟等八大主事已经有所耳闻,他们几个很怕秦政趁机撂挑子不干,于是商量出了一个计策,宁肯拖供奉堂的后腿,让官修真们的修为停滞不前,也不能让秦政如愿炼制好得婴丹,只要有事情羁绊住秦政,他们的掌院大人就不能离开供奉堂。得婴丹的十八味灵药虽然难覓,但是他们还是凑齐了其中的大部分,但是却无一例外的选择了隐匿下来,就是不交给秦政。这万一秦政走了,他们再上什么地方寻找秦政这样修为高绝又没什么架子的掌院大人呢?

“这帮家伙,”秦政抱怨道,“我让他们给我办最后一件事,就办成这个样子?十八味灵药就给我带回来一味,哼,如果我不是马上就要辞掉掌院之位了,我非得好好收拾他们不可。”

梅洛宾问道:“秦掌院,那你怎么办?还炼得婴丹吗?”

“灵药都没凑齐,我拿什么炼呀。”秦政沮丧地道,“说不得,我只好自己去外面晃悠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所需的灵药了。”

孙若彤淡然一笑,“夫君别急。缺材少料不是问题,我倒是知道你该怎么寻找到足够的灵药。”

秦政喜道:“哎呀,我的好彤彤姐,我就知道你有主意,快和我说说,我该怎样找到灵药?”

孙若彤笑道:“夫君,你可真是当局者迷呀,我能够想到的三种方法都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