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四十八章 决战

第四十八章决战

黑布终于被揭开,里面没有什么凶兽,而是一个人,活生生的是一个人,可能是在笼子里呆的太久了,那种焦躁和不安使他的喘息声十分剧烈。当铁笼子被打开的一瞬,如同黑色闪电般的冲了出来,绕着擂台狂奔,但是就是不敢触碰刚刚加固的栏杆。

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这个人如同触电似地,猛地站住,可能是刚才的剧烈跑动,身体还有些摇晃,但是双脚却稳稳的站住了。

卫鱼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家伙。长长的灰黑色的头发蓬松如同一蓬杂草,脸完全被头发遮盖,身体很高大,但是有些枯干的样子,估计过着如此非人的日子,身体如何不瘦呢?卫鱼散开神识观察,修为不过是下位神,竟然觉得此人竟然有些熟悉的味道。“难道这就是那个什么堂吉诃德?”

很快传来裁判的声音,验证的卫鱼刚才的想法,“双方就位,比斗开始!”卫鱼这才注意到,裁判没有在擂台上,而是在擂台下。

一声急促的铃声,对面那个野人似的堂吉诃德,手上突然出现一把剑,野人的气势一下子提升起来,修为变为上位神!直接跨过中位神的阶段,好可怕的一把剑啊!居然能将人的实力提升如此巨大。

战斗还是要进行,野人却迟迟不进攻。卫鱼也从戒指里取出自己刚刚炼制的飞剑。

又一声浑厚的铃声响起,野人双手持剑猛地劈了过来,卫鱼一挥手自己的飞剑化为六米的大剑,也猛然砍将过去,巨大的爆炸将两个人各自向相反的方向送了出去,中央留了个巨大的深坑,擂台也裂成了好几部分,只是那四面的栏杆和铁栅栏纹丝没动。

两个人的嘴角都流出来鲜红的血!对方果然实力非凡,最初卫鱼怀疑的假想敌,昂长老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自己的身体状况对上上位神,绝对不会在第一回合,试探的碰撞中受伤,可是对方那个叫做堂吉诃德的野人,做到了,卫鱼能够感觉得到,对方也没有尽全力!

可是当卫鱼看向自己的飞剑,已经有了一个缺口,缺口下有了一丝肉眼很难看得见的细痕,这是卫鱼自己炼制的,并且滴血通灵认主的,卫鱼能够感觉到他的恐惧和战栗。此刻卫鱼知道,这把剑完了。

时间来不及细想,野人的第二剑到了,卫鱼仓促间递出一剑,卫鱼的身体如同被投掷的铅球般,重重地砸在高高的栏杆上,手中的大剑也早已碎成无数片,落到了刚才的深坑里。

好大的力气啊,下面的人看到要感到很惊诧,有的是担心卫鱼有没有受重伤,继续坚持战斗,有的人赞叹这个野人般的家伙居然有如此的实力,居然将兽皇打的如此狼狈,也有的在鄙视兽皇名不符实,废物一个。

也有人沾沾自喜,果然这个野小子有两下子,被噬魂魔剑侵蚀了灵魂不死,实力借着噬魂魔剑的威力,一下子达到了上位神,虽然是暂时的,但是巴丹罗长老的印魄钟的灵魂控制是在是太强大了,控制了这个小子,我们真的狠狠地赚到了。

当然如此想象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福德勒,一时间心头,新仇旧恨在脑海萦绕,教皇的狡诈,敌人出奇的强大,而自己的手下,看似实力非凡,但是却总是莫名其妙的死掉或者任务失败,“是自己领导的愚蠢,还是父亲用人的问题?”这在福德勒的心头萦绕了很久,刚刚福德勒再次因此而陷入的深思里。

此刻的卫鱼也是在飞速的分析着敌情,方才的碰撞看似猛烈,但是由于飞剑承接了大部分的进攻的力道,自己在飞起的时候已经悄悄卸掉了很多对方的力道,再者卫鱼此时的肉体何其强大,堪比上好的仙剑,自然安然无恙,不过就是有点疼痛罢了。

“对方在魔剑的情况下,的确不可以力敌,要想办法拖延时间,‘力猛必不能久!’拖上他一会也许就没有力气了,倒是生擒也有可能!

另外那几声钟声十分的值得怀疑,在联想到自己的对手从笼子里被放出来时的情景,莫非此人被人利用,控制了心灵,任人驱使。”

这在地球上时便有不少,常见的是赶尸人,只要在尸体的某些穴道上插下银针,再配合某些咒符和驱灵咒语,就能控制尸体的肉身,甚至部分心智,对敌时,犹如尸体不惧疼痛,而且力大无穷,的确是一件既便宜,有实用的好兵器!

那控制堂吉诃德的关键在掌控那钟声的人,卫鱼暗暗取出自己那件自己老顽童师傅最得意的神器——弹弓,又在灵魂深处,唤起自己师傅的元神,使之俯在神器弹弓上,化作一丝金光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卫鱼展开五行迷踪步,只见擂台上到处是卫鱼的残影,最初堂吉诃德没能看透,见一个劈一个,上当无数次,居然不知道变通,卫鱼更加坚定了自己刚才的设想。

台下的某处传来轻重不同的道钟声,堂吉诃德立刻清醒了不少,一直迷茫的双眼睁得如同铜铃大小,两股红色的目光似乎能够看破虚实,接下来的攻击居然精确度出奇的高,有几次差一点劈到卫鱼的胳膊,这让久经沙场的卫鱼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也没到惊慌失措的地步,连忙请出老黑来,用魔法元素迅速凝成一个全新的卫鱼,此时此刻卫鱼算是第一次使用自己的三个元神,而且是三个元神齐出,足见手持魔剑的堂吉诃德的实力了。

两个卫鱼一搅和,形成前后夹击的情景,堂吉诃德立刻再次慌乱起来,经过了刚才的拼力搏击,堂吉诃德很快进入穷于应付的地步,接着汗如雨下,显然堂吉诃德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锐气,卫鱼如何会错过这个机会,77根飞针早已在手,就在堂吉诃德攻击老黑那边的分身时,77跟飞针朝着堂吉诃德的背后功去,悉数全部进入堂吉诃德的后背诸多大穴,堂吉诃德立刻扑到在地。

胜负已经明确,卫鱼收回老黑的分身。因为自己答应过福德勒,不再痛下杀手,胜负已分,自己应该收回飞针,帮助堂吉诃德治疗伤势才对。于是卫鱼走向堂吉诃德,忽然堂吉诃德身体拱起,如同一个胆怯的刺猬,浑身渗透出无数的血红色的光芒,卫鱼的心头竟然出现了一丝不安,天桑临走说我要当心戒指和红色,莫非……。同时老黑也传出声音,“快躲!”卫鱼那里还敢迟疑,立刻飞身向擂台的一角飞去,此时的堂吉诃德拱起的后背猛烈的爆炸,刚才摄入的77根飞针,竟然全部倒飞向卫鱼,速度之快不亚于刚才的攻击时的速度,这速度远远大于卫鱼倒飞的速度,卫鱼只好将身体一抖,将这77根飞针收入戒指内,就在这一瞬的停顿,那可怕的魔剑狠命的横扫过来,强大的剑气已经冲了过来,卫鱼只好瞬移了。

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瞬移,是十分危险的,况且还有栏杆的阻挡。瞬移其实就是进入这个宇宙的某个次元空间,然后换一个链接的切口再回来,由于消耗的是另一个空间的时间,好似没有浪费原来空间的时间,给人的感觉就是从刚才的位置瞬移到别的位置。如果另一个空间切口不再擂台上,那么自己只能来到台下,就算是认输了。如果从刚才进入的切口回去时不可能的,原来空间的魔剑还在等着呢。

不过刚才那魔剑袭来的时候,卫鱼已经感受到擂台上的那个落脚点,并且那个落脚点,恰好又在堂吉诃德的背后,卫鱼立刻从哪里出去,没想到堂吉诃德的魔剑还是不差分毫的攻来,卫鱼立刻明白,对方现在是上位神的境界,如何不知道另一个次元空间的切口呢。再次回到次元空间已经没有意义了。

卫鱼猛地将身一扭,身体如同一个陀螺高速旋转,看似被剑碰到,其实是利用旋转的力量将剑的力道卸掉了。不过这一招很费力量,就在卫鱼以为完全躲过了这一招的时候,魔剑刺在自己的左手,袖口被削掉了一节,划破了一点肉皮,就是一点肉皮的破损,卫鱼顿时感觉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