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十一章  考验(下)

眼前一段空旷的街,已是夜半时分,没有一个人,连一声犬吠都没有。不远处的街口,高耸的电线杆直刺浓黑的天空,一盏不大的黄灯在地面上照出惨淡的光圈。灯下明暗之间有一张不大的粉红色的纸,不必走到跟前,卫鱼早已读完,“有谁能和我玩一天,我就把我最好的东西给谁!”歪歪扭扭的字下面只有一个转弯的箭头,和一个简单的数字:100。便再也没有别的明显的提示。

卫鱼决定试一试。按照说明很快就找到一家大院的门口,手拿门环轻叩了几下,没多久里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来人先是问了一声,“什么事?”

“我是看了广告来的。”

“哦,什么广告啊。”

“就是街口电线杆上。”

“是我的广告,你们都不和我玩,我只能聘请别人和我玩。叫他进来!”门里传来一声动听的声音。

“是,小姐!”门终于还是打开了。一前一后站着两个人,前面一位长者,白须黄发,眼睛很有神,一副睿智忠诚的样子。后面的是一位身材不高的姑娘,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粉红长发,紧身的白色短袖背心,后面还垂着轻柔的飘带,下面的浅紫色的长裙。手里一根短笛,十分自然,捎带一点忧伤。

“是我贴的广告,让你见笑了,你肯帮助我吗?尊贵睿智的先生。”少女试探的问道。

“愿意效劳!”卫鱼虔诚的答道。

“小姐你的病!”长者担心的提醒道。

“我没事,普尔叔叔!”姑娘轻声的答道。

一番谦让,三人还是进了客厅。“普尔叔叔你去休息吧。我和先生聊一会。”姑娘央求道。普尔只是端上茶,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小姐您的病?”卫鱼客气的问道。

“没什么,这么多年我还是活了下来!全靠的是这件东西。”少女指着自己胸前的项链上的一枚白色戒指说。

“我姐姐死后,戒指的使命就传给了我,我的病就开始了,那年我六岁!已经十年了。”

“你的病好像戒指带给你的。”

“不是,这是我和姐姐的使命,对于我们来说,戒指就是我的命,丢掉了戒指,就是丢掉了生命。”

“能和我说说你们的使命吗?”

“等你!或者说等你们,来拿这戒指的人。”少女的话让卫鱼越来越心惊。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那个拿你戒指的人,而且你不担心我拿走戒指,你会失去生命?”

“不会,我说过这是我们的使命!”

“如果我不拿戒指呢?”

“你永远不会走出这里!”卫鱼望着少女坚定的脸,自己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茫然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不说这个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呢?”少女的脸忽然活泼起来。

“卫鱼!”

“我,敏达希尔!叫我敏达就行。”

“卫鱼先生,你有妻子吗?”

“有,有三个妻子。”……两个人唠起了卫鱼和三个妻子的往事,敏达希尔边听边叹息,最后苍白的面颊掠过一片红云“你的妻子们好幸福啊。”随后敏达希尔叫仆人安排卫鱼住下。

天明起床已经是日中十分,刚推开门,就有人伺候着洗漱,然后被请到前面餐厅。敏达希尔早已在门口等候,殷勤的有点不知所措。饭后两人坐下,侍女奉茶,敏达希尔只是尝了一口,就有些不耐烦了。

“你能和我去个地方吗?”“当然,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卫鱼觉得自己拘谨了不少,假装贵族真的不舒服,可自己却发不出脾气来。

出了门登上马车,转过一处竹林,沿一道清溪而上,在一石崖下驻足下车。敏达希尔从仆人手里接过一捧鲜花,卫鱼学着也接过一捧。二人开始攀登,仆人却留在原地,石崖不高,但台阶很短,二人小心翼翼,竟用了大半个小时,敏达希尔更是香汗淋漓,几次差点跌掉,卫鱼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扶住她的腰,敏达希尔没出声,也不拒绝,就这样登上了山顶。

敏达希尔大声的喘着粗气,卫鱼默默的等在一旁。崖顶很干净,像是有人天天打扫。敏达希尔把鲜花摆在一个较高处,然后跪下来,“姐姐我马上就来陪你了!”敏达希尔说完对着空中拜了三拜。

“我姐姐就死在这崖下,十年前的今天。十年后的今天就是我。你要的东西都在戒指里!”敏达希尔摘下颈上的项链扔给了卫鱼。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但愿你能记得我!”说完纵身跳下悬崖,崖下白雾悠悠,那里有半点痕迹。

一根金色纤细的绳子慢慢的被提起,从白雾冒出一个人,片刻落在石崖上,正是跳崖的敏达希尔,此时的她正诧异望着卫鱼,“你为什么不让我痛快的去死?”

“我要看看你的身体!”敏达希尔咬咬牙,开始解身上的衣扣,“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我是说,看看能不能救你!”卫鱼看到敏达希尔的动作,知道她的误会,慌忙解释道。

敏达希尔停手,疑问的看着这个奇特的男子。在这个时候,卫鱼把项链挂在敏达希尔的脖子上。“相信我,起码允许我试一试!之前告诉我你和戒指的秘密。”

俩个人坐在石崖上,“我6岁那年,一个英俊的男人和你一样来到这里,姐姐就告诉我,他的男人来拿属于他的东西了,果然他们一天时间就坠入爱河,姐姐请求那个人‘我把戒指给你,你带我走!’男人满口答应,于是姐姐做了他的女人,姐姐把戒指送给了他,他拿了戒指,却没把姐姐带走,男人消失后的第二天,姐姐的身体开始枯萎,她忍受不了那种痛苦,跑到这里坠崖了。姐姐死后,我身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枚戒指,它和我生命相连,我知道我再也离不开它,除非我死了。你来后戒指告诉我,它的主人来带他走了!我知道我的生命也到头了……”敏达希尔早已梨花带雨地哭出了声来。

“敏达,让我试试!我不想让你死,我还要让你活的更好1”卫鱼展开自己的神识,敏达希尔的身体里血脉几乎枯萎死光了,经脉也一样,这样的身体所有的身体需要的能量都来自于那枚白色戒指,还有一个类似中转站的部分可以暂时存储一部分能量和血液,可保不会立刻就死!

卫鱼看得到这些傻了眼!因为自己没有研究过人类的经脉,只研究过魔兽和自己的。

“敏达,对不起。”

“没什么,你是个好人,难怪有三个女孩子肯嫁给你!能和你……”敏达希尔话锋一转,“我要做你一天的女人!”卫鱼愣在那里,敏达希尔那满是泪水的美丽的脸,无比清晰的出现在眼前,薄薄的小口,印在嘴的一角,撬动着踌躇的心,心尖的火焰在碰击里都融化了彼此,如激流冲毁了长堤,双手撕裂开彼此最后的隔阂,热切眼神彻底化为热烈,不是一个身体对另一个身体的侵略,也不是一个身体对另一个身体占有,没有背叛的愧疚,没有羞耻阻隔,像是水滴落在大海,微尘重归了大地,初秋的山顶上轻轻哼唱着春天的歌,不知多久,歌声停留在第一声的叹息中。卫鱼没有拒绝,与其不能抗拒,莫若进行到底!

“我好幸福,尽管只是一天的幸福。”“戒指,拿去!”敏达希尔摘下项链挂在卫鱼的脖子上。“啊……好疼!”卫鱼胸口整齐的牙印之间,渗出金黄的灵魂本体的血。“我要你记得,我做过你一天的女人!”敏达希尔转身向悬崖边走去,“不,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女人!”卫鱼坏坏的笑着说。

“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敏达希尔深情看了卫鱼一眼,还是纵身跳下深渊。“收!”卫鱼一喝,下落中的敏达希尔突然在空中消失了!接着卫鱼也消失在悬崖的青石板上,只剩下散落的衣裳。

“我死了吗?这是哪里?”敏达希尔忽然来到一处田野,漫山盛开的红杜鹃分列在小径两旁,繁花碧叶之间,蜜蜂和蝴蝶穿梭往来。

“莫非是天堂!好美啊。""不错这里是天堂,只属于我们的天堂。”不是卫鱼又是那个,还是一脸的坏坏的笑,看在敏达希尔眼里,再也没有这个男人的笑更迷人得了。

“这里究竟是哪里?”幸福的敏达依偎在卫鱼的怀里,轻声方的问道。

“我们在戒指里!,那枚你身上的戒指!”卫鱼然后柔声说道。

“还记得我心口流出的血吗?当碰到戒指时,居然认主了。你是和戒指共生在一起,我拥有了戒指等于拥有了你!我不让你死,就是创世神也没有办法!”卫鱼牛逼的叫道。

“我要到处看看!还要,要你抱着。”“你身体应该没什么吧。”“人家刚才很累嘛,不愿意,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