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八十三节 连充带跑

黑发少年略一思索,便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此处根本就是火元的聚集地,无论是他自己身上所融会的火元精华,还是手下龙焰中的红龙火元,已经眼中干扰了这个空间内的能量分布,虽然不清楚那个卷轴是怎么运作的,但是当启动释放的时候,原本排列整齐的四系元素便被浓郁的先天真火当头冲散,而那卷轴也象导火索一样被烧成了灰烬。

海伦也是魔法天才,本来不会犯这个错误,只是一直心情激荡之下,只注意了黑发少年的反应,而忽略了这基本常识,想起导师所说的:“此卷轴适宜在判断不可敌的时候先行施放,切忌在对方法术近身的时候使用,以免瞬移失败。”,不禁悔恨万分,暗自责怪自己太过心急,倘若和杨林一起跃到平台上再行施放,应该不会失败,眼下自己一个失误,导致两人都入了险境,不由心中大急,差点哭了出来。

杨林一时间也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背上的金发少女,正要扮个鬼脸哄她开心,忽然那个龙焰内部一阵元素激荡,手下的冲力猛然上升,原本平衡的力量瞬间被打破,无论如何将融汇的火元催化成真元抵住龙焰,都不能止住自己慢慢加快的后退身形。

原来刚才海伦所施放的那个瞬移卷轴,本来就是由四系元素魔力压缩而成的,而且这四系魔力都是大陆四魔导之一的雪甫兰大师亲自贯注了四天才完工,堪称每一系元素都有大师全部的功力,虽然在庞大火元的冲击之下将魔力承载的本体--卷轴化为了灰烬,但是那股魔力则始终没有消失,激散出去的魔力被龙焰的先天龙力和本命火元所吸引,从四面八方齐齐向那龙焰涌来,唯独杨林所处的上方,因为是魔力散发的根源,反倒成为了真空之地,所以杨林现在等于是和一头龙自爆的精华再加上雪甫兰大师的全身魔力相抗衡,即便“阴阳太极劲”再神妙,身边火元再充沛,体内真元再源源不断,依旧是吃不住力,只觉得无可抵御的大力从下方汹涌而来,身形已经慢慢加快后退的速度了。

此时神念依然感觉到山谷众人还在原地,不由大急,知道数千人再加这金发少女的性命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脑中思虑瞬间千转,忽然大喝一声:“海伦,抱紧我!”

正在伤心自责的金发少女也发现了眼前的局势,正在惊讶之际,听到黑发少年的这声大吼,便毫不犹豫的扔掉了手中残渣,紧紧抱住了这个阳光少年坚实的后背,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大定,只觉得这个如山一般的少年必定有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

杨林倒是丝毫没有察觉这些少女心思,只等海伦重新匍匐到背上后,便猛地将“阴阳太极劲”的心诀收回,全身真元一收一放之际,已经在瞬间将真元、火元凝在双掌,趁龙焰速度还未提升之时,轰然击向下方。

那龙焰本来就是刚从几乎静止的状态开始重新上冲,速度依然缓如蜗牛,忽然遭到当头重击之后,整个龙焰都是一震,本来下方紧压的魔力就是没有支撑之地的,也是同时被击散了片刻,于是这硕大的龙焰便暂时停顿了一下。

杨林要的就是这刹那间的停顿,虽然之后反弹的力量会更凶猛,但是只有有这瞬间就够了!

他将自己的通明道心浮出了识海,同时双掌抬到胸前,正是准备拼命大招“周天动神”,因为即便将少女扔到平台,也根本逃不开他自爆后的能量范围,索性就用全身的能量拼一下,大不了多忍受下死前的痛苦再修散仙罢了。

同时拼命回忆先前用“周天动神”的时候,所达到的“化虚”境界,希翼能有奇迹出现,却一时根本感应不到那种神奇的感觉。

他也知道这是非常正常的,本来这种超境界的感悟,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倘若人人都能靠强求就能领悟,那境界的差距就不值钱了。

“哎”杨林暗中叹了口气,知道奇迹不是时时都能发生的,全身的真元已经涌向了掌心,看着那龙焰猛地向上冲来,心境坦然地接受这最后时刻,只盼能拼多少拼多少。

突然侧脸看了看背后的金发少女,凝望着那美丽的脸庞,以便今后成散仙也能牢记在生命的烙印深处,却见那异星小师妹也是目光灼灼地回视着他,心中忽然升起奇怪的感悟,只觉时间刹那间又停顿了下来,知道自己又进入了心境的空间。

原来杨林此次连番获得奇遇,先是魔兽侵袭的时候体会到了万法的存在,然后又在汇聚近两千人的能量释放“周天动神”的时候越境领略了“返虚”的奇妙,刚才又在熔岩火海中通过五行短剑吸纳了火元精华,不仅在真元修为上大大增强了许多,而且深切地领悟到了五行火术的真谛,此际功力聚集的时候却心情放松,无意中深合随意心诀的深意,再加上额头眉轮中的通明道心,和他天生仙脉的修真美质,便水到渠成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达到了“控道”的大成。

黑发少年只觉置身在天地五行之力形成的海洋中,由身上浓郁火元所形成的人型,仿佛分出了五个影子,然后水的活泼温润、木的生机盎然、土的浑厚朴实、金的锋锐尖利都如水流大海般注入这五个不同的身影,接着身影忽分即合,倏忽间重新变成一个人型,而这个人型内仿佛可以看见如宇宙一般在运转的仙脉和仙窍,其中火元素依然庞大,居于正中如太阳般放射出炽热的光芒,而另外的四系真元则缓缓地围绕在这个火球的周围,就象行星一般循环不停,所有体内的力量在那一刹那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忽然人型消失,杨林重新回到了真实的世界,只觉得冥冥中似乎有天意一般,自己总是能得脱大难。

眼前那道龙焰轰然而至,金发少女的眼神充满了安然,仿佛夷然无惧,黑发少年微微一笑,虽然功力并没有任何进展,地底火元也仍旧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而那道龙焰依然是沛不可挡,但是和那万法融为一体的大成境界,却让他想到了巧妙应对的方法,而不至于如先前般束手待毙。

杨林微笑之后,左手抱住金发少女,右手空中略微虚引,丝毫不见任何手势和箴言,便见数百道雷光瞬间轰击在龙焰的右侧,将那龙焰击偏数十米,自杨林和海伦的身侧险险掠过,划出了一个弧形,改变方向后朝平台下的悬崖山石中袭去。

杨林依然不放心,雷光不停地轰击在龙焰的侧方,确保那龙焰完全强迫在雷光的轰引之下笔直地撞上了崖底,在一阵地动山摇后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然后就直射入内再无踪影,为保那仍未脱离红龙意志的龙焰再次折射,又补了上百道迅雷进去,这才停止了施法,停在空中气喘吁吁。

原来这个“千雷术”正是“五雷轰顶”的加强版,若不是杨林第四层“控道”已经达到大成,也不能引发出来,只是虽然他修行大进,能够将四周的元气强行压缩引发天雷,也实在是太过耗费真元,一时间没有缓过气,便停在空中闭目调息起来。

其实杨林本可以使用五行水术的“万流归宗”大法,便能将这龙焰彻底熄灭,无奈水术实在是没有半分冲击力,恐怕未等龙焰熄灭,便早就将通道口轰塌了。所以才选择了冲击力强大的“千雷术”来强行改变龙焰的飞行轨迹,反正只要不将通道轰坏,就算任务完成,至少当时黑发少年就是这么想的。

在杨林调息的时候,他抱在怀中的金发少女一直害羞地闭着双目,绕她平时胆大妄为,此时也是只能如小猫一般乖巧。只是少女再次近距离感觉到黑发少年的男子体味和呼出的热气,心中便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既觉得羞涩难堪,又觉得倘若能够永远这样下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杨林调息片刻后,睁开眼睛,发现怀中的金发少用双手捂住了小脸,但是那碧蓝色的眼睛正透过手掌中的空隙偷看着他,不由心中暗笑,刚想调侃她两句,忽然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猛然传来,远比刚才龙焰入崖所引发的震动巨大的多,仿佛整个地下龙巢都在晃动之中,暗叫一声糟糕,心想难道今天是倒崖日?莫非自己也象那黑龙一样正好击中了整个龙巢的地下裂缝中吗?

黑发少年正在惊愕之中,头顶的巨岩便开始纷纷下落,整个隔室开始摇晃了起来,当下再也不去多感叹什么,抱着小师妹瞬间飞掠两三百米的距离,途中避开无数坠落的大小岩石,落在了平台上,眼见隔室巨门已经摇摇欲坠,立即发足狂奔向外部的山谷。

不料身形才刚刚启动,那巨门之上的万千吨巨石便如山崩一般轰然倒下,无数岩石翻滚着向两人扑来,杨林展开身形避开这些山石洪流,只觉似乎要生生葬在这地下龙巢之中了,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地方。

当下转身抱着怀中玉人就要飞掠出去,忽然再次停下身形,随手招出芥子袋,也顾不上手中美少女的惊讶眼光,熟极而流地打开传送器后盖,按下充能开关后,只见一道苍茫白光,那些摇摇欲坠的玉墙便一吸而空,只有少数已经跌落山崖的碧玉才逃过这一劫。

也来不及听传送器到底充了多少能,便将尚未完全关起后盖的传送器扔进了芥子袋中,其间避过无数飞石巨岩,终于完工后,长啸一声,抱着怀中已经瞬间产生无数问号的青涩美女掠出了平台,一个转身便射入了龙焰所撞开的巨大洞口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