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第一百三十节 巨力伐木

第一百三十节巨力伐木

----

随着守门员的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顿时整个比赛场地都陷入了欢腾之中,参赛选手的吐气开声、钢刃撞击到坚硬树木的沉闷声响和所有观众的加油助威声,都融合成了一片、响彻云霄。

杨林也被这欢快的气氛所振奋,听到他甚至可以在那如雷轰鸣般的助威声中,清晰地分辨出小姑娘温蒂尼和齐丹尚显稚嫩的加油声,当下回头向两人挥了挥手,余光掠过身后那让他心生警兆的随从之时,却心中一震。

原来此人的手腕间隐隐缠绕着丝丝紫色的气焰,手中挥舞钢刃的方法也和其他力士不同,只是稍微一挥腕,一道白光闪过,整个巨大树木便向下一沉,然后便飞出一个薄薄的圆木,宛如长了眼睛一般堆砌在旁边,最令少年震惊的是此人的双眼并没有看着手中的动作,而是正紧紧地注视着自己。

“那种紫色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如此眼熟?”虽然那丝丝紫气根本难以察觉,但是杨林却能够清晰地看个一清二楚,依稀中好象以前在哪里看到过一般,一时间呆住了。

“杨哥哥加油啊!”整个比赛是有时间限制的,褐发少女温蒂尼看见杨林迟迟不动手,不免感到有点奇怪,却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当下便和齐丹两人一起大声喊了起来。

兄妹俩的加油声让暂时失神的少年恢复了清醒:“反正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我砍的比他还要薄不就行了吗?”

那种冲击心灵的熟悉感觉已经悄然散去,此时杨林不再思考这个问题,只觉得豪气大生:“一寸的厚薄吗?!”先前身后那随从砍下的圆木厚薄在少年心中闪过,杨林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那么就来比比看吧!”

此时的少年已经完全不去考虑温拿镇长到底有什么阴谋了,何况他现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便将所有心神都集中在和那人地较量之上了。

杨林掂了掂手中钢刃的分量,又眯着眼睛打量了下眼前巨木的直径。心中有了计较。

“直径七十公分,够粗的哦。”杨林绷紧了肌肉,只觉体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都涌在了手臂之上,心中不再分神,只是紧紧地盯住巨木那白线以上的部位,全力施展之下,只见寒光一闪。手中一米长的钢刃已经如切黄油一般横贯了整个巨木,还没见少年吐气扬声,那道寒光已经在空中划出个圆弧,如闪电般贴着原先细缝地上方再度切过,一个只有半寸厚薄的圆木便轻巧地飞了出来,落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好啊!加油!”褐发少年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和自己的宝贝妹妹两人一起大声加起油来,连坐在旁边的文德大叔也露出了惊讶之色,这个经验丰富地猎人大叔自然知道要将一个巨木切的如此之薄,而且是如此的举重若轻,那该是多大的力量和多快的速度啊!

站在杨林身后的那个镇长贴身高手,也是心中震惊不已。

原本这个比赛就只是小规模的民间竞技,而拥有斗气地人不是参军就是加入佣兵团去争名逐利了。对于赏金低微的这种比赛都是不屑参加地,而且和普通人竞技也是大丢面子地事情。所以他原先认为自己凭借斗气参赛已经是很作弊的行为了。至于获取头名则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只是在思考要如何按照雇主的想法将那金发少年弄成什么样的伤势而已。

而此时那少年根本就没有使用任何斗气,纯粹是使用“蛮力”就将圆木削砍地比自己还要薄,实在是让他大为震惊。他无论怎样感应都没有发现杨林身上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当下怎么都想象不到一个普通人如何可以发挥出这么强大地力量!

“不可能的,一个普通人的力量要是比习练斗气的人还要强大,那斗气还有个口用!”此人眼前一亮:“全靠蛮力。又怎么会比我的斗气还要持久呢?!”

眼见杨林那里手起刀落,第三块圆木已经飞了出来,此人的眼神瞬间灼热了起来:“半寸吗?我也行!就比比看谁能坚持吧!”

他手腕中的紫色更加浓郁,幸亏是背向所有观众,眼前除了杨林的后背就是围墙了,倒也没人会发现他那局部浓缩的斗气,只觉手腕上的力量再度大增,此人不由发了一声喊,一道寒光闪过,原先目测的那半分圆木便被闪亮的钢刃切开,然后轻巧地堆在了旁边几块圆木之上。

这个随从高手深吸了一口气,体内斗气再次流转,钢刃缓慢地回摆到右侧,又是寒芒一现。再度飞出一块半寸厚薄的圆木,宛如用尺子量过一般。

此时整个场地观众的注意力,也都被这边缘地带两人的激烈比拼所吸引了,因为这两人无论是在挥刃劈树的速度、力量和劈出圆木的厚薄上,都远远超过了在场的其他力士。

那其他的百多个力士每次劈树前都要摆足了架势,然后吐气开声,还要连续挥舞三四下钢刃,才能将巨木横斩开来,而且砍出来的圆木最薄的也超过了四五寸的厚度,最厚的居然可以达到八九寸,这种成绩和那挥汗如雨的疲累感如何能和场地旁边的这两个参赛选手相比呢?

“这还是人吗?”就连在杨林和那随从高手附近的参赛力士,也都放慢了节奏,纷纷用沮丧的眼神看着这两人的比拼。

这些巨木每个都接近一吨的重量,虽然四周都被粗绳固定住,但这些力士在横砍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保持巨木的稳定性,砍到四五寸的厚薄已经是这些肌肉男的极限了,而且人终究不是铁打的,总会感到疲累,所以在看到这两人宛如砍黄油一般的动作之时,心中那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惊心动魄了。

“是用斗气的高手吗?”有些听说过一些见闻的人,疑心两人不是普通人。

“不是吧?听说那斗气都是有颜色和形状的,这两人好象都没有吧?”一个见多识广的人,此时依据传说中的经验否定道。

“就是,那些会用斗气的都早就闯荡去了,哪会来参加这种咱自己玩的比赛呢?”旁边的某个精明的人再次否定道。

“不过,普通人真的可以这样利害吗?”所有观众和看到两人身手的参赛力士都是心中震撼,连多少知道点杨林力量的文德大叔一家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怎么知道那随从高手本来就算一个身手不错的人,此时用的又是局部爆发斗气的奥义,兼且被他身形所阻挡,实在是不易察觉。

而杨林原本修炼就是最神秘莫测的仙家真元,现在失忆之下,运用的更是连自己都察觉不到,旁观的人又如何能看出端倪呢?

所以那些人都是张口结舌,心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不过别说旁观的观众惊讶,就连那隐藏斗气的随从高手心中也是惊疑不定:“那个金发小子怎么还能保持这样的速度,难道他是铁打的吗?”

这个时候虽然比赛才开始不久,但对于这两个速度飞快的选手来说,巨木已经被砍了将近三分之二,原本高达十数米的巨木已经只剩四五米的高度了。

“这可就不要怨我了!”站在杨林身后的随从高手眼见他仿佛越来越快地切割速度,口中狠狠地暗自念道。

每根巨木的总重都是大致一样的,虽然杨林的那根粗了点,本来会在圆木的数量上吃点亏,但是这个随从高手刚开始的时候托大了点,切割的那十数块圆木都只是一寸左右的厚薄,无形中已经将这个差距扯平了,而且斗气的流转总归是需要点时间的,加上要着意掩盖自己的紫色斗气,更让他的动作缓慢。

眼见即便能够在圆木的数量上和杨林不相上下,也要在时间上输给对手,便让这个原本还只想拿个第一就算了,心中还不是很愿意对普通平民下黑手的随从高手陡然升起恶念。

“要怪只能怪你得罪了兰斯洛特镇长吧!”这个因为杀人掳掠而潜藏身份的高手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先前还有点放不下架子,现在看到形式不对,万一输了的话,恐怕不仅会被原本就暗中互相不服的同行嘲笑,说不定还会失去兰斯洛特这个衣食父母的信任。

此人当下眼中精芒闪烁,依照导师所传授的独门压缩斗气的绝技,将紫色的斗气积聚到五指之间,假借停下喘息的身形,左手接过钢刃,右手撮指成刀狠狠地向下劈去,同时假意一个踉跄,挡住了那如刀光一般向金发少年背后袭去的紫色斗气。

杨林这时却已经沉浸在体内力量宣泄的喜悦之中,他现在虽然无法记忆起脑海中的任何过往,但是原本在第二层修炼“巨力”境界时所锻炼的效果,却依然保持在体内。

第二层修炼就需要达到力举千钧才算入门的随意宗修真少年,此时挥舞着手中的钢刃,只觉得宛如没有任何重量一般,而那原本坚硬无比的巨木,也象用奶油做的蛋糕一样柔软无比,钢刃挥舞之下,在体内庞然大力的支持下,仿佛毫无阻力般地不停切出半寸厚薄的圆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