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84 返虚秘境

184 返虚秘境

----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强大,甚至强大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此时就连原本禁忌森林中的淡红结界,都如长鲸吸水般投入到亚艾的长剑之中,而那柄长剑上隐然出现了无数的诡异文字,同时一股强大到犹如实质的邪念也在瞬间振荡开来,给人的感觉就好象是一片削尖的巨大山峰迎击上来一样!

“这难道真的是所谓主神的力量吗?”在这可以决定艾斯大陆将来命运的百分之一秒里,杨林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会是对手吗?!在这连口气都喘不上来的瞬间,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铮”的一声尖锐到可以将人疯狂的交击声之后,两柄长剑撞击在了一起,整个森林的上空似乎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泰伦。

非人的力量将除了电射而来的少年之外的所有树木全部削平,地面的千多佣兵全部被吹飞,甚至有人就在这气势猛增的同时上半身就被摧毁到完全消失,百多个血肉之躯瞬间爆破成鲜红的血雾!

陨岚大师在发出一阵光芒之后也被击翻在地,他在拼命抵抗的同时还紧紧抓住崔斯特的身休,不然恐怕这个万人斩会被吹入那能量地乱流之中。

肆虐的魔力、斗焰和真元地狂流仿佛永无休止一般摧毁着所有站立着的物休。所幸所有人都站在交战的下方,不然恐怕连抵挡都不用。就可以直接被碾成粉末了,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有很多修为高深的人事反而被断成了两截。

“那个考黎少年会是对手吗?”匍匐在地上紧紧抵抗的所有人,心中都出现了这个疑问。只是当这些因为修为差反而侥幸逃过一劫的佣兵,却被上空那团巨大的光亮所阻挡,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的事情。

陨岚大师和那些根本没有听清先前两人对话的佣兵不同,他早就知道了杨林地真实身份,但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在恢复记忆之后地身手是如此强大,当然他也是高估了杨林的实力。因为这个修真少年在官方记录里只是手段奇妙。完全不同于艾斯大陆的任何一系而已,所以这个魔导师本来就不清楚杨林的实力到底高到那里,此时自然也不清楚他的上限是多少。

“这么强大的能量波动,恐怕艾斯大陆四个魔导师一起战斗也未必能够比拟啊!”纯白魔导师在抵抗那余波地威压之时”心中一阵惊骇,只是今天晚上震惊的事情太多。倒没让他太过不可思议,不过对于这两人的拼斗,他却完全无法知道结局。

直到数十秒之后,那团光芒才逐渐散去,只是那金铁交鸣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所有人包括陨岚大师都是心底莫名,只能抬头仰望半空,希望能一窥究竟。

可是当那团光芒完全散去之后。每个人都是心底一阵灰败地坐在了地上,因为朗朗双月之下,只有那个亚艾骷髅的紫红身影,而金发少年则完全消失无踪。

“嗬嗬嗬嗬~桀桀桀桀!”亚艾头盖骨下的牙**下敲击,发出得意的笑声:“你们这群凡人。看到了我的力量吗?那个忤逆神地家伙已经被彻底消灭了!啊哈哈哈!”

“完了。”

“怎么会这样?一下就分出胜负了吗?”

原本还期待杨林只是用了什么不知名法术隐藏身形的人,都被黑风骷髅的话语说的瞬间绝望,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末日般的表情。

这个和先前第一次冲击完全相反地结果,让疾风佣兵团的残兵第一次感觉到了死神逼近的步伐,但是唯独只有陨岚大师仍旧眉头紧皱,不过因为杨林的真元气脉本来就和艾斯大陆完全不同,所以他也是无法探察。

“不过探察不到,或许反而代表着些什么吧?”纯白魔导师的心中隐然抓住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如果杨林平时用某种方法隐藏了气息的话,那么此时被击成粉末,就应该被发现真正的力量本源才是,而不是如此全然一点痕迹都没有。

何况那个所谓的神之指环呢?

想到这里,这个纯白魔导师的双眼猛地一亮。

这时亚艾的得意声音再度从上空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如山般的威压:“投降吧!归顺我这个新的主神,就会有想象不到的好处啊!”

这个新“神骷髅”的心情是十分希望所有人都能主动投降的,毕竟在他所继承的主神秘法中,虽然有能将任何生物的骸骨变做部下的能力,但却不能和他沟通,而血玉中的知识里曾经说明倘若是活人主动放开心神接受改造的话,那么就能象它一样具有智慧,并且永远向它忠诚。

“如果在今后的漫漫征途中,能够有可以和我一起分享荣耀的人在,那才是真正的传说啊!”从小就独自将“主神的秘密”一个人保守、为了破坏禁忌森林的结界而不得已把所有忠诚的部下抛弃的抛弃、当诱揖的当诱饵或者直接变成破魔阵一员的亚艾,实在是很想有些可以和它分享成功喜悦的人、能够交流沟通的人,所以它才从一开始就希望这些人都能投降,主动放开心神,而不是成为那些死气沉沉的家伙,所以它的话语中带上了最强的威压和精神冲击。希望能够藉借一举“斩杀”杨林地威势,让这些疾风的佣兵成为它手下第一批有智慧地“新死神小队”。

它的这股威压。在疾风佣兵的心神中,几乎比上次在龙巢中黑火巨龙的龙威还要强烈数倍,当下所有人都在极力抗拒,幸好因为阵型稳固,所有祭祀都全部保留下来了。所以还能勉强抵抗,只是那团团神圣结界,实在是如同汪洋中的点点扁升一般,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想不到这个家伙在变成粘髅之后。竟然实力强悍到这种境界!莫非杨林真的被他……”陨岚大师眼神猛地一亮:“不论如何。都要誓死相拼,即便它现在可以称推整个大陆,但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都不能放弃。”

他眼见那些修为差的人已经开始眼神迷乱了”心中不由焦急。对于杨林的生死存亡仍旧保有一丝信念地纯白魔导师将魔力猛然凝聚脱口吼道:“想让我们投降你这个亵神者,那是做梦!”

说罢,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正是勉强提聚魔力说话,却导致休内魔网和内脏受到了那股精神冲击地极大振荡所致。

眼见刺余的疾风佣兵都忽然眼神一亮,显然是被陨岚大师那激发生命般发出的怒吼惊醒,亚艾不由心中愤怒无比,它的精神冲击被这个蝼蚁般的家伙所破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此时若再来一次,效果将大打折扣。

“你要死!那你就去死吧!”亚艾这时候已经很是愤怒,虽然有智慧的部下当然也可以出去再召,可是眼前自己地权威似乎受到了挑战,如何不让这个今晚受到三次侮辱的主神继承者火冒三丈呢?

一道紫红色的斗焰如同火山一般喷发了出来。手中的长剑猛然出现无数艰涩的字节,宛如魔神降临的它此时已经进入了狂喜状态:“杀了你们!”

就在整个森林和疾风佣兵团都被它的气势所摧残,如同一个骨架形核弹就要暴走的时刻,忽然一下所有地气势、斗焰、魔力都瞬间荡然无存,就好象一场台风即将登陆的刹那烟消云散一般,亚艾的动作停止了。

完全的停止了!

所有的疾风佣兵和陨岚大师都双手颤抖地看着上方,就连那原本威风无比地亚艾也在艰难地看着胸口冒出的长剑之后,又极度缓慢地转头看向了后面,用难以置信的声音惊呼:“你……你!怎么。……可能?!”

此时双月清朗,一个少年手持着柄毫光四射的温润长剑,正充满微笑地虚浮在“主神继承者”的身后,赫然就是那消失的杨林!

忽然凭空出现的修真少年,在所有人的震骇目光中微笑着对那个回头的骨架说道:“谢谢你!”

原来当时在两剑相交的剂那,少年休内所有的力量忽然集休爆发了!在那瞬间,原本已经融合的五行仙元全数绕着仙脉在疯狂增长,心中大骇的他猛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他恢复记忆的时候,居然没有因为功力大涨而进入神游状态过!

“随意宗心诀于别不同,但凡修为增长,必定会有神游太虚、灵台出窍的迹象发生,一是为了完全掌握进阶的力量,二是能够瓮探到下一层次的奥妙,可称是天下第一奇特的心诀,不愧当年祖师妙手调制而成。”穆真人的话语仿佛如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脑海。

“完蛋!难道现在就进入了这个阶段吗?”杨林看着迎面倏忽出现那柄紫红长剑,不由苦笑不得。

他却不知自己休内水火真元真正的实力是何等庞大,五系融合只是一个开端,真正的随意心诀妙用,将在这推厚的底子上完全发挥妙用,这也是当年祖师在创造这个功法的时候所臆想的最佳用途而已。

“只是我现在太过古怪,只是调理仙脉而已,用得着这样吗?”杨林在全身功力暴走的时刻,脑海中映出一个念头:“难道是进阶了?返虚?天啊~~”

还没等他感叹,意识便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