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07 金色挽歌

等到那白光散去,众人再向上望去的时候,都是大吃一惊。

“怎么会这样?”希尔声音颤抖地问道,这也是所有人的疑问。

只见正前方的金色巨龙和那魔导师都静止地停滞在原地,原本修口中所凝聚的那颗龙焰已经不翼而飞,而碧蓝色身影周围的寒芒也消失殆尽,只是雪甫兰大师的一根手指凌空遥指着巨大黄金龙的前额,一缕白光源源不断地从大师的手指上射向修的脑中,两个静止的身影,唯有白光在流动,形象诡异万分。

“那是,那是“封龙咒’。”金发少女失声喊道。

杨林、费茜和希尔都闻言大惊,黑发少年虽然不了解艾斯大陆的魔法奥义,但是“封龙咒”三字顾名思义也知道是专门用来对付龙族的,只是心中有一个疑问,让他急切地问道:“那怎么上次龙巢的时候没人用这个咒语对付黑龙呢?”

费茜和希尔也都望向海伦,显然心中疑问都是相同。

“那是因为,‘封龙咒’是只有魔导师才能掌握的奥义啊!”作为雪甫兰大师的亲传学徒,金发少女海伦自然知道这些秘辛:“相传主神为了防止在他沉睡的时候有龙族后裔出来破坏,就根据和龙族交战的经验,特地研究出了这个封印魔法,只是这个魔法要求太高,只有达到魔导师级别的人,才会有各地教廷的主教亲自找到他加以传授,所以知道这个魔法的人自然就是寥寥无几了。”

杨林等三人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为什么上次在龙巢遇到黑龙的时候,没有人使用这个魔法的原因了。但是心头马上一悸,都醒悟到即将发生的事情,立即紧张地注视着前方,希尔尤其惶惶不安,连拿弓的双手都在颤抖。

只见雪甫兰大师的双眼都绽放出道道碧蓝色的光芒,口中鲜血不自禁地再次溢出,显然使用这个“封龙咒”对他自身的压力也是非常之重,但是白光的输出依旧非常稳定,继续源源不断地向前方的巨无霸袭去。

而修纳梵斯则依旧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雪甫兰大师的狰狞形象让他心中的悲愤燃烧的更加旺盛,只觉得全身不能动弹,连体内的龙力都受到了压制,但是刻骨的悲伤回忆让他依旧不肯屈服,金色的双眼精光越来越强,反倒让雪甫兰大师感到压力倍增。

黑发少年觉得自己体内的真元已经恢复到了三成左右,便眯了眯眼睛问身前的金发少女:“这个魔法有没有可能封印不了修呢?”

海伦回过头来看着他说道:“这个魔法的难度并不是魔力,而是精神,所以才只能让达到这个境界的魔导师修炼。哪怕我导师的魔力全部都耗光了,只要他不昏迷,那就依然可以持续下去。”

说道这里,金发少女的眼睛一亮,但是又黯淡了下去,眼前的距离太远,再加上依然有数百人团团围住他们,虽然没有动手,但是希尔的长弓恐怕也到不了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自己也已经魔力空虚,再加上雪甫兰大师终究是她从小的导师,顿时一时间陷入了两难。

杨林不再说话,只是功力极度催谷,全身真元顺着仙脉疯狂循环,争取能早一步多积累点真元,那么接下来的成功希望就大一点,同时眼睛紧紧地盯住前方的僵持局面,只待那最后一刻出现。

虽然修的意志非常顽强,但是燃烧仇恨所产生的精神抵抗,依旧不是主神所创造的“封龙咒”对手,那丝丝白光从他的额头流到脚下,然后便从下而上地渐渐将他包裹了起来,修虽然极力挣扎,但是双目中的金色光辉却是越来越黯淡了。

希尔已经几乎绝望地站在那里,而费茜则开始默默地祈祷主神的保佑,但是马上又觉得让主神去保佑自己的敌人,实在是太过荒谬,一时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杨林却依然在让自己的真元疯狂循环,催谷之下已经快要达到四成,估计可以顺利驾驭清风化影之术,当下信心大增,将手中的五行短剑紧紧握住。

忽然前方的金发少女传来一句幽幽的声音:“不要杀了我的导师。”原来海伦早就留意到他的举动,又怎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终究内心斗争激烈,所以一直没有表示而已。

黑发少年如何不知少女的心意,当下“嗯”一声,眼见那白光已经快要到修的胸口,正要前行,忽然海伦猛地转过身来,急切地对他说:“老公,你要小心,‘封龙咒’在对龙起作用的同时,也可以封印周围所有生物的,要当心啊!”

杨林心中一阵感动,同时也脑中一凛,没想到这个“封龙咒”还有这种附带功能,只是眼看那缕白光已经越来越强,所包裹的地方也渐渐到达了修的颈部,身前那数百高手已经开始欢呼雀跃了起来,知道关键时刻已到,成败在此一举,当下再不犹豫,四成真元全力催动清风化影之术,一隐一闪之间向远处的碧蓝色身影电射而去。

那个碧蓝色的雪甫兰大师正在最关键的时刻,眼见能够封印远古黄龙一族的后裔,堪称是魔导师中的第一人了,而十国的通缉犯也已经精疲力尽地被手下团团围住,到时封印这个金龙后,只需挥挥手就能将爱徒“救”出,然后大胜而回,心中也是感觉有些得意非常。

却在此时忽然身周魔网一片混乱,惊骇中觉得一个身影如闪电般冲了过来,而原本身边包裹的寒芒也在使用封印术的时候被驱散掉了,一时间根本来不及反应,在一片惊呼声中,只见一道尖锐火红的锋刃闪出五道残影当胸袭来。

杨林使用的正是截断仙脉的独门手法,只是因为先前雪甫兰大师表现的过于强悍,自己的真元又连一半都没有恢复到,所以才用五行短剑代替了手指,知道只要击实,纵然会让这位大师出点血,却没有生命之忧,仅仅封了他体内的魔网,让他昏迷过去而已,倒也没有违背对海伦的承诺。

眼见自己全力冲刺之下,数百米距离须臾消失,手中五行短剑已经触碰到了那大师的身体,看到雪甫兰大师惊骇的眼神之时,杨林便知道自己成功了,也是惊喜万分。

不料真元输入之时却是空空如也,有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反应。然后只听“叮叮当当”数声脆响,眼前的这个雪甫兰大师忽然裂成了无数碎片,连手中的白光也消失不见了,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只听见右边远处传来一阵粗口:“操,还好老子一直小心,不然差点就被你这家伙得手了!”

黑发少年心中宛如受到重击,当下向右望去,只见在右边百多米处的半空,一个中年人手中依旧维持着那道白光,一脸兴奋狰狞地看着他,赫然正是雪甫兰魔导师。

原来这位大师身经百战,虽然嘴上粗口不断,实际骨子里却是一个小心翼翼的人,他虽然已经封印住了这头金龙,但是依旧生怕这种远古的智慧生物有什么最后的绝招,所以暗中布置了一个镜像术,让自己的真身隐藏在镜像之中,却没想到误中副车,倒挡住了杨林的必中一击,只是镜像术破碎后,他的真身才显露了出来,当下只觉得自己实在英明万分。

杨林见状便知道自己偷袭彻底失败,当下一咬牙,再次向雪甫兰大师电射而去,手中火红的五行短剑仍旧是对准了他的胸口仙脉,只盼虽然不能将这位大师封住,那么只要打断他施法,也算成功了。

雪甫兰大师却根本毫不慌张,目前在艾斯大陆上能够被他看见的敌人,对他来说是没有任何威胁的。他碧蓝色的眸子中射出一道蓝色的光芒,邪笑着说道:“来的正好,就把你一起封印了吧。”

杨林心中凛然,知道此刻已是间不容发,身形骤闪之下,加速向那碧蓝色的身影射近,只盼能在他出手前先行打断他的施法。

却不料这个雪甫兰大师根本没有念咒,只是很简单地用左手将右手射出的那道白光分了一道出来,然后五指虚张,就要对准杨林照射过来。

黑发少年自知难以幸免,耳中听到下方海伦的惊呼之声,心道:“异星小师妹,哥哥恐怕照顾不了你了。”

却忽然看见那道白光骤然消失,然后修纳梵斯在全身被白光笼罩的最后刹那间,爆发出了一道惊人的龙气,将毫无防备的雪甫兰大师和绝望的杨林远远震荡了开来。

杨林在惊诧莫名的瞬间听到了修的最后留言:“不要因为我而困惑了你自己,你还有海伦,你还有朋友,你还有亲人,替我照顾好他们,再见了,异世界的朋友。”便知道仍旧是这个远古的黄龙守卫救了自己。

原来雪甫兰大师分离出一道白光的时候,却让修恢复了自己清醒的意识,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可避免,同时也知道只要自己被封印,那么雪甫兰大师手中的白光就会自动消失,当下毫不犹豫地便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那就是不再抵抗,果然封印的白光瞬间消失了。然后在雪甫兰大师猝不及防来不及做最后结尾封印的时刻,趁机用仅余的龙力将两人震的分离开来,然后用龙族特有的心灵感应发出了自己的最后留言,希望杨林能够明白他的心意,不要过于冲动无谓牺牲。

杨林在被震飞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满脸泪花,他了解这个金龙孤独的一生,又都经历了生死苦难,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已经依稀将他当作了四组中冷烟队长那样的人物,却没想到最后关头救了自己的依旧是修!

忽然海伦的惊叫将他从悲痛中拉了回来,只见原来的小山壁已经在修最后的龙力振荡中齐齐断裂了开来,希尔、海伦和费茜筋疲力尽之下哪里躲的开,都失足向地下的悬崖坠去,半空中的杨林惊骇之下,催动真元向他们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