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四十五节 原始巨浪

初时五千多人都刀剑出鞘、弓箭上弦,谁都不知道在这人迹罕至的密林和山丘之中,潜伏着什么样的凶狠魔兽。可是时间一长,非但魔兽的影子没有见到,连食草巨兽也一根毛都没看见。只有泰伦在头顶散发着万丈光芒,树影婆娑之下,却是万籁俱寂,只听到沙沙的脚步声,所有人都感到心中发毛,感觉到万分诡异。

如此行了一天,等到泰伦西下,都是一无所获。

傍晚时分,逖兰正规军的指挥宣布扎营,顿时五千多人放下一颗顶在嗓子口的心,纷纷烧火煮饭,千年谷底刹那间人声鼎沸、黑烟袅袅。

为了防止袭击撒丁港口的神秘龙灾夜间突袭,逖兰正规军分出一队人马和各大佣兵团抽调出的人手来回巡逻,总计一千多巡逻队伍游走在各个佣兵队的营地之间。只是杨林发现这些巡逻队伍当快要靠近“玉之香味”佣兵队的营地之时,都是远远绕开走了过去。

黑发少年不由心中好笑,又看到附近的佣兵团营地都离开自己营地有相当一段距离,想起这两天行军的时候,其他佣兵团的人也是对这五人队敬而远之,而刚才那些巡逻佣兵眼中看向这边的神色,都是不忿、嫉妒和畏惧兼而有之,便心中肚明这些所谓四大佣兵团的所有人,都对两天前“玉之香味”名誉挑战羞辱了四大佣兵团的行为耿耿于怀,却又慑于海伦导师的威名,而被各大佣兵团的上层警告不许报复生事,所以才表现的这么奇怪。

心中不由微微担心,因为这四大佣兵团下属三千多人,占了整个讨伐队伍的绝大多数。被这三千多人一起敌视,总觉得滋味不是很好受。转念一想,连海伦和费茜两个女孩都若无其事,自己这个随时来去自由地修真反倒放不开,实在是说不过去。当下心境澄明,将此事抛诸脑后,只是依然不由再次佩服队友的大大咧咧,豪气逼人。

黑发少年并不知道他们的资料早就放在了四大佣兵团的会议室中,被研究了个透。这四大佣兵团也算大陆顶尖的组织,两天的时间足够让手下的情报网从佣兵登记处收集到足够的情报,并用特有的通讯手法告知了这四位团长。

“这是什么破情报嘛!”前一天晚上观看这份资料的苍狼佣兵团长--那个叫彼得的中年男子,就是这么评价这份连夜兼程传送过来的情报的。

当时另外三个团长,包括老强森也是看着这份情报面面相觑。

原来佣兵登记处关于这五人的身份背景的资料是这样描述的:

1、修,“玉之香味”的队长,擅长使用双手剑。出身不详,亲友不详。

2、希尔,出身游侠之国考黎,擅长弓箭和双刀,父亲曾是一个知名游侠,母亲不祥,均卒。

3、海伦,索斯王国人士,十七岁,四系二星法师,出身不详,导师不详;

4、费茜,洽娜王国见习祭祀,十七岁,晋升游历中,导师为洽娜教廷主教,父母均卒;

5、杨林,洽娜王国人士,父母不详、导师不详,擅长技巧不详。

情报中还包括了“玉之香味”之前所做的种种任务记录,以及一年来进行的百多次名誉挑战不败的记录。唯一有价值的,就是提到雪甫兰大师确实收过一名女学徒,只是因为是从大师朋友口中得知,所以并不清楚姓甚名谁,只知道是索斯王国某位权贵的女儿,年轻金发、天资聪颖云云。

对这份情报,四大佣兵团长当时统一评价为通篇废话。只有最后所提到的雪甫兰大师学徒一事,才隐隐和五人队伍中的金发少女勉强对上号。在一阵密议之后,才决定暂时不和那五人接触,并通告手下严禁生事,只待事情告一水落石出后再做打算。

杨林虽然不知道这四位佣兵团长在昨天作出的这个决定,不过从这些佣兵今天的表现来看,也知道他们暂时不会轻举妄动图谋报复。

当下故意将饭菜做的奇香四溢,又暗中运用真元,将这奇香附着在周围的天地元气上,向四周飘散,引的方圆数百米的佣兵都翘首相望,巡逻的队伍也都暗吞馋涎不止。

金发少女心思敏捷,略一思索便知道神秘的洽娜少年将这些心怀不轨的佣兵小小地捉弄了一把,咯咯娇笑地对杨林道:“鬼魂哥哥,你把这个魔法教教我吧。”

杨林连忙道好,又见少女缠到了自己右臂之上,已经颇为丰满的胸部隔着层薄薄的不知名衣料,再次轻轻按在自己**手臂上,不由在狂赞异星文明实在是爽到极点的同时,强行勒住心猿和意马,真元微动,将下涌的血气回抽向上,以免不小心长枪抵住对方,引起不必要的尴尬。同时脑中狂转,暗想该如何将这类似千里传声的道门小技巧,改成符合异星法术的方法传授给金发小姑娘。

这两天在和少女法师的聊天中,杨林已经比较了解这个星球法术的运转原理。所谓魔力聚集驾驭元素,也无非是天地元气的一种应用方法而已,只是略嫌霸道。不过虽然杨林不清楚如何通过冥想驾驭体内的魔网,但万法皆通,并不妨碍天才地球少年通过所知道的异星魔法原理将这个小技巧加以变形和改动。

当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便让少女法师运用风系魔法将食物的香气包裹起来,然后轻柔地吹向某个佣兵驻地,再在精确的控制下中断施法,让香气弥漫开来。

未来女魔导果然天资聪颖,外加本来魔控能力就高到无可救药,在数次试验下,已经可以用无数个细小的旋风将料理上空的香味包裹起来,然后向四面八方传送过去,在各个营地上空一一散开。操控之精妙,不仅让杨林叹为观止,连希尔和费茜也都拍手叫好,万年冰山男也罕见地含笑点头,显然这手功夫入了他老人家的法眼。

黑发少年高兴了一阵,眼前金发少女的身影又无法避免地和小师妹重叠在了一起。想起以前每当自己领悟了一个新的境界,并手把手教会小师妹的时候,那张俏脸也是如此地高兴和兴奋,不免心意沮丧,万般落寞之下推说自己累了,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知道他奇异经历的冰山男,也轻轻地叹了口气,亘古不化的冰山表情仿佛刹那间有了一丝松动,好象勾起了他悠远的回忆。

整个营地都在欢声笑语中,陪伴着周围其他佣兵营地的口水吞咽声,度过了一个几多欢喜几多愁绪的蛮荒之夜。

第二天泰伦升起后,大队佣兵用过早餐后,重新向撒拉山区的深处进发。

一路行到中午都平安无事,依然连一点生物的迹象都没看到。就在大家都被泰伦照的头昏眼花的时候,突然异变陡生。

先是先锋正规军突然停止了前进,然后整个讨伐大队都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微微震颤,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向这边奔腾般,正当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地时候,只见一个斥候骑着骏马从前面山丘上狂奔而下,大声狂呼:“分散分散,大群巨兽!大群巨兽!”

杨林还在思索大群巨兽和魔兽的有什么不同的时候,却看见冰山男已经打了个呼哨,当头向边上的巨树奔去,便也打转马头和希尔、海伦费茜等人紧紧尾随,显见队友在一年的佣兵生涯中,对队长的判断早就毫不怀疑了。

奔到巨树下后,冰山男腾地跳下自己的坐骑,然后左手抓住自己的马,右手抄住白袍祭祀的马腹,身上黄金斗气一闪,已经将费茜连人带马稳稳落到一根粗如阳台的树枝之上。

杨林也有样学样,真元涌动之下,当年在第二层修习“巨力”时所拥有的万斤巨力贯注双臂,毫不费力地将自己的马匹和金发少女的马同时托起,运起“清风术”,如缕清烟般落在冰山男身边,恍惚中仿佛看见金发队长投来赞赏的一瞥。

就在希尔也运气全身斗气,轻松地将自己和马一起越到粗大的巨树枝桠上后,杨林就发现自己根本不用去思考巨兽和魔兽的含义上的区别了了。因为成千上万头个子高达三米左右的不知名巨兽,有些是在齐丹城外看见过的食草巨兽,而有些则根本闻所未闻的巨大身影,已经象地球上的蝗虫般自那小山丘后奔腾而上,然后又如水银泻地般狂奔而下。

数千佣兵和正规军已经四散躲避,有躲在树后的,有骑着马向来路狂奔而逃的,也有部分手段高强的人将马和自己挪移到巨树上的,却还有千余佣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干脆就被吓傻了,站在原地呆呆没有任何动弹,眼见就要被那股奔腾的原始巨浪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