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修真

316 交易纠纷

316 交易纠纷

----

“海伦!”麦坭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他情不自禁地便向这个忽如其来的世界冲了过去。

杨林情急之下双手一震便要出手,却发现麦坭已经忽然停下了脚步,只见他的额头显出了一道血痕,好象撞在了什么东西上一样,眼睛中除了迷茫还有焦急。

“你究竟把我的女儿怎么样了?”这位命噪大陆的公爵放声大吼,浑然没有了先前的镇定和淡然。

那个银狼冷笑了一下:“她很好,你不用担心。她只是被我困在了断裂的空间中了而已。”麦坭公爵双眼血红,那个银狼的话不说便罢了,说了只是更让他心急如焚。

杨林将手轻轻搭在麦坭的身上想安慰几句,却被后者猛地挥掉:“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杨林心中很是歉疚,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海伦是在他的手中被人劫持的。何况他也不想解释,因为他这次将公爵带来,其实就是有些话想和麦坭说,于是他仍旧用低沉的声音但却坚定的说道:“我并不是想安慰你。我知道你曾经希望我能保护好你的女儿,也明白萨斯的承诺就是答应你给海伦找个可以托付一生幸福的人。所以我这次将你一起带来,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我面对的敌人有多少,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将付出一切来拯救海伦,这点请你放心。”杨林注视着麦坭的双眼说道:“我保证。无论我是生还是死,我都将把海伦完整地带到你身边。”

杨林地话虽然低沉。但其中坚定却显露无遗。

麦坭的神色渐渐安定了下来,他注视了杨林片刻,眼神中虽然还有些许焦急,但终不象刚才那般失去理智了,然后他冷声说道:“希望你能遵守自己地诺言。”

杨林点了点头,心中明白这位未来的岳父仍然牵挂着困在不知名空间的女儿。当下便转头对那银狼说道:“现在提出你的条件吧~”

那头银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鼓掌说道:“不错不错,三言两语便能安抚对方。虽然你也只是一个卑微的人类,但还是比别人出色了不少。”

杨林眉头一皱说道:“你也不用挑拨。如果你是想要这个戒指 - - ”他说罢将右手伸了出来,中指上的绿水晶戒指散发着灼灼光芒:“那么我就和你做个交易,你放了海伦,我便把这个戒指给你。”

那头银狼地瞳孔猛然紧缩,他似乎从来也没想到杨林居然会如此轻易便愿意交出戒指,当下即便他自称为“主神”,胸口也不由自主地如同“卑微的凡人”般剧烈起伏。

此时周围的那些各国王室中人,也有不少知道杨林手中拥有主神戒指的传说。当下一理思路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次教廷诡异事件地起源,不少自以为是的人就立即出于保命的心态大声附和了起来:“这样就好了~~本来就是主神的戒指么,还给教皇陛下不就好了么?”

“什么教皇陛下,他都死了。看来应该是对主神不敬,死的好啊!杨林你能在主神的光辉下领悟自己的罪孽,应该还是可以得到救赎的~快点把戒指还给崔,崔斯……那个先知大人崔斯特吧~~”

“崔斯特大人清除罪孽,重树主神正统信仰,实在是艾斯大陆一段可以流传千古地佳话啊!崔斯特先……”

“住口!”一声暴喝猛然出自银狼的口中。显然这位禁忌森林的神秘存在。在此刻也忍受不住这些白痴的愚蠢了,他的左手忽然伸了出来,然后无数圣光刹那乍现,瞬间便穿越了那三十多人的身体。

杨林眼疾手快,当圣光乍现的时候,已经用随意宗绝技“随心罡”护住了身周费茜等人,却在瞬间发现那道圣光并没有任何杀伤力。忽然心中一动,便不将随心罡继续扩散,.l6.N只是冷然看着那些人被圣光所穿越。

这个瞬间只有大概一秒不到的时间,不过却让整个乱哄哄的殿堂再度沉默了下来,那三十多人唇齿大张,胡乱开阖,却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银狼望着杨林微微一笑说道:“你地眼力还不错。”

杨林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费茜和索斯、泽莫、洽娜三国的人此时才明白杨林没有将那个神秘“魔法屏障”笼盖所有人的原因 - - 那圣光居然只是一个沉默魔法。

麦坭的眼睛一亮,显然对杨林能够瞬间判断出囚禁自己女儿之人的法术大感欣慰,对自己最终选定的这个女婿信心倍增。

银狼也丝毫不在意杨林的反应,他当下朗声对那些充满了恐惧之色地人说道:“卑微的凡人,你们只是暂时不能说话而已,我希望你们能够冷静。不然的话,我相信你们会后悔的!”

其实他根本不用说这些话,那些人就已经颤颤巍巍了,不过他的话还是让很多人心中安定了许多:“原来只是暂时的噤声魔法啊。”当下这些人全都不敢胡乱动弹,生怕一旦那银狼不高兴,就让自己“后悔”了。

杨林看着那些人脸上的惊惧和疑虑,自然明白这些人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也懒得和这些人解释什么“你们想错了,他根本不是教廷的人,他其实是个坏蛋”之类的废话,不过他自己也有点其他的好奇,当下便对银狼问道:“想不到你还算仁慈,倒是和禁忌森林时候的你有点差别。”

当日在禁忌森林之时,这位银狼抬手便消灭无数人,确实让杨林对他现在的这种浪费时间的举动感到有点迷惑。

“仁慈?”银狼哈哈大笑:“只是因为他们还有用而已。就算你不把他们带来,我也会这么做的,只是你省了我一番手脚,倒不知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哈哈哈哈!”

杨林眉头一挑:“废话少说!这些人的生死于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不是希望他们能够明白一些事情的话,我才懒得将他们带来!还是说说交易的事情吧!”

那个银狼的眼中散发出嘲讽的光芒:“和你没关系?当然有关系。不过你不愿意知道,那也没有办法。”然后他咄咄逼人地注视着杨林:“你想谈交易?很好~~虽然你愿意交出主神的戒指让我很惊讶,不过想来你也只是不了解这个戒指的用途而已。”

杨林心中一动,他自进入这个艾斯大陆的世界,被那玛主教套上这个戒指后,便从来没有激发过这个戒指的任何用途 - - 除了给费茜当充电器以外,当下也有点好奇地问道:“这个戒指到底有什么用?”

银狼脸色一收回答道:“反正你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和你说了也没多大的用处,不如你就将戒指脱下来给我,然后我把这个人类女孩还给你,从此大家一拍两散!”

杨林点头回答:“很好,不过我希望你最好先把海伦放出来。”

银狼忽然狞笑地说道:“和我谈条件么?你以为有这个资格?”

杨林也微笑着回答:“如果没有这个资格,恐怕你也不会和我废话这么多了吧?!”

银狼的眼神猛然一凝,万千圣光喷薄而出,顿时将这个本来还有点阴森灰暗的殿堂照得通透,杨林也丝毫不畏惧,他的真元在五行长剑的增幅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如同一团浓厚的盾牌般死死亍那些圣光针锋相对。

两厢交锋之下,原本空旷的中间地带猛地爆发出一团灼目的烈焰,倒真的是势均力敌。

不过这些变化也有些副作用,很多魔武不精的权贵一时间暂时眼盲,只是他们都被银狼沉默,倒是表面上看去没有先前那样混乱。

那个银狼眉头一皱,忽然将圣光全部收回,杨林也跟着将真元回缩到身前三尺,两人都心中暗暗佩服对方的强大力量。

“想不到你的力量居然上升的那样快,看来那老东西还是真的肯下血本。”银狼猛地狞声说道。

杨林皱了下眉头,他虽然不清楚银狼说的老东西到底是谁,但却丝毫不落下风地回敬道:“你也不错,看来比禁忌森林进步很多!”

“哼!”银狼的眼神中显然有掩饰不住的愤怒,他冷然说道:“如果不是这个身体无法承受我的力量,你在我眼里那也就是一个渣!废话不多说了,既然你也算是聪明人,那么就把戒指给我吧,我保证履行诺言。”

杨林毫不退让地回答:“先放人,其他免谈。”

银狼的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这个神秘的存在恐怕在悠长的生命中从来没遇见过如此不敬的人,不过显然那个戒指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此时他心中的愤怒,于是他在猛然大吼三声之后,眼珠一转说道:“那也行,不过为了表示双方的诚意,我希望你让那个女孩到我这边来做人质。”

他的手指指着的方向,正是白袍少女祭祀费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