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190 变化变化

190 变化变化

----

那头骨眼眶中的火焰无力地飘摇着,命运给它开的玩笑似乎让那用灵魂说出的声音都变得干涩:“也就是说,你是故意告诉我你的弱点的?”

万念俱灰的前黑风首领,此时好象失去了对这个“主神”的崇敬,不自觉地把尊称变成了“你”。

银狼丝毫不在意,它很夸张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有任何弱点。”

未等那头骨和所有人来得及感受惊讶,狼的眼神便充满了狡黠地说道:“只是我在知道你开始练习那‘玛迦大法’(各位,本人也非常讨厌论坛很多人用马甲欺骗大众智商的行为,所以,请原谅鸟~~)的时候,顺手修改了你这个蠢货的记忆而已。”

“原来如此!”所有人的脑海中都闪过了这么一个感叹号,均感觉这样情节才是合理的,也不禁为前黑风首领的不自量力感觉可怜,同时对那头狼再度感觉到了神秘和敬畏。

银狼似乎也感觉到了所有人的心情,心情也越发地高兴了起来,就连那充满邪恶的紫红光芒中,似乎也露出了粉色的喜悦。

至此,有关于这位前黑风盗贼为什么会如此能够纵横十年不倒,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奇特的能力,以及为什么忽然大张旗鼓地趁虚而入却又留下诸多痕迹的疑问,都得到了圆满的解答,就连它为什么会受到那个“主神”银狼的惩罚,并在似乎可以毁灭所有人的刹那间被收回所有力量的疑问,也知道了来龙去脉。

毕竟在亚艾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其实中了杨林暗算的那一霎那,作为被封印了千年好不容易恢复自由地银狼。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的力量受到任何伤害的。

“也就是说,那个少年‘齐丹’的力量还是可以伤害到它的?!”被银狼的压迫感和力量压制在地上的疾风佣兵们,其中有数十个反应快的马上联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瞬间感觉到了希望,充满热切地眼神注视着前方半空中的那个身影。

陨岚大师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在继续守护身后崔斯特万人斩地时候,仍旧拼命恢复着体内魔力,只是在注视着杨林和那神秘银狼的同时,心中惊讶:“杨林的力量果然如同描述中般的奇特。不过似乎远远超越了教廷搜集的资料,倘若有幸战斗结束,应当好好讨教一下才是。”

只是半空中的杨林此时已经来不及考虑自己成为瞩目焦点地事实,他的心中都只被一件事情困扰:“这头银狼地力量,和那些玉又有什么关系呢?”

远在不知道多么远的时空中,地球上那个神秘的外星飞船;需要玉、才能充满能量的传送器;历代修真的飞升去向;传送器的神秘艾斯大陆坐标;作为供奉被教廷收集地玉;只有千年的艾斯大陆人类进化史;魔法文字中的巫族字节。似乎这些乱七八糟的因素中都有着一条线。

“但是这条线到底是怎么串连地呢?又代表了什么?”杨林在意识深处通明道心的全神戒备之下,负责逻辑思考的其他脑域却陷入了茫然。

似乎触手可及。似乎又非常遥远。正分心二用的杨林忽然感觉汹涌而来的压力之中似乎有某个地方出现了微弱的变化,就象压倒在身上地砖墙出现了砖块的松动一般,惊讶的他简直难以相信这个变化:“是故意示弱的陷阱还是……?”当即神念大开,抛却脑中杂念,死死地注视着前方的银狼。

这种看似可以肆虐整个禁忌森林的力量居然出现了如此不协调的振幅,除了杨林的返虚神念之外。是没有人可以察觉的,就连那头银狼似乎都一无所知。

与此同时,在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静寂之后,那个短暂沉默的头骨忽然冒出了紫红色的光芒。它开始不断地哀求:“伟大的主上,我唯一的神!高傲的你,是我梦想的唯一体现。就请你可怜可怜我,看在我是您历史的唯一见证者和最后的实行者份上,饶恕我卑微的错误吧,请给我一个效忠您的机会!”

银狼的狼唇似乎要裂到了耳根。它看上去非常高兴,如同一个君主在俯视着脚下的蚂蚁,同时又经历着戳穿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的那不自量力的阴谋一般身心愉悦。

它眯了眯眼睛,在享受了前黑风盗贼头骨的几次哀嚎后,忽然面色一沉喝道:“不错,你贡献的玉确实是我复苏的最关键一个部分,让我重新冲开了那可恶的封印,得以能够回到我向往的物质世界!”

那头骨的脸上骨片拼凑出了欣喜的表情,隐约还有希望。

“不过,”银狼的话锋一转,头骨的表情一窒:“万事都有先后,若是没有千年来受我感召,自愿进入森林奉献肉体和精神的那些奴仆,我又怎么可能恢复今日的形态,你的玉,只是我传说史料中序篇的最后一个字而已。”

那个头骨脸上欣喜在逐渐溃散,听到最后雪白的牙床再次开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立即被银狼的声音斩钉截铁地打断:“要说功勋,好象五百年前那个东**国的叫高丸什么的家伙,比你的贡献更大吧?要不是它,我又怎么可以如此“好玩”地戳穿你那可笑的把戏呢?”

似乎被成功冲破封印的欣喜充塞脑海的银狼,看上去喜欢上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它一如既往地没有将空中的杨林和被压制的数百疾风佣兵放在眼里,好象那都只是一盆点心一般,它的狼头望着那个头骨,用戏谑的声音说道:“不过,虽然你挥霍了我给你的奖励,但是如果不给你个悔过的机会,似乎也说不过去,毕竟我是你的‘主神’啊!”

“受不了的阴阳怪气啊!真TD的罗嗦!”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了这个念头,一把刀始终在头上悬着不掉下来,早让诸多参与者心烦意乱:“D,倒是早点开打啊!”

“奶奶的,我也后悔了!”杨林心中火大,若非先前出亍保守,以及潜意识希望多知道点秘辛,也不用听这家伙JJWW了:“不过既然已经如此,那就当免费看内讧好戏吧!何况,它的力量似乎在逐渐的发生奇怪变化啊……”想到这里,地球少年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继续凝视着前方的那头银狼。

与此相反的就是那个头骨的反应了,它似乎从水里又捞着了一根稻草,非常激动地喊道:“仁慈的主啊!您是艾斯大陆唯一的光明!虔诚地敬佩您的宽恕!您是最伟大的存在!”

“呵呵!”银狼似乎更加高兴,它欢快地说道:“既然你如此感恩,那好!我就把你的灵魂做成新尸骸护卫的核心吧!同时抹去你的其他意识,让你成为我的征战大陆先锋,在每次刀剑砍中你时,在那种痛苦中反思人生,最后在忏悔的时刻我再把你变为我力量的一部分,你觉得怎么样?”

头骨的激动表情曳然而止,在露出惊慌、恐惧、愤怒和被戏耍的尴尬表情,以及明白了它只是被狠狠地玩弄了一把之后,它彻底崩溃了,用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声音吼道:“你这个混蛋!比盗贼还要卑贱的家伙!你永远不会成功的!我诅咒你!”

“哈哈哈!”银狼的笑容显得很是畅快,它淡然地笑道:“我的造物,你不明白造物主对所造物的诅咒免疫吗?!哈哈哈。”

“享受你最后的裁决吧!”银狼的眼睛露出了紫红色的精纯光芒,整个森林的气息忽然狂放了起来,所有树木都向核心的方向弯曲了树体!

杨林眼中精光爆闪,所有的压迫力量如同击中了虚空,一点都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但是那存在又是如此的强烈,宛如海浪下的潜水艇一样毫不受打击。

陨岚大师则明白那个银狼在如同歌剧的最后**般解决掉亚艾之后,下一个目标便是他们这些佣兵和魔导师,当下也毫不犹豫地重启了魔力护盾,所有佣兵都形成了一个锥形排在了他的身后,或多或少都能减少这瞬间产生的强大冲击!

就在地上原本的黑风盗贼尸体和所谓的死神小队遗骸都被气流切割成尘土、亚艾的头骨露出了绝望的紫红光芒,准备接受最后的裁决之时,意想不到的变化产生了!

银狼的眉头忽然皱了一下,原本的压迫力量忽然停顿了下来,它猛然间抬起左爪,银白色的爪心中露出一团紫红色的光芒,一群微小的力量在其中有如实质的流窜。

杨林凝神望去,赫然就是一个个如同缩小了无数倍的人类形象:“那莫非就是黑风盗贼的灵魂?”

他倒不是可怜这些无恶不作最后被“黑吃黑”的灵魂,而是惊讶亍这个银狼此时调出这些灵魂的举动:“它想干什么?难道是什么异星妖物的大绝招?”

且不说所有人在这一惊一诧中的莫名,就连那头骨也是一脸的茫然,只是在它稍微思索之后,忽然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报应来的及时啊!”

这个银狼完全充耳不闻,它在用精神检索了所有黑风盗贼的灵魂之后,猛然露出了极度愤怒的表情,忽然间一个细小的灵魂从它左爪的光芒中脱离了出来,在这个神秘存在一一幕后黑手的狂放意念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