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十六章 黄雀

卫鱼使用灵魂之力,从灵魂本体的小腿上采下一滴血液,感觉意识之海里的小家伙小鼻子一皱,但很快就睡去了!卫鱼吓的要命,好怕他醒来。其实大可不必,灵魂本体就是卫鱼灵魂能量的总管家,有什么动作也是自然反应,和膝跳反射相仿,灵魂或元神受到攻击也会有自然反应,总起来说都是卫鱼的一部分,不会也不能乱来,不过卫鱼第一次到达这样的境界,还是别人没有修炼的功法,心理过于紧张的结果。

一滴金色的血从眉心飞出,渗入棋盘,一阵金光闪后,棋盘一分为二,一件仍是棋盘,另一件是一把金灿灿的宝剑。

卫鱼收了神器,知道宝剑是进入一个宝藏的钥匙之类的东西。而棋盘也是个了不起的东西。是操纵外面空间的东西,它有很多的空间组成,自己也已体验了很多。

“该出去了吧,不知道在里面待了多久?”卫鱼想道。

“鲁班,我该出去了,你还是回戒指里吧!否则别人会给我带来麻烦的。”卫鱼说。

“师傅,你也该出去了,都在里面快半年了!”

“这么久了,是该回去了,小苏卡会不会忘了我呢?”想到这里把鲁班送回戒指里,自己按动棋盘,一阵空间震动,自己回到了进来时的石室里。石室里没有人,卫鱼正好把棋盘空间收到身体里。

忽然听到隔壁的大厅了传来魔法斗气引动元素震动的声音,普通人是无法听到的,可卫鱼是有着灵魂元婴的高手。知道那里有人在打斗或在练习着什么。

来到大厅里,立即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都停下看着卫鱼,威廉*索斯和加迈尔都在,还有加迈尔的二哥克莱沃顿以及六个手下,只是多了一个白袍的老者,看着威廉*索斯毕恭毕敬的模样,这个老者必定是个不一般的人物。

果然白袍开口了,“你就是威廉*索斯说的高手?你收取了神器了吗?”“请问你是~?”卫鱼依旧利用腹语说话,其实现在已经能用嗓子模仿出说话来。

威廉*索斯插嘴说,“他是我的恩师,科斯多夫,最伟大的亡灵法师!”“尊贵的亡灵法师阁下,您好!”卫鱼客气的说道。

科斯多夫却很轻蔑的哼了一声,“你有没有拿到神器!”“拿到了。”卫鱼回答。

“把它给我吧!”“这怎么行!根据我们之前的约定它属于我!”

威廉*索斯在一旁笑道,“是啊,我们是有约定,可是我是说,用神器换取你的帮助,可是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了,神器自然不是你的了,所以你应该还给我们。”

“卑鄙!加迈尔,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卫鱼怒喝道。

加迈尔一脸的惭愧,几乎哭诉道,“牛牛,不,强者,你就看在是我把你从角马死尸里救出来的份上,把神器交出来吧,我用生命担保你会没事!”

“那他们呢?他们也能拿生命来保证吗?”卫鱼冷冷的看着加迈尔。

加迈尔望望众人,每一个人都冷酷的看着两个人,没有一个搭理加迈尔。

“加迈尔,你都看到了,我没得选择。恐怕我交出了神器,也不可能出的去!因为我知道了你们家族的秘密!他们能让我活着出去?”卫鱼冷笑道。

“很不错,分析的很不错,我开始欣赏你了。你死后我会把你炼成最好的亡灵战士。让你风光无限。”科斯多夫拍手笑道。

“你很白痴啊,你认为一定能够战胜我?”

“当然,因为我也有一件神器!再加上我们人多势重,你根本不可能活着出去!”

“未必,你们谁先来试试我的神器?”卫鱼轻蔑的问道。

“我来!”克莱沃顿第一个走出来,手里一把巨斧。“好!”只听得一声喝彩,人却倏地不见了。地上只余下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这小子竟然跑掉了。算他走运!”克莱沃顿不动声色的来到戒指的位置,不小心的斧子掉在地上,克莱沃顿很惭愧的拾起了斧头,不好意思的说,“**滑了!见笑啊。”然后退到众人中,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刚才的戒指却消失了。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懂得空间魔法。”科斯多夫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对吧,克莱沃顿。”

“是~啊,好奇怪的角马!”克莱沃顿尴尬的笑道,心里暗想,“难道这个老东西发现了?”

威廉*索斯说,“我们还是快点练习冰封雪域阵法吧!复仇,我一刻也等不及了。克伦威尔,明日就是你的忌日!”

原来那天众人亲眼看到卫鱼被吸进了阵中,又过了这么多天,以为卫鱼是死在魔法阵中了,不料突然有一天,阵中飞出一颗流星,居然穿过厚厚的地下石壁,在夜空中留下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顿时惹得撒诺吉尔城议论纷纷,也引起了一些强者的注意!其中就有科斯多夫,他碰巧在撒诺吉尔城,立刻就知道出事的地点,于是寻上门来。

威廉*索斯没有隐瞒的告诉了科斯多夫,希望他能帮助自己复仇,复仇成功后,就把神器送给科斯多夫。科斯多夫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并且把自己多年研究的一个魔法阵传授给威廉*索斯,使得威廉*索斯感恩不尽。

是夜,晚饭过后,克莱沃顿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了们,偷偷的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那枚银白色的戒指,立刻滴血认主,奇怪的是,戒指一点反应都没有,克莱沃顿正在纳闷,突然脖子一痛,很快没了知觉,再也没有起来,克莱沃顿的灵魂也被拘禁在一块墨兰色的水晶里,逐步被炼化成灵魂元力而储存起来。那枚戒指也被持水晶的人拿走了,只见白光一闪,消失在撒诺吉尔城的一条偏僻的街上。

科斯多夫高兴的雇佣了一辆马车,很快出了城,消失在茫茫黑夜中。在一个小山村边上,下了车,又很快消失在夜色中。科斯多夫终于回到自己的一个临时居所,高兴的不得了,因为他感觉那枚戒指是一件很了不起的神器,他的灵魂感觉到卫鱼进到了戒指当中,那是一枚怎样的储物戒啊,能把人装进去,自己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科斯多夫颤巍巍的拿出戒指,也小心翼翼的用针刺破手指,一滴血落在戒指上,黑色的魔法元素在戒指的上方流动着。可是戒指始终不能认主!

“一定是卫鱼在戒指里面捣鬼。看来我必须先杀死那条什么鱼!才能占有那枚戒指。”科斯多夫恶狠狠的想到。

科斯多夫拿过一盏魔法灯,开始灼烧戒指,很快戒指就被烧得发红。“再多烧会,我想那小子一定会化成灰烬的。再试试!”又一滴血液滴在戒指上,“还是不行。换毒液,我相信里面的空间不大存储不了多少空气!”于是戒指被放到毒液中,这次足足等了一个时辰,科斯多夫擦净戒指,再次试验,仍然失败。“用锤子砸!里面一定向地震一样吧!我看他出来不!”

“玛丽娅,那个锤子来!”科斯多夫向女仆喊道。

“不必了,让我来怎么样啊。”背后一个声音响起。

科斯多夫刚要回身,自己头上不知被什么罩住,接着脑袋一顿乱打,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再也清醒不过来了。肇事者收齐了自己的物品,仔细打量科斯多夫的物品,二个储物戒指,一个魔法水晶,一大堆魔法材料和药水。

“这个老家伙,东西就这么点?老家伙说有件神器的啊。”卫鱼那里相信,找遍整个房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其实这只是科斯多夫临时的居所,那里能存放什么值钱的东西,平时重要的东西都在戒指里。

“看看戒指里面有什么?”卫鱼拿起第一枚戒指,滴血上去,戒指立刻认主。神识一扫,顿时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