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五十五章大战前的点心上

卫鱼面对教皇釜底抽薪的毒计,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街道上出现了一队队守城的卫队,卫队将各城门口的牧师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就捆绑起来,原来张贴的告示也撕了下来,换上了官府的告示。

告示上列举了近几年教廷摊派的苛捐杂税,以及裁判所肆意搜集10岁以下儿童参加选拔测试而死亡的名单,还有幸存者遭到虐待人员的名单……

告示下居然还有一个周围群众比较熟悉的幸存者的现身说法,不但交代了教廷黑暗和残暴,也说道了魔兽世界的美好,特别是兽皇的伟大,并且着重说明了这次战争的目标是教廷,残暴的教廷,而不是无辜的百姓。

不少的百姓看到了不同的两份告示,开始弄懵了,但很快转念一想,兽皇如何?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可是自己担负的苛捐杂税之多,受到的不平等的待遇之多,可是身有体会,而且又有周围邻里的明证,还没有来得及出城的人,大都默默的选择了留下来,试想那个愿意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告示,背井离乡呢。很快城市的很多街头开始有了生气,傍晚时分依旧是万家***,想必离家的人也回来了不少。

当然这是后话,看到如此细致快速的安排,卫鱼自然明白什么原因,一定是波尔特一举控制了皇室,正因为如此,才有军队出来安附百姓,捉拿那些生事的教廷牧师。

波尔特的手段当然不止这些,一面宣传教廷的黑暗和残暴的同时,一面不失时机的号召百姓起来反抗教廷教皇,并以国王的名义,赐给百姓土地,准允他们除了交够国家的那点粮食和赋税外,不用像教廷交税!一些对国家有贡献的奴隶也给与解放,给他们平民的待遇,甚至有的享受封赏和爵位。

这条法令如同一道滚雷,普天下的百姓奴隶莫不奔走呼告,一时间在奥伽罗帝国,教廷成了过街的老鼠,任人喊打。本来聚集起来的修炼者,也不得不解散了。或者改换了旗帜方向,开始面对教廷,展开各种不同的攻击。教廷的人却不反击,而是龟缩在各地的神殿内,不敢出来。有些避其锋芒的意思。很多人猜不透教廷一方究竟要干什么!

不久有了答案,奥伽罗帝国的贵族元老,那个克伦威尔元帅,忽然发兵100万,来攻打撒诺吉尔城。打出的旗号是国王受到别人的蛊惑,损害了贵族的利益,要来解救国王,挽救贵族的切身利益。

显然这就是教皇的第二招,很快波尔特就有了对策,好似早就料到了。原来这个克伦威尔是个教廷的忠实的信徒,曾经在自己的领土上大肆掠夺各种奇珍异宝和绝色少女,向教皇讨好,教皇赐给他了一部很了不起的火之斗气的修炼秘籍,从那以后,克伦威尔的实力大增,从一个小小的侯爵迅速的变成公爵,统帅全国京城外各地的兵力。端的是个实权的人物。不过二十几年前,克伦威尔的儿子身亡,这家伙开始对皇室有了很深的憎恨,憎恨皇室考虑不周,没能很好的保护好自己的儿子,以至于身首异处。今天能奉教廷的安排,率众来攻打撒诺吉尔城,此间未尝没有一点报仇的个人情感。

这一点也许别人看不到,可是老狐狸,波尔特如何不明白,立刻就指出克伦威尔的不纯正的目的,号召全城人联合起来守城。

城内的贵族听说克伦威尔元帅,率军来攻打王城,都十分高兴,事先就得到消息的几个贵族,居然组织起来自己的家奴和护卫队,准备里应外合,一举推翻王权,夺回贵族的土地和利益,没有来得及的,就出钱出力,也是忙得不亦乐乎。一时间撒诺吉尔城的局势紧张起来,颇有些“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样子。

第二天的夜里,组建军队的几个家族,几乎同时出动了,前往南门,门外驻扎的正是克伦威尔的军队。此时的克伦威尔的军队,刚刚修正了一天,军士们精神抖擞,如狼似虎般的等待着战斗的开始,里面人发放信号灯,打开城门。

这天的夜里,撒诺吉尔城的街道格外的安静,几大贵族的军队丝毫没收到阻拦,很快来远远的就看到了城门。便停了下来。取出望远镜,当然是魔法的装置,城门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几把火把在燃烧着,没有一点打仗前的感觉。

一个贵族看到城门没人,立刻叫人去开门。却被这些贵族的头,一个叫乔斯林的家伙拦了下来,“不妥,太诡异了,我们的行动帝国怎么会不知道?就算不知道,大敌当前,城门却空无一人,难道这不很诡异吗?”

“那怎么办?难道让我们都退回去?”

“不,我们和克伦威尔元帅商议的是今晚,怎么能失信呢,军中无戏言啊。我们改道东门,为了我们的安全,只好避开南门了,毕竟我们是有预案的。”乔斯林小声的讲道。大家一致通过。只见大旗一摆,这些私家军开始后撤,绕道前往东门。

信号已经放出去了,想必城外的军队已经收到了。

东门也很快就到了,城头上依稀可以见到几个守城的兵,倒是比平时多了不少,“难道是国王的错判了我们进攻的方向?刚才的南门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全部调到了东门,自己做了冤大头?”不少的贵族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纷纷开始嘟囔起来,埋怨乔斯林的无能。

乔斯林怎么能听不到呢,“再有乱军心者,斩!”这群贵族这才收起满腹的牢骚话,一个壮着胆问道,“还打东门吗?”

“刚才的命令不变,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在折回去了,只能打东门,越快越好。不要犹豫了。”

刚到东门,忽然四处亮起了火把,无数的飞箭从天而降,乔斯林的队伍一下子就少了一半,一时间,哭天喊地之声,不绝于耳,未死的早就吓坏了,他们那里上过真正的战场,不少都当场尿了裤子,尤其是那些贵族。国王的军队未伤一兵一卒,轻易的就破灭了城内的叛乱。

领头的将军斩下乔斯林的头,扔下城去,并且冲着城下喊道,“告诉你们家元帅,叫他率军投降,否则以叛国罪论处,下场和他一样!”

城下的军士那个敢隐瞒,很快人头和信息都传到了克伦威尔的帐篷里。帐篷里坐满了前来议事的将军们。当然里外夹击的方案失败了。

一个将军站起身说道,“元帅,这帮酒囊饭袋,那里上过战场,遭了国王军的绞杀,也在预料之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说明国王军的战斗实力很强啊,我们要早做打算啊。”

另一个也站起来说道,“元帅,我看我们还是立刻攻城,免得他们的守城工事建造完成,到时候我们就更加的困难。”

还有的说,“此时,国王军刚刚取得胜利,士气正足,我们新败,士气多少受到打击,还是等明日再说。”

一时间大家气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起来。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以为他们感觉到了压抑。

坐在中央的克伦威尔,只是静静的听,没有发一句话,多年的斗气的修炼使他已经突破圣域,步入准神的境界,身上的气势极其宏大,再配合多年的上位者的气质,给人一种如山似岳的感觉。

克伦威尔押里一口茶,清脆的金属的碰击声,很快传到每个人的耳中。克伦威尔并没提什么意见,而是抬头问身边的一个似乎军师样子的年轻人,“你觉得呢?”看来这个年轻人,在克伦威尔的心中十分的重要。

“我是刚到军中,是教皇委托我来协助元帅的,我倒有些想法,各位将军都来评判,看我说的对不对。

国王军现在大都是守城军队和宫廷侍卫,充其量不过五万,国王军的外援,主要是凯西特城的驼龙军,还有默罕西特城的黑甲军,不过共60万,我们应该围点打援,城中的人如果困上一个月,想必就会不攻自破。驼龙军和黑甲军虽然实力不俗,但是即使前来也是劳师袭远,我们只要以逸待劳,想必也能逐一攻破。”年轻人讲完了,看了看大伙,又向克伦威尔欠欠了身,就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