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十三章 麒麟出世(五)

在这段音像中,表现得是圣君日常生活的一段画面,正如孙若彤所言,圣君的相貌身材和孙若彤一模一样,都是那样超凡脱尘,都是那样恬静,与世无争。举手抬足间流露出来的风情和孙若彤一般无二,就连一些极为体现个性的小动作,也一模一样。秦政彻底傻眼了,就算这么多音像全是伪造的,朱韵文也不可能在接触到孙若彤不过一两个时辰的时间内搞出来这样一份音像。

秦政一把把金玉简丢得远远的,“我不相信,彤彤姐,你怎么可能是仙界的圣君转世重修呢?”

“呵呵,老弟好大的火气呀。”朱韵文不请自来,“你们两个刚才的谈论,我全都听到了耳朵里,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坦白说,我也不希望弟妹是圣君转世重修,毕竟你和弟妹如此恩爱,圣君一旦恢复前世的记忆是否还能记住你,这一点谁也不敢保证,即使是我也不敢下次保票。”

“朱大哥,”秦政不无恼怒的说道,“既然是这样,朱大哥,你干吗还要给我和彤彤姐添乱,你这不是摆明了要拆散我和彤彤姐嘛!”

朱韵文连连摆手,“老弟,话可不能乱说。宁拆人十间房,不毁人一桩婚。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你和弟妹如此恩爱,我又怎么会上杆子拆散你们两个呢。再说了,不敢僧面看佛面。好歹咱们俩也是八拜之交,自己兄弟的事儿我敢胡来吗?”

“朱大哥,”秦政地气没有一处顺的地方,“你还说?那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彤彤姐可能是圣君转世重修呢?”

朱韵文叹道:“不是我不原意把这样的话咽到肚子里,而是形势所迫呀。今天,我主动告诉你们,是要让你们俩有个心理准备,现在我发现了弟妹的踪迹还没什么,一旦被那些仙界的老家伙们发现了圣君的踪迹。他们一定会蜂拥而至,想尽办法恢复圣君的记忆的。”

秦政怒道:“仙界的人怎么这样霸道?天下每个讲理地地方了。你爷爷的,谁要是敢动彤彤姐一根汗毛,我非和他拼命不可。”

孙若彤挽住了秦政的手。“夫君,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有我陪在你身边。”

朱韵文苦笑道:“仙界的人不是霸道,实在是圣君地存在对仙界来说至关重要。”

“切。”秦政不屑的道,“朱大哥,你就不要危言耸听了,谁不知道仙界有仙帝在。只要有他坐镇大局,谁敢闹事,仙界又怎么会发生混乱?”

朱韵文说道:“老弟。弟妹。仙界并不像你们相信的那么美好。而且你们的对仙界地认识也存在着不小的误差。不错在很久以前,也就是上一任仙帝飞升神界之前。仙界的确有仙帝执掌一切大权,但是上一任仙帝飞升的时候,仙界并没有一个人能够弹压住所有地仙人,迫不得已下,上一任仙人把仙界的势力一分为三,同时任命了三个继任者,也就是现在的仙帝、仙王以及圣君。

三大势力处在一个相当微妙地平衡状态,相互胶着,相互制约,谁也奈何不了谁。仙界如果有了什么大事发生,一向都是有这三大巨头商量着解决,而且随便哪一个仙人都可以自由选择依附地对象,因为仙帝是上一任仙帝最嫡系地传承者,选择依附他的仙人最多,他地势力也最大,圣君恬静,不喜争斗,选择依附她的人最少,她的势力也最弱,不过同样因为圣君的性格比较平和,选择依附她的高手很多,八大天君当中依附她的就有三个,十八个罗天上仙依附她的就更多了,有八个之多,超过了罗天上仙总数的三分之一,所以,在仙界没有谁敢轻视圣君的存在。

上一任仙帝成功飞升仙界后,仙界的和平维持了上万年,仙人之间暗斗不少,但是因为三大巨头在上头压制着,倒也没有闹到不堪收拾的地步。虽然我选择依附的是仙帝,但是对圣君却是万分佩服的,仙帝和仙王都是男人,性子难免冲动急躁一些,要不是圣君一直在中间发挥着不可或缺的调和作用,也许仙界早就发生无休无止的争斗了。

其实在我被盛天君那个贱人囚禁起来之前,仙界已经流露出了兵戈四起的苗头,不过因为有圣君的存在,仙帝和仙王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圣君也是仙界一股可以决定胜负的力量,合仙帝,则仙王败,合仙王,则仙帝败,就算圣君袖手旁观,他们也不敢打起来,他们手底下的人并不都是好战分子的——我当时就是因为反对仙帝和仙王争斗,才被盛烨天君那个死忠于仙帝的臭贱人囚禁起来的——一旦两大势力争斗起来,很可能那些不喜欢争斗的仙人会舍仙帝仙王而去

投入到圣君门下,那么圣君势力必然会暴涨,发展成大势力,这样的结局,无论是仙帝还是仙王都不希望看到。所以,仙界一直没有打起来。”

听到这里,秦政彻底傻眼了,“朱大哥,你的意思是说,因为圣君转世重修了,所以仙界的平衡被打破了,然后仙帝和仙王的人马就争斗了起来。你爷爷的,他们打就打呗,关我和彤彤姐什么事。我看呢,上一任仙帝做的就不对,没事非要搞什么权力三分,结果埋下隐患了吧。让仙帝和仙王打去吧,分出个胜负高低来,也好一统仙界,这样就和平了,我和彤彤姐也不用分开了,一举两得,大家都高兴。反正彤彤姐也修神了,将来肯定不用飞升仙界,他们就算争斗的再厉害,血流成河好不好,也和我们没关系。”

不是秦政冷血,天底下每年每月发生的争斗不知有多少。他才没有兴趣插上一手呢,再说了,仙人争斗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当年裸孖甸和劥龙国狼烟四起,数万男儿抛头颅洒热血,也没见仙界地人出来主持公道,现在好了,仙界出现了纷争,想起找人解决了。你爷爷的,没门,窗户都没有。

朱韵文苦笑道:“老弟,你有火冲我发也不管用。我也没打算让弟妹掺到仙界那趟浑水中,把弟妹可能是圣君转世重修的消息告诉你们,就是让你们有个提防,或者说是心理准备。别到时候真的遇到了从仙界溜过来寻找转世真身的仙人发现了弟妹后,采取强制手段,强行激活圣君的意志,到时候你们就麻烦了。”

秦政点了点头。“朱大哥,小弟承你的情,不过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就是不要把彤彤姐的消息泄露出去。只要能多拖一天,我就可以多提升一点修为。将来如果彤彤姐自己选择恢复圣君的记忆也就罢了,要是别人胆敢用强,我就和他拼命。”

朱韵文说道:“老弟,弟妹,你们放心。我会帮你们保守秘密地,另外为了更妥当的保护弟妹的安全,全你们的夫妻情份,我愿意留下来和你一道保护弟妹。呵呵,你们考虑一下,我可是仙界地八大天君之一,就算是仙帝也要给我几分薄面。”

秦政一咬牙,道:“朱大哥,咱们是结义兄弟,我就不说客气话了。”

朱韵文笑道:“能够为弟妹效劳,是我的荣幸。老弟,弟妹,其实你也用不着太过担心,仙界就算发生纷争,也不会是一两天就会结束的,打个几百上千年都是正常的,三五千年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估摸着圣君转世重修应该是在我被盛天君那个贱人囚禁之后进行地,屈指算来也有三四千年了,直到现在圣君的转世金身还没有被仙界的人寻找到,也许仙界的那些人都放弃了也说不定。而且圣君转世地次数是有限制的,每一次转世,圣君的意志就会削弱一分,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也许圣君地意识早就不存在了。此外,弟妹还有一个莫大地优势,就是以仙灵之体跨入了修神者地行列,这对于弟妹来说就多了一道护身符,是否恢复圣君的意识就不是别人说了算了,选择权在弟妹地手中,即使别人强迫,也很难成功。”

秦政松了一口气,“早知道是这样,你刚才干吗要吓我,说什么别人要采用强制手段强行激活圣君的意志?既然选择权在彤彤姐手中,我就放心多了。”

朱韵文淡淡的道:“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缺少偏执狂的,按理说圣君转世重修这么多年了,还肯潜下心来,寻找圣君转世金身的肯定是意志坚韧之辈,干脆点,说他们是偏执狂也不算错。你想想,如果这些人发现了圣君的转世金身,他们会怎么做?也许在他们眼中,弟妹只不过是窃取了圣君躯壳的一个小贼,或者他们会觉得用圣君的意志代替弟妹的灵魂,对弟妹而言也是一种恩赐,毕竟圣君的存在要比现在的弟妹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放屁。”秦政怒斥道,“我看他们谁敢。你爷爷的,我不管了,我要闭关,我要闭关修炼,早点把一百零八个莲子全都激活,到时候我看那个王八蛋还敢来动我彤彤姐一根汗毛。”

孙若彤眼睛红红的,“夫君,你别这样。”

朱韵文摇头道:“老弟,闭门潜修是不管用的,要是闭门潜修就能够稳定的提升修为,谁还在外面晃悠呢,都一个个的找洞天福地潜修去了。一味的闭门潜修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像你刚刚闭过一段时间关,就更不能再次闭关了。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呢,你用不着如此急躁冒进,圣君的那些追随者不会这么找过来的,你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万事有我在,

妹还怕什么。”

“朱大哥,如此就多谢你了。”秦政拉着孙若彤一起给朱韵文施礼致谢。

“弟妹快快请起,老弟给我行礼也就罢了,反正我是他结义大哥,受他一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不用给我行礼了,我承受不起呀。这要是被圣君的追随者知道了。还不得把我撕成碎片。”说了一句算不上笑话地冷玩笑,朱韵文又道,“老弟,弟妹,我知道你们知道了圣君的消息后,肯定会心神不宁,所以这一段时间,你们就别修炼了,找个地方活动活动。散散心,心情好了,比什么都强。”

秦政点了点头,“朱大哥说的有道理。我的确需要平复一下心情了。正好,我安排了弟子们外出游历,我和彤彤姐就利用这段时间散散心吧。”

翌日,语嫣阁所有成员都在双栖楼前面的小广场上集合。不但如此,就连八音宫的人以及梅洛宾也都来了,秦政亲自履行掌门职责的机会可不多,何况秦政还宣称要传授寻找天材地宝的法门。这样的好机会谁也不会错过。

秦政看到有这么多外门派地人在,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这些人和语嫣阁关系都非常密切。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了。让他们跟着大队伍。也没有什么。秦政和孙若彤什么话都没说,大手一挥。“出发。”

燕荡山的自然资源还算不少,秦政以前曾经在这里发现了好几个矿窝,经过这些年地开采,几个矿窝基本上都开采光了,秦政之所以把游历的第一站选择在燕荡山,也有在燕荡山寻找新的矿窝矿脉的打算,毕竟他上次探测燕荡山地时候,神识远远没有现在厉害。

朱韵文没有跟着出来,修为到了他这种程度,一个星球上的距离的远近对他而言已经不构成任何障碍,只要他想,他可以在瞬间抵达同一个星球的任何一个角落。

游历地第一站,对秦政而言几乎就是游戏,倒是弟子门人们显得兴奋许多,秦政说出来的每一句,都被每一个人牢牢地记下,申甜更是夸张到紧张的注视着秦政地一举一动,把秦政地所有动作都记录了下来。秦政也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当即传授了好几招寻找天材地宝地窍门法术,然后在他的指导下,所有的弟子门人分开行动,在整个燕荡山展开了大规模搜索,秦政明言,谁的收获最大,就会得到他颁发的奖励,一把上等的飞剑。

哗啦一下子,弟子门人四散开来,开始抢着在燕荡山寻找天材地宝,大家都希望能够夺下掌门人赐下的飞剑。这不仅仅是一份荣誉,同时还代表着实力。

梅洛宾也跟着去凑兴了,秦政刚才传授的法门他也记下了,听着很新鲜也很实用,他也决定尝试一下,说不定能够寻找到好东西,如果事实证明行得通的,梅洛宾决定回头在圣手门上下推广这一法门。

秦政取出了一些灵花异草的种子交给了丹妮尔,“金大姐,麻烦你们陪着丹妮,在燕荡山的上空随即的把这些灵花异草的种子撒下来,让他们自由生长,将来,我们说不定会收获到有别于苗圃种植的灵花异草。”金智秀笑了笑,带着木琪琪,潭雅和陈蓉一块离开了。

等所有的人都离开了,秦政努力维持的表情也垮了下来,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孙若彤走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夫君,不要担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总会想出来解决办法的。”

秦政叹道:“昨天晚上我想了一晚上,要是神后姐姐在就好了,如果她在,肯定会有解决办法的,大不了我们请她帮我们吓唬一下仙界的人就是了。对了,彤彤姐,神后姐姐离开的时候就没有给你留下个联络的方法吗?”

孙若彤摇了摇头,“神后姐姐走的很匆忙,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夫君,我想起来了,神后姐姐带我闭关之前,不是也给了你一块金玉简吗?你快点看看,上面有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秦政一拍脑门,“对呀,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秦政连忙取出金玉简,用神识察看起来。不过很快,秦政就失望的把神识退了出来。

孙若彤急切的问道:“夫君,怎么样?神后姐姐有没有留下联络的方式?”

秦政把金玉简递给孙若彤,“你自己看看。神后姐姐真是奇怪呀,留下这么多修神法诀干什么,我现在又用不到。你爷爷的,早知道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就该觍着脸,向神后姐姐要一下联络方式的。现在想联系都联系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