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十三章 绝命书

亲爱的雪:

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已经回部落,参加保护族人的战斗,毕竟是我们给族人制造了麻烦。这是我无可推脱的责任,即便是我在战斗里牺牲,我也不后悔,可是我最对不起的是你和肚子里的孩子。

可我知道如果我不回去,我们一家必将终生流浪,四处躲藏,根本不会有立足的地方,那里有安宁和幸福?为了守护这将来可能的安宁和幸福,我决定回去,为了将来的孩子的幸福,你能坚忍一段苦痛吗?我知道你会的!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愿意为他做一切的,尽管还不知道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还记得吗17年前你刚从大宫主那里被送过来的时候,就把你丢在了奴隶堆里,完全和我们一家人一样。后来我才知道,你是宫主的亲孙女啊,是我们的公主才对,可是尊主和宫主的矛盾把你丢在和我们一样的奴隶堆里,忍饿受冻,还要干那么重的劳动,那年你才8岁啊,从此我们就相依相伴在一起了。我母亲也把你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超过了对我的疼爱,就这样你才能活到我们相知相爱。妈妈去世的时候你比谁哭得都厉害,还是我把你赶进了房间休息。

那次我得罪了邻居,被母亲罚站不需吃饭,是你拿干纳姆给我吃,还记得干纳姆吗?我们奴隶的食物。你把干纳姆藏在胸前,妈妈问你时,你说你是大姑娘了!可是你是才11岁啊。

你挨领班肖森太太的罚,去背柴草,我偷偷地从后面帮你抬着,你还不知道呢,最后看见我的手被树枝的刺扎的满手都是红点的时候,那时候你说我会是个好的男人,可是那时候我竟然没听出来,你也开始喜欢我了。那年你已经15岁了。

你17岁的时候已经是我们魔灵世界里最美的姑娘了,当肖森太太威胁你叫你嫁给我们尊主的小儿子的时候,你拒绝了,你说我才是你的男人!除了我你谁也不嫁!那个时侯我才知道,幸福就要大声的说出来,既要努力的争取!还记得我的回应吗?我说,“你的确是我深爱的女人!他不会嫁给任何别人,只能嫁给我!”

那天你俯在我肩膀哭泣,我知道那不是你的伤悲,而是你喜极而泣。我们抱了吻了,你叫我不放松,于是我们抱拥了一夜。露珠打湿你额头的时候,小少爷的人来抓你了,我们什么也没带,就逃跑了。

你说这不是逃难,而是私奔。有一天我们在魔灵之湖里,打到一条美丽的鱼,你不舍的吃,要留下来养着,可是它还是死了,当你要埋葬它的时候,发现了那两枚白色的戒指。你说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注定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我们不用在逃亡了,我们进入了魔兽森林,族人们不敢追过来。我们在魔兽森林的边缘活了下来,戒指做了你的嫁妆,你也成为了我的女人,尽管我们的日子过的更加的清苦,而你总是夕阳落山的时候站在门口等我打猎取水回来!直到有一天我们的宝宝让你不得不躺下休息!

还记的那戒指的魔力吗?当我打猎受伤,血浸到它的时候,我才知道它才属于我,我们血脉是相连的!我知道了它可以储存我们的东西。当我空手回来的时候,你还安慰我,“下次一定会有收获的!”

当我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只只猎物的时候,你惊讶的面孔是那么的可爱。于是你缠着我教我使用的方法!这时的你那里向一个要当妈妈的样子,自己倒更像一个小姑娘。

后来我们发现彼此拥有了魔法能力了!你说那一定是这戒指的赐予,这是我们的福缘,我们要珍惜眼下的一切。于是你虔诚的拜谢上苍,你居然真的感动了上苍,出现了一束紫色的光照耀着你,你忽然变得圣洁而美丽,庄严而伟大,我知道你载负了神的旨意,也载负着我们家的希望。这使我对我们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可是我们意外的被魔兽的探子看到,把你当作了人类,污蔑我们魔灵族和人类有来往,不但要追杀你,要和我们魔灵开战!我不能叫你和孩子送死。我骗你说到矮人部落会安全些,于是我们向矮人部落出发了,直到今天我们就要进入矮人部落。

今天我看到魔灵族的传信烟火,我知道离我们有族人在百里外有战斗,我们的族人也在流浪,居然有人和我们一样的目的。这一切的结果的起因都是我,我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就有了这封信!

记得你载负了神的旨意,也载负着我们家的希望。不要因为我不在,你就不疼惜自己,你还有我们的孩子,无论我在不在,都要生下我们的孩子,并且好好地养大他,我就是真的战死了,我也会在地下之下安息的。

如果我还能回来,我会去找你,我们的戒指是有灵性的,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你。

爱你的霍夫曼

卫鱼看完信后,才明白此间的来历,暗自为此女子叹惋,当看到霍夫曼的名字时,似乎想起了什么?因为门罗的父亲好像就叫霍夫曼,难道门罗的身世还真的很复杂啊。

也不知道霍夫曼还活着没有,但是自己看到这封信就不能不管,“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门罗或者门罗的哥哥卡罗,如果有一天我能遇到他,我一定会让他过上幸福的生活。”

卫鱼转头看向那个叫做雪的女子,“不能让她一个人呆在这里。”信念所指,水元素在魔法宝宝的指挥下,迅速的把雪的尸体冰封,卫鱼将她收入了自己的戒指。然后卫鱼拿起那枚,白色的戒指。它能开启人的魔法天赋,的确是个不同寻常的宝物。自己不由得想起门罗弟兄很幼年的时候就表现处惊人的魔法天赋,莫非就和这枚戒指有关?心里越想越觉得,门罗和和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如果自己出去,回到精灵族的时候,一定向门罗打听清楚。

一想到要出去,自己心里还真的没底,这个巨大的河蚌的实力真的太变态了,那股巨大的吸引力,的确太难对付了。不知道它和那些火啁有曾样的关系?它一出声,火啁门就撤退了。不知道是它下的命令还是火啁们太惧怕它了才没命的逃走了。

还是找方法出去,卫鱼散开神识,虽然河蚌不小,但是和卫鱼神识的范围比较还是没法比,很快就看清了河蚌体内的情况,更加坚信这就是地球上河蚌一类的生物,不知道它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地方!

在那些粘稠的**尽头,是一片肉红色的陆地,卫鱼知道那是河蚌的真正的身体,身体的深处就是它的大脑。卫鱼刚一踏上那块陆地,那块陆地立刻就震动起来,妄图将卫鱼震下去,卫鱼立刻用领域在自己的而脚下用土元素形成一条巨大的铁甲战船,随着陆地的颤动,飞速的向里面冲去。

说是陆地,其实不过是个平台大小,可是平台的后面水雾蒙蒙,看不真切,给人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但对于神识极其变态的卫鱼来说,这点迷惑是不存在的,卫鱼只想深入到河蚌的深处,有机会接触到他的大脑,那时候要杀死它或者控制它或容易得多。

但靠近那些雾蒙蒙的水汽的时候,卫鱼的灵魂突然一颤,意识海洋的那些白金之力和存储的神之祝福都立刻作出反应,刚才的颤动才消散于无形。灵魂攻击!这些水雾如此厉害,不知这水雾的里面是否更加的厉害,这里面又如何的玄机?卫鱼立刻退出来,准备仔细打量。

这次卫鱼使用的是玲珑之心,细致的灵魂之力比以往更加密集的探索这个区域,如同是使用了高倍的放大镜,果然看出了不少的端倪。

**——

最近兄弟伤到了手指,一直包扎着,从昨天晚上我就开始用“一指禅”码字,今日刚完一章,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