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修妖

第六十章 厉害也受气

卫鱼看到小家伙有了动作,就要采取行动,可是自己就是不忍心,有种宁愿自己受伤甚至死亡也不愿意伤害这个孩子。卫鱼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他只是个孩子,只要不伤害罗格顿,自己都能忍了,哪怕牺牲自己。

忽然孩子睁开了眼睛,露出最纯真的笑容,“爸爸,抱!”小家伙伸着小手,纯真的目光了充满了渴望。卫鱼好不犹豫的就把他抱了起来。转身就走,“怪,爸爸带你去玩啊!”只要离开罗格顿的灵台,他就是怎么折腾,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好啊,爸爸,可以出去玩喽!”小家伙挺高兴的,抱着卫鱼的脖子更加紧了。

“可是,爸爸,我走了,他会死的!”

卫鱼吓了一跳,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只要以为将他带出去就好了,没想到还有问题,不由得脸色一变,汗水都下来了。

“爸爸,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啊?”

“你答应再给我做一件这样的衣服,我就告诉你!”

“好好,明天我们就去做!”卫鱼连忙说道。

“给你这个,把它留在这里就好了!”小家伙张开嘴,吐出一个小珠子,交到卫鱼的手上。立刻小珠子就化为一滴碧绿色的水,这一滴绿水飞速的旋转起来,体积越转越大,很快罗格顿的灵魂海洋得到了很巨大的补充,这个卫鱼都有感觉,感觉罗格顿的灵魂十分的强大,这一切表明罗格顿已经没有大碍了。

但事情没有完,一部分那绿色的**迅速的雾化,化作无数缕绿色的气体,向着罗格顿的每一条经脉冲去,破坏着罗格顿的经脉,也在改善和修复着的那些经脉,就在这一刻,卫鱼终于知道那小小的一粒珠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一次有捡到宝了。不过小家伙为什么喊自己爸爸?还有那种亲切感,因何而来,自己都不能解释。现在罗格顿没事了,自己应该带着小家伙赶快离开,观察一下罗格顿的变化。

一出罗格顿的灵台,小家伙立刻蔫了下来,小脸苍白,小嘴都发紫了,浑身也绽出条条青筋,完全是一种缺氧的模样,卫鱼立刻知道该做什么,小家伙要在灵台里才能生存。

眨眼都不到,来到卫鱼自己的灵台深处。其实二人当时都不过是两缕灵魂之力罢了,自然极易收回来,何况卫鱼那么变态的灵魂之力呢。

即便是这样,小家伙的整张脸都紫了,趴在卫鱼的怀里,过了好一会,才渐渐恢复回来,呼吸渐渐的大了起来,脸色也好了起来。

“爸爸,这是哪里,这里对我好舒服啊,不要让我离开好吗?”

“当然了,你是我的宝贝啊!你自己不想离开,谁也不会撵你走!”

“我要在这里修炼一会,到时候我们才能完全的融合哦!”

“好,我去看看,外面的罗格顿!”卫鱼释放了这股精神力量,从静室里,睁开眼睛,对面的罗格顿已经彻底解决好了虽然外形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全身的经脉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身体结构也大变样了,不再是过去那个多少有些柔弱的魔法师的肉体了,而是肌肉结实有力,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卫鱼估计他的身体的坚韧足可挡得住古兰德大陆最锋利的宝剑。力量就是最有力量的巨蟒也能撕碎。

正是如此卫鱼才想到让罗格顿手持大剑,上阵杀敌,只用蛮力,不用魔法,那个知道这家伙还是个下位神顶峰的魔法师啊。

王城守卫战大获全胜,罗格顿也早早回到露西的身边,享受起多年不曾有的而人呢世界。

在卫鱼的戒指克伦威尔正在享受着苏卡的追杀,克伦威尔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古兰德大陆的什么地方,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自己的最强的斗气,明明落在那个只是七级的魔法师的身上,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而对方明明很微弱的魔法,自己明明可以躲得过去,却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浑身上下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了,头发和胡子被对方最蹩脚的最低级的魔法——小火球造成的。还有无论自己怎么的躲藏对方都能找到自己,苦命的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最难忍受的是没有酒喝了。一个下位神不吃东西算不得奇怪,也没什么,可是对于一个酒鬼,没有酒喝,是在是太难受了。

可是偏偏对面的小子,追杀自己累了的时候,老是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香喷喷的食物和最刺激自己的美酒,看着这个家伙大口的吃东西,大口的喝酒,自己的内心就痒痒的不得了。这种折磨比肉体上的灼烧和剑痕带来的疼痛都来的猛烈,以至于最后就要发疯的感觉。

克伦威尔知道自己的生死之战就要到来了。这连日的追杀,积累多日的精神折磨,克伦威尔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精神已经不能负担哪怕多一秒的等待,于是他找了一处,坐了下来,他知道,苏卡一定能够找到自己。

这个奇怪的地方,居然没有了夜晚,自己潜藏更加的困难,只是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藏了。

果然,那个精瘦的年轻人,手里拿着那把奇怪的大剑,已经追杀了自己好多日,虽说头发已经很乱了,衣服也是脏的不像话,脸色更加黑瘦,只是那双眼睛更加明亮,有点精光四射的样子。

“我们该有最后一战,你——必——须——死!”年轻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吧,那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克伦威尔长出了一口气,好似要解脱的感觉。

克伦威尔慢慢抽出了自己的炙炎剑,一道明亮的红色火焰在健身上来回的游走,“看招!”炙炎剑立刻化为一道火龙,配合上领域,其威力无穷,落在年轻人的身上却如同一丝清风,什么作用都没有。可是克伦威尔还是一剑一剑的劈下去,就是一个绝望的人最后的愤慨。

克伦威尔一剑快似一剑,一剑猛似一剑,克伦威尔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斗气越来越多,手臂和双腿上的经脉膨胀的难受,自己不得不使劲的挥剑,那种膨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如今与其是人使剑,倒不如说剑使人。

那种疼痛足矣使一秒变为百年,不知过了多久,克伦威尔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是自己的了,一团红色的气团将自己托起,无数的极热的能量直往自己的体内钻,如万蚁附体,而且是火蚂蚁。

克伦威尔在最绝望的关键时刻,一举突破下位神的顶峰,进入中位神的境界。那把宝剑的威力立刻增强了十倍,那剑得得热量已经完全化为剑的一部分,威力突然增大的宝剑,就是一直心系的卫鱼也有些猝不及防,过去设定的对克伦威尔的限制,已经形同虚设,随着克伦威尔的一剑,苏卡就像风筝遇到了大风,倏地飞出了老远,撞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满口的吐着血。

卫鱼连忙丢一颗丹药,送到苏卡的口里。当然卫鱼没有出现在苏卡的身边。

克伦威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怎么突然就把对方打出了那么远呢,难道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再来一剑!”克伦威尔精神大振,“莫非是老天助我,手刃敌人,可以不死?”兴奋的克伦威尔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气将自己的宝剑再次挥出,直取苏卡的脖颈。没有人能怀疑它的结果,苏卡死定了。

忽然悠悠晴空传来一句话,“他死了,那你呢?”那种声音好不奇特,让人不得不停下来仔细的思考。

“是啊,他死了,这里就会剩下我一个人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呢?到时候我落得一个孤独凄凉的下场,看来我的确不能杀死他,可是老让他追杀我的确不够舒适,不如我废了他,有她陪着我,我也不会落单,等我出了此地,再杀他也不迟!”于是克伦威尔打定主意,剑走偏锋直刺苏卡的脚踝,打算废了他的双腿。那宝剑眼睁睁的砍在了苏卡的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