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10 山崖之下

“你还会离开我吗?”小师妹的黝黑双眼深情地看着杨林。

黑发少年明明知道自己是在梦中,但是却舍不得醒过来,他只觉得心中有千万句话要和小师妹说,却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小师妹将脸靠在他的胸前,幽幽地说道:“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知道,知道。”杨林只觉得满心都要被那思念撑地炸开了,他抬起左手轻轻地抚摸着那黑色的长发,口中喃喃地说道:“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小师妹抬起头看着他,一双美目中滴下了数滴清泪,滴在他的胸口,是那么的滚烫,但又是那么的欢喜,两人仿佛都痴了一般静静地看着对方,其中一颗泪珠掉入了杨林的嘴角,在清甜中仿佛带着点苦涩。

杨林忽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只觉得身上压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却是满头的金发,正是在这个世界和他结下情缘的海伦。

黑发少年看着头顶的山洞顶壁,回忆顿时如潮水般涌了回来。

原来当时他被修的龙力震开之后,却蓦然发现其他三人都被震下了悬崖,当时便毫不犹豫地向他们疾冲了过去。

希尔、费茜和海伦三人都是筋疲力尽,此时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地便坠入了那条巨大裂缝之中,所幸三人在那瞬间都是互相紧紧地将手拉在了一起,没有在那一刻各自分离,不然杨林恐怕也要束手无策了。

黑发少年当时虽然只有四成真元在,对付雪甫兰大师那是远远不够,但操纵清风化影还是绰绰有余,一个疾闪已经顶到了三人的下方,正准备先将海伦抛上悬崖,却见少女的眼神热烈而坚定,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他不放,便知道这个热辣直爽的少女已经领悟自己的心意,但是却拒绝离开自己。

一时间本来就被修的遭遇搅乱的少年心中感受到强烈的温暖,又见连费茜都用充满信任的眼光看着他,当下豪气大生,不顾希尔的惊声大呼,全身真元都用在了清风化影之上,三人如坐在一片巨大的飞絮之上般,缓缓地向斜下方慢慢飘去。

不料这个裂缝却是极度之深,杨林引着三人向下降落了将近十数分钟,仍旧没有见底,不由心中渐渐焦急起来。

清风术原本就是讲究快速变化的遁法,炼到极至日行千里那是小意思,但是若要缓慢地向下飞行,却是和普通的功法一般,都是要大耗真元的。虽然杨林几番奇遇,真元已经比初来异星之时要浑厚许多,但是方才遭受重创,此时极力运转之下,即便能够让地底火元缓慢地转化为真元,终究是跟不上消耗。

眼见视线越来越昏暗,却仍然没有看到悬崖底部在哪里,杨林不禁大为悔恨先前的坚持,只能全力催动那已经不多的真元,期望能在耗尽之前到达山谷底部。

又过了数分钟,杨林依稀能够看见下方那些峥嵘的岩石,心中正在激动之时,忽然全身仙脉一阵空虚,半分真元也提不起来了,知道自己已经贼去楼空,眼见四人下坠速度蓦然增快,他猛一咬牙,用最后的一丝真元将三人稳稳托住,自己却向下猛坠,耳中听到海伦的惊呼之声,瞬间一阵剧痛从背后传来,眼前一黑,便再也不省人事了。

之后杨林便在那场春梦中遇到了魂牵梦绕的佳人,而醒来之时却看见今世的冤孽正匍匐在他的身上,至于如何来到这个洞穴的,却是丝毫没有印象了。

杨林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海伦躺在他的怀里,小姑娘此时已经沉沉睡去,但是满脸的泪花,却将他的胸口都打湿了,杨林心中一时不知道是感叹还是愧疚,觉得嘴边有点异样,伸手一抹,正是一颗尚未消散的晶莹泪珠。

黑发少年心中一阵波涛汹涌,正待将少女平放在身边让她好好安睡,不料刚刚抬起上身,便觉得后心一阵剧烈的疼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他的惊呼把海伦惊醒了过来,小姑娘惊喜万分地叫道:“你醒啦?”眼见杨林挣扎着要翻身爬起来,连忙阻止道:“别动,你的肋骨都撞断了,还是费茜帮你固定住的呢~”说罢,侧身托住了黑发少年的后背,将他依靠在山壁之上。

杨林初时只觉得后背和前胸疼痛异常,但是看着少女手忙脚乱地将自己搀扶住,不禁心头一阵感动,连那疼痛都仿佛消散了许多。又见海伦的金发散乱在脸颊的两侧,都来不及捋顺,顿时心中怜爱之意大起,那种被人照顾的温暖感觉让他心中沉甸甸的,连忙转移话题道:“我在这里躺了多长时间了?”

“哈,你都睡了三天了。”海伦满脸的泪水尚未抹去,几天来的担忧都一扫而空,调皮地笑道:“真是头大懒猪。”

杨林一惊:“都三天了?你导师他们没找过来吧?”心中顿时警惕起来,连忙细查自身体内情况,只觉真元流转非常平稳,那原本汹涌澎湃的火元此时也非常安静地蜷缩在仙脉之中,功力已经完全恢复,只是肋骨和后背几处骨头断裂,就算他已经是仙家子弟,也不能立刻恢复,只能慢慢地等待自身的愈合。

“放心吧,这个地方可隐蔽了,而且我们已经将入口封了起来,费茜还在里面发现了很多的地下水,再加上本来就带的干粮,足够我们躲上一段时间了。”海伦虽然是少女心性,但毕竟聪明伶俐,哪能不知道杨林的心事。

“啊,那就好。”杨林顿时心中大定,地下水什么的倒不重要,随时两个法术都能将水气积聚过来,只要大家都安全,这才是头等大事。

当下仔细地观察起这个洞穴,只见一头深黑幽暗,应该是被封住的前方洞口,而另外一头则微微有光亮照出,显见延伸的后方了,心中也是一阵好笑:“看来自己是走了地鼠运,才出一个龙巢,又到一个地洞。”当下随意问道:“那费茜和希尔呢?怎么不见他们人?”

金发少女闻言顿时面色消沉了下来,低声回到道:“希尔他,他为了救费茜,一条腿被砸断了,现在躺在后面还没醒,费茜正在日夜照顾着他,希望他不会有事。”言语之中也是大有担忧之意。

杨林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难道你们碰到什么危险了吗?”

金发少女摇了摇头,将散乱的金发都捋到了后面,然后靠在杨林身上微笑着道:“这里连半个魔兽都没有,又哪来什么危险?”当下便斜倚在少年的怀中,将那天杨林昏过去后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那天杨林拼死将三人向上稳住之后,自己却坠落了下去,所幸只剩下三十多米高,而且毕竟是修仙之人,身体早就脱胎换骨过了,这几乎要十层楼的高度,也只是将他摔的肋骨和后背肩胛的几根骨头折断了而已,不过他当时昏迷不省人事,倒是让海伦等三人大为紧张。

所幸费茜在教廷的时候便学过简单的医护知识,当即判断出杨林的伤势,告诉海伦他只是昏迷而已,这才让金发少女稍微放了点心,不过三人仍旧害怕雪甫兰大师恢复之后,会直接飞下来寻找踪迹,便抬着黑发少年在地下山谷中急速前奔,想找到一个合适的隐蔽之所。

不料这个新生的大峡谷,地貌情况仍旧十分不稳定,三人的沉重脚步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山石滚动,眼见一块巨大的山石将要砸向费茜,只听褐发少年大喊一声,将白袍少女撞到一边,自己却躲闪不及,被那山石擦到了腿骨,当场只听喀嚓一声,筋疲力尽的希尔便痛晕了过去。

一时间海伦和费茜简直束手无策,幸好不远处就是一个坚固的山洞,而且后面还连接着一个隐蔽的小山谷。于是这两个柔弱少女,便咬紧牙关将两个重伤昏迷的少年费力地抬了进去,然后两人合力,用残余的最后一点魔力和圣力,将整个山洞封闭了起来,以防止雪甫兰大师再次下来搜寻。

其实海伦不可能知道的是,那个碧蓝色魔导师在伤愈之后,确实曾经下来寻找过一次。虽然没有找到他们的行踪,却也没发现海伦的尸体,当时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惋惜,摇了摇头便去教廷送黄龙了。

黑发少年听罢少女的述说,想着这两个柔弱少女哼哧哼哧地扛着自己和希尔的场面,也是心头一阵好笑,好笑过后却是深深的感动,当下抚摸着少女那柔软滑顺的金发,口中叹息道:“傻姑娘,你可吃苦了。”

海伦吃吃地笑了起来,然后抬起左手,将手上刻有杨林头像的银镯子拨弄了两下,意态慵懒地说道:“只要不离开你,什么苦啊,我都不在乎。”此中深情,宛如一江春水。

杨林眼前一阵水雾,只觉得自己好象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热辣爽朗的调皮女孩,心中原本只有小师妹的那个神秘之处,仿佛又多了一个微笑着的金发少女。

此时昏暗的洞穴里一片宁静,两个少男少女互相依靠在一起,彼此想着心中那浪漫的心事,一时间连时间都仿佛停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