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273 最后乐章(2)

273 最后乐章(2)

----

※※※※※※※※※※※※※※※※※※※※※※※

“你觉得怎么样?”伦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金属摩擦般尖锐的声音。

“我觉得不错,今天应该就是决定性的一天了。”伦特拿起了一把三层附魔的长剑插入腰间的剑鞘,在这个豪华的房子里,聚集着泽莫帝国所有内务部的骨干,他回头向独处一隅的黑色烟雾恭敬的说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了。”

“那么,你也明白自己的使命了?”路易斯大师的声音忽然变得缥缈了起来。

“我明白的。”伦特额角冒出了些微冷汗,俄顷他坚定地回答:“今天若是擒获不到杨林,那么我将听凭陛下和路易斯大师您的处置。”

另外五个内务部小队长都露出了惊骇的眼神,这些日子的等待,也让他们明白了什么是“路易斯大师的处置”。

那团烟雾晃动了一下,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仍旧是路易斯大师,他哈哈大笑的说道:“不,你错了,不是陛下的处置,而是我处置了你之后,再去报告凯达林十一世。”

伦特眼中精芒闪动,他咬了下牙关,忽然不再理会这个魔导师,而是转头给那些面露惊慌神色的队长们开始布置起所有的任务了。

花了数十分钟布置任务的整个过程显得非常诡异和尴尬。

最后这个新晋泽莫内务部最高指挥官的中年商人,就挥了挥手让骨干手下们离开,接着再度将头扭向窗外一言不发。

“怎么了?我聪明而又睿智的伦特阁下?”路易斯大师用显得有些大惊小怪的语气说道。

伦特忽然将眉头皱紧,然后下定决心说道:“路易斯大师,我其实一直都是很尊敬你的,而且不仅是我,这里所有人都非常尊敬你。”

“接着说。”那团黑色烟雾显得有点兴趣。

伦特咬了咬牙,他有种预感。而这种预感让他豁出去了:“正如我所说。这里地人其实都很尊敬您。可是您为什么要这样做?!看看刚才法可这些人地表情吧,您吓唬的并不止是我,而是所有人,您让所有人都对您厌恶和恐惧。甚至我敢打包票的说,就算今天杨林来了被我们擒获了,您恐怕也会把我们全部变成那种白痴,然后带回泽莫交给凯达林十一世的吧?”

“我第一次感觉你这么聪明,难道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这么大胆地和我说话吗?”路易斯大师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难道不是吗?无论如何我们都逃不过您的手心,那么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害怕的呢?”伦特干脆放下一切恐惧,这个时刻他似乎无所畏惧了。

路易斯大师沉默了一会,忽然再度大笑起来:“哦。亲爱的伦特,如果我告诉你,我从来就没这么想过,只是你现在的态度。才让我起了这种想法的话,你会不会感觉后悔?”

伦特忽然面色惨白,他猛然大喝:“你不要欺骗我们了!我们这一路象狗一样侍奉你,就是为了能够活着回泽莫!我敢说。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的打算,其实无论杨林抓不抓到手,你都会将我们当成试验品的吧?这才是你答应皇帝陛下参与这场追捕的真正目地吧?!”

伦特的眼中闪着疯狂的意味:“异国他乡没有任何顾忌,随便可以处置手上的人,就连该怎么回报皇帝陛下都只是你一个人说了算,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更适合您 - - 伟大地精神控制导师路易斯呢?!”

黑色烟雾似乎有点吃惊,他忽然冰冷的说道:“如果我承认了。那么聪明的伦特,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还继续在这里为皇帝陛下效力,而不是逃跑呢?”

伦特的嘴角抿了起来,他骄傲地说道:“因为我们都是陛下最忠实的内务部一员,只有当我们完成了皇帝陛下的任务后,才会考虑自己的生死存亡!”

路易斯在黑雾中拍了拍手:“好好好,没想到伦特阁下是这么忠心耿耿的人,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其他人是否也是和你一样想的呢?”

伦特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精芒,他坚定地说道:“他们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他们对陛下的忠诚,可以让他们面对所有的恐惧!”

路易斯再度沉默了片刻,他的黑色烟幕很有规律的在流动,然后他选择了一种嘲弄的声音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聪明的伦特阁下,你有没有想过,我即便在泽莫,也能找到无数试验材料,我为什么要挑你们?难道你们很特殊吗?:”

伦特脸色惨白的反讽道:“我怎么明白?我怎么知道伟大的精神魔导师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完成你那疯狂的魔法试验?!或许你需要的就是象我们这种意志坚定的人呢!”

路易斯大师哈哈大笑:“如果我说你错了,你会怎么想?”

“什么,我错了?”伦特显得非常意外:“不可能,不然你为什么要不停的侮辱我们,甚至准备跨越皇帝陛下的权威来说出处罚我们的话呢?你其实根本就没把皇帝陛下放在眼里吧?!”

“你错了,伦特。”路易斯大师忽然用非常郑重的声音说道:“你错了,我虽然不尊敬凯达林十一世,但我尊敬整个泽莫,如果不是我的导师,我说不定早就因为操纵尸体而被教会烧死了。”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所以,我痛恨的并不是泽莫,而是泽莫的权利,所以我才会加入这次追捕,因为杨林这个人,似乎可以关系到整个泽莫的兴亡!”

“至于你们,在我眼里只是蝼蚁而已,就连凯达林也是如此。”那团黑雾似乎有点激动:“除了我的露特导师外。其他人都只是垃圾而已。他们将因为瘟疫而死人的责任都推卸到我的身上。有谁会去相信我是无辜的?会去相信一个成天摆弄尸体地人?如果不是露特导师地庇护,恐怕我早就被凯达林十一世的父亲抓到教廷,点上天灯告慰主神了吧?!”

伦特顿时陷入了震惊之中,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一会他才问道:“那么那些传言都是假的?那些说你屠村屠镇的话都是假地吗?”

“以前的都是假的。”路易斯大师忽然又发出阵阵不明的笑声:“不过后来的就是真的了,因为既然大家都不相信我,而我又缺少试验材料,那么我为什么要在乎呢?不过我除了杀杀东部十国的人,泽莫的却没怎么动过,毕竟我曾经向我最尊敬的导师大人发过誓言。”

伦特不用问,也知道路易斯大师当年发地是什么誓了,想来按照传奇大师露特的眼光,不难看出这个路易斯今后肯定需要用活人来做试验。

“那么。其实你……”伦特眼中显得有点混乱。

“不错。”路易斯在黑雾中耸了耸肩膀:“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对付你们,我只是恨你们这些帝国权利的走狗而已,同样,我也希望你们恨我。这样的话,我才觉得是正常地生活。”

然后这团黑色烟雾开始慢慢消散,路易斯用奇特的嗓音说道:“今天我心情很好,才和你说这么多废话。我希望你能记住两点:第一。以后不要再用这种方法激怒我;第二,如果你的计划今天失败了,那么对不起,我将很乐意让你成为我的试验品。”

随着这些话语地消散,路易斯大师的那团黑雾也彻底消失了,伦特感觉浑身似乎失去了力量,全靠扶住阳台的双手才支撑自己没有倒下去。

过了很久。一个身影悄俏地溜进了伦特的房间,左顾右盼之后轻声问道:“他走了?”

伦特头也没回的回答道:“他走了,法可,他说他根本就没想要对付我们。”

“你相信他?”那人正是因为报告杨林动向而或晋升的内务部成员法可,此人自知不够聪明,所以特别忠心,伦特也将他视为心腹,此时法可接着说道:“你会相信这么一个擅长精神控制的魔导师?”

伦特看着对面豪华繁忙地首相官邸,一时间似乎入迷了,过了好一会才回答:“我不知道,或许他说的是真话。”

法可的眼睛里不停闪烁着惊慌:“我可不会相信,说不定他刚才和你说话的时候就曾经控制了你,反正我不会相信,想想那个可怜的索斯女间谍吧,想想她是怎么死的。”

伦特眼中闪过一丝不确定,他回想到那天房中的骨骸和内脏,同时又回想起那女的在数天后忽然萎缩成一团肉泥的惨状,一种呕吐感油然而生,他在摇晃了几下后依靠阳台的支撑才没有倒下去。

“你没事吧?”法可显得手足无措:“应该有个计划,应该有个安全的计划,我们不能在完成危险的任务后,还要面对一个疯狂的魔导师!”

伦特休息了一会,感觉好了点,他看着法可,忽然说道:“其他人怎么说?”

法可急切的回答道:“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伦特阁下,很多人还有妻子和儿女在泽莫,为陛下工作那是应该的,但现在我们需要对付的不仅仅是十国……”

“停!”伦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他忽然对法可说:“你先回去。”

“可是……”法可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先回去。我会有计划的。”伦特的眼中闪着疯狂和坚定,法可显得很迷惑,但他仍旧按照伦特的命令悄悄退出了房间。

“我会有计划的。”伦特回头看着远处开始礼炮齐鸣的首相府,忽然紧紧握住腰间魔剑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