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16 进入兰国

两人第二天醒来之后,便悄悄地溜回了费林镇,眼见镇上守卫并没有明显增加,便知道昨夜打架的事情肯定是不了了之了,当下心头大定,施施然地通过了边境,进入了兰国。

这时杨林更加小心谨慎,他和海伦两人特意在费林镇买了两匹马,在通过兰国岗哨后,便一路向前奔驰,直到奔出五十多里地,巡逻卫队渐渐稀疏到不见踪影之后,两人才策马奔上一个高岗,回头向后观看。

“那人好象没有跟上来哦。”杨林的金色染发在泰伦的光芒下熠熠生辉,他用手搭了个凉棚,向远处极目四望,同时神念细细地搜索着周围千米的范围,此时吸收昨夜的教训,连一丝微风都没有轻易放过。

海伦头上带了一顶孟菲斯的草帽,虽然化了妆将她明媚的容颜遮盖在下面,但是少女娇俏的身材和那顶草帽相得益彰,更显小姑娘的活力,此时听到杨林的结论后,想到昨夜那怪人的行径当下笑道:“可能人家真的只是顺便路过,闻到你料理的香味,才被吸引过来的哦。”

“嗯~可能是吧。。。。。。”兰国境内多是平原地带,到处都盛开着金黄色的花朵,一时间杨林也真没看到那个怪人的踪迹,何况昨夜都没打过照面,此时兰国境内到处都是边境上的农民在耕地,又如何能从中认出哪个是昨夜的那个家伙呢?而且神念所感也是毫无结果,当下也只能无奈的说道:“可能真的是象你所说的那样吧。”

然后笑了笑道:“不如以后干脆我们自己建一个佣兵团,名字就叫‘肉之香味’吧,估计能比‘玉之香味’红火许多哦~~”

“哈哈,”少女在马背上娇笑了起来,忽然红着脸说道:“还不如你去开个雕刻店,天天给人雕刻那定情信物算了,肯定比建立佣兵队赚的多哦,我的大法师也有指望了,哈哈哈~”说罢少女红着脸撒下一片银铃般的笑声,转身策马而去。

杨林的心中又是紧了一下,左手的戒指仿佛灼烧了起来,当下默默念道:“小师妹,海伦,你们都是我的好老婆,以后见面知道真相的时候,一定要理解我现在的苦衷,千万不要剪我小JJ啊!”忽然想到两人联手剪他小弟弟的可能性好象更大,只觉浑身一冷,摇头将这念头甩出脑海,抱着能捱一天算一天、反正总要秋后算总帐的想法,拨转马头跟着异星老婆而去了。

这时初秋的兰国,所呈现出来的风光确实和孟菲斯王国大有不同,孟菲斯王国一派北国的豪迈风光,连树木都是针叶林,积雪都有尚未化去的地方,而兰国虽然紧邻孟菲斯,但是此时杨林两人所处的正是兰国的南部腹地,无尽之海的季风从逖兰王国撒拉山区中穿过,最湿润温暖的雨水都降落在这个平坦的平原之国上,而且兰国又是一个务农之国,喜欢花艺,所以自然体现出一股和北国豪迈风光不同的中部景色,温和中带着细腻。

杨林此时自盗窃十国国库后故地重游,依稀中觉得眼前的景色和初夏之时大有不同,夏天的兰国好象到处都是青草和矮树,而此时的兰国则满山遍野的金黄色花朵,仿佛一个巨大的金色地毯将这略有起伏的平原都覆盖了一般。

前面策马缓行的海伦也沉浸在这番美景之中,步子越走越慢,马蹄轻放,唯恐踩坏了路边的花朵,少女仿佛在身处梦中,露出陶醉的神色对身边的情郎说道:“如果能够一辈子和你生活在这里,该有多好啊!”

杨林也是目醉神迷地“嗯”了一声,口中随意地喃喃道:“真希望能够和你还有小。。。。。。小孩子生活在一起!”头上冷汗直冒,暗夸自己反应幸好够快。

“嘁!”少女法师的脸红成了一朵花,娇啐道:“你想的美~谁要和你。。。那个。。。”再也说不下去了,当下狠狠地扭了杨林一下,将少年扭到呲牙咧嘴这才松手,然后一蹬马刺,欢快地向前奔去。

杨林将头上冷汗抹去,看着手臂上老大一块乌青,苦笑着追了上去。

当下两人奔了将近又有十多里地,依稀已经接近中午,正好看到前面有个小村庄,便双双策马向那里飞驰了过去。

那个村庄也不大,只有百多户人家,不过在村头倒是有家小小的酒店,显然是做过往人家的买卖来维持生计的。

杨林和海伦两人策马奔向那个酒店门前,马蹄声清脆响亮,到了门口后杨林只是随便问了下:“有人吗?”这个酒店好象非常寂静,也让两人非常奇怪。

然后就听见里面一阵慌乱之声,一个粗鲁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们是什么人?”

两人对望一眼,非常诧异兰国的待客之道好象有问题,杨林眼见海伦也是一片迷茫,显然也是没听说兰国是这种风俗,当下便留了个心眼,然后沉声回答道:“我们是过路的,请问你们今天这里开张吗?”

那酒店里面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过了半晌一个健壮的男子从酒店里面很警惕地走了出来,此人一身兰国农家打扮,褐发蓝眼、长相十分淳朴,但是手中却拿着一把叉干草用的杈子,眼见外面是一男一女,这才将眼中的戒备之意渐渐散去。

杨林眯了眯眼睛,只觉得眼前情况十分反常,当下再问道:“我们原本只是想进来歇歇脚的,如果你这里不方便,那我们就走了。”

那人好象十分的犹豫,当杨林和海伦两人准备拔马转头的时候,他忽然象下定决心一样,声音嘶哑地说道:“我们这里没什么不方便的,刚才只是和老婆吵架,倒让你们笑话了,请进请进。”

说罢便上前来牵两人的马头,只是手上在不自觉的哆嗦,却让杨林和海伦两人都看在了眼里。

他们两人一个是国安四组混了半年,一个是佣兵已经一年满师,这点眼力当然还是有的,都已经发觉了此人的反常之处,当下脸上装作若无其事,手上都互相紧了一下,表示了解。

杨林自小就读三侠五义、金庸古龙等书,最崇拜的就是行侠仗义之人,眼见这肯定不是专门对付自己的陷阱,又如何能放过这种谋财害人的黑店呢?回头一望海伦,只见少女法师的眼中也是一阵跃跃欲试的神情。

原来海伦自小常常听父亲讲起各国盗贼对民众的残害的时候都是深恶痛绝,十分憧憬那些游侠书中惩罚无良贵族和凶狠盗贼的游侠生涯,偷偷翘家加入这个五人佣兵队游历的时候,每逢有剿灭山贼或者的任务都是一定要冰山男去接,虽然因为佣兵队规模太小,不一定每次都能接到,但是消灭小规模盗贼的任务还是做过几票的,只是每次小姑娘还没热身,那十几个小角色就都倒在修的大剑下了,更多的是连希尔的长弓还没射一根箭,战斗就结束了,让她不过瘾之极,眼下居然让她碰到了梦寐以求的事情,又正好修为大进,当然不肯错过,所以热血拜玉少女平生第一次对这个没报酬的“任务”,感到手痒了起来。

心意相通的两人相视一笑,觉得能够在拯救修的行动前顺手为民除害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便齐齐翻身下马,真元双双暗自提升,然后将马赶进了马厩,自恃艺高人胆大的跟着那“黑店”老板向酒店内走去。

边走那人边回头说道:“我叫格林,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不过脸上的笑容掩盖不住内心的慌张,眼神非常之闪烁。

杨林暗道:“怎么连黑店都开的这么手生?”在他想象中,这种异世黑店老板应该如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一样,豪气盖天、风流潇洒,眼见这个格林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却很“奇异的面相淳朴”,而且手段生硬,明显不是干黑店的好料,顿时有那么点意兴阑珊起来。

海伦却没想这么多,十七岁少女法师已经完全沉浸在马上将要展开的黑店大战故事情节中去了,浑身真元激动的忽高忽低,让杨林都心惊胆战,害怕还没到店里,就魔力暴走将那格林轰成渣。

三人便这么各怀心事地走进了小店之中,甫入店内,杨林和海伦都齐齐吓了一跳,心道:“这种黑店太不专业了吧!”

只见整个店里都是一片狼藉,连酒吧柜台都被砸了一个大洞,杨林心中所想的那些满脸横肉的黑店伙计一个都没有,反而有一个抱着孩子的红发中年女子怯生生地站在那里,脸上犹有没有擦去的泪痕。

两人初时还热血沸腾地想这女子或许是被这个黑店老板强行掳来的,后面情节还没开始联想,就听见这位高大中年男子声音嘶哑地对那女子道:“雪丽,去弄两份肉排,再弄两瓶酒来!”

红发中年女子抱着孩子看着两人,好象欲言又止的样子,那高大男子大喝一声:“快去啊!”她才低头匆匆地跑进后面的厨房。

杨林和海伦只觉得又诡异又好笑,地球少年当下笑道:“老板,好象我们还没说要吃什么吧?而且我们也没要酒哦?”

“我们,我们这里的风俗,风俗就是这样的,都是送的,都是送的。”那个叫格林的健壮中年人头上居然冒出了冷汗,在小店昏暗的***下颗颗晶莹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