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十六节 大跌眼镜

凯达林大帝也不是傻瓜,当即就提出看货交钱。杨林当即答应,只是又附加了一条,那就是给他找尽可能多的魔剑锻造师和材料,只要自己锻造出来的东西超越当前泽莫帝国所有的极品魔剑,就能先领取一半报酬;而只要有泽莫帝国的炼金术士学会锻造之法,就可领取另一半报酬。大帝当时只是想了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当即送杨林到了索林魔剑研究塔,并立刻召集了帝都所有魔剑锻造术士、以及不负责军方防务的三星以上魔法师陆续从各地赶去协助杨林。

大帝原本是想按照这种技术实力,只要杨林在众目睽睽之下打造一次那把神奇短剑,那么这些在魔剑道上浸**了半辈子的锻造术士、炼金师、法师们,必然能够学会锻造之法,到时候只要这些人报告已经学会,那么就可下手处理掉杨林,报酬也就不必要支付了。

杨林也非笨蛋,泽莫装备商行的那些人都能黑吃黑,没什么理由帝王反而倒仁义了起来。更何况过河拆桥、兔死狗烹的桥段,在地球上早就比比皆是了。不过他倒不担心手法会被人学去,“万般皆修行”是随意宗的心法主旨,连轻功遁法都能修行,也就更不用提飞剑的锻造之术了。一个人打拳或许会怕别人偷看学了去,但若一个人在盘膝搬运周天,就是来一万个人,都不会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只有我让你学,你才能知道其中的秘密,这就是杨林放心的原因。

只是当杨林到了索林魔剑研究塔后,才犯了点难。锻炉之类倒是小事,让他犯愁的是材料问题。倒并不是研究塔内材料缺少,精铁、钢魄倒比比皆是,虽然不能如五行小剑般用天外陨石锻造,但凭仙家炼器之法,倒也不是大问题;可是飞剑炼制中用来辅助法阵融合所必须的玉液、仙石,这里却是半点都没有。当初杨林来到四组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会发生这么离奇的异星旅行事件,再加上自己所能开辟的芥子袋容量不大,怕没地方放新奇事物,所以师门中的那些海量的宝贝一概没带,只带了把五行小剑,手指上套了五个碧玉扳指中的一个就出来历练了,如果早知道多带个碧玉扳指,杨林也早就回地球了,所以杨林现在是一穷二白,还好早到了辟谷的境界,不然前几天就要饿死了。

他原本以为既然这里的锻造术士们能够将法阵蚀刻到魔剑,那么相同功能的材料也应该和地球上差不多,没想到居然连根毛都没看见。那么他们是怎么制造出带有单一法术攻击的魔剑的呢?

既然一时半会想不通,杨林就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随手拿了把成形却又未附魔的普通骑士剑,让塔内的炼金师们当场演示一下法阵的蚀刻,美其明曰为考察一下他们锻造出来的魔剑为什么不如自己的五行小剑。

当时还闹了笑话,原本杨林是随便请了一位大师,还好魔剑锻造是泽莫帝国的机密,在场的大师都原谅了杨林的无知举动。后来杨林才知道,原来在魔剑的锻造过程中,是有工艺流程顺序的:锻造师从精铁中提炼钢魄,然后法师准备法阵并提供附魔所需要的法力,最后才由炼金术士配合法师,用特制的炼金材料融合秘银粉末将法阵蚀刻到普通的武器上,成为一把真正的魔剑,整个过程三位一体,配合无间,而且因为需要非常精密的魔力配合,所以在当时的泽莫帝国,就算有精通两系以上的法师,也没办法同时将两个不同性质的法阵组合到魔剑上,这也是为什么泽莫帝国的魔剑虽然强大,却始终是单一属性的原因,更因神圣系是没有法阵的,所以虽有各系魔剑,却从来没有神圣系的疗伤属性。

若非杨林是被大帝亲自送来,而且五行小剑中的各系元素融合,让这些大师都大吃一惊,感觉自称是神奇短剑制造者的杨林高深莫测,不然也不会言听计从地为他展示泽莫帝国的最高秘密。

杨林在这个现场制作秀中,发现了为什么其他国家没办法仿制魔剑的真正原因,那就是在最重要的法阵融合关头,一直在用炼金术控制魔法阵和剑身融合的术士,突然将手腕割破,足足在剑上浇了将近一海碗的血,才见原本只在剑身表面由混合炼金粉组成的闪闪发光的法阵字体,慢慢印入剑的内部,而这把完成后的魔剑,却没有漏掉一滴鲜血,也没有显示出吸血后的红色。

怪不得东方十国智慧之士应该也不少,却始终没有魔剑。杨林当时心道,也怪不得泽莫帝国虽然能量产魔剑,产量却始终只能和消耗持平,倒不完全是为保守秘密,而是只有这些炼制者在炼制过程中,用自身的鲜血为引,才能成功融合出魔剑,不然只要先在他人身上抽个几千桶血,泽莫帝国早就人手一把了;而且每个使用者在拿到魔剑的时候,也要滴血结定契约,那么当持有者身死,血契中断的时候,魔剑就自行引爆剑上的魔法阵,所以泽莫帝国和东方十国征战千年,战死者不知凡几,最后关头失灵而流落到东方十国手上的魔剑,总数也不超过二十把。

以血为媒炼剑,中国古代早就有这个传统了,更变态的连命都不要的也有。杨林不禁笑自己是电脑用的多了,连用手写字都不会了。长期在随意宗修行,习的又是融合各家之长的最深奥心法,身边法宝、材料又多,他早就忘记最原始的天地元气融合之引了。如今看到现场真人秀版本,才让杨林突然想起如何重新复制自己的五行小剑。虽然复制品质量上是不如用极品仙材堆起来的东西,但是和眼前这些魔剑相比,也是高了不知道多少层次了。

杨林还发现这些法师在运用天地能量上和地球修真的区别。修真们在修炼的过程中,都是吸纳周身的灵气并在自身模拟宇宙万物的运行,运用道法只是融入自然,配合自身能量的运行来产生威力。尤其是随意宗的心法,练到杨林的“控道”境界,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任何法术,可说自身就是天地的万法了。要不是杨林刚入第四层的控道不久、修行尚浅,怕是也不会被从地球的研究室内打到这里来。即便其他如欧洲的“上帝之光”、美国的“计划”等非修真的组织,运用能量的方法也无非就是自我催眠或强行改造肉体,来产生精神波动,控制能量。

而这些异星法师们运用天地能量的法门,和地球上任何一个组织都不相同。他们仿佛就是一根火柴,点燃自己来引爆周围的能量;又好像把自己的精神波动变成一把鞭子,通过法阵等方法,强行将天地元气驱赶压缩进去,为自己所用。这种运行方法,当然不能融合天地元气中相生相克的能量,只能进行单一法力的使用。而杨林在齐丹所见的那玛主教,以及他手下那些战斗牧师的能量使用方法,就比较类似于地球宗教上的自我催眠。怪不得他当时感到眼熟,却又不尽相同,想是也有这种强行调动天地元气的方法在内,才造成当时那样的诡异情况,就好像问人借钱,不管别人答应不答应,就自己动手找了一样。

“嗯,原来是这样,既然魔剑制造的关键已经差不多了解,”杨林心道:“那就让你们看看配合天地运行所产生的神奇产物吧。”

当下想到就做,碍于高塔中的其他几层锻炉密布、法阵众多,又不好强行拆除。杨林就将精铁钢魄等带到非常空旷的顶层,先挑了块材质普通的钢魄,用五行中的三昧真火祛除杂质。他的随意心法虽到了“控道”境界,但毕竟火候尚浅,三昧真火和他师父穆真人相比明显弱了不知多少,但锻炼这块凡铁还是绰绰有余。当钢魄祛除杂质后,已经露出亮银之色,光彩夺目、寒气逼人,并形成了一把长剑的模样。

周围跟上来的锻造大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不用锻炉就能悬空炼制的方法。几个精通火系的五星法师当时都是面面相觑,因为如果论威力,杨林的三昧真火未必就是强大无比,但火质精纯,短短的一尺白焰,根本不知道其中蕴涵了多少能量,才能这样轻松地锻炼以前认为最坚硬的钢魄,而且居然不用铁锤锻造,就能自动形成长剑,简直只能用神技来形容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炼金术士和法师们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