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十二章 神器苍穹(上)

先说一声,上一章的标题错了,苗圃是完整的一章,是没有下的。上传的时候太匆忙了,忘记修改了。请大家见谅。

“灵土?”蒋昌姬嚷道,“梅门主,你说说咱们到那里去找灵土呀?对了,你的圣手门以炼丹制药入道,肯定种植有不少的灵花异草,想必灵土肯定不会少。要不你贡献出来一点?”蒋昌姬还真是不客气,直接就把梅洛宾逼到了墙角。

换成另外一个人,谁敢对梅洛宾这么说话呀。可是当这个人是散仙的时候,而且还是有名的“鬼偷”的时候,梅洛宾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苦笑道:“将前辈,事情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说起来灵土也是一种罕见的天材地宝了,但凡是这种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虽然我知道不少灵土的用法,但是我还真的没有实际接触过任何灵土。我们圣手门有一小块地方是专门种植珍稀的灵花异草的地方,只要十几平方米,里面用的土都是我们圣手门殚精竭虑调配出来的,可是和灵土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蒋前辈,秦老弟,你们要是需要,我可以回圣手门一趟,弄些我们自己调配出来的精土。用精土种植殒命花这样的灵花异草也勉强能用了。”

蒋昌姬连忙表示反对,他还等着药草长出来之后,想方设法找机会弄那么一两株当收藏呢。既然要搞收藏,当然品质越高越好了。从梅洛宾说的话中。他可以得出一条信息,用灵土种植出来地灵花异草才是上等货,用精土种植就会次一等,这样摆明吃亏的事,蒋昌姬是不会干的。他把目光转向了秦政,“掌门老弟,我知道你这个人属于哪种运气和实力并存的幸运儿,你呀拔下来一根汗毛都比我老蒋粗,我知道你收集了不少天材地宝。里面肯定有什么灵土?你也别藏着掖着了,赶快拿出来吧。别忘了,这语嫣阁可是你的,我们在这里忙着种花种草的还不都是为了你。”

秦政两手一摊。“我这人不像你老蒋,喜欢刮地三尺,我要是知道搞苗圃还要用到灵土,一定会走到哪里刮地到哪里。可是我以前的确不知道呀。你让我上哪儿弄灵土去?”

不管怎么说,蒋昌姬就认准秦政了,他别的可能比不上秦政,但是说起对天材地宝的嗅觉来。秦政就算是拍马也别想追上他。“掌门老弟,你别忙着把话说死了。你好好想想,你去过地那些地方。难道真的连一点土壤之类的东西都没有收集过吗?”

“我真的没……”话说到半截。秦政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他突然想起在五指山地时候,跟着金筑、圆瀚到佛之遗址探索的时候。曾经在大乘塔外面用一盏储物瓶,装了满满一瓶子浅黄褐色的土,不知道这些土是不是梅洛宾口中的灵土。“严格说起来,我这里还真地有些土,不过是不是灵土我就不敢保证了?梅前辈,你给看看吧。”

秦政取出了储物瓶,从瓶中倒出了一把,当黄褐色的土壤露出来的时候,梅洛宾两眼顿时变得贼亮,比深夜里狼的眼睛还要明亮,呼吸也变粗了不少,蒋昌姬一看就知道有戏,“梅门主,别傻站了。快点过来看看这些土到底是不是灵土?”

梅洛宾以超越了正常速度无数倍地速度跑到了秦政的面前,差点让秦政产生错觉,以为梅洛宾能够以元婴期的修为使出瞬移地身法来,如果真地是这样地话,梅洛宾就成了开天辟地的第一人了。

秦政随手把手中地土交到了梅洛宾的手中,梅洛宾用两根手指捻起来一小撮,用手指搓了搓,再用鼻子闻了闻,最后还用舌头舔了一下。他兴奋地点了点头,“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些灵土就是传说中的菩提土,是一种上好的灵土。秦老弟,你是从哪里搞到这么好的灵土的?菩提土只在非常孤僻的典籍中有所记载,我也是机缘巧合下才知道了菩提土的存在。”

秦政说道:“这些土就是灵土吗?梅前辈,这些灵土真的能用来种植灵花异草?我当初看到这些土的时候,上面一点生命存在的迹象都没有。”

梅洛宾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灵土上当然不会有生命存在的迹象了,灵土的土质比较特殊,灵花异草根本不能够在上面生长。灵土的最主要的用途,是按照比例和普通的土壤掺和在一起,把普通的土壤改造成适合灵花异草生长的专用土壤。你们不要小看我手里面只有这么一抔灵土,如果调

合适的话,我能够把一百倍的普通土壤变成专用土壤

蒋昌姬两眼放光,直勾勾的盯着秦政手中的储物瓶,“我就知道掌门老弟肯定有灵土,看,被我猜中了吧?嘿嘿,这个掌门老弟,我知道你贵人事忙,不可能整天镇守在苗圃这里,不如把这个装有菩提土的储物瓶交给我保管吧?你放心,我可以保证一不贪污,二不耽误语嫣阁开辟苗圃种植灵草的大事。”

秦政瞥了蒋昌姬一眼,“蒋兄,不是小弟信不过你,实在是你以前做过的事情,很难让人信得过。丹妮,你过来,这些灵土交给你保管了,如何处置,如何使用,以后你和梅前辈商量着吧。”说完,秦政又特意传音给丹妮尔,让她寻找机会送给梅洛宾、金智秀一些灵土,至于蒋昌姬就让丹妮尔看着办吧,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就抻抻他。秦政能猜得出来,就算不主动给蒋昌姬灵土,他也会找机会从丹妮尔这里偷一些,揣到自己的腰包里。对这一点,秦政很是看得开,皇帝还不差饿兵呢,让蒋昌姬得些好处,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坏处。只要蒋昌姬不太过分,就由他去吧。

丹妮尔双手接过储物瓶,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储物瓶收了起来。蒋昌姬艳羡地看着丹妮尔做着这一切,“掌门老弟,你也太重色轻友了,我老蒋这么好的人品你都信不过,偏偏相信丹妮尔?我老蒋不是吹牛,你要是把储物瓶交给我保管,任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把储物瓶偷走。”

秦政淡淡说道:“我相信你,你是‘鬼偷’嘛,瞬间速度比我还要快,防贼的手段也比我丰富。蒋兄,你要想让我全心全意地相信你,等你什么时候把外号改掉,咱们再来谈论这个问题不迟。”

“改外号?”蒋昌姬开玩笑道,“那还不简单。掌门老弟,你看我以后把绰号改为‘鬼盗’如何?”

秦政气极而笑,“滚,你咋不改名叫鬼贼呢?”

蒋昌姬也不在意,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一个“鬼偷”的绰号,自然不会秦政的一句话就轻易改变,这可是他的名片,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怎么能够说放弃就放弃呢。

梅洛宾笑道:“秦老弟,灵土有了,灵花异草的种子也有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开辟苗圃,播撒种子了?我可等着早一日看到殒命花开花结果呢。”

秦政说道:“这开辟苗圃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在修炼上遇到了点问题,需要闭门潜修一段时间。我和彤彤姐都不在,语嫣阁的大小事务,就交给你们了。金大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由你统领语嫣阁,不论大事小事,你都可以行使语嫣阁掌门的权力,只要你不把语嫣阁给我卖了,做什么都行。”

金智秀笑了笑,“既然小政你信得过大姐,大姐就帮你看管一段时间语嫣阁,不过你要早点出关才行,我只不过是语嫣阁的外籍长老,摄语嫣阁掌门之位,只能说权宜之计,长久以往,则是名不正言不顺。”

秦政摆了摆手,“说什么名不正言不顺,大姐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事,就算是你把天捅破了一个窟窿,也有我秦政给你兜着。”

蒋昌姬撇了撇嘴,“掌门老弟说得轻松,你小子闭关潜修去了,真要是出了事,还不得我老人家出马,真要是等了出关,黄花菜都凉了。”

秦政懒得搭理蒋昌姬,他对丹妮尔说道:“丹妮……”

不等秦政说完,丹妮尔说道:“阿政,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我一定会配合好金大姐,帮你管理好语嫣阁,另外我也会用心管理苗圃的,等你出关的时候,一定可以看到苗圃内郁郁葱葱的灵花异草。”

秦政点了点头,最后他把目光转向了陈蓉和潭雅,“蓉蓉,雅雅,姐夫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们小姐妹俩了。记住,姐夫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不准给金大姐她们捣乱,还要好好修炼,等姐夫出关的时候,可要检查你们的修炼进度,谁要是敢偷懒的话,看姐夫怎么惩罚你们。”

好不容易交代完一切,秦政化作一道星光,瞬移走了。他不打算在语嫣阁驻地内潜修,他不知道潜修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结果,万一再引来天劫什么的,语嫣阁驻地就遭殃了,他打算在燕荡山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的潜修一番,最好能够离语嫣阁驻地稍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