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一百二十八节 温拿镇长

第一百二十八节 温拿镇长

----

进到这个叫“温拿”城中的时候,杨林便跟随着文德大叔一家向广场中央走去,一路上的见闻,让这个失忆少年大开眼界。

整个温拿城镇都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猎人所填满了,到处都是穿着考黎传统猎人服饰的身影,不仅是路边的摊贩也换上了长弓和各地特产,连酒馆的老板都穿着猎人的服饰,显得既不伦不类,又很是滑稽。

“我和崔丝先去放行囊订房间。”文德大叔看到褐发少年在酒馆里怎么也坐不安分,连少女温蒂尼也是按捺不住地四下观望,便微笑着吩咐道:“你们三个就先到砍树大赛那里去吧。我们过会再来。”

“爸爸万岁!”少年齐丹非常高兴地大呼一声,便拉着杨林向外跑去。

少女温蒂尼大声叫道:“等等我!”也快步追了上去。

“你们都小心点啊。”崔丝大婶终究不是很放心,对着三人背影大声嘱咐道。

“知道了!”远处传来少年齐丹的答应声,已经人影都不见了。

崔丝大婶笑骂了一句:“这个小家伙。”文德大叔知道妻子放心不下,便微笑着说道:“有杨杨那少年在,应该不会有事情。”

“嗯。”崔丝大婶想到那金发少年的老成和力气,这才稍微放下点心事。

“呵呵,终于有点自己的时间了。”文德大叔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妻子,眼中射出邪恶的光芒:“孩子都长大了,山中的房子也要扩建一下了哦”。

崔丝大婶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意,当下红着脸扭了这个豪迈的汉子一下,低头跟着丈夫去开房间了。

杨林随着齐丹跑了一阵子,才渐渐慢了下来,此时温蒂尼也赶了上来,三人便向着路边指示牌所指明的砍树大赛慢慢走了过去。

刚开始的时候少女温蒂尼还有些脸红,但是周围地热闹景象。却很快让情窦初开地少女忘记了心中烦恼心事。变的活泼跳跃了起来。

杨林见了也是心下安慰,此时闲来无事,遍随口问齐丹道:“你为什么不想去参加砍树大赛呢?难道你觉得自己力气不行吗?”

“在没遇到杨哥哥你之前。我的力气可是不会输给任何人,连我爸爸都亲口称赞呢。”褐发少年骄傲地说道。

杨林对这话倒是深信不疑,这几天地相处让他对十七岁少年身上健壮肌肉所拥有的力量非常了解,连自己都要用点力气才能板倒他的手腕,由此可见一斑。

至于自己全力之下居然可以砸碎一面巨石,连杨林自己都不敢告诉别人,只是心下骇异,又隐隐然觉得好象还不止如此,仿佛体内还有很多的力气用不出来。

此时听到少年的回答。却让杨林心生疑惑:“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先参加砍树大赛,然后再参加弓箭比武,获得‘游侠的勋章,呢?”这个问题其实杨林很早就想问,只是这几天一直在寻找如何感受那熟悉的感觉,所以才没想到要问个明白。

“呃……”褐发少年抓了抓头。骄傲的胸膛瘪了下去。

“哈,还不是因为不够强,害怕砍树大赛万一用完了力气,下午就没精神去参加弓箭比赛了哦。”少女温蒂尼已经恢复了前几日的活泼性格,只是看到杨林地眼睛转过来时,脸上仍旧感到一阵滚烫。

杨林听到却感觉很奇怪:“不会吧,劈几根木头怎么会消耗太大呢?”在他的想象中,即便上午耗尽了体力,下去也应该能恢复过来的。

“这个。”褐发少年尴尬地又抓了抓头发,然后对杨林说道:“你到了就知道了。”少女温蒂尼也不再发声音。只是脸色不自然地跟在后面。

杨林满脸疑惑地随着路边的指示牌,穿过拥挤的人群,转了个弯,便来到了砍树大赛的祭礼之场,这才心下震骇、,优然大悟。

只见整个砍树大赛地比赛场地豁然开朗。数百个肌肉壮硕的考黎青年在那里静坐调养,而那个巨大的场子中央竖立着无数根粗细不一的巨大奇怪植物,却是都已经被砍断了根须,用绳子拉住四个方向,才直直树立着的。

“这些树虽然粗细都不一样,但是差别也不大,而且事先都称过分量,保证每根树木的重量都是一样的。”褐发少年看着那些被修去枝桠的巨大树木,也是心中一阵热血沸腾:“至于比赛的规定是很奇怪的,就是按照你砍下来地圆木数量,拥有最多圆木的那个人就获胜了。”

齐丹虽然是好勇斗狠的鲁莽少年,却一点也不后悔将这个纯粹比试蛮力的机会让给这个金发少年,因为他自己的心中,更加看重是从弓箭比试中获取“游侠勋章”地比赛。

“确实是很艰难的比赛啊!”杨林看着这些粗细都相差不是太大、但是却高达十数米的树木,心中大致明白少年齐丹为什么要放弃这个比赛了。

如果仅仅是比试砍树的速度,那么整个比赛的难度就大大降低了。但是眼前这个比赛却是在总重量一定的基础上,让每个参赛选手更多地去砍出圆木来,却真正是考验所有人力量和速度的上限了!

不过杨林还有一个疑问,只是还没等他问出来,齐丹和温蒂尼已经将他带到了大赛的签到地点。

这个比赛本来就是非常随便的比赛,纯粹属于庆贺考黎王国游侠祭礼的一个节目,所以杨林连假名都不必报,那个签到官便按照褐发少年所指的原来名单的位置,按部就班地签上了“齐丹”两个大字,便轻松地让杨林莫名顶替成功了。

“不过,今年的游侠祭礼居然是紧接着下午就进行的,可和往年不同啊。”齐丹很随意的数道。

“呵呵,对你来说那也一样。”杨林根本没将这些比赛的变更放在心上。

只是当大家签到完毕去领比赛器具的时候,杨林心中对伐木比赛的最后一点疑问也就烟消云散了。

原来整个比赛用地就是个长达一米地厚重钢刃,而不是原先认为的巨斧。如此一来圆木的形状问题自然是解决了。但是整个比赛地难度却又上了大大的一个台阶。

“怪不得齐丹要放弃啊,按照他的实力,即便是能获得第一。恐怕几天里也是爬不起来了。“杨林看着那群肌肉强劲的人在场地外转悠,心中彻底理解了这个力气堪比自己一成力量的健壮少年,为什么会放弃这个比赛而去专心准备箭术比赛了。

“哟,想不到这个地方还有这么漂亮的妞。”忽然从远处传来这么一句流气的声音,三人齐齐扭头看向左侧的身边。

只见左侧人群中走过来十几个衣饰华丽的家伙,为首一个倒是衣冠整洁,但是那张惨白地脸上,却流露出一股吊儿郎当的神情,整个儿虽然颇有富贵气势。不过那种二世祖的气息也表露无遗。

旁边那几个明显是他的狐朋狗友,另外有几个沉稳健壮的近侍却让杨林忽然生出了警兆。

褐发少年齐丹听到有人出言如此不逊,全身的肌肉都紧崩了起来,不过他虽然鲁莽,倒也不是纯粹热血,此时他依然沉地住气问道:“你到底是谁?”

连杨林都惊奇少年忽然地沉稳。心中终于有点了解为什么考黎能够出现那么多世上闻名的游侠,而不是盛产莽夫的原因了,看来这些考黎猎手平时都是热血豪爽,但是关键时刻却粗中有细。

这时一个对着那二世祖满脸奴颜婢膝的家伙,回头声色俱厉地喝道:“这位是温拿镇镇长一尊敬的兰斯洛特子爵。”

来头却是不小,而且明显职务上不是二世祖,却是个二世祖的贵族。

“兰斯洛特?”杨林心中不禁暗笑:“还好没有小草大大……”当下面容一整,很严肃地说道:“原来是尊敬的镇长大人。”

齐丹和温蒂尼都是互相看了一眼,很不情愿地行了个礼节。

那个一点也看不出象镇长的子爵大人兰斯洛特,此时嘿嘿笑了几声:“这个废话就不多说了。我看你们很有嫌疑啊,这样吧,都跟我回去接受检查。”眼光却一直色眯眯地盯着温蒂尼看去,把褐发少女看的满脸通红,更增娇俏。

面容萎缩的兰斯洛特大人看得更是心中酥痒。却浑然不知这个美少女左手已经放到背后,紧紧地攥住了那把弯弓。

杨林听到他地命令,虽然此时是暂时失忆状态,但即便是猪的智商,也知道这花花公子般的镇长纯粹是找借口,恐怕调查是假,主要目标还是强抢民女吧。

当下强行把即将发作的少年拉在身后,朗声说道:“不知道我们究竟哪里有嫌疑呢?”心中却是怀疑,怎么这个看似繁荣的小镇,居然也会有这么混蛋地镇长。

他却不知这个子爵大人正是因为色胆包天到在考黎王都调戏了首相的女儿,全靠捐献了大部分家产,才被从轻处理,发落到这个山区小镇来当了几天镇长的。

此人到了这里后,仍旧不思悔改,整日带着几个王都过来的狗肉朋友一起东游西逛,不务正业。只是时日尚短,而且还算知道这里民风彪悍,所以才没太过嚣张,平时也只是玩玩娼妓便罢了,倒也还没有引起多大的民怨。

不过这次游侠祭礼举办之时,他实在是忍受不住,这才带着几个狐朋狗友和原先养着的高手一起出来闲逛,只是山野猎人又哪有什么绝色,让他看的大为叹气,正要回去时,却看见了褐发少女温蒂尼。

只见这个少女青春靓丽、身材婀娜,而且美貌中还透出一股山野的青草气息,顿时让此公旧病复发、**性大作,眼见此女身边还有两个少年“猎人”,更是不放在眼里,全心打着将人掳回去好好玩弄一番的王都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