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五章 礼物

加迈尔见苏卡睡着了,却没有上床,反而一屁股坐在卫鱼的身旁。

“我知道,你一定不简单,你出生时我感觉到你灵魂的强大,我想不通,你怎么不是魔兽,而是一头角马呢?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苏卡,当我不在的时候。也许你听不懂我的话,但我还是愿意告诉你这些。”加迈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卫鱼打开了心扉。卫鱼依然合着眼睛,静静的听着加迈尔的诉说。

说完加迈尔开始盘坐在壁炉前的地毯上,微合着双眼,双手做着莫名的手势,嘴里吟唱着古怪的音符,壁炉里的火慢慢活跃起来,接着是房间里飘起了风,并且越来越来大,可是窗户和门都是紧闭的,外面的风很难吹进来。

卫鱼散开神识,加迈尔头顶有一团暗青色的云团,在不停的旋转,辐射出一丝丝灵魂之力,很快就遍及在整个房间,在这个特殊的空间里,到处都闪烁着淡青色的光芒,越靠近加迈尔的地方越明亮。越远处光芒很微弱,但要细心观察,就会看到许多青色的微粒,它们实在是太小了,即便是卫鱼这么强大的灵魂,也只能模糊的看到而已。

这些颗粒哪里来的?卫鱼再次集中自己神识的力量观察发现,这样的颗粒,在这间屋子里,原本就不少,只不过刚才没有这样集中罢了。

这些淡青色的颗粒似乎具有生命,慢慢的向有灵魂之力的地方聚集,越聚越多,似乎灵魂之力是它们大补之物。聚得多的地方青光就亮一些,反之就暗淡些。

加迈尔身边聚集的青光,团团地把他围在当中,就好像给他穿上了一件淡青色的软甲。

“风刃!”加迈尔一声微喝,淡青色的铠甲顿时散作无数的小刀。“攻击!”加迈尔右手一指前方,小刀立刻冲向墙壁上的一块方形的石板,石板立即爆出无数的烟尘,发出嘟嘟的声音。好快的速度,好强的攻击。卫鱼不由得赞叹道。加迈尔好像很吃力,头顶的云团黯淡了不少。

“收!”加迈尔喝出,头顶的灵魂之力收到了身体内,残留的淡青色颗粒好像没了食物秃鹫,迅速的散去了,一切有恢复了平静。

加迈尔没有休息,口里仍是念念有词,很快一团淡紫色的云团聚集子加迈尔的头顶,少量的进入加迈尔眉心,加迈尔好像被充了电,逐渐脸色没了刚才的苍白,精神也越来越好。加迈尔就这么坐着,整整一夜。

第二天,加迈尔很早就起来,安排伙计准备早点。等伙计把早餐端到房间里来时,加迈尔才唤起苏卡,小苏卡立刻爬起来,急匆匆穿好衣服,洗脸,刷牙,梳头,“爷爷,怎么不早点叫我。”“牛牛,你冷吗,下次我们一起睡!”苏卡,一边梳洗,一边嘟囔。

早餐过后,三人又上路了,一路上加迈尔给苏卡讲解古兰德大陆的种种奇闻异事,小苏卡一路上,或是惊奇,或是叹息,或是嬉笑,连和卫鱼说话的时间都没了。

卫鱼正好回想昨晚看到的那一幕一幕,“那些青色的颗粒是什么?能够使用风刃,难道是风元素?风元素也有生命,或者意识?加迈尔消耗的灵魂之力去了哪里,难道被风元素吸收了?可是为什么没有吸收我的灵魂之力呢?如果那些颗粒是风元素,那其他的火之元素,土之元素……,又是什么呢?……还有那紫色的气团!”

一路上,卫鱼不断的反问自己,有不断的猜想论证。连续十几日,除了住店就是坐车,加迈尔再也没有什么奇闻怪事给苏卡讲解了,小苏卡也觉得索然无味,随后的日子,加迈尔开始交给苏卡识字读书。卫鱼也从沉思里退出来,静静的听加迈尔的讲解。加迈尔不算个好老师,苏卡很快就皱起了眉头,加迈尔只能苦笑,卫鱼却听得津津有味。

一个月后,卫鱼早已明白古兰德大陆语言了,除了书写没办法外,只要是加迈尔认识的卫鱼都能认识。小苏卡也在加迈尔的逼迫下进不了很多。

这一路大约走了3000余里,穿越了无数个城市,见识了大陆不少的风土人情,卫鱼对古兰德大陆的认识已经相当的充分,卫鱼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这里是另一个世界,不知和地球相隔多远,就是知道,要破开位面回到从前,也许只有神话里的太上老君这一干圣人才能做到吧。原来的自己不过是个分神中期的修真者,距离圣人有多遥远!绝不是那些凡人写的修真小说一般,男主角奇遇无数,超越圣人,甚至鸿钧。这距离恐怕不是修炼就能实现的吧。”卫鱼沮丧的低下了头,“我的三个老婆啊,从此天隔一方,几成永诀,希望你们活的快乐。”

“终于到了,撒诺吉尔城,帝国的魔法之城。”加迈尔突然兴奋的喊道。果然眼前一座巨大城池,南北足有七八百里,进出着高耸城门的熙熙攘攘的人们,穿着各种的服饰,坐着各种的车马,来去匆匆,好不热闹。“快看,城头!”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众人目光引导高高的城头。

城头的空旷地段,一对男女面对面凝望。男的俊朗潇洒,满头的蓝发被风引向身后,羽白的长袍,也猎猎作响。表情却是很着急的样子,满头的汗水,足以证明。女的身着浅黄劲装,亦是飒飒风流,缕缕黑发飘在脸前,从背后看,身材绝对一流的棒。

男的,“我来了,来晚了……”女的,“晚了六十年了。”

“六十年,我奔波在古兰德大陆,始终没能够找到,你要的礼物。”

“那你回来干什么,没有礼物,你根本进不了血之路。”

“我知道,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明天我会去魔龙大陆。那件礼物也许在那里!”

好长的一段沉默,一丝泪线从黑发前划过。

“你回来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你的生命。你忘了我吧。”

“还有40年,我还有时间,我不会放弃。我会让你永远全部属于我。”

“可是,我好害怕,我们只有这一天的团聚。”

“不会的,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保证。我真的要走了”

“离开前,难道就不能抱我一下。”

城下驻足观望的人拥挤在城门口,所有的人沸腾了,“抱她,再亲她,不要犹豫!”有经验的嚷道。“好让人感动,男的好帅,可惜女主角不是我,我依然感动,吻她!”一位花痴的小妇人感慨的说。一时间山呼海啸的声音冲上城头,“爱她,抱她,亲吻她。”节奏出奇的一致。黄色的紧身衣,融进了一片羽白,黑发和蓝发被风纠缠在一起。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雪,雪软绵绵的无声落在他们的发间,身上,渐渐融化掉。好像雪的冰意唤醒了沉浸幸福的人们,双唇因松动而渐离,但两臂依然有力的拖着美丽的身体。“我走了,下次回来,我再也不会离开!”男的转身飞向远方.“你不回来,我死给你看!”一声透彻心扉的哭喊。敲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城下很多人都再次感动的泣不成声,云端的蓝色猛地一顿,消失在云间。

“那是圣域强者,大陆的顶峰!”一位恍然大悟的说道。“是啊,他是飞走的。”“他还是那么的年轻。”“笨蛋,圣域强者是能幻化自己的模样的。”“你才笨呢,你会不以真正面目面对自己的爱人?”斗嘴的一方哑然了。“那女的呢?”又不知是谁大声的问道。城头只有一层薄薄的雪,连个脚印也没有留下。

“你不回来,我死给你看!”淡黄劲装散发着不屈的力量,黑发遮掩住的模糊的脸越来越清晰,“是翠儿的倔强脸,不,是茗儿温柔的脸,也不是,是阿珍,纯真的脸。”“老公,你不回来,我死给你看。”一声,二声,三声,百声,千声……,整个宇宙都回荡着一个声音。卫鱼内心血流成海,“我错了,老婆我一定会去!什么困难也无法阻挡我归去的路!”

“他们说的礼物是什么?我不知道,可我收获了我最宝贵的礼物。”卫鱼低头在腿上蹭掉嘴角的鲜血微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