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三十三章 一气化三清上

“路边捡的?”卫鱼陷入了思索,门罗和卡罗不是亲兄弟?可是他们的面相都有霍夫曼的几分模样。更加惊奇是他们都有那惊人的天赋,特殊的灵魂之力!叫人体会粗种种的疑问。即便是不是亲兄弟,也有值得在意的事情。于是卫鱼决定还是安排艾薇儿取了一小瓶卡罗的血!

时间过去已经2天了,月亮井里的积蓄的水应该差不多了吧。门罗的伤不能再等了。卫鱼决定在晚上动手,最后等到月亮最亮的时候,此时月亮井的精华之水最醇厚,治疗的效果最好。

晚上,在月亮井底,很多人都来了,安静的坐在周围,看着卫鱼动手,凯美琳紧张的抱紧爷爷的手臂,瞪大眼睛看着卫鱼,满脸期待的表情。

月亮的精华之水早就储蓄足够,被人放到一个很大的容器里,足有一个浴缸的两倍大小,把门罗投进去,绰绰有余,立刻门罗的身体产生了变化,整个身体迅速的膨胀起来,像个吹起来的气球浮在了表面。骨头血脉还有经脉,如同管道里的线交织凝结,肌肉也疏散开来,交错的经脉开始了慢慢的旋转恢复。

卫鱼从戒指里取出2个足球大小的珍珠,双手一搓,化作粉末落入容器里,随后卫鱼念起了咒语,正是太阳金经的最后的部分。

交错的经脉从一个个死扣里旋转着挣脱出来,在卫鱼变态的精神力的控制下,不断的被梳理,在珍珠散开的白金之力的滋补下,开始还原渐渐有了生机,接着缺失血管和骨头也以看得见的速度重新长出来,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场景。

众目睽睽之下的卫鱼却满头大汗,从来不曾颤抖的手,如同在寒冷的的冬天,抖个不停。

“起!”卫鱼一生低喝,门罗的身体好像一条鱼儿飞了起来,有一段奇妙的咒语从卫鱼的口里飞了出来,门罗的身体,那膨胀的身体开始慢慢的缩小,朦胧里可以看得到骨头的轮廓和脂嫩的皮肤,然后渐渐变得模糊,直到再也看不见了,身体也恢复了原样。

“还是需要它啊!”,卫鱼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一团红色的**从卫鱼手里飞出,顿时化作一阵血雾,渗入门罗的体内,原来静止的血液顿时开始***,在卫鱼的精神力下,开始沿着体内的血管,有规律的循环起来,循环了几次后,门罗的心——活了。

那第一声的心跳,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都紧张起来,一声,二声,三声,越来越强,最后终于有规律的,不需要卫鱼精神力的督促下正真的开始跳动。卫鱼啊的一声,倒地,鼾声如雷。

大家见到卫鱼累倒,立刻有人扶他们去了自己的寝室。然后都满心欢喜的退出了,门罗的房间,只有凯美琳默默的留了下来。但是心跳正常的门罗,却并没有醒来。

月亮最明亮的时刻过去了,或许在看他一会,那美丽的月光就会从他的脸上移走。那张俊美的脸便不再清晰,只属于自己的那份清晰,不知道卫鱼大哥的法子管不管用,如果他不能醒来,我该怎么办?凯美琳默默的留恋着门罗额头那最后的一抹月光,又开始悄然滴下泪来。

月光还是从门罗的脸上移走了,到了窗台,然后是小院,最后是扑地的围墙的黑色的影子,终于再也看不到一丝的光亮,凯美琳却没有半点的倦怠,依然望着门罗沉睡的脸。忽然凯美琳看到门罗的眼里闪出一道微光,修长的睫毛也似乎颤动了一下,凯美琳知道自己的压抑绝望的心,开始了复苏,轻抬脚步,虚掩房门,憋足了气息,悄悄的走出很远,伏在院外的一课海棠树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幸福没有拒绝我!我再也不会放手!”哭声忽然停了下来,没有停顿的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精灵牧师的集聚地。

很多治疗系的精灵牧师在女王的命令下,不敢走远,临时和衣睡在几张小木**,几个机警的造就看到凯瑟琳走来,迈着坚实的步伐,纷纷穿戴好衣服,走出了临时的住所。

“他醒了!!门罗要醒来!”这声音如同一颗响雷炸响在每个人的耳畔,很快整个院子,都似乎晃动起来,全都起来来见证这个奇迹,仿佛大家都没睡觉一样。

六个精灵牧师将门罗围在当中,一个闪亮的六角法阵将门罗托起,无数白色纯净的光柔和的照在门罗身上,枯死的肌肉,干涩的皮肤,瞬间改变成婴儿色,身体再也没有一丝的不适,门罗竟然猛的抬起头,大声喊道,“凯美琳,快走!”众人不觉莞尔,不少人都笑出来声音,最后赶到的女王也会心的笑了,两只眼睛望着门罗和凯美琳。

场上没有笑出来的只有一个人,自然是那美丽的绿发少女了,“傻瓜,我们安全了!”凯美琳看着瞪大双眼望着自己的门罗,稍有羞涩的说道。

门罗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状态里走出来,双眼依然没有离开凯美琳的眼睛,过了一秒也许是许久,但这对生死重逢的恋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门罗倏地从**飘下,动作潇洒的让人嫉妒,慢慢的把凯美琳拥入怀里,凯美琳也自然的低头伏在门罗的肩头。一时黎明前的暗色里,只剩下两个人和谐的心跳声。刚才的见证者不知何时都退出了房间。

悄悄散去的众人,却全都兴奋的不肯去睡觉,凯瑟琳的爷爷此时喊道,“不如大家都到我府上喝酒去吧!”众人纷纷表示同意。老爷子对着女王深鞠一躬,“不知陛下能否赏光?”

“你的了这样一个好孙女婿,我们凭什么不去?”难得女王也小女人了一把,带着自己队伍朝主殿走去。众人全都面带微笑,轻松了不少,刚刚因为战斗的疲惫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只有卫鱼没有去吃酒,甚至连门罗醒来都不知道,还躺在**和周公猜拳呢。他实在是太累了。浑身的灵气和灵魂之力消耗甚巨!最后关头,仿佛被一下子榨干了,浑身竟然提不起一点力气,若不是自己的肉体经过自己多次不要命的淬炼,早已远胜钢铁,自己早就变成一摊烂泥,勉强被人扶回自己的住处,倒在**便睡去,沉沉的睡去了。

这次睡去,不似往昔,自己的神视不曾外渗,对于外界一点感知也不存在,甚至常人的听觉和皮肤的触感都全部消失了。如果别人知道此事的卫鱼是如此模样,取其性命实在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幸好无人知道,此刻的卫鱼也没有功夫思考这些问题。因为他困在了自己的神视里了!整个的自己全部都在自己的灵魂海洋的深处,或者说自己在自己的头颅里,听起来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卫鱼的感觉就是如此。

敏达和龙儿却不知道此时卫鱼的心思和感受,只是以为他仅仅是太累了,轻轻的除去身上的衣服和鞋袜,盖上暖被,便外出同精灵人庆贺了。

卫鱼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在不停地向灵魂的最深处游动,那里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吸附着自己的一切,给门罗治病好像自己触动了什么机关,一切都随着某个未知的程序在不断的进行着,完全的身不由己。而同时自己的身体也在不停地缩小,自己对身体的感知和控制还在,但是自己的全部身体都浓缩成一只蚊子大小,飞舞在自己的意识海洋里,隐隐的有一股力量牵引着飞向意识海洋的最深处。

“难道是我的精神世界,出了问题?过去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想到这里,卫鱼不由得打量起了自己?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啊?毕竟自己每天都在冥想,自己的灵魂上的变化不可能一无所知啊?

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停了下来,平稳的海洋开始动荡起来,一条条白色的灵魂之力,开始随着流波开始逆时针的旋转,瞬间一个巨大的涡旋出现在脚下,从缓缓的浮出3座银灰色的坐台。

卫鱼低头打量,竟然看不分明?坐台很快来到眼前,停了下来。左边的台上闪过一道白光,接着卫鱼觉得自己的灵魂开始剧烈的震荡,那道白光自己竟然十分的熟悉,分明地势另一个自己,接着右边的坐台也震荡起来,不过闪过一道金色的光,金色光芒里也渐渐感觉到一个自己。

那种灵魂的震荡愈演愈烈,白光和金光却越来越分明,露出两道光闪闪的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