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248 混乱之章(6)

248 混乱之章(6)

----

※※※※※※※※※※※※※※※※※※※※※※※※

当裁决师再度宣布对阵对手的时候,杨林倒是一阵轻松。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所占的地主之宜,此时已经显现了出来 - - 这一轮他是轮空。

碧蓝空也回过头来向他点了点头,不过眼光中仍旧满是希望他小心和预祝胜利之意,杨林虽然不清楚这位年轻亲王的所有企图,但也明白这场献技的胜利对这个打破常规从隐亲王起家的实力人物的意义。当下他也回望了一眼,暗中点头表示自己理会得。

碧蓝空显然很是满意,毕竟在他看来,此时仍是只显露了冰山一角实力的杨林只要不大意,那对付只凭“些许**巧的幻术致胜”的服部全藏,还是胜算居多的。

不过他在向周围看了数眼之后,很疑惑的问了下身边的侍卫:“成长老还没有回来吗?”

“目前还没有回来。”他身边数名侍卫摇了摇头。此时距离那逃兰王国的辛狄兰大法师受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碧蓝空眼中的神色有点。闪烁和焦急,看来很是担心出意外。

“请殿下放心,成长老在临行前曾说要妥善处理一下王都的布置和防卫,可能会多点时间。”张斗忽然上前禀告道。杨林倒是有点奇怪:我怎么没看见那个成长老吩咐过你呢?不过又一想,或许是在先前自己失神的瞬间错过了吧,当下便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中总觉得奇怪。

“哦。那就好。”碧蓝空显然轻松了不少。他忽然微笑着对杨林说道:“希望你能大展雄威,若是顺利登顶,日后我将大大犒赏于你。”

“多谢殿下。主神保佑,也愿殿下心想事成。”杨林回敬道。碧蓝空更是心怀大放。只不过一个是暗指劫玉,而另外一个则还想着大宝之位。当下都不明对方深意的两人互相哈哈一笑,便各自回头看向场地之内。

此时场地内地五系防御法阵已经再度徐徐降下,站在场中地则是考黎的那位游侠希斯斐尔面对服部全藏。

杨林看了这个对阵。心中明白这就是存心黑服部全藏的。因为表面上看这次献技是考虑到各人的状态 - - 先前那个游侠和服部全藏都是几招便致胜。相对于曾经和对手苦战地魔法师黑伦和孟菲斯那位内务部的甘窦林队长,都是体力消耗甚小 - - 其实却是相对较晚结束战斗地服部全藏和第二个结束战斗的考黎游侠之间的较量。

“看来黑地还不够彻底啊。”杨林看着略有得色地碧蓝空,心中不解暗叹了一声。因为这种排法看上去是游侠占了便宜,毕竟多休息了数十分钟。但相对于法师,凭借远程弓箭为主、腰间双刀为辅的游侠,应该更加不利于和服部全藏这种忍者近战。

不过杨林暗自筹划了一下,发现似乎除了自己亲自下场之外。那个孟菲斯的地窖队长甘窦林,似乎更不适合与服部全藏进行挑战:“或许只有同样擅长镜像分身的黑伦法师,可以和那个家伙一较长短吧?”

不过若是让黑伦立刻下场比试,恐怕落日王国的特使会不答应,毕竟第五场州刚结束没多久,就算黑伦大法师在祭祀的帮助下魔力全满,碧蓝空也不方便作出这么明显的黑手。

只是当杨林看到其他各国特使的眼神,似乎都和碧蓝空一样露出笑意,而高丸梅友也好象第一次显得有点紧张之时,心中更是大惑不解。

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可能,不由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却漏掉了这么一个东西。看来碧蓝空才是下的真正黑手啊!”

原来当他看到那游侠希斯斐尔在准备之时,双手放在身后不停虚引和摆动,忽然想起了那天在惊喜镇,希尔所做的那个有独特臭味的“游侠陷阱”,猛然恍然大悟:“对了,是陷阱!”

于是接下来正式开始的战斗,果然大出杨林原来的意料之外。

只见礼炮三响之后,服部全藏仍旧如先前般遁入了笼罩在半个场地的紫色烟幕之中,而游侠希斯斐尔则手持长弓捻着四发重箭,却并不忙着拉弦,而是猛然后退了数十步,眼睛紧紧盯着身前的空地。

希斯斐尔的反应,显然出乎了服部全藏的意料之外。这个同群从地球传送而来的忍者,明显在学习语言上花了更多的时间,导致他对这个大陆的熟悉度比杨林还远远不如。他自然根本不明白眼前对手的反应意味着什么,甚至连对手的职业他也弄混了:“八嘎,不就是弓箭手么?以为我的忍法遁烟只能笼罩这么一点地方吗?太小看我了!我可是获得奇遇实力大增又穿梭到这个落后世界的王者啊!去死吧!我脚下的蝼蚁!”

那团紫色烟幕猛然膨胀了开来,在向前延伸的时刻,依然保持着诡异的浓稠度,让各国特使纷纷失色。互相低声探讨不已。

杨林却飒然一笑:“雕虫小技。”原来这次却真的是幻术了,只有前端移动的烟幕是真,而留在后方的则只是残像而已。

不过希斯斐尔游侠却始终不为所动,他只是注视着这团烟幕前进的速度和方向。当烟幕赫然经过他原先站的位置之时,一缕微笑骤然闪现在他的嘴唇,他猛然拉开手中一人高的长弓,魔兽皮筋制作的弓弦发出“吱呀”地轻鸣。也不见他吐气开声。便见他手指中捻加地四根重箭,就如四支闪电般激射了出去。

杨林眼神电闪,只见那游侠右手虚引,手中已经再度出现了四根重箭重新搭在弓弦上。却是凝神待发,当下心中赞叹:“这一手。可能连希尔也未必行。”

当日的希尔纵然可以一手捻五箭(就是拇指和食指扣两根),但换箭的速度却未必有希斯斐尔这么快,而其他诸如陷阱等技艺。杨林就无从比较了。不过心中一动:“这么说。就算是希尔也能立足于这个大陆的魔武界高手吗?那么,我以前呆地到底是个什么佣兵队啊?!”

队长是龙,自己是异星来客,祭祀是可以引发神器共鸣的小罗莉,而法师则是打通仙脉地真元系法师,就连游侠,都是可以媲美十国献技中的顶级游侠。而且,这些人都还二十岁不到 - - 修除外……杨林顿觉黑线满头,第一次感觉“玉之香味”佣兵队的古怪之处了。

不过场上地变化,很快就打断了杨林地胡思乱想,只听数声闷响,那团烟幕猛然消散,然后一根木头如同大家预期的一样出现在视野之中,上面赫然穿透了四枝重箭!但希斯斐尔丝毫没有慌乱,他的长弓猛然换了个方向,遥指自己头顶四十五度角,只听“仙翁”一声弓弦弹动,又是四根重箭袭向那个空无一人的地方。

杨林露出了微笑:“好!”虽然此时他神念不敢当着如此多魔武交杂的人中轻易穿入防御法阵,但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服部全藏必然是中了游侠的那个陷阱,从而导致身形被锁定。

果然就如杨林所料,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原本是虚空的地方忽然凸现出另外一个木头,只听数声闷响,如愿又中了四根重箭。

此后便几乎变成了游侠希斯斐尔地弓术表演时间了,只见他忽而向前,忽而向后,忽而仰天,忽而射地,短短数十秒内已经射出了四十箭,而整个献技场地也出现了十根到处乱滚的木头,个个都是插了四根箭,显得滑稽无比。

杨林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其他各国特使也是抿着嘴唇窃笑不已,而高丸梅友的脸则时红时青,终于在希斯斐尔再度射出十六箭,场上又多了四根圆木之后,再也忍不住高声喊了起来:“服部!杀了他!”

立时各国特使的眼神都很是鄙夷,毕竟虽然大家都是恨不得自己的代表将对方打的落花流水,但公然叫喊杀了对方的代表,却实在是有违艾斯大陆流传千年的骑士风度。就连玛迦国的其他侍者,也脸上一红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显然也觉得甚是丢脸。

其实服部全藏也很郁闷,他根本不明白对手是怎么提前锁定他行踪的。他自从踏入这个异世,一直便只用这个低级忍术就能横扫玛迦,时日一久早就骄横自大无比了。纵然还有很多忍术也是时常锻炼,从未有放松片刻,但潜意识里早就觉得自己就凭这一手就能称霸艾斯大陆的普通高手中,那些其他奥义,就留着会会所谓的传说级“魔导师和剑咏”吧。

却不料此时这手刚刚施展出来,就被对面这个看上去就是弓箭手的家伙识破。而且不仅是识破,甚至自己无论从哪个方向潜行和替身,都被那势若千钧的重箭迎面痛击。而这个忍术的缺点就是在潜行中是没有攻击力的,导致连反击都不行,让枉自实力大增的服部全藏郁闷到骨头里去了,只能不停变幻潜行的位置和方向,却始终被希斯斐尔牵着鼻子跑,演变成一场弓术表演了……

及至当听到高丸梅友的那声大喊之后,一向暗中瞧不起他的服部全藏如何能够忍耐,他猛然咬碎舌尖大吼一声:“八嘎亚路!”赫然显出了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