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215 逆搜魂术

215 逆搜魂术

----

直至交手到最后一轮,尚余十人来角逐三个名额之时,杨林才得以休息一下,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淘汰的选手吸引了过去。

此时这个山谷内已经是欢声雷动,得到教廷御用亲卫队资格的人都在为自己团内的选手鼓气,而那些被淘汰的人倒也没有什么沮丧,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也怨不了别人,何况就算有宿怨,也不便在王都禁卫的面前发作。

“这便是灵魂探测吗?”杨林在角落等待最后一轮的时候,忽然感觉神念中一阵涟漪,天地元素中似乎存在着奇特力量的波动,他抬眼望去,正看见那些被淘汰的人纷纷在谷口排队,而教廷的祭祀正四个一组的联合圣力,汇成一道白色的力量将淘汰的选手逐一笼罩了一次。

“时间却是不长……应该不是全面记忆回溯吧?”杨林心中嘀咕道,就算是搜魂术,也未必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翻遍目标所有记忆:“是了,应该只是检索最关键的字眼!”

其实各位看官不必惊讶“关键字检索”如此现代的字眼,因为天下万法皆通,即便是修真和异星奇术。其实在追溯记忆的时候,也未必能将一个普通人地所有记忆完全翻阅,即便有这个能力,也需要有相当的时间。

而眼下这个“灵魂探测”,正是冥冥中暗合电脑搜索的精犍,只要你记忆中有相关字眼出现,必能让这个教廷奇术有所察觉,合四人之力来进行。也只是为了加快速度而已。

更何况人孰能无错,若是每个人都彻底翻阅一遍,恐怕碧蓝空亲王和那玛主教也会成为罪人的。

好,言归正传。杨林心中正灵光一闪之时,已经发现最后一轮剑士的挑选正式开始了,山谷内欢声雷动,碧蓝空亲王和那玛主教都眼带微笑地看着他,当下也不多言语,慢慢地走到了挑战场的五系魔法防御阵内,心中已经基本定下了一个计划:“若是只要那关键字眼在记忆中。却也好办。”

而此时他的对手,却是一个劲装打扮的剑士。监督观战地主持已经大喊:“接下来是天风佣兵团的谬罗,对阵神圣哥特佣兵团的强森。”

杨林一乐:“倒是和那疾风的老团长强森一个名字呢。”忽然想起疾风的陨落,心中不由略感悲悯。那个年轻的强森也不谦虚,手挽一个剑花。朗声喊道:“谬罗,承让了。”脚下却是刷刷三步,已经退出十米左右距离,身周斗气涌动,剑势交错纵横将周身防了个严严实实。

这倒让杨林略微纳闷一下,方才想起自己先前几场因为心中郁闷。所以表现过亍彪悍,常常是几招过门以后,就把对手连人带剑劈飞搞定,恐怕早就成其他人心中最大障碍了……此番最后一轮,也难怪这个神圣哥特佣兵团的剑士如此戒惧、如临大敌了!

只是当他正想如法再炮制一下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动。却没有强势地欺身上去,反而是解下了背后才买的钢剑,也略微摆了个艾斯大陆通用的招式,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台下其他晋级地佣兵都是大声喝倒彩,他们遇不上这个一直摸不清底细的怪异剑客,已经是心中搬去了一块石头,所以想看地就只是一场大戏了,原本以为又能见识到奇特的强力攻击,却没想到这个此番大出风头的奇怪隐士,居然也破天荒地开始兜圈子,不由万分不解。

“难道这个哥特佣兵团的强森,还真是超级高手不成?”不仅等待下场较量地佣兵不解,就连被强森击败的那几个佣兵在接受灵魂探测之余,也很是迷茫,那玛主教和碧蓝空亲王也好笑地交流了下眼神,都不知这个叫谬罗的家伙在干什么。

那个强森在很纯熟地用斗气护住周身之后,也面带惊疑地看着眼前的对手,杨林向他微笑一下,左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那好。接着!”艾斯大陆的佣兵都是血勇之辈,就算输也要输出气势来。只听一声猛喝,那个强森已经如同疯狂地魔兽一般扑了过来,声势之猛一时无两。

“好!真不愧是神圣哥特佣兵团地顶梁柱啊!”

“不错,这个标准骑士横扫剑势毫无缺陷,堪称是完美!”

“嗯嗯,攻守兼备,不错!”

一时间赞美之声四起,台下佣兵全部都是识货的,就连那些被强森击败的,也不由同声赞叹此人确实有斤两 - - 自己败的不怨云云,碧蓝空亲王看在眼里,心中却在暗叹:“如此高手,恐怕以后内务部的想混进去,却是难上加难了。也不知陨岚和碧雪红两位大师什么时候归来。”

那玛主教却是嘿嘿一笑,这次来的高手越多,教皇托付地重任就越是安稳,自己也能更为放心的办事,所以脸上是毫无保留地真诚笑容。

只是这一切都在片刻之后归于哑然~~因为那一刹那发生的事情,已经没有人可以解释了。

所有人无论眼力好坏,都只是看见那强森手持双手大剑飞扑过去,然后黑发黑眼的谬罗清清楚楚地转身一闪,似缓实疾地一步犹如踏在所有人心头一样轰然巨响 - - 之后,便 - - 一结束了!

是的,强森在一剑扑了个空之后,忽然在台上站了片刻,既不防守也不进攻,再加上他脸向着内侧,也无人可以看见他的表情,俄顷之后,却见此公茫茫然转身,然后脸色恢复清明,很是惭愧地说道:“是我不自量力,十年前一战,我就应该知道不是你对手了,惭愧!”

说罢便也不等仲裁之人宣布结果,大剑插回身后剑鞘,已经飞身越下径直去了淘汰者云集的谷口了。

那个教廷祭祀担任的仲裁者在惊愕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大声宣布:“天风佣兵团的谬罗胜!”当时便台下一片混乱,很多认识强森的佣兵都纷纷涌到他身边,有心急地已经大声询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十年前?十年前你和谬罗交过手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居然瞒了我十年?”那些不认识强森的则在外围探头探脑,希望能够获得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只是那强森却很是茫然地抬了下头,然后很奇异地脸红回答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我……我也想不起来,输了便是输了。”眼神中却很是游移。

众人一阵哗然,都以为只是强森在做托词,不过在正当都问不出结果纷纷回头准备继续下场比试之时,却忽然听到炸雷似的一声大喊:“你个玛迦王国的奸细!”

这句话如同炸雷,让所有人都震惊地转了回来,只见那个神奇的佣兵谬罗,此时已经站在一个苍狼的弓箭手身边,两人双手相交,貌似正在互相祝贺,而身后却站着一个嘴角再度溢满鲜血的大河佣兵团剑士,这还不算诡异,诡异的是这声大喊却是谬罗所发,而那个嘴角冒血的家伙,正一脸悲愤和扭曲地怒视着他!

此时就连碧蓝空亲王和那玛主教都一下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王都禁卫也满眼是愕然,被这一分钟之内发生如此多的突然事件震惊地不知如何反应!

此时若是有主神,便会将时间转回一分钟前。

那个时候,让杨林心中有所动的,正是一个破天荒的想法忽然涌上心头:“从来只是遵循千古秘法,却如何不突破一下呢?!搜魂术能够搜索记忆,那么植入记忆呢?!”

“是了,我只要让那个孟菲斯的家伙记忆中有个地方深刻记住十年前的事情就好了!难道不是吗?那么,岂不是应该如此如此?……”心神沉浸到通明道心的他,已经将操作甚为熟练的搜魂术分析了个透,他心思聪明曾被穆真人认为资质悟性都是千年难遇,就是太懒。而此时专心运用之下,居然真的被他胆大妄为地想到一个“逆搜魂术”之法,只是心中仍旧忐忑:“历来万法都是千古锤炼流传至今的,自己所创,终需验证一下才好。”

所以等他意识浮上识海之后,所作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眼前的这位强森当作了第一个试验品。

就在两人身形交错的那一刹那,杨林已经将识海中的意念,破天荒第一次在修真史运用到了五行原力之中,通过千分之一秒的接触,传到了强森的意识之内,不过既然是试验,所以传送过去的,也就是“十年前我和谬罗曾经一战,往事不堪回首”寥寥几字而已。

他所不知道的,却是他在不经意间,已经跨入了神的禁区 - - 识海。

所以当强森猛然如电击一般之后的反应,却实在是让杨林心中第一次为自己的成就欢呼,当下就趁这位神圣哥特团佣兵用满脑的混乱引起全场哗然之时,他已经悄悄地站到了孟菲斯密探身边。

正当他趁和那个眼神游移的假货握手之际,再度强行运集五行真元悄然无声地融入了对方的手中的关键时刻,他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正手拿一个奇特的东西,满脸恐惧地问道:“你是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