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七章 密林一隅

秦政和孙若彤商量了很长时间,却结果也没讨论出来,两人对远古大阵的了解几乎为零,要是能讨论出来结果才怪呢。秦政最后决定相机行事,孙若彤千叮咛万嘱咐他注意安全,万不可在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意气用事。

秦政再次回到了千千阙密林的上空,这次他把神识探测的范围缩小到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以一盏茶的时间为限,然后开始枯燥而乏味的分析过程,这一过程极为无聊,却对锻炼人的精神与毅力有着莫大的好处,秦政就在这个略显单调的过程中慢慢的提升着自己的境界。

时间一眨眼又是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秦政随即抽取了千千阙密林的五个地方进行探索,神识每次反馈的信息都一样,每过一盏茶的时间,笼罩在千千阙密林上空的龙虎垣阵就会发生一次变化,而且每次变化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每一分钟,千千阙密林上空的龙虎垣阵都是全新的,几乎没有重复的时候。这里之所以用“几乎”而不用“根本”或者“完全”等几眼,是因为秦政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印证了他的猜测,大概每隔三分之天的时候,龙虎垣阵的那些个异常的点都会重复变化成同一幅图画,但是持续的时间相当相当的短,刚好够十根手指头从头到尾数三遍,这么短的时间内。即使想办成啥事都是相当困难地。

秦政摸清了那幅图画出现的规律后,又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分片分区的把整个龙虎垣阵探索了一遍,然后把探索出来的图形拼接到一起,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图画,看着上面数以万计的星星点点,秦政总算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下面的事情就是仔细分析这幅图画了,秦政明白这幅类似于星空图地画能够反复的出现,肯定有它能够这样出现的道理。秦政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原因给挖掘出来。

初始地时候,秦政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你爷爷的,这么多点密密麻麻的。我该如何把握它的规律呢,又该如何寻找到其中隐藏地秘密呢。

秦政沉下心来,在脑海当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这幅图画。过了很长时间,秦政实在是无聊。干脆抬起手来,按照图画中的点,在虚空当中点点画画起来。突然,秦政眼前一亮。福至心灵的他募地想起了一种可能性,如果把图画当中地某些点当成阵节点的话,那么这幅图画岂不成可以看成一个天然的大阵吗?龙虎垣阵!龙虎垣阵!归根结底起来。它首先是一个阵法。其次才是一个远古大阵。既然是阵法他就脱离不了一些阵法共有地特征。

秦政顿时亢奋起来,他知道自己寻找到了一个研究龙虎垣阵地突破口。秦政现在也算得上是阵法大师了。仙界、修真界、佛宗、以及灵鬼阵地阵法阵势他都掌握了不少,这个世间单轮起对阵法的了解来,超过他地人少之又少。当然那些能超过秦政的,几乎都是具有大神通大智慧的人,像百越天君朱韵文就是其中一个,别看赵牧现在已经是凝结出双神婴的人了,但是他和天君之间还有着一段难以逾越的差距,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虽然知道该从阵法的角度下手,但是阵法的组成千奇百怪,原理也有很多种,秦政必须尽快从这么多原理中挑选出来一种能用的。掐指算来,他在千千阙密林待了有小半年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点灵药也没有采集到,还不如在一开始的时候,先到熙卫会所把所需的灵药买回来呢,那样做,至少他可以无官一身轻,心无牵挂的探索千千阙密林了。

那幅图画给人最直观的感觉,除了星星点点密麻如蚁之外,就是星星点点的亮度不同了,秦政决定最最直观的角度下手,他按照星点的亮度的不同,用心念把他们串联了起来,这一串联不要紧,还真给他发现出点诀窍来。当他把所有最亮的点串联起来的时候,秦政发现他们和一种仙阵的布置非常的类似,差别很小,秦政连忙回忆当初朱韵文传给他的那个金玉简上面的记载,果然秦政在那个名为“通天仙阵”的后面发现了一句话,这个仙阵是参悟远古大阵——龙虎垣阵所得。

秦政大喜,他这么长时间的辛苦没有白费,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总算是窥得龙虎垣阵的门径了。有了收获,秦政的精神头儿显得格外的大,很快他又在这幅“星空图”中发现了几个仙阵的影子。秦政马上着手分析这些仙阵的共同点。没过多长时间,秦政发现,千千阙密林的东南方向,是生门所在,当那幅“星空图”出现的时间,只用从这个方向进去,才有活命的可能。

秦政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飞到了千千阙密林的东南位置,然后默默地等待着那唯一重复时刻的出现。时间过得飞快,在星空图出现的一刹那,秦政化作一道星光,陡然消失在空中。

在秦政消失的后一秒钟,一个美丽到极点的女人突然出现在虚空之中,当她出现的一刹那,山河为之失去颜色,日月顿时暗淡无光,世间万物仿佛都臣服在她的脚下一般。“没想到,尘世间,还真的有人能够修炼成功神十三功法,能够受得了神十三功法带来的苦难,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打不死的蟑螂命啊。”她的声音妩媚动人,似乎集中了世间最为动人的声音元素,使人顿生如沐春风之感,

美丽女人美眸中烟波流转,只是淡淡一瞥,千千阙密林周围千里的一举一动顿时尽收眼底,凡是被她看到地修真者。都不由自主的有一种感觉,好像这个美丽女人是神灵一般的存在,即使五体投地般拜倒在她的脚下也是理所应当的。就连花儿也拼命的摇曳着身姿,期盼着能够让美丽女人看上一眼。

美丽女人对秦政很

,却没有跟踪秦政的打算,因为这样的事,实在是有份,她没有丝毫地动作,却是突然消失在空中。然后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孙若彤的面前。

孙若彤也是一个不逞多让的碧人了,可是当她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地时候,她突然生出了自己太过丑陋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仅仅是精神上的。更是视觉上的。如果美丽可以用数字来衡量地话,姑且把孙若彤的容貌定为“一”,那么这个不知从何来的女人就是一百。如果把孙若彤比喻成一朵花,那么冰清玉洁的莲花无疑是孙若彤地最好写照。如果用一种花来形容这个美丽的女人,只有一种花能够来形容,就是艳压群芳,冠绝天下的花中之王——牡丹了。倒不是这个女人仪态有多么富贵。而是实在找不到另一种花来更贴切地形容她了。

孙若彤长时间接受秦政地熏陶,一个人是不是修炼方面地高手,她还是分得出来的。“晚辈语嫣阁孙若彤拜见前辈。”孙若彤不卑不亢地道。

那个美丽地女人“嗯”了一声。她坦然自若的受了孙若彤一礼。“不错,小姑娘你身居仙灵之体。是难得的修炼璞玉,可惜却用来修真,实在是糟蹋了这份好材料了。”此女看起来年龄不大,和孙若彤在伯仲之间,但是说话时却是老气横秋。

孙若彤丝毫不以为忤,这样表面年轻,但是骨子却不知活了几百几千年的人在修真界并不鲜见,像金智秀、金筑等人就是明摆着例子。“前辈过誉了,其实晚辈觉得修真也好,修仙也罢,贵在修心,是不是和自身体质契合,倒不是最主要的。”

“小姑娘说的有道理。”那美丽女人美到极至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你的修为不高,却有这样一份悟性和境界,实在是不容易。本后开始对你产生一点点的兴趣了。”

孙若彤见过的修真高手不好,但是女性的修真高手却只有金智秀一个,还不是最顶尖的,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美得没有天理的女子修为可能高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可能秦政和她相比,也是远有不及。“前辈……”

那美丽女子一摆手,“你还是不要喊我前辈了,本后自从嫁给那个死鬼之后,连个闺中好友都没有,难得和你一见有几分投缘,你就喊本后姐姐吧。”

孙若彤一头雾水,她和秦政交友广泛,光散仙就认识好几个,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修炼高手可以称得上“后”的,这个“后”是什么意思?不过孙若彤冰雪聪明,知道现在是和这个美丽女人结交的好机会,能和这种修为深不可测的高手相交也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好事。“以姐姐的卓越风姿都不嫌弃小妹粗鄙,小妹就僭越身份,认下你这个姐姐了。”孙若彤说道。

美丽女子嘴角浮现出浅浅的笑容,“妹妹不会自惭形秽,这世间女子的容貌能超过我的几乎没有,要不然那个死鬼也不会挑选我做伴侣了。另外,本后不妨告诉妹妹,你的容貌和气质还有提升的空间,如果妹妹肯跟着我修炼的话,我不但可以让妹妹的实力跃升数倍,还可以让妹妹变得更美上几分。”

孙若彤确实想大幅度提升实力,但是却不是现在,“姐姐的好意,小妹心领了。小妹现在还不想修炼,我还要留在这里等着夫君从千千阙密林当中出来呢。”

“刚才那个闯过龙虎垣阵,钻到了千千阙密林里面的愣小子是你的夫君?”美丽女子略有些惊讶,“你们俩一个是修真者,一个是修神者,差别也太大了一点。不过也对,你们俩一个是仙灵之体,另一个又成功修炼了神十三功法,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呵呵,本后现在非常好奇,你们俩当初是怎么遇上的?”

孙若彤心里咯噔一下,秦政是修神者的身份。在这世间,知道地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秦政,另外一个就是她了,可是眼前这个女子不但一语点破秦政修神者的身份,还识破了秦政修炼的什么功法,这种眼神究竟是什么层次的人才能具有的呀。孙若彤虽然对美丽女子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却没有贸然动问,“如果姐姐对我和夫君相识相知的事情感兴趣的话。我倒是愿意和姐姐聊一聊天。”

“好啊。本后寂寞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寻找到感兴趣的东西,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件我感兴趣地事情,妹妹一定不要有所保留。好好给我讲一讲。”美丽女子说道。

孙若彤点了点头,然后便陷入了她和秦政之间发生的那一切。恍惚间,她又回到了三年多以前,那时候她云英未嫁。待字闺中,秦政不过是个刚刚被人骗过的小乞丐,在命中注定的那一刻,她通过窗口望见了他。从那时起,两人便宿命般地走到了一起,从此缘定三生。不离不弃……“姐姐。那是一个明媚的下午……”孙若彤温柔的话语娓娓道来。瞬间引领着那个美丽的女子到了一个久远到已经遗忘地世界当中。

秦政穿越龙虎垣阵的过程非常的顺利,没有遇到丝毫的阻隔。当秦政脚踏实地地时候。他还感到难以置信,他没想到阻拦了修真界数千年的龙虎垣阵居然被他轻而易举的穿越过来了。秦政高兴得蹦了起来,“哈哈,我成功了。”

有此一次成功地经历,秦政地心神、精神、意志等多方面都得到了极大地锻炼,更重要的是,秦政对阵法地了解有上升了一个大台阶,一个龙虎垣阵可能不太起眼,却给秦政打开了一扇不容忽视的窗口。

等兴奋劲过去之后,秦政终于有心情把目光投向了千千阙密林,这个在修真界面前遮挡了数千年面纱的秘地。秦政在观看这个千千阙密林的时候,可是看到的结果却让他多多少少感觉到了遗憾。

暴露在秦政眼前的区域只是千千阙

一小块区域,成四方形,不过百余平方米的面积。缘地带,是排列成行,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密密麻麻的把这块四方地分割了出来,秦政根本看不到树木之外,是什么样子,就连神识延伸到树木根部的时候也被挡了回来。秦政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在他的印象里,神识是无所不能的,没有它不能探索的地方,可是在这个地方,秦政不得不正视吃了个闭门羹的现实。秦政知道,既然神识都延伸不过去,自己更别想从树木当中走过去,虽然树与树之间的间隙并不小。

秦政还不死心,他又接连数次把神识延伸了出去,可是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神识的活动范围,只是这少少的一百多平方米。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甚至是向下,神识都像是遇到了一堵墙,根本没有办法探测。唯一让秦政感到庆幸的是,神识向上探测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他毫无阻隔的感觉到了龙虎垣阵的存在。

一计不成,秦政又生一计,他走到树木的跟前,将神弈力运到手掌之上,然后用力一挥,一把大刀脱手而出,砍到了那株不知是什么品种的大树上。啪的一声,金石相交的刺耳声音响起,在秦政印象里,无坚不摧的神弈力不过是在大树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白点,而且,这个白点在眨眼的功夫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看到这个情景,秦政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你爷爷的,这不可能。

秦政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神秘的事情,这大树的坚硬度也太恐怖了吧,连神弈力都奈何不了分毫。秦政再生一计,他拿出彤阳炫荧瓶和那个天火瓶,分别放出彤阳浆和炫疾天火灼烧大树,你爷爷的,火克木,神弈力毁不了你们,这彤阳浆和炫疾天火总能烧断你们吧。

秦政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神弈力的属性比彤阳浆和炫疾天火更加极端,连神弈力都奈何不了大树,更不要说层次比神弈力低了整整一界的彤阳浆和炫疾天火了。等到秦政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两种不得多的仙界之物又被他浪费了不少。

秦政怏怏地收起了彤阳炫荧瓶和天火瓶,然后纵身跃起,朝上面飞去。

你爷爷的,既然穿越不过去,那我就从上面绕过去好了。

秦政的算盘打得不错,可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设置这个困局的那个人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了,等到秦政飞到最上端的时候,大树还有一部分树冠扎进了龙虎垣阵当中,秦政如果继续让上飞,只有两种可能的下场,一个是陷在龙虎垣阵中,一个是重新飞到千千阙密林之外。

无奈之下,秦政只好接受现实。你爷爷的,既来之则安之吧。好歹我也算是成功的进入到千千阙密林里面了,虽然能够探索的范围有限,但是有的玩总比什么也没的玩强得多。秦政把目光转向了这区区一百多平方米的四方地。

秦政刚才只顾着寻找和其他地方相连的道路,等他看到这块区域的具体内容的时候,差点往自己的脸上打上一巴掌。你爷爷的,我真是身入宝林而不自知啊。

别看这个被不知名大树圈起来的四方地面积不大,但是地面上草木葱郁,百花争艳,许多秦政只在典籍中见到过的珍贵的灵花异草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秦政苦苦寻覓良久的苦果也在其中。

秦政连忙取出筠葫芦和自然之力,他把那些成熟的药草灵果采集下来全部放到了筠葫芦里面炼制,另外他还特地采集了一些种子以及幼苗放到了自然之力里面,准备等到合适的时机,在语嫣阁开辟出来一块土地整理成为一个小型的药圃,专门用来种植灵花异草。

秦政也不贪,每种药草都采集了一点,只有那些急需的药草他采集的才稍微多一点。他已经掌握了进出千千阙密林的方法,这里的每株药草在外面都能引起巨大的轰动,还是种植在这里,比较安全一些。

采集完药草之后,秦政把目光投向了那栋唯一的建筑物,一个只有半米多高的类似于土地庙的建筑,一点也不起眼。秦政明白,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不简单的,无论是沈倩、朴夫妻曾经服用过的“强天丸”还是秦政修神的根本阳月魄都是从千千阙密林流落出去的。

秦政全神皆备的走向了“土地庙”,他不知道这个建筑有没有什么防护手段,自己又该用什么样的防护手段对付之……就在秦政胡思乱想间,他已经接近了那个“土地庙”,意料当中的防护根本没有出现,那个土地庙甚至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看起来平常至极。

秦政松了一口气,他一把抓住了“土地庙”的顶端,准备掀开,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宝贝。秦政自从修神以来,力量倍增,用“力拔千斤”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力量。但是就是这样一掀,秦政终于知道了这个“土地庙”模样的建筑神奇之处在什么地方了,秦政的一掀之力,连大象都能轻易扳倒,可是那个土地庙却是纹丝不动。

你爷爷的,难道你脚下生了根不成?秦政的拗劲上来了,他捋了捋袖子,两只手分别扒住房檐,咬紧牙关,双腿一蹬地,一张脸憋得通红,到了最后,他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可是却依然掀不动这个不起眼的土地庙。

邪了门了。秦政坐在地上,瞪着土地庙,气喘吁吁。修炼到了他这种程度,平常的时候很少遇到傻出笨力气的时候,秦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了。

你爷爷的,今天我不把你掀开,我这个“秦”字倒过来写。秦政发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