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五十九节 不安感觉

黑发少年犹豫之间,抬头便想和冰山男商议该怎么办,不料却发现金发队长根本就没有转过身,从侧面依稀可见冰山男的双眼,只是凝视着眼前那陷入***黑影中的巨大身影,显见根本没把身后通路被断之事放在心上。

杨林顿骂自己糊涂,很明显龙灾的巢穴就在这里,出路当然不止这一条,不然那些飞龙想必也要被困死在这里,想来通明道心也是有坏处的,那就是虽然不受任何精神方面的影响,而且可以提高战斗中反应的速度,但是在泯灭七情六欲的同时,也影响到了正常的逻辑思维。

果然佣兵中也有人从眼前的震撼中清醒了过来,和他想到差不多的地方去了。疾风的老强森不愧是阅历最深的人,最先想到这一点,便即大呼:“大家不要慌,这条龙和我们都困在这里,肯定还有别的出路!”

这一呼喊仿佛醍醐灌顶一般,将八千多人同时惊醒,都觉在此前的片刻变故太多,导致脑海一片混乱,差点都没看到这一明显的事实。顿时都群情大振,手中刀剑再度紧握,齐齐回头看向那头黑色巨龙。

逖兰正规军也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军人的纪律性让他们迅速重新组成了先锋阵型,缓缓推进到先前的位置,将匆忙中遗留在原地的五十多部弩车重新保护起来,却是心下羞愧,都道刚才在龙威和生路被断的双重打击下,浑然没有了丝毫军人的风范,竟将这么重要的武器随手抛下,实在是丢尽逖兰正规军的颜面。

那六千多佣兵联军也动作迅速地跟了过来,按照先前的布置各自站好了相应的位置。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坚毅的表情,深知只有打倒眼前这头巨龙,才有可能重新找到回去的通路,在生机仍存的心态下,所有佣兵都斗气昂扬了起来,只等逖兰正规军指挥官一声令下,便即发动攻击。

只是站在阵后五人小队中的黑发少年,心中的不安仍在持续,却根本找不到引发不安的方向,若说连生路被断都不是不安的主要原因,那么这不安又代表了什么呢?

他的神念自从修为达到“万法由心”的境界后,搜索范围已经扩展到半径五百米左右,只是眼下这个地底空间实在太过广大,除了隐隐有阵阵血腥的气息传来以外,别无任何发现,而那血腥之气也是方向不定,根本无从探测。当下便也作罢,全部心神都集中到智慧黑龙的身上,只待一声令下,便全力攻击。

杨林感觉到身边希尔和费茜都凝神待发,身后金发少女也魔力高涨,只是后背触觉温暖,显见海伦靠的很近,连脖子后面都能感受到呼吸的热气,便即心中大定,仿佛小师妹跟在身后一般,只觉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只是身后数米远的冰山男所处位置,却是丝毫能量变化都没有,杨林诧异地向后望了一眼,却见冰山男除了双唇紧咬之外,脸上已经恢复到万古冰山的境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也不再管他,反正以冰山男的实力足够自保,倒也不用为他担心。

只是杨林心中也掠过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凭什么认为冰山男足够自保呢?少年摇了摇脑袋,将这个比较灵异的问题抛在脑后,专心看着眼前的黑色巨龙。

那头黑色巨龙也绕有兴趣地看着这些佣兵的变化,等看到所有八千多人都重新斗志昂扬、精神焕发后,只有黑发少年的无形神念,感觉到这个史前智慧生物仿佛有一些失望。

只是那头黑色巨龙好象满不在乎喷着鼻息,对眼前的人类联军懒洋洋地道:“这才象个样子,我黑火大人千辛万苦把你们这些食物吸引到这里来,就是因为懒得出门找你们,如果你们在外面乱跑倒还真麻烦呢。桀桀桀桀,就象这样充满热情的迎接自己的命运,肉才鲜嫩可口啊!不枉黑火大人我一片苦心。”

八千多人类联军听的都是心头巨震,才明白原来自前几日飞龙指挥魔兽试探性攻击后,这个龙灾的幕后指挥就改变了计划,当人类援军搜索到沉寂山峰时,先派遣一个诱饵将所有人引到山谷中,然后施放龙威把大家引到这个地下空间,再隔断退路企图一举消灭所有人,而这些举动的根本目的,居然是这头黑色智慧巨龙懒得出来一个个杀他们而已!

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堕入了这头黑色巨龙的算计之中,除个别意志坚定的人以外,其他联军眼见斗志一挫,就都将消沉下去。

还是逖兰正规军的那个中年指挥应变神速,常年沙场争斗,对士气最为敏感不过。马上手指黑色巨龙大喝:“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要打就打,今天我们来就是为了割下你的狗头!”接着转身振臂高呼:“兄弟们,就这一个畜生在这里傻乎乎地等我们,还犹豫什么!”

所有人顷刻间群情激昂,都觉得确实如此,毕竟这里有八千多人,装备齐全,而对面仅仅是头五层楼高、会直立行走的大蜥蜴而已。

那中年指挥见士气已经重新振奋起来,心下得意不已,便即再次振臂高呼:“所有联军听令,准备!”

所有联军都将弩车、弓箭、魔法准星齐齐对准那头一半陷身在阴影中的黑色巨龙,只等一声令下,便火力全开。

那头黑龙忽然再也忍不住了,“桀桀桀桀”狂笑了起来,连逖兰指挥官和人类联军都呆愣了片刻,佣兵团团长和一众高手都面面相觑,“玉之香味”的四人更是不知道这个史前智慧生物哪根筋抽住了,只有冰山男一人眼神阴晴不定。

黑色史前智慧生物在垂下龙头大笑数声后,忽然抬头盯着呆看自己的逖兰正规军中年指挥,认真地道:“自伟大的我--黑火大人出生以来,这是第二次听到卑贱的人类用畜生这个词称呼我,第一个是谁想必你也清楚。你这个可笑的蚂蚁,让我想到了那个肮脏的家伙!黑火大人我发誓,你将不会死,即便你只剩一颗愚蠢的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其他部位肮脏的肢体被那些飞虫分食掉,你也不会死!我发誓!”

然后猛然将收在背后的翼膜展开,一股汹涌的风系元素刹那间聚集在黑色巨龙的四周,它那五层楼高的庞大身躯不可思议的飞离了地面,翼膜振动之下,用和它笨重的身形绝对不相称的速度向漆黑的上方空间飞去。

那个在某方面被拔高到和千年前的主神一个层次的中年指挥官,从那自称黑火大人的巨龙言词中回味过来后,被恐惧笼罩住的他,歇斯底里地抽出腰间长剑,指着那如疾风般呼啸向上的巨大身形,声嘶力竭地下令道:“射!射!射下它!杀死它!逖兰国王将会重重奖赏那个勇士的!射啊!”

在逖兰正规军的疯狂指挥下,百多个正规军军士操纵着那五十多部弩车,对着那空中疾升的巨大身形连续扣下扳机,粗大的重弩带出一阵锐利的呼啸,在火把中隐约划出黑色的残像向黑龙射去。

此时佣兵中羽箭和各色魔法的光弹也纷纷袭向那个史前智慧生物;修为高深的剑士高高跃起,不停划出锐利的剑风企图拦截向上疾升的巨无霸;个别战意高涨的祭祀也互相携手,拼聚圣力发射出圣系的唯一攻击法术“惩罚之光”,数道白色的圣系法术也夹杂在万千中不同的攻击中迎向那个如梦魇般的身影。

站在后阵的黑发少年感觉到身边两个少女也将圣力和魔力提到最高准备出手,可是心中的不安始终未去,所以他一扬手,阻止了两个少女的举动。

海伦和费茜经过和黑发少年相处的大半个月,已经深深佩服他的身手,虽然不解他的举动,但是总觉得必定有他自己的道理,便听话的停止了攻击。

费茜本来就是虔诚的神教祭祀,出于对黑发少年右手绿水晶戒指的崇拜,和身为“上古神族弟子”身份的尊敬,便什么也不问就坦然照做了;可是金发法师少女心性,本来按捺不住要问个明白,但是眼见杨林皱眉深思,忽然没来由地打消了询问的念头,只是一双蓝色的眼珠紧紧地盯着阳光少年的侧面,一种奇怪的情感悄然爬上心头。

杨林倒是没有阻止褐发少年的长弓射击,毕竟弓箭一时半会还消耗不掉,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正当理由说的出口,便也由得他去。只是心中颇奇怪冰山男的举止,自这个神秘的队长进入沉寂山峰后,就不仅失去了控制表情的神奇能力,连出手的意愿仿佛也同时丧失了,只是一人静悄悄地站在最后,也不知道心中想些什么。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再去想,出身随意宗的地球少年本来就是个懒惰的人,当下继续向上望去。

只见将近万道不同种类的攻击,各自划着迥异的轨迹,不约而同地迎向黑色智慧巨龙扶摇直上的身影,眼见就要击中,人类联军四下一阵欢呼,忽然间又如被集体切了喉咙般曳然而止。

原来那自称黑火大人的巨龙在电光火石间,绝无可能地向左平移了数十米,避过了大多数攻击,余下若干可以追迹的魔法飞弹,虽然击中巨龙根本没有做任何抵挡动作的身躯,却毫无反应地湮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