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57 紫红魔骨

157 紫红魔骨

----

“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崔斯特游侠再次喝问道。随着他那凶厉的声音,连带着身后的佣兵胆气也被提升了许多。

那个浑身斗气缭绕的紫红色骷髅却没有发任何声音,它用原本是眼睛如今成两个黑洞的凹陷扫了阵前一眼,然后举起长剑,只有牙床的嘴无声地开阖了一下,似乎是接到命令一般,原本隐藏在身后的那些阴影都齐齐出现在了火光的照耀之中。

“呛啷!”终于有胆小的佣兵止不住心中的恐惧,手中的长剑掉落在了地上,其他的三千多佣兵也是手脚冰冷面面相觑。

毕竟这整整八百的骷髅在艾斯大陆的历史上可是从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崔斯特游侠眉毛一扬,在这个凶神的心中从十五岁开始就是越恐惧越强大,他的眼中射出疯狂的神采转身大喝道:“就八百个骨头架子,疾风的三千兄弟们,你们怕不怕?”

“我们……我们……”大多数人虽然被他搞的血气上涌,但是那种精神上的冲击,可不是崔斯特游侠的三言两语就能驱散的。

杨林看了看左翼千多佣兵的举动,虽然不清楚这些骷髅的战力如何,也知道如此下去必然是全军覆没的局面。正在心头焦急的时刻,忽然一声沉稳悠长的声音从右翼传了出来,赫然正是陨岚大师的声音:“我已经找到了主神在神教的典藉中记载的对付这种骷髅的方法,现在听从我的号令!”

“万岁!主神在上,陨岚大师万岁!”相比于崔斯特游侠的血气鼓动,三千多疾风的佣兵更愿意相信战无不胜本身就是传奇地纯白魔导师,眼下听到这个精研神教教义的大师,已经从主神的教典中得到了克敌制胜的法术,当下心中恐惧之念大减。齐齐如雷般地欢呼了起来。

杨林心中喜悦之际,却发现陨岚大师的眼神中似乎有着不确定的光芒,不由心中一紧:“难道他……”

八百紫红色的骷髅默然地注视着这些佣兵的欢呼,最早出现的那个骷髅似乎是头领。它的大嘴微微张开,仿佛如嘲讽一般地开阖了几下,手中骑士剑忽然指向天际,顿时所有骷髅都将手中的锐利骑士剑平端了起来,然后浑身紫红色地光芒接连闪动,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四面八方向被包围的三千多人逼近了过来。

“它们进攻了!”士气刚刚高昂起来地疾风佣兵团精锐,被这些诡异骷髅的行动再次搞的心情振荡。很多人都狂乱地攥紧了手中的长剑,一时间各色斗气连闪,每个人都在心底的恐惧和激昂的士气之中陷入了疯狂。整个圆阵都即将在纷乱中分崩离析了。

忽然一个人影飞临整个圆阵的上空,夜空之下白袍飞舞,赫然正是享誉大陆的纯白魔导师陨岚。

只见这个魔导师全身地纯白烈焰仿佛瞬间剧烈燃烧了起来,然后一道蕴涵了密致能量的波纹如同水中的涟漪一般猛然向四周扩散而去,连杨林都能感觉这股倾斜着掠过头顶的魔力是如何的庞大。

“真强!不愧是大陆顶尖魔导师。”这是杨林第一次看见陨岚大师出手,眼见这位大师在没有做任何起手势的情况下,纯用魔力就能造成这样的群休攻势,修真少年忍不住心中赞叹。

就连崔斯特游侠地嫉恨目光中也隐藏着微微的感叹。就不用提那些原本陷入狂乱的佣兵了,在陨岚大师毫无征兆的出手之后,每个人忽然都心情平静了下来,纷纷停下向前扑去的身影,注视着这圈震撼心灵地魔力爆破。

杨林忽然感觉自己的心中也是一震,仿佛那层心湖的壁垒也被陨岚大师的能量敲的有稍许的松动,不由心中惊讶:“居然在魔力中夹带着精神冲击的力量。怪不得连这三千多佣兵都能冷静下来。”对陨岚大师的身手更是佩服到无以复加。

那群骷髅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齐齐停下了脚步,就如有人指挥一般,它们不约而同地将骨架的手联结在了一起,顿时一圈紫红色的光芒闪耀了起来,

只见这圈磅礴纯猝的魔力如迅雷闪电一般向四周扩散爆破着。须臾之后已经掠过所有佣兵的头顶荡向了那圈骷髅。

两厢撞击之下,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仅仅以八百的数量就将三千人包围起来的骷髅被齐齐震飞了开去,满天的魔力和斗焰火光照耀着这些东倒西歪的骨架。

只是这次疾风佣兵团的佣兵却没有发出惊喜的呼喊,因为这些骨架非常没有被击散,反而在冒出一股紫红色的浓烟,显出艳丽的光芒之后又完好无损地爬了起来。

“难道它们居然会集合所有骷髅的斗气抵挡陨岚大师的这一击吗?”回荡在杨林和崔斯特游侠心中的都是这个疑问,甚至连悬浮在头顶的陨岚大师也在纯白烈焰中现出惊疑的目光。

虽然原本为了安抚所有佣兵的心灵,同时也是试探进攻,而且大师在瞬间施展出如此大面积的攻击,只使用了魔导师境界的三成力量,即便如此,换成大陆最强壮的魔兽也是不敢正面相抗的。

但是在如此纯正的魔力攻击之下,只能将这些骷髅击退了几步,却连这些骨架的半分都没损伤到,也实在是出乎这个魔导师的意料之外。

不过疾风佣兵团所有人的惊讶并没有维持多久,这群骷髅仿佛也感觉到了陨岚大师的威胁,忽然一改先前缓慢前进的步伐,在那领头深紫红骷髅的指挥之下,从四面八方掠起二十多个缭绕着紫红斗焰的骨架向半空中的纯白魔导师扑去,同时其他骷髅都将长剑抬至齐眉,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嘶吼后,猛然加速向处在包围核心的疾风佣兵团冲来。

所有疾风的佣兵根本来不及再度惊骇,外圄的剑士已经和这些骷髅正面迎了个结实。

只听到乒乒乓乓地兵刃交接的声音不绝于耳,满天的斗气和魔法火花徇烂了整个“禁忌森林”的夜空。

杨林只觉得眼前似乎一片黑影重重,然后数道明亮的剑光从黑暗中乍现了出来,如闪电一般向他劈下。

“来得好!”修真少年暗哼一声,全身的暖流仿佛急速流淌了起来,顿时那些剑光如同慢动作一样缓慢了下来,他的心神已经完全掌握了周边的形式,长剑反撩之下,只听一片金铁交鸣的声音,已经和那几把袭来的紫红色骷髅骑士剑互相撞击了数下。

杨林只觉得胸口一阵反震,握着长剑的手不禁酸麻不已,心中的惊讶远超眼前的所见。

“这些骨架怎么这么强悍?”此时杨林手中的力量,即便是在失忆的状态中,原先修道之时的“巨力”境界所打下的千钧巨力仍旧未减,这也是他能够轻松地在伐木大赛上取胜,同时能一拳将路易男爵击昏的原因所在,只是这种能轻易斩断巨树的力量,居然不能将这些骷髅手中的长剑弹飞,也实在是让这个少年惊讶不已:“怪不得这些骷髅联合起来,居然可以抵挡住陨岚大师的魔力爆破!”

心念电转之下,那些只回退了几步的骷髅又已经双足点地向他疾扑了过来,又是一阵金铁交鸣之后,杨林再次被震的胸中烦闷,而那三个骷髅只是浑身紫红色光芒大盛之后,再度毫不停歇地朴了上来。

“那个紫红的斗焰有诡异!”每当杨林的长剑和它们相交的时候,都会在刹那间发现骷髅剑上紫红色光芒大盛,同时便是三股巨力猛然袭来,若非杨林此时休内暖流壮大许多,恐怕换成三四天前的他,早就吐血了。

此时知道这些浑身紫红骷髅诡异力量的杨林,为了不做无用之功,便再不和它们硬碰,只是身形变化,从那些剑影中穿越了过去。

身形交错之际,杨林心神中忽然想起一些模糊的片断,虽然始终抓不住,但是剑法却不自觉地精准了起来,长剑所向都是那些骷髅剑中的空隙,每每以自己的厚力击打在那些骷髅剑的剑脊处,立时便将形式扭转了过来,把这些回身反砍的骷髅震的阵型凌乱,不停后退。

正当杨林沉浸在那越来越精妙的剑法之中时,却听到周围不停的有惨叫之声传出,百忙中四下张望,却发现其他佣兵已经在那些骷髅的攻击之下损失惨重,不停有血光冒了出来。

此时不仅他场内外围形式一片狼藉,就连阵心内的马匹也躁动不安了起来,阵阵嘶鸣之声更让形式复杂混乱起来。

“大家闪开点,大家闪开点啊!”处在阵心的法师一阵焦急,外围情势的犬牙交错,让这些远程攻击手们极度无奈,只有那些祭祀仍旧在孜孜不倦地将防护圣盾套在剑士的身上,可惜这些圣盾防御力量仍旧档次太低,根本抵挡不住那些冒着紫红色斗焰的骷髅长剑,每每一剑下去,便是将那些修为浅薄的佣兵连剑劈断,同时还划出一流血光。

杨林在混乱之中根本看不清崔斯特游侠和陨岚大师那里的情况,同时自己又紧紧地被那三个骷髅围着砍,心中烦闷无比之下,忽然感觉脑中一片开明,似乎有很多记忆如流水般地回到了识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