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299 最后乐章(28)

299 最后乐章(28)

----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他的一双巨大眼睛,便再无其它。此时的这位精神控制大师,正用一种看着梦寐以求之物的口吻说道:“这或许是我平生第一次完成我的梦想了!”

“也是最后一次!”那是另外一个声音!!!

路易斯瞳孔猛地睁到最大,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后方,杨林紧张地手心都捏出了汗,海伦、费茜和温蒂尼齐齐惊呼一声“啊。”

只见一把雪亮的长刀和一柄魔力四射的魔剑分握在伦特、希尔的手上,这两把兵刃的尽头,则深深地穿透了大师的胸膛,剑刃和刀尖都滴下了碧绿色的血!

“你们?为什么?”路易斯苍白的脸庞反而涌上了一层血色,他的巨大眼睛更是占据了整张脸的三分之一,嘶哑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为什么……”

伦特狰狞的脸上满是汗水,他狞声说道:“不为什么,只是为了活下去!”然后他猛地松开刀刃后退数步,和同样满头大汗的希尔一起站在远处,恶狠狠地望着芶延残喘的泽莫魔导栋梁。

路易斯喉头发出了数声嘶鸣,终究还是顶不住胸腹间的重创,一头栽在了地上,他的双手鼓舞了数下。几缕黑色烟雾刚刚出现,又立即消散了。

见到这个情景,伦特地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隔了片刻,他狂喜地大喊一声:“他要死了!他不行了!我们成功了!”

此时屋外忽然出现了一阵沉寂,片刻后猛然爆发出一阵欢呼,俄顷就有数个领头的泽莫内务部队长模样的人,从窗外和门口冲了进来,见到路易斯大师挣扎的模样。(手 机阅 读 1 6 . n)都纷纷惊喜的大呼:“啊哈哈哈,这个恶魔终于要死了!”

希尔虽然说不出话,他的眼睛中依然流露出喜悦的光芒看向费茜。好象马上就能解放回到幸福的生活中一般,费茜和海伦还有杨林等人,都用根本无法形容的疑惑和震惊神色望着这些人,心中只知道一件事:这是造反么?,只是奈何这些人还被路易斯地魔力禁锢着,暂时无法动弹。

不过他们眼神交流中,已经准备好一旦恢复力量。立即趁乱脱出的准备。

而此时的路易斯喘着粗气,瞳孔中射出震惊地目光喃喃地问道:“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伦特得意地哈哈大笑数声,此时这个前泽莫武器商行会长。一点都没有气定神闲的样子,反而有种解脱的狂喜,他大笑着对半跪在地上的路易斯说道:“其实为了什么,你最清楚!”

“如果你不死,我们恐怕都没办法活着回到泽莫吧?!”伦特的声音渐渐又狰狞了起来:“怕是半路上,我们都会变成你的傀儡,成为你的试验品。然后你只要随便和皇帝陛下说个什么借口,比如我们犯了什么错啊之类地,陛下也约束不了你,于是你的魔法试验就多了一百多个收藏品吧?!”

“可是你打错了算盘!”伦特完全无视路易斯震惊的眼神,继续疯狂大笑:“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我们?!现在你死了,我们就自由了!”

“胡说八道!我从来就没打算真地把你们当作试验材料!”路易斯半跪在地上嘶声说道,他的碧绿血液不断顺着两柄刀刃流出。仿佛其中蕴涵着这个大师的无穷生命力。

伦特被窒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恶狠狠地说道:“谁相信你?!你这个变态的家伙!或许你说的都是真的,不过你一直在威胁我们,那么谁又能证明你从来就没想过这么做?!反正现在你要死了,说什么都是白搭!你还是早点死,让我们早点解脱吧!”

杨林一干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联系了下泽莫这个魔导师以前疯狂行为地传说,不禁都啼笑皆非,暗想: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他们才内讧的?!

“倒不知这个路易斯大师,现在会不会后悔平时威胁的话说的太多?”杨林如此想到。他好歹也是地球来的人,自然有点明白什么叫群体恐慌心理。

在大家都害怕一件事的时候,恐惧是会传染的,而封闭地集体,则会把这种恐惧无限放大,方才导致伦特等人这么疯狂的举动。

此时的路易斯显然百口莫辩,他还算魔力深厚,若是换成一个人,怕是早就死去多时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是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生命顺着刀尖溜走,过了片刻,如同老了数十岁的路易斯喃喃说道:“你们又怎么知道在这个时候……?”

“在你魔法烟幕消散的刹那动手么?”伦特粗暴地打断了大师的虚弱话语,他冷笑着说道:“你是永远不明白我们为了今天做了多少安排的!”

“泽莫帝国的路易斯大师,以一己之力抵抗东部三强。靠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就是靠你的隐身、穿越的能力,以及你无时不在的黑色魔雾!这个魔雾强啊,简直就是刀枪不入,就算是魔剑,恐怕也会被腐蚀掉!”伦特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可惜,你最近在索斯王国和我们呆的时间太多了,让我发现只有你在使用最本源的精神魔法探索思维的时刻,你的魔雾就会消失一段时间,这个时间是如此的短暂,甚至只有区区一秒不到的时间。”

路易斯圆睁着眼看着伦特,喉头发出咝咝地声音。

“甚至就算你全部身体都露出来。但只要有一丝魔雾存在,任何物理和魔法攻击都会被中和或扭曲,无法攻击到你本体!但是总是有那么一刹那,你的身体会处亍全无防备的瞬间,为了这个瞬间,我们可是演练了许久。”伦特的嘴角弯成了一道微笑:“你或许会奇怪前几天我们为什么向你借了如此多的控制卷轴吧?呵呵,如果你死后能控制自己的灵魂,那就去索斯王国的旅馆附近看一下,说不定会发现很多白痴的家养魔兽哦~~”

“哈哈哈!”其他几个内务部队长。也和伦特一起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大笑。

杨林等人心中顿悟,想来这个伦特必定是用卷轴不停对家禽释放,然后让自己完全适应那个魔力振幅。这才能抓住这转瞬即逝地机会,联合希尔对路易斯造成致命一击。

“看来任何人都是有弱点的,这个路易斯恐怕以前经常将身边人变成白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啊!”杨林心中暗叹,同时想道:“作为一个修为不高地剑士,能够做到这一步,想来伦特本身的资质也是不错的……”

半跪在地上的路易斯面如死灰。他此时似乎生命已经流失了大半,脸庞扭曲了片刻,然后挣扎着嘶吼到:“你们这是谋逆。凯达林十一世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错,本来我还很头疼怎么向陛下解释。毕竟一个魔导师死了,实在是难以想象啊。”伦特装模作样的摊了下手,很快就引起身边几人的不明微笑,他接着说道:“可是就象主神有眼一样,居然送来了一个魔导师,一个剑咏。想必当陛下看到我们不仅抓获了最想要地杨林,而且还有如此多的收获,一定会明白我们这一路的艰辛,所以当他得知泽莫帝国最伟大地魔导师,为了阻止碧雪红和萨斯逃脱,付出了生命代价之时,一定会封你为国家英雄的!”

“啊哈哈哈!我们也会来祭拜您的!”

“大师。您就放心地走吧!”那些泽莫内务部的队长,此时也兴高采烈的附和了起来。

而此时的路易斯,则咬着牙齿不停喘息,他膝下的血泊已经淌成个小池塘一般,末了他巨大地瞳孔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似乎所有苦痛都已经消失一样大笑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废话这么久么?”

“不就是想自爆么?”伦特笑嘻嘻地回答。其他人也是似乎浑然不将魔导师的最后挣扎当回事,都和伦特一起带着微笑注视着他。

路易斯眼角露出极度震惊和疑惑的神色,他猛然咬牙喝道:“既然你知道我要做什么,那么你们就都和我一起死吧!”他的身躯猛然爆发出一团浓厚的黑色烟雾,似乎无穷的魔力都在瞬间即将从体内爆发出来。

“糟糕!”杨林根本没有思索,就站到了海伦的身前背对着屋子地中心,同时心中暗道:难道这些家伙都疯了吗?!

因为如果纯论能量的话,等于现在就是有个核弹,正准备在毫无抵抗能力的众人面前爆炸!

正当整个屋内惊呼一片,而他也正准备牺牲肉体,用元神挡住这可能是惊天动地的一击之时,却马上觉得立刻又有一股奇怪的魔法波动荡漾开来,接着路易斯的呼喝声猛然间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无法接受的意思,然后整团几乎可以和核爆相提并论的恐怖能量骤然凝聚在一起,猛地向上方窜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无数碎木在房中激荡,将杨林没有真元保护的身躯打的生疼,只是当所有风暴都停止下来,他转身回看后,却觉得眼前一幕简直难以令人相信。

只见整个房间里乱成一团,原本的木质桌椅都化成了粉末,希尔扑在了费茜的身上,海德将温蒂尼紧紧搂在怀里,萨斯则揉身挡在碧雪红的身前,其他诸如伦特等人,也都被吹飞到屋子的角落里。

而在屋子的中央,则有着一团肉屑,应该就是自爆的泽莫魔导师路易斯了。从屋子中间破开的那个大洞里,西路和娜路的双月斜照下来,显得清冷无比。

“想不到居然是他先死。”这是杨林的第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