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47 疯狂化身

147 疯狂化身

----

原来这两个正是黑风盗贼团的先头盗贼,此时正在考黎和落日的边境处等候后续的部队。

“可是亚艾头领这次好象急躁了点,我们前几次过兰国、洽娜还有考黎边境的时候,都是沿着罗德山区的密径经过的,为什么这次去落日就一定要硬闯呢?”山德鲁虽然貌似粗鲁,还是比较有算计的:“倘若我们这里一旦开始突袭,即便一个巡防的都不放过,恐怕轮班的那些家伙也会发现这里的异状的,到时候亚艾头领的布置不是全部作废了吗?恐怕不要多长时间,陨岚的疾风佣兵团就会追击过来的吧?!”

“嘿嘿,只要我们到了落日王国,那么在亚艾头领的安排下,就不必害怕陨岚的疾风佣兵团了。”那个汉斯仿佛知道些什么的故作神秘。

“哼,净胡扯,亚艾头领的安排,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山德鲁不相信地说道,他将马头的缰绳略微收的紧点,以免这马惊动了不远处的边境巡防队员。

黑风盗贼团每次集合和下次目标,都是事先通知好的,虽然这种方法的最大弱点就是一旦有人被捕,就可能导致全军覆没,但是每当黑风盗贼团有人被捕泄密的时候,所有分散出去的盗贼都会从心底接收到亚艾头颔的警告。

这种根本不象庵法的警告方式,是黑风盗贼团能够纵横十多年不倒的根本原因,而且谁都不知道亚艾头领是用什么方法发出这种直达每个人心灵深处的警告地。

时间一长,所有人都对这个长着十字疤痕的男人敬畏有加。也没有人去质疑他命令的目的和理由了,所以眼下这个叫山德鲁的盗贼,对汉斯居然清楚亚艾头颔部署的真正目的而感到十分怀疑。

“我哪有那么大地本事知道亚艾头颔的用意。”汉斯再次用剑锋修整起了自己的络腮胡子:“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参加上次集合的兄弟都知道了。只是你那时正好在当斥候,所以没有听到而已。”

“哦?”山德鲁回想起确实如此,心底已经相信了汉斯的话,不由大为好奇地问道:“究竟头领那次说了什么?”

汉斯见山德鲁好奇心大起。嘴角露出了奇异地笑容,或许但凡知道秘密的人,都有一种通过诉说来满足虚荣心的渴望的吧?

他先抬头看了看半空中泰伦的位置,估算了还有时间,便轻声对山德鲁说道:“我们这次去的可是落日王国的禁忌森林啊。”

“什么?禁忌森林?”山德鲁大吃一惊:“就是那个从来都没人可以出来地禁忌森林?”他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不是找死吗?!”

落日王国的禁忌森林相传是在主神创世后便忽然出现的,主神在陷入沉睡前曾经通过创世教地教皇之口来警告整个艾斯大陆的人不得进入,所以才成为传说中的“禁忌森林”。

但是人类的好奇和冒险天性是那么的强盛,在主神沉睡之后的数百年里,曾经有无数探险者和佣兵想探察这个森林中的秘密,这些人有的是受了商队所托想找出一条穿越的捷径,而有地则纯粹是想从中发现些未知的秘密。还有人声称里面埋藏着主神的神器等等,不过这些人在怀着极大的勇气进入了“禁忌森林”的血红色单向结界后,便从此消失。再也没有出现在艾斯大陆地人类历史中了。

久而久之,这个森林便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禁忌森林”,再也没有任何人敢于靠近它了,而相对于这个森林的猜侧也越发地诡异,甚至有人声称那里封印了主神创世时发现的“恶魔”,不过此说终究是没有什么根据,而且被历史学家所鄙夷:“主神创造人类前是龙的世界,又哪来的恶魔了?!”

不过越是被主流所否定的,就越是被大众所接受。反驳的声音也是非常强硬:“如果是为了防止别人进入,那为什么要设立单向结界,这个只能进不能出的结界不是为了封印某些东西而设立的吗?”倒也让那些学者找不出任何的反驳语言,自此两派便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

只是千多年过去了。当这些争执早就消散在历史中之后,这个“禁忌森林”依然静静地一如最初般矗立在落日王国的北部,甚至连落日王国的历代国王也把这个森林称之为“遗忘的国土”,全当是自己家领土上的一个毒瘤而无可奈何。

所以当黑风盗贼团的这个山德鲁得知此行的最终目的居然是进入“禁忌森林”之时,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就比较正常了,确实按照常理来说,没有正常人会对进入传说中封印恶魔的领地而无动于衷的。

“是的,就是要进入那个。禁忌森林……”汉斯的将刮胡子的长剑提在手中,然后好象很期待地看着身边同伴的下一步反应。

“天哪!”山德鲁的脸色显得异常激动:“难道亚艾头颔喝醉了吗?我们尊敬的头领难道不知道那是多么恐怖的地方吗?”

壮汉的反应让汊斯的期待获得了满足,每个泄漏秘密的人都希望看到如此震惊的表情,他轻声哈哈的笑了数声,然后用一种很诡异地声调说道:“当时我们也是这么吃惊的呢!。”

“那怎么会没有人反对呢?”山德鲁激动地压低了声音说道:“总不会没有人记得那个‘禁忌森林,的恐怖传说吧?!”

“当然有人反对,可是最后大家都同意了亚艾头领的计划。”汉斯的眼睛中闪现出黑色地光芒,对比原先的绿色眸子,实在是很诡异:“正因为亚艾头领从来没犯过什么错误。他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神,只有神,才会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指引我们脱离所有的危险,对不对,我的朋友山德鲁?”

他的声音中仿佛带着一丝魔力,让山德鲁地情绪平静了下来,不过他的脸色一会狰狞。一会安祥,显然内心中恐怖的“禁忌森林”传说和亚艾头领无往不胜的事实在互相斗争,过了片刻后,这个壮汉轻声回答道:“是的。”然后他仍然很心悸地说道:“但是那里从来就没人能够活着出来啊。”

“这点你不必担心,毕竟大家都是从小听这个‘禁忌森林,地故事长大的。”汉斯眯了眯眼睛说道:“亚艾头领说过了。他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山德鲁这个壮汉非常疑惑地问道:“那么我们进到‘禁忌森林,之后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好处大了去了。”汉斯好象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他手中的长剑在地上来回划动:“亚艾头领知道里面的秘密,他说只要我们进去后就能获得神的力量,然后就可以横扫整个大陆,为所欲为!”

“是吗?”盗贼山德鲁似乎是个非常务实的人,也或许是汉斯声音中地那种魔力仍旧不是很强大,所以这个壮汉的脸上依然非常犹豫。

“那么。山德鲁。其实也是我特意追上来问你的,因为除了你之外,其他没有参加会议地人都已经作出选择了。”汉斯似乎更加烦躁了。他手上的青筋都隐约显露了出来:“你就说句话吧,是愿意继续跟随亚艾头领,还是就此分道扬镳,亚支头颔允许不愿意去的人可以拿着以前的战利品退出的。”

“嗯~~”作为一个只加入黑风盗贼团半年的悍匪,山德鲁对亚艾头颔的崇拜还是比不上汉斯这种老团员来的深厚,他想了片刻,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想我还是安稳点算了。”

“也就是说,你不准备去了?”汉斯小心地确认到,他的眼中似乎有一种狂喜在里面。

“是地。请代为转告亚艾头领,就说我山德鲁对于他的慷慨和仁慈万分地一一”大汉山德鲁的声音就此中断,他难以置信地看着从右侧腋下穿入的雪亮长剑,然后艰难地将头转向身边的络腮胡同伴,喉头发出嘶哑地呻吟。

“嗬嗬嗬嗬。”汉斯发出如哭泣一般地笑声。他的脸上除了狰狞外还有狂喜的表情:“去死吧,不相信亚艾头领的家伙,亵渎神的家伙,去死吧,去死吧!”

已经陷入癫狂状态的络腮胡盗贼,一脚将尚未完全断气的同伴从马上踢地横飞了起来,那将近两百斤的躯体便带着满天的血花,划出一个弧形向百多米外的岗哨疾飞过去。

这一脚的力量几乎不下千斤,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的盗贼所拥有的力量呢?!山德鲁在空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惊骇的脑海里的意识也闪现过这个疑问。

只是他根本来不及在人生的最后瞬间来想通这个问题,数息之后他沉重的身躯已经掠过了百多米的距离,重重地砸在了这个编制整齐的落日王国巡防营地里,和他一起去的还有一个被他砸的脑浆崩裂的落日王国倒赛士兵。

“什么人?”整个落日王国的边境营地都被这飞来横尸给惊动了,所有巡防士兵都用最快地速度装备上刀枪,然后将山德鲁尸休坠落的地方围地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一个队长摸样的人看着那两具支离破碎的尸休皱着眉头问到,在午后的泰伦光下,那个飞来的横尸似乎在瞬间已经全身发出紫红色的斑纹,连倒霉的被同归于尽的落日士兵的皮肤好象也现出了紫红色的痕迹,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弥漫了开来。

“报告尊敬的队长,这个尸休是从考黎王国的境内飞过来的。”一个亲眼看见山德鲁尸休来路的士兵捂着鼻子报告道。

鉴于考黎和落日长达千多年的和平,再加上协调去孟菲斯边境捉拿要犯的守军尚未归来,所以两国长达千多公里的边境线就一直是犬牙交错共同管理,今天这段边境是落日地士兵当班。自然知道对面的边境线上并没有考黎王国的士兵。

眼下听到这个士兵的报告,所有人都将视线朝考黎王国的边境看去,忽然齐齐都提升了警戒。

因为在数百米外的考黎边境内,一个身穿黑衣的络腮胡男子骑着一头黑色地骏马,手中提着一把血迹斑斑的长剑,正用一双似乎泛着血红光芒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们。

“有情况,警戒。”落日王国巡防队长的心中猛喊着这几个字。但忽然觉得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环顾四周,骇然发现所有人也都抓着喉咙,眼中射出惊骇欲绝的光芒,忽然间一阵血海浪潮袭来。眼前一黑,他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等到所有落日地边境巡防士兵都在地上再没有任何挣扎后,双眼呈现不正常血红色的汉斯,才策马慢慢踱到这群人的中间,那股夺取所有落日王国士兵生命的臭气,似乎对他的人和马都没有任何影响。

他慢腾腾地翻身下马,然后走到山德鲁的面前。用脚尖翻了翻这具支离破碎的尸休后啐道:“就知道你们这群家伙没有一个会听我地话,都是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死了好。死的真是他&。有价值了!省得老子浪费手脚,真是死得一举两得啊!”

如果山德鲁还活着,他将会惊讶地发现这个张满络腮胡子地“汉斯”,忽然全身缭绕着邪恶的紫红色烟雾,在这层烟雾的弥漫之下,他的全身肌肉不停地扭曲,在数息之后,一个身材高大,脸上有个十字疤痕的男子便出现在那紫红色的烟雾之中。而且原本他的骏马,也在几乎同时变成了一头银白色的巨狼。

“死了也好,等我掌握了‘禁忌森林,的力量后,你们都将再次成为我地部下,而且永远也不会再有异议了。”面相和传说中的黑风头领亚艾毫无二致的男子。在将紫红色烟雾重新吸回休内后,双眼闪着血红色的光芒带着疯狂的笑意说逍。

那头银白色地巨狼仿佛也感觉到了他的心意,仰天长嚎了起来。

“贪狼,只有你最忠心。”亚艾用一种奇怪的感情温柔地对那巨狼说道:“只有你,每次都能提前知道事情有了危机,也只有你,才能让我拥有瞬间心灵相通发出警戒的能力,最后还是你,让我在真实的梦境中明白了我的真正身份,让我知道了我才是这个大陆的王者,让我明白了生存的真正含义!”

那头被赋予了神奇本领的巨大银狼,仿佛也能够听懂他的话,原本血红色的眸子中似乎出现了一种邪恶的微笑,就好象忽然间有另外一个灵魂也在注视着眼前的黑衣男子一般。

黑风的首领亚艾在这番言论之后,似乎又在贪狼的注视中坠入了狂喜的颠峰境界。

他冥冥中通过那血红色的目光感觉到前方“禁忌森林”的召唤,一种强大的力量在引诱着他,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他自己拥有这股力量之后,让所有国家和美女都臣服在眼前的宏伟图景,他忽然跪了下来,在那片幻境中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良久之后,他才从极端的欢喜和自恋中清醒了过来,对着那巨大的银狼说逍:“虽然这次我把‘贪狼之实,全部用尽,但是从此之后将没有任何阻碍可以挡住我前进的步伐了,那些愚昧的家伙要么已经和我们生死不再分开,要么就成为了引诱疾风的诱饵,我将很快达到‘禁忌森林”将真正的自我解放出来!”

如果山德鲁地下有知,在听了亚艾的这番话语后,恐怕会诈尸而起的。

因为亚艾的“贪狼之实”在整个盗贼界实在是太赫赫有名了,这个宝物是他身边的这个神奇银狼魔兽,在每次进化的时候都会结出的一种果实,只要有血肉媒休,便能将所有敌人都变成没有意识的走肉,亚艾的成名战便是用这个宝贝一举消灭了索斯王国的整团精锐,所幸这个果实实在是数量不多,不然恐怕亚艾也不需要到“禁忌森林”便能纵横大陆了。

所以说山德鲁如果知道自己成了这种生化武器的活体承载者,恐怕也会流下“幸福”的泪水吧。

黑风的首领亚艾在对着他最后的同伴贪狼说完这番话后,忽然使用了一种神奇的法术。如果没有失去记忆的杨林在场,恐怕也会惊讶地合不拢嘴的,因为他赫然拉开了整个空间的缝隙,然后将地上所有变成白痴的士兵都塞到了这个酷似“芥子袋”的空间中去了,而且这个空间里本来还隐藏着许多尸体,那些尸休赫然都是穿着黑风的制服,看来就是亚艾口中所说的“生死不再分开”的那些愚昧同伙了吧?!

“你们这些家伙虽然跟了我那么长时间,但为什么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呢?”亚艾的十字疤痕在西下的泰伦光下闪闪发光:“现在好了,今后你们会永远忠诚地跟随着我打天下了,永远地忠诚啊!”

癫狂而又自恋的黑风盗贼团首领,便拉上了整个空间的缝隙,然后举步向遥远的召唤坚定地走去,身后的那只银白色巨狼在流露出嘲讽的眼神后,抖了抖身上的鬃毛,也悄然地跟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