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277 最后乐章(6)

277 最后乐章(6)

----

“艾斯大陆一五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十国御玉传送到洽娜之时,曾经发生过一场异常残酷、前所未有的联合劫玉行动。而这场行动,一直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下,直到若干年后,才被人公诸于世。”

“在那场惊世骇俗的劫玉行动中,既有当时东部十国的大部分内务部参与,也有东道国洽娜王国的暗中策划和预谋,只是这些人在付出了鲜血和生命后,并没有获得成功,那些被教廷从东部十国征集的秘密库玉,仍旧在当时的红衣主教那玛的绝地反击中,浩浩荡荡地回到了罗德总教廷,传送回了当时被称作是‘主神’的沉眠之处。”

“在那场行动中,所有参与者,除了教廷之外,都是失败的一方,没有人得到任何回报。”

“那是一个完全失败的惊天联合大盗窃。”

- - 摘自《艾斯大陆千年王国地方志》

※※※※※※※※※※※※※※※※※※※※※※※

黑暗中,一道红光忽然闪烁三次,然后随着数声电子合称声的微弱滴答声,整个传送器后盖紧紧地关闭了起来。

然后这个传送器便被杨林拿了起来,他看了看充能指数上的数字,然后陷入了沉思和回忆。

当时他将传送器后盖面对服部全藏自爆的碧绿光团时,他地举动并不是赌博。

而是对自己判断的自信!

既然服部全藏的生命核心来自于碧玉扳指。那么他最后喷发的精华,也绝对不会有其他。

而碧玉扳指如果不能被传送器吸收,那么整个传送器的工作原理就是一个笑话。

何况那个曾经被高丸梅友侮辱过的肉体,已经在千分之一秒前化为了肉屑,那么那团精纯地生命核心,就已经是纯粹而干净的了。

原本就是碧玉的精华。自然被传送器吸收的干干净净。

“那么,谁还认为这是一个完全失败的行动呢?”杨林在黑暗中微笑着喃喃说道。

※※※※※※※※※※※※※※※※※※※※※※※

“同时,十一月二十五日这个时刻,又似乎是个被恶魔诅咒的日子,当天不仅有令人难以想象的艾斯大陆最大规模公开抢劫行为,还有一场宫廷政变也在同时发生!”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在洽娜王国潜隐数百年的南部郡分裂份子,会在同一天公然造反!虽然他们地计划非常严密。甚至连当时洽娜王国的国王碧太宗都被控制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另我们奇怪的是,整个计划,却在最后关头失去了领导者,导致功亏一篑!”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任何领导者。甚至连军方强力高手都没有参与的政变,会取得什么实质意义上地成功,更何况这些政变者根本不得人心,虽然他们拥有很多王都禁卫和潜伏者作为内应,但都在神圣洽娜王朝地反击之下导致阴谋破产!而这一切令人不解的谜题。都在时间的流逝中,成为一个永久的谜了。”

“不过在这场政变中,我们必须重重指出一个人,那就是当时被称为隐亲王的洽娜王朝私生子碧蓝空。虽然当时很多洽娜群众群起反对政变地企图,而且政变者也明显没有统一的指挥,但他们仍旧占据了有利的宫廷,手中有碧太宗当作人质。”

“如果不是碧蓝空巧妙地应对和分化。在一个强壮的侍卫帮助下夺回碧太宗的话,那么这场政变虽然仍旧不会成功,但极有可能将整个洽娜王国的政局搅得一团糟,甚至就此陷入无尽的内战也未可知,因为当时地碧太宗,并没有任何子嗣,而作为隐亲王的碧蓝空,虽然得到过碧太宗突破传统的信任,但依旧不可能在当时即位为国王的 - - 当然除非他某位。”

“不过这样就无法解释他援救碧太宗的行为了~~反正碧蓝空在洽娜王国的历史上,就此成为了一个奇特而无法捉摸的人物,他聪明干练,在早期野心勃勃,但却忽然在政变那一天之后心灰意冷、遁迹j,林,再也没有出现在艾斯大陆的政治舞台上。”

“更令人费解的是,碧太宗似乎并不是非常感激自己的救命恩人,除了寥寥无几的赏赐之外,便允许了碧蓝空自我放逐的请求。而这一切都无法解释他以前为什么会那么信任这个同父异母的表弟的行为,也不符合洽娜王国知恩图报的贵族传统。”

“既能突破传统的信任他,又似乎非常冷血的变相放逐了他,既不符合传统,也不符合逻辑。只是现在已经追查不到当时的真相,只能让这一切都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了。”

“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 - 摘自《艾斯大陆千年王国地方志》

※※※※※※※※※※※※※※※※※※※※

当碧蓝空被杨林从黑暗而奇妙的芥子袋中抓出来,然后浑身忽然一热,便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动了,同时看到原本血肉模糊的腹部也开始结痴,显露出愈合的痕迹。

“你为什么要救我?”他疑惑地问道,同时看了下四周,发现自己似乎置身亍一个巨大的黑暗空间中,头顶似乎有个巨大的孔洞正对着自己,过了片刻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还是在第四神圣教堂的地下传送法阵中。

他顿时回想起来先前发生的一切,那颗从后穿出的火球造成的痛楚好象瞬间又回来了,他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但眼前微弱的双月银辉映照下,依然可以辨认出无数尸体洒在这个广阔的空间。

“成坤,张斗……哈哈哈,你们都死了吗?哈哈哈哈!”碧蓝空猛然仰天长笑。

黑暗中的杨林冷声说道:“我救你,并不是准备看你发疯的,而是希望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碧蓝空忽然停止了大笑,他眼中闪烁着疯狂问道:“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我被耍了!我完蛋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孤家寡人!”

他忽然停下来,一种惊喜浮上眼眸:“对了,你是不是因为崇拜我,所以你才救了我?!哈哈哈,一定是这样的!你的身手这么高明,一个人等亍千军万马,你一定可以帮我重新逆转,等我得到大位,我会封你为首相、大将军!”

杨林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把那些谋反独立的余孽一网打尽。”

碧蓝空迷惑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希望让洽娜保持完整?你难道不想帮我?你难道不想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吗?!告诉我为什么??!”,

杨林继续摇了摇头:“没有为什么,只是忽然想做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而已。”

“哈哈哈!你骗人!人人都是为自己的!”碧蓝空的眼睛忽然开始散乱了起来,他披头散发、摇摇晃晃地站在原地放声大笑:“你会帮我的!没有人可以抗拒荣华富贵!我就是不想一辈子被忽视,才会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谋逆!你一定是崇拜我,你想追随我,但又不想承认!哈哈哈哈!”

“我有了你,我就是国王陛下!他们要独立就去独立吧!我只要有你,就能东山再起!到时候杀光所有反对我的人,再把南部郡收回来!然后我踏平东部大陆,再统一整个艾斯!我就是最强的人,我会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明白那些传统都是狗屁!”碧蓝空的声音越来越高亢,而天顶上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了起来。

“你听到了吗?”碧蓝空忽然嘘了一下,然后放声高呼:“听到了吗?那是大家在欢迎我!嘿,我在这里,洽娜至高无上的、新一任的碧太宗在这里!”

杨林摇了摇头,一缕指风过去,碧蓝空便忽然软倒在了地上,黑暗中的杨林看了看天顶的窟窿,然后轻声对昏迷中的隐亲王说道:“你错了,那不是在欢迎你。那是整个洽娜王都的百姓在**,他们在用自己鲜血来弥补你愚蠢行为造成的损失。”

“既然你已经疯癫,那就不要怪我了。”杨林悠然说道,然后他从怀中抽出一道卷轴,正是前几天从那个现在已经自爆头颅的费挲身上搜来的精神控制卷轴,他在解开封印之前喃喃说道:“其实你也只是一个和我无关的人,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可怜虫而已。本来我也不屑插手这些狗屁事情,可惜这个国家让我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所以,既然你已经演完了你的戏分,本来该等待你的是臭名远扬、身败名裂,那么我略微改一下剧本,让你成为大陆让人敬仰的人名留史册,想来你九泉之下也会比较欣然吧?”

“那么就这样了,我希望那些王都秘党禁卫仍旧不知道你已经和成坤决裂的事情,希望这些秘党在看到你的时候,仍旧可以听从你的命令。那么我就能省掉很多问路、找人的麻烦事了,毕竟那个王宫,可是非常复杂的~~”向是对一个死人在留言的杨林,在说完话后,便解除了卷轴的封印,他知道再过数秒,当这个卷轴发挥作用后,他就能控制这个亲王殿下作些他想做的事情,而48小时后,这个亲王将彻底沦为白痴。

“那么史书又会怎么记载呢?”这是他脑中忽然闪过的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