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十三章 麒麟出世(四)

“师傅,你怎么来了?”申甜从修炼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一睁开眼,她就看到了秦政。“弟子申甜给师傅请安。”申甜上前几步,为礼,异常恭敬的道。

秦政笑着点了点头,“甜儿起来吧。最近修炼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

申甜恭敬的回道:“师父,甜儿一切都好,有师娘和众位师姑照应我,我的修炼进展也很顺利。”

申甜本身就很乖巧,再加上她还占了一个秦政唯一亲传弟子的名分,无论是孙若彤还是金智秀等人,对她都照拂有加,申甜也很争气,修炼最为刻苦,虽然天赋不是很好,但是取得的成绩在众多师姐妹兄弟当中,稳稳的处于上游水准,把她的姐姐申静以及原雷隽海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因为有这么一个厉害的老婆,隽海那小子的压力很大,整天在师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

丹妮尔毫不讳言的把这些八卦全都说了出来,秦政听罢哈哈大笑,“海还有这样的糗事,好,等会儿我见了他,一定要好好羞臊羞臊他,你爷爷的,当初在皇家礼仪学院的时候,我被原雷隽海这两个家伙给害惨了,今天终于让我逮着奚落他们的机会了。”

申甜担心的道:“师父,隽海修炼的很努力的,每天只敢睡一个时辰,然后就爬起来修炼了。”

秦政摇了摇头。“你们这样埋头修炼怎么成,早晚有一天,脑袋会呆掉的。要多走出去,走走看看,可以让自己心胸开阔一点,多长长见识。”

金智秀忙道:“小政,这点是我疏忽了,忘记了要安排他们多到外面游历了。”

申甜连忙帮金智秀辩护道:“师傅,其实师娘和金师姑已经安排我们外出游历很多次了。要不然我们地修为也不会增长的这么快,隽海之所以这么刻苦,完全是他自己对自己要求太高了,也许我该放慢修炼的进度才好。”

秦政叹道:“傻丫头。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这样吧,回头我帮你开导一下隽海,让他压力不要那么大,你爷爷的。娶了个漂亮能干的老婆怕什么,那也是你的本事嘛,别人想娶还娶不到呢。”说到这里,秦政得意的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修炼的弟子们陆续脱离了修炼状态,他们无一例外围到了修炼场中间平台的周围,等待着掌门人地训示。有几个还没有见过秦政的弟子更是兴奋异常的看着传说中的掌门人。他们私下交谈地时候。已经把秦政给神话了,把秦政描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孙若彤等人刚开始发现了这个苗头后,曾经耐心的解释过,没想到却是孙若彤等人越解释,弟子们对秦政越迷信,没办法谁让秦政以往干出来的事每一件事都极富有传奇色彩,尤为夸张地是秦政在劥龙国和裸孖甸交战的时候,用的一招移山倒海,足足消灭了裸孖甸几十万大军,这样的经历更是把秦政神化了。在劥龙国普通老百姓心目中,孙若彤地威望要比秦政高出许多,可是在修真界尤其是语嫣阁内,两人的威望又要颠倒过来了。

秦政站起身来,扫了台下众弟子门人一眼,“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知道大家对我秦政非常的好奇,没办法,谁让我这个掌门人留在门派内地时间太短了呢,平常都是彤彤姐再撑门面,大家对我好奇一点也是正常地。不过好奇归好奇,修炼归修炼,你们满足了好奇心之后,还是要好好修炼才是。另外,大家也不能埋头光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样是不行地,回头我会安排你们分批分次的走出去,大家到外面走走看看,我对你们只要一个要求,帮助该帮助地人,惩治该惩治的人,还要啊,不要惹事生非,仗势欺人,谁要是被我发现有如此劣迹,你们自己就趁早找个地方躲一辈子,不要让我逮着你们,咱们语嫣阁的门规可不是聋子的耳朵。你们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众人齐声喊道。

突然有人喊道:“师公,你让我们惩治该惩治的人,可是万一我们要是打不过他们该怎么办?是该和他们硬拼呢,还是该抱头鼠窜?”

秦政骂道:“阿雷,你个臭小子,有什么话站出来说,别鬼鬼樂樂的躲在后面,小样的,以后你躲在人群后面,捏着嗓子,我就认不出来你了?”

人群发出善意的笑声,原雷满面通红的战了出来,“秦政,好歹这里有这么多师兄弟在呢,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秦政笑道:“提出了这么没水平的问题,还想让我给你留面子。要是咱俩打架

扭头就跑还是和我死磕?”

原雷撇撇嘴,“有没有搞错,和你打架?我岂不是老鼠摸猫鼻,自己找死呢。”

“这不就得了。”秦政说道,“遇到比你们厉害的,一见苗头不对,就赶快跑,跑得越快越好,要是能跑出兔子的速度就更好了。”

众人哄堂大笑。

秦政继续说道:“跑了之后,你们可不要以为万事大吉了,也别想着从师门这里搬救兵,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和彤彤姐要,但是我们是不会出手帮你们讨回来面子的,你们从哪里跌倒了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谁让你们丢了面子,你们就要亲自从他们身上捡回来。谁要是做不到这点,就不是我们语嫣阁的人,谁要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就不配叫我掌门。当然,我不是让你们和他们硬拼,你们如果实在对付不了,也可以向我求救。但是我的出手是有条件地,至于什么条件,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们了,但是我可以向你们透露一点,这个条件可不低,你们可不要轻易尝试。”

平台下突然爆发出一声“掌门万岁!”的口号,紧接着许多人都开始符合起来,很快整齐而有力的呼喊“掌门”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修炼场。并传到了整个语嫣阁驻地的上空。

秦政抬起手开,往下按了按,“大家不用这么煽情,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比你们清楚。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你们回去准备一下,过两天。我亲自带队,带着你们到外面游历一次。我会带你们去三个地方,一个就是咱们的燕荡山,让你们全面了解一下咱们语嫣阁的潜力。顺便,我再教你们一些寻找天材地宝的法门,另一个。我会带你们去一趟万龙山。万龙山里面有不少宝贝。灵花异草,到时候你们正好用我交给你们的方法亲自寻找一下天材地宝。最后我会带你们去看一下大海,亲自感受一下大海地威力与广阔。”

弟子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在离去的时候,都在兴高采烈的谈论着游历时可能会遇到什么样地宝贝。

木琪琪略有些不解的问道:“阿政,你安排弟子们到万龙山以及大海游历,我能够理解,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带着他们在燕荡山转呢?在你闭关的这段日子里,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带着他们在燕荡山转过,虽然不敢说踏遍了燕荡山的每一寸土地,但是至少也有个八九成地样子。”

秦政笑道:“木师姐,你们不是才探索了八九成嘛,那就是说还有一两成没有来得及探索了,有这么大的区域足够他们游历一次了。呵呵,再说了,我安排他们在本派所辖的范围内游历,也是让他们更加的熟悉自己地门派,能不能探索到什么倒在其次。”

金智秀说道:“琪琪,我想小政这样安排,自有他这样安排的道理,咱们还是别操那份心了。小政,我前两天打算炼制两件法宝,炼制方法什么的都准备好了,但是我心中还是没有多大地底,你帮我参谋一下吧。”金智秀把一枚玉瞳简交给秦政。

玉瞳简里面地内容量上不算多,但是金智秀打算炼制地法宝却把秦政着实吓了一跳,“大姐,你有没有搞错?你打算炼制鼎炉啊?”

金智秀点了点头,“鼎炉是所有法宝当中最为复杂最为难炼的,但凡能够炼制鼎炉地人无一例外都是炼宝制器方面的大行家。本来,我是没有任何信心炼制鼎炉的,就算是以前守着五叔爷我也没有足够的信心,但是现在不同了,我知道你炼器制宝方面的经验要比我们金珍族强的多,所以我希望能够在你的辅助下,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亲自动手炼制制器炉和丹鼎。”

秦政叹道:“大姐,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你这样做的心思我明白,你不就是想为语嫣阁添置两件鼎炉,方便弟子们以后炼丹炼器用吗?你这样处处为我着想,我却没有办法回报你于万一,我的心很不安的。”

金智秀笑道:“大姐又不是白给你们语嫣阁炼鼎,这炼鼎的材料可得你出,我用你提供的材料来练手,而且还能从你身上偷学到独特的炼器法门,严格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呢。”

秦政还待说什么,丹妮尔和木琪琪齐声道:“阿政,金大姐炼鼎的时候,也要叫上我们,我们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打打杂还是能办到的。”

秦政想了想,无奈地道:“好吧,不过什么时候炼制鼎炉,你们得听我安排,炼鼎可不是一件小事,咱们必须周密筹划才行,别到时候炼制出来一个四不像就麻烦了。”

金智秀说道:“没关系,你来安排,我们都听你的指

就是了。”

秦政头疼无比,事情好像越来越麻烦了,他到底该怎么办才是。

等到孙若彤和朱韵文中止谈话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天,孙若彤显得有些憔悴,一双美眸也显得飘移不定,犹豫不决,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秦政和孙若彤相亲相爱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孙若彤是这样的精神状态。

“彤彤姐,你怎么样了?朱大哥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秦政焦虑重重地问道。

孙若彤静静的趴在秦政的怀中。“夫君,什么都不要问,我现在的脑子很乱,你让我仔细想想,好吗?给我一个时辰,让我好好理顺一下思路,等我理顺了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秦政紧紧地把孙若彤搂在怀里,好像一松开手,孙若彤就会飞走一样。一个时辰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秦政觉得倍加煎熬,孙若彤的状态让他倍感揪心,却不知该怎么样才能帮上她。

终于孙若彤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她的脑袋枕在秦政算不上宽广的胸脯上,“夫君,你说要是有一天我不再是我,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疼我爱我吗?”

秦政攥住孙若彤的柔如无骨地素手。“彤彤姐,你怎么会想起问这样的傻问题了?你又怎么可能不是你了呢?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秦政的老婆。”

孙若彤坐直了身子。一双凤目直视着秦政,“夫君,我下面要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荒谬。甚至连我本人也觉得有些荒谬。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因为这句话是朱大哥告诉我地。”

秦政皱起了眉头。“朱大哥跟你说什么了?把我的彤彤姐吓成这样子,你爷爷的,朱大哥太不给面子了,回头我一定弄两坛子烈酒把他给灌趴下,为我的彤彤姐出气。”

秦政地玩笑话并没有逗乐孙若彤,反而孙若彤说出的一句话,却把秦政给吓趴下了,“夫君,朱大哥跟我说,我很有可能是仙界的圣君转世重修。”

“朱大哥真会开玩笑,彤彤姐你怎么会是仙界的圣君转世重修呢?这样说,你不就是天仙下凡了?朱大哥一定是在开玩笑吧?”秦政条件反射性地抗拒着朱韵文的推测。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朱大哥是在说笑,可是朱大哥给了我一块金玉简,上面有仙界众大佬地音像资料,里面不但有仙帝、仙王地音像,而且还有八大天君,十八罗天上仙地音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的音像也在里面,就是和仙帝仙王并肩地圣君的音像,那个圣君的相貌和我一模一样,毫无差别。”孙若彤递给秦政一块金玉简,“夫君,你自己看吧。”

秦政迫不及待的就把神识延伸到了金玉简中,金玉简内一共有二十九段音像资料,秦政逐个观看,仙帝,仙王,圣君,天君,罗天上仙,一个也没有遗漏。仙界最顶尖的二十九位高手的风采尽数展现在秦政的眼前,这二十九段音像展现的都是他们生活当中的一个片断,或在修炼,或在游戏,或在争斗,几乎没有一样是重复的,圣君的那段音像,秦政都没有仔细看,就直接跳了过去,他把目光瞄向了天君和罗天上仙上面,很快,他就找到了百越天君和盛天君以及晁远山的音像,在这段音像中,百越天君就像一个神棍一样,双目微眯,脸上含笑,衣衫飘飘,仙风道骨,无数的飞禽走兽在他周围盘算,低鸣,无数的灵花异草为他绽放,而盛天君的那段音像则是一段展示某种仙器的片段,那件仙器不是别的什么宝贝,正是囚禁了朱韵文长达四千年的,有关晁远山的那段音像中,晁远山依然是那样的飞扬跋扈,神采飞扬,天下众生,也许就连仙帝也不被他放在眼中吧。

看到这里,秦政的心里越发的没底了,他知道朱韵文绝对不会无聊的搞出来这么多的音像片段来骗他和孙若彤,他敢断言孙若彤是圣君转世,一定有十足的把握,不过这样的事实却不是秦政能够接受的,秦政倒不是怕孙若彤恢复了圣君的身份后,两人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而是担心孙若彤恢复圣君身份的时候,会湮灭了这一世的记忆,到那时孙若彤还是他的妻子吗?还会记得两人同甘共苦的那些岁月吗?还会记得两人共同许下的誓言吗?

秦政抱着万一的希望,察看了一下有关圣君的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