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311 神念之中

311 神念之中

----

而此时的麦坭等人也实在无法忍受东部十国那些耽于安乐的国王所作出的丑态,当下向前跨出几步,这位有“银公爵”美誉的传奇人物沉声对杨林问道:“杨林,你究竟想干什么?”

这句话中的“杨林”二字,如同有着什么神奇的魔力一般,顿时将整个乱局重新变成沉寂的局面,就连先前一直在外围凝神戒备同时又摸不着头脑的白袍祭祀们 - - 都露出惊讶和恐惧的神色望着傲然站在所有人面前的这个黑发年轻人。

“杨林,他就是那个十国通缉犯的杨林?”所有人的心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

“主神的敌人?!”所有祭祀的心中更是多出这一惊叹号!

然后沉默的局面瞬间又被打破,很多自以为聪明的国王与重臣纷纷在此刻表现出了无私的胸怀:“杨林,那个通缉令并不是我签署的,我完全是被其他人逼迫的啊!”

“对啊!那些玉算什么?!主神典籍中最先关注的就是贪欲啊!杨林你为朕消除了恶念,实在是邀天大功啊!我决定,回去后马上消除对你的通缉令!”

“吗的,全是你这个家伙当初逼迫我签署的!杨林大大,我回去后马上杀了这个家伙以儆效尤!希望你再接再厉,为世人消除恶念贡献一份心力啊!

“杨哥,今天我才体会到你的用心!原来你将我们所有人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们体会到主神对我们的惩罚啊!我错了,我回去后开仓放粮,多多建造经济房。杀光所有炒房团,废除玉的流通,我已经悟到神地旨意了!求你放了我,谢谢啊!”

甚至有人看见凯达林十一世哈哈大笑、安费尔十二世和麦坭摇头嗤之以鼻之后,立即大呼:“杨大哥,这几个家伙对你不敬。实在是可耻!我检举揭发了他们,希望杨大哥能够体会到我对你的一片忠诚!”

听到这些话。就连原本还在分心的杨林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实在是没有料到出除了索斯、泽莫和洽娜的碧太宗等人外,这些原本看上去高高在上、威严挺拔的国之栋梁,居然会在眼见反扑无效、生死不明的情况下,瞬间变成如此猥琐地模样,甚至连疾风佣兵团最卑微的佣兵都不如!

他于是微笑着对摇头叹息地麦坭回答道:“我其实并不想做什么,只是想让大家来这里观观光,看看一些事情罢了。”

他的回答。顿时让原本哭天抢地的各国国王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这些人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或整理好先前因为扭打而搞乱的衣服,重新道貌岸然地站了起来,只是刚才大家抢着保命导致丑态毕露,所以不少人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轻易说话,都将眼光注视着麦坭公爵,希望他能问出他们心头的疑惑之处。

麦坭虽然极端鄙视这些所谓盟友刚才露出的丑态,但毕竟现在杨林的所为仍旧让他难以想象,他自己心中也确实有无数疑问想要问个清楚。当下便沉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需要将我们这大陆所有国家地至尊都送到罗德教廷,难道是教皇的命令么?”

他的这个问题顿时让所有人都若有所思,若干反应快的人已经又浮想联翩:“想当年教皇曾经在密令中赐封此人为教廷神使,虽然绝密,但我们终究还是知道的。不过事后又说此人是主神的敌人,其中矛盾之处果然颇堪玩味,难道是教廷对大陆所有国家的测试?看看我们究竟在千年后。还对主神保持着多少敬畏之心么?”

然后这些人随即想到前不久的秘玉传送,忽然心头都是一震:“莫非就是教皇故意……”当下很多人那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若干人等抢先说道:“哦,原来是教皇的安排,我说怪不得能够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连盗那么多国家呢~~呵呵,麻烦杨林使者和教皇大人说一下,我国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劫持秘玉的行动就好~~”

“对对对。我国也没参与~~时间无多,我看大家就先回去吧~”很多人立即随声符合,更有人此时已经开始摆起了架子么五喝六起来,似乎这件事情已经被解决了~~

还有人甚至走上来准备和杨林亲热,同时嘴上说道:“杨兄,我看你身手不错,这教廷使者做的应该是顺手之极吧?有空的话到兄弟我的国家来,让兄弟我也为你尽尽地主之宜~”拉拢之心一览无遗。

杨林本来还觉得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比如所谓主神的预言诗本来就是虚无飘渺的东西,原本还准备一旦这些家伙不配合,便使用些手段强制一下的,但此时眼见这些人居然自己“悟”出了此行地“目的”,当下心道:这也不错,倒省了老子无数口水。

于是他真元略微轻轻弹动一下,便将这些毛手毛脚的家伙挡在数米之外,同时微笑着对这些涨红脸的家伙说道:“各位国王陛下的盛意,小弟是心领了。既然大家都想明白此行的目的,那小弟也不多说了。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大家一起去见教皇,所以还请大家不要多加推辞就是了。”

那些人眼珠一转,都是心道:口大点地事情都要搞得这么隆重,看来教廷的力量不容小觑,反正老子来也来了,想走也走不掉,不如干脆多呆点时间也是不错的了,恩,对面那个美女祭祀长的鲜嫩可口,应该还是处*女吧?甘美多汁啊~~于是这些人便都打起了哈哈,纷纷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既然来了,当然要看望一下教皇阁下。”

“不错,想来今日各国国王聚会,应该是艾斯大陆一大盛事吧~~名留史册是逃不掉的了。”

杨林眼见这些人转脸便能自我吹嘘起来,当下暗叹自愧不如。不过他看到自己如此胡说八道,而外围那百多个祭祀仍旧沉默不语,心中大奇这些家伙难道是聋子么?不过又暗想这也不错,省得老子多费口水了。

而此时的麦坭等人却和泽莫凯达林十一世都是脸色不善,他们都是明白杨林劫玉底细的,自然知道所谓盗窃十国是教皇授意的说法,纯粹是其他国家的昏君自作聪明凶的,更何况凯达林十一世曾听杨林亲口说过此行的目的,当下更是不知道这个神秘出现在艾斯大陆、仅仅用了数月时间就将大陆搞得天翻地覆的家伙到底要做什么,只是此行想来肯定不会如观光那般简单就是了。

尤其是麦坭等人看到洽娜王国的碧太宗也是低头沉思不语,心中就更是奇怪了:“这位洽娜王国的国王难道也知道点什么么?”

正在此时,矗立在众人面前的教廷内忽然传来一阵圣乐,满天的圣光忽然乍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仿佛整个罗德山脉已经进入了天堂了一般。

当下所有人都或虔诚或被惊吓地跪了下去,而那些原本站在外围的祭祀们则高声唱起了圣歌于那圣光遥相呼应,苍茫之中,一股铺天盖地的神圣光环瞬间从教廷内振荡了开来,每个人的心中都刹那感觉到自己的不洁和邪恶,祈祷之余更是让人心声敬仰和虔诚。

唯独站在众人面前的杨林依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万千圣光虽然缭绕着他,却丝毫无法如侵入其他人般掠过他的身体,圣光闪耀之中,竟然就象一尊礁石般傲然屹立。

已经随同其他人一起跪拜的凯达林十一世和麦坭等人,看到杨林此时的景象心中难免升起一股奇怪的念头:“难道他真的就是主神的使者?我们以前都想错了么?否则他又如何能够这样傲视主神的圣光之力呢?!”

他们却不知道,此时杨林的心中如同打翻了调料瓶一般五味杂陈。

“圣光么?这就是所谓的主神力量么?”杨林在神念中第一次看清了这所谓的圣光,尤其是当他看到在这纯白的能量序列后隐藏的一种奇特意念,正因此心中勃然巨震之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进来吧~我等你很久了。”

杨林赫然想起这个声音似乎正是当日在谬罗床前听到的声音,而且正是这个声音差点让他走火入魔!

只是此时听来,似乎这个声音虚弱了不少,仿佛有种难以为继的感觉,他忍不住在神念中轻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这时那个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神完气足地简直让杨林差点大吃一惊:“你还想救活自己么?呵呵,你竟然想靠这么个卑微的凡人来拯救?!就算你把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给他,他也无法阻挡我的!哈哈哈!”

那个声音在狂笑三声后忽然消失无踪,杨林的心中一阵迷茫,他在神念中大声喊道:“你究竟是谁?什么拯救?你究竟要做什么?”

但他的意念如同石沉大海,无论他怎么呼喊,都无法再获得任何回应。

而这个时刻,笼罩在罗德山区的圣光已经瞬间消失无踪,一个冷漠的声音猛然响了起来:“既然来了,为什么都不进来?”

“主神在上,教皇陛下万安!”虽然所有大陆的君王此时已经都站了起来,但依然对着远处的那个身影遥遥做了个恭敬的礼节。

世俗的权威虽然强大,但仍旧是臣服在主神的威严之下!这是教义典籍中记载的,所有人都不敢忤逆。

而远处的那个身影瞳孔中的目光,仍旧牢牢地注视着茫然若失的杨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