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八十八节 传统少年

5点准时奉上作文,希望读者大大们看得够爽!!

晚上10点还有1次更新,小狼已经是瘫倒在地拼命码字了~~

进入癫狂状态的偶恳请所有书友们继续推荐和收藏啊!!!

谢谢鸟!!

※※※※※※※※※※※※※※※※※※※※※※※※※※※※※※※※※

两人拥抱片刻后,海伦停止了哭泣,通红着小脸推开杨林,头转向侧方轻声道:“你。。。你把头扭过去,羞死了。”声音颤抖,显见喜悦和羞涩各半。

杨林此时才反应过来两人目前的姿势过于春宫了,当下也是老脸通红地站了起来,将身体转了过去,神念却依然锁在身后少女之上,却无半分邪念,只是害怕这个异星少女再作出什么自残的事情。

感觉到身后少女几次想爬起来,却总是使不上力气,杨林也是不禁自责先前自己太过疯狂,居然将双修大法在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身上全部施展了一遍,幸亏海伦也不是普通人,否则如何承受的起?

正想转身帮忙,却发现海伦忽然凝聚了一团风系法术,将自己的身体包裹了起来,然后飘到了洞穴的下方,没过多久水声大起,却是在清洗着自己。

杨林这才心头大定,知道这个少女已经无碍,同时也觉得她真是好强,想到和小师妹第一次的时候,也是用道法自行飞走,不禁感觉两人真是太过相象,一样的刁蛮调皮,一样的外柔内刚,唯一的区别就是黑发黑眼v金发碧眼了,这也是杨林为什么在和他们四人初次相逢的时候,只觉得海伦和小师妹在神态和举动上象,却没早发现其实连脸都长的很象的原因。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应该早些出去才对。”黑发少年抛去了满脑的感叹,当下功运全身,却是将五行短剑放到了芥子袋中,即便是仙剑拿来挖洞也实在太浪费了,他可不愿意让这仙剑有个什么意外,更何况要靠那短剑削开可供两人进出的空间,速度也未必就比真元轰击来到快;当然也不敢施展“周天动神”,生怕万一再中其他的什么招,连起码的保护之力都没有,当下只是真元涌动,全身火元带动五行真气向前源源不断地轰去,只见一团团带着炽热能量的真元撞击在坚毅的地下岩石上,将这前方的山壁炸的土石崩裂,虽然不如用“周天动神”般一下百米,却也是缓慢地向上延伸了出去。

刚轰开一两米的空间,杨林忽然发现身边一阵魔力涌动,数个灼热的火弹连珠发射了出来,跟着自己的真元一起轰向山壁,转眼一望,正是金发少女。

原来海伦清洗好身子后,只觉得浑身魔力充盈荡漾,虽然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但是终究是件好事,尤其各类法术那是挥手便出,实在也让她欢喜不已。

耳中听到上方巨响阵阵,便知道是那黑**郎在继续开路,只因为先前还未坦白关系,所以一直没有帮忙出手,此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该告白的也都告白了,海伦心中也觉得彻底可以放开了,但是终究少女心态,依然将那飞龙翼膜扯了两截下来,清洗干净后,挡住了自己前胸和后背,然后用几根细小的冰刺扎在一起,将自己前后包裹了起来,堪堪可以蔽体后,便运用风系漂浮术,临空飘到了杨林身后,坐在石头上,用威力最纯正的连珠火弹开始一起帮忙开路了。

杨林转眼看到少女的古怪装束,只觉得这个异星小姑娘果然异想天开,飞龙翼膜本来就是不易弯曲的东西,此时海伦横向包裹,就象一个蚌壳姑娘般搞笑,当下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连阴雷都差点方错了方向。

金发少女脸色羞红,一言不发地将数个火球转发向杨林,把他搞的手忙脚乱、上窜下跳个不停,才躲了过去,不过依旧有块飞石砸在了黑发少年的头上,却是他自己也觉得笑的太过分,故意撞上去,来让海伦消消气的。

果然海伦“噗哧”一笑,先前的缊怒已经烟消云散,只是眼波流转,显然仍旧羞涩不堪。

杨林见气氛仍然尴尬,心念一转就知道海伦为什么如此羞涩了,暗骂自己糊涂,身形电射,窜向洞的下方。

海伦一时还没会过意来,不过当杨林缓步走上来之时,差点没笑跌在地上,原来这黑发少年也同样用飞龙翼膜将屁股和那杆羞人的凶器包裹了起来,但是因为翼膜较长,此时的杨林就好象穿着一条布满鳞片的长裙一样,实在是滑稽万分。

杨林却丝毫不以为意,左手点着三昧真火,一步一扭地走了上来,边走边用右手放阴雷,同时鬼脸不断,却是将以前逗小师妹的功夫全部拿了出来,果然将海伦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原先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

就在这种快乐搞笑的气氛中,十几个小时便转瞬过去了,其间光线渐暗,想必是外面也快到晚上了,此时两人都已毫不尴尬,海伦便用最基本的魔力点燃了一个照明弹,悬浮在洞穴中,继续开路不止。

等到海伦魔力恢复了三次,实在是筋疲力尽了,就停了下来。而杨林倒是真元不断,阴雷不停地轰击着,只是毕竟威力比不上大招,所以也不过也就开掘出了四五十米的空间。

又轰了将近一小时,杨林也感觉真元渐渐见底,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咕噜”声传来,只见斜靠在山壁上的少女俏脸又羞成了一朵桃花,才想起几乎一天都没有进食了,再次暗骂自己糊涂。

杨林当即停手,窜到下方又切了块飞龙肉上来,正要如前般烹调,却见靠在山壁上的少女眼神复杂地盯住这个肉块,仿佛欲言又止,双肩颤动,一副不知道是好笑还是难堪的表情。

杨林疑惑地看了看手中的肉块,心道:“莫非是肉里有古怪?”忽然心念一转,暗骂自己果然是经验太少。

此时他即便是猪脑子,也马上醒悟过来,猜测到昨晚上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原来他从来没中过毒,**二字也只是听冷烟队长流着馋涎提起过,却又怎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真元耗尽之下,才没有抵受住诱惑犯下了这等荒谬大错的呢。

当下脸色大红,就要将肉块扔掉,又想起还有将近七八百米的地下通道没有打通,恐怕还要有个四五天,难道就让海伦饿着肚子死撑吗?但是若不扔掉,难道每次少女用好餐,自己就都要当人型解药?一时间陷入了一个荒唐无比的两难境地。

海伦也是面色通红,双眼水光荡漾,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双腿忸怩交错,不知该如何是好,忽然肚子又不受控制的“咕噜”响了一下,“嘤咛”一声便双手捂住脸,再也不敢看眼前的少年了。

杨林沉思片刻,已经有了决断。他左手燃起三昧真火,右手将这个飞龙肉块放了上去烘烤,只是那火元依然不受控制,让少年心中大闷:“难道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熔炉和人型解毒器吗?”

胡思乱想地过了片刻,已经是芳香四溢,眼见肉已经完全烤熟,便走到金发少女面前,将头脑中的杂乱想法抛去,然后熄灭真火,接着单膝跪下,下定决心认真地道:“你愿意嫁给我吗?”说罢将手中的飞龙肉块递了过去。

原来他思想传统,既然和少女发生了关系,而且又亲口承认喜欢她,即便根本只是出于同情和爱护之心,而非真正的爱情,这个修真古董少年依然有了照顾她一生一世的想法,此际告白出来,正好可以摆脱两难的境地,又能让自己歉疚的心稍微好过一点。

海伦其实从手指缝中一直在偷看杨林的举动,见他忽然开始烤肉,顿时羞红难忍,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是又见他忽然上前跪下,已经是心中小鹿乱撞,约莫猜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果然此时听到少年的求婚之语,心中的喜悦已经克制不住了,只觉人生最幸福的莫过于这一刹那了,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有了回报。

当下只觉耳根都已经滚烫,颤抖着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将那肉块接了过来,撕下一片放在口中咀嚼了起来,全当是默认了这世界上最奇特的求婚方式。

杨林也是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块石头,只觉得来到这个异世,也算是见过世面了,什么皇帝啊,近万人P啊,龙啊之类的,但是都比不上此刻的奇遇,想到在如此的阴差阳错之下,小师妹就多了个姐妹,也不禁慨叹人世奇妙无常,平白美女投怀送抱,却是必须要消受下去,而且不求婚美女就要饿死,简直就是。。。就是。。。

杨林脑中已经混乱成一片,忽然两个字闪现了出来:“缘分!”只觉再也没有比这两个字能更好解释先前种种巧遇的发生了。

海伦边享用着这块滋味鲜美却比世界上任何一种**都要利害的飞龙肉,也是思绪万分,心想如果不是自己先有好感,想和这个少年一起出去,然后瞬移卷轴又在巧合下烧毁,接着龙巢倒塌,两人进入这个洞穴,而且又被那股奇怪能量将衣物尽数撕毁,最后又吃了这个龙肉然后失去理智的话,她和这少年之间,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捅破那层窗户纸呢,忽然又感谢起这块龙肉来,只觉若非有这个良媒,那个黑发木头什么时候才会象现在这样向自己求婚呢?。。。。。。边想边吃着龙肉,却在魔法照明弹的微光下,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杨林却没有吃,他现在身世都告诉了海伦,已经无须隐瞒自己不同于异世之人的奇特之处,辟谷也是其中之一,他知道海伦脸薄,便在她清洗身子的时候将魔法照明弹熄灭了,然后搂着少女干净的玉体,两人躺在地上,都在回味着这些巧遇。

海伦枕着少年的大腿,忽然幽幽道:“你那戒指能送我当。。。当。。。纪念吗?”

杨林在黑暗中抚摸着她的金发,轻声说:“那是我的宝贝,以后再送个给你,嗯,乖。”

金发少女便再不做声,心中却喜不自胜,还以为这少年浪漫到了极点,将自己的头像看作最重要之物了。

却浑没想到在那个少年的心中,却是依然纪念着那个远在不知何处的黑发女孩,依然想象着那人的一笑一颦,只是因为此际不愿意再刺激到她,所以才没有向她说明。

两人各怀心事地躺在地上,忽然海伦轻轻地呻吟了一下,顿时满室再次春光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