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五章 往事如痕

吟竹还在用劲吸收千年人参的功力,头顶上也生出腾腾的白气来,莫浮云远远的见她面生红光,估摸着等她完功来恐怕还得需要半个时辰。

莫浮云百无聊赖的呆在一边,只得将怀里的那张纸摸出来,虽然自己不会武功,但是当年想学武功的时候也对穴位之类的认真学习过,只是奇怪的是,一般的武谱上都是写满全身的穴位,怎地这张纸上只画了一条右臂呢?

右臂上画满着十三个穴位,分别在,再加上一条红线和一条绿线分别勾着路线,一般的穴位图也都只有一条线,为什么会有两条线呢,莫浮云便有些奇怪了,这张图谱究竟是什么的?再看那兵器的招式,虽然只有一招,但却分了九种变化,只是莫浮云只知道暗器的招式,却不曾见过有人舞刀弄枪的,对这刀式自然无从知道优劣了。

正因为没有见过,莫浮云倒是有些好奇,随手拿起竹剑顺着招式比划了几下,随知这一比划不要紧,只觉得沿着刀式前行竟显得十分的流畅,有种行云流水,畅意而施的感觉。只是虽然感觉好,但是总有种乏力的感觉,这当然是缺乏内力的表现,还好竹剑轻盈,就象刚玩小匕首一样,只是玩归玩,这始终没有让莫浮云有练武的冲动,不过是在吟竹吸收千年雪参的时候消磨时间罢了。

终于听到吟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莫浮云停下手中的竹剑,轻喜道:“好了?”

吟竹站起身,转过头,对着莫浮云笑道:“小云,我现在感觉力量充沛好多。”说着,拿出一把飞刀,使劲朝着墙壁上飞射而去。

只见力道过处,发出啸声,虽是竹子所做的月眉,却完全的插入石壁中,没墙而入。

吟竹大喜的蹦起来,跳到莫浮云身边,一把将他抱住,喜出望外的笑起来。

莫浮云也跟着笑着,和吟竹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是深得很,见到吟竹高兴,自己自然也是高兴,就凭着这一手,估计吟竹至少吸收了十五年的功力,绝对可以和大师姐冰婴一比了!

而若是没有雪狼王,又岂会有吟竹呢?莫浮云和吟竹便一起出去,想要跟雪狼王道谢一番,哪知道越往外走,却越闻到一股血腥味,二人大感不妙,快步走出去,看到的却是倒地死去的小雪狼们,而雪狼王则早已不见了。

吟竹面带怒色道:“究竟是谁,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本来,杀狼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是吟竹此时却将狼群看得和自己朋友一般的,所以才会有此愤怒之言。

莫浮云则早已在一边检查雪狼的致命之处,手中拿起一枚修长的飞刀道:“是飞刀。”

吟竹咬牙切齿的道:“小云你可知道是哪个门派的飞刀?”

莫浮云摇头道:“使用飞刀的门派实在太多了,不过,这枚飞刀倒有些特别之处,你看,这上面刻着一个‘命’字。”

吟竹接过手来看着,冷哼道:“我一定会找到凶手,为你们报仇的!”说完,吟竹慢慢的将六头小狼的六枚飞刀拾起来,放入怀中。

莫浮云叹道:“不知道那雪狼王怎么样了,希望它能逃脱吧。”说完,二人齐动手将死去的雪狼埋在雪中,也算是安葬。莫浮云随后说道:“我们还是赶快去采寒竹吧,在这里已经停留了一个半时辰了。”

吟竹点点头,默默的跟着莫浮云朝外走去。

月眉门&m;#183;议事大厅

月眉门,门中弟子不过两千多名,比不过大的门派,但是却因为背景复杂,再加上里面的女子个个貌美如花,便使得江湖上一听月眉门三字,便有两个形容词“冷艳”和“狠毒”。所以一般的人又岂敢动寒筝的念头呢?

众人一提起当年寒筝跨十三省硬是将当时江湖上使棍高手中排名第六位的高手“一棍穿阳”击毙,便是谈虎色变。再加上追求寒筝的江湖名士可谓是数不胜数,若是有人敢对月眉门弟子动手,又岂不是惹怒了这些人?

所以江湖中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便是碰到月眉门中的弟子,最好还是不惹为上,再加上弟子都是美女,年轻的江湖侠客们自然也是趋之若骛,献媚还来不及,哪还敢得罪呢?

月眉门的权利机构主要由门主、副门主、护法和堂主组成。门主和副门主都留居本门,七个堂主主要分散在各地掌管分堂,四个护法巡视各地情况。

此时在月眉门的议事大厅中,寒筝正和副门主萧燕,以及还留在门中的两大护法秋颜和冬恋正商议这事情。

四人坐在大厅之中,虽是四个女流之辈,却是个个生得绝色之姿,若是寻常人进来,恐怕也要流半天口水吧。

萧燕首先说道:“掌门,九大暗器门派已经同时送来邀请函,邀请我们参加三个月之后齐聚唐门,进行三年一次的暗器大赛。”

寒筝颔首说道:“暗器大赛三年一度,争取天下排名,自然是要去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得有一件事情要做。”

寒筝环视三人,三人亦是想到了同一件事情上来。

萧颜若有回味的说道:“十六年之约,便是在十日之后,也不知道那人现在功力如何了,是否能够抵得住本门的‘天弧阵’?”

寒筝漠然的看着萧颜道:“听你的口气,好象竟希望他过得了关一般?”

萧颜连忙解释道:“门主且莫误会,只是‘孤傲绝世’齐天命的武功的确非同一般。”

寒筝正色道:“不错,十六年前‘孤傲绝世’齐天命在棍榜上排名天下第三,若不是当日有伤在身,也不会输给我,而这十六年后,他的功力定然是今非昔比。所以今天我召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去训练一种新的阵法,名叫‘天地弧旋阵’!”

萧燕三人同时惊道:“天地弧旋阵!”

寒筝说道:“阵法的图谱已经放在桌子上了,你们先看看,明天开始便由燕燕你重新挑选人选进行阵法的练习,为了三个月后的暗器大会,我要闭关两个月。”

萧燕愣一下道:“掌门,那……齐天命若是前来的话……”

寒筝面无表情的说道:“在阵法的图谱上面已经写好了应对的方法,一切由你做主吧。”寒筝说完,转身离去。

萧燕三人齐齐躬身道:“恭送掌门。”

待到寒筝的气息消失在三人的感知范围内时,秋颜才吐了一口气道:“没想到十六年了,掌门还是没有将当年之情搁下啊。”

冬恋接口道:“掌门本就是痴心成恨,哎,苦了自己也苦了别人。只是不知道……”

却见已看过图谱上指示的萧燕截口道:“原来……如此啊。”

秋颜和冬恋同时朝着萧燕望去道:“燕姐,掌门是怎么说的?”

萧燕言语中半分欢喜又半分惊叹的道:“掌门说,如果齐天命闯过此阵,便让他带着秦可云母子离去!”

秋颜和冬恋同时一惊又喜道:“莫非掌门早就想通了不成?”

萧颜沉吟一下道:“我看掌门也是心生内疚了吧,不然这十六年来她为何对浮云那么好呢?十六年前,掌门恋上齐天命,而齐天命却爱上了秦师姐,还和秦师姐生了孩子,掌门才一气之下以门规制裁,奈何当日齐天命刚和人决斗完,负伤之下,败于‘天弧阵’下,这才使得他们分隔十六年呢,这十六年,掌门虽然将秦师姐囚禁在后院中,不让他们母子相见,但是对浮云却如同己出一般。”

秋颜奇道:“既然掌门看开了,为何还要趁这个时间闭关呢?真是为了两个月后的大会吗?”

冬恋接口道:“就算看得再看,亲眼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还不是一样难受,所以才回避吧。”

萧颜点点头道:“或许是如此吧,不过我刚看了这‘天地弧旋阵’威力可是比‘天弧阵’大了数倍,真是不知道掌门究竟如何想的。”

秋颜突然问道:“我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既然掌门对浮云这么好,为什么不教他武功呢?”

萧颜摇摇头,冬恋也摇摇头。这其中的原因又有谁知道呢?

月眉门&m;#183;后院小厅

小火轻盈,双袖舞,在小厅中有一位年约二十五六的女子,生得娇艳如花,眉目中却自有一副悠闲之意,双目沉静而自然,有若佛一般的气质来。

在她的面前,坐着寒筝,二人便如并蒂花开一般,实分不出谁更美些,寒筝静静的看着女子,看了好久好久,才叹口气道:“这十六年来,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爱上的是你,却不是我?”

这个女子,自然就是秦可云了,如今三十六岁的秦可云,依然美貌如昔,眉宇之间露出高贵而淡雅之姿,秦可云静静的回道:“掌门师妹,爱情这回事谁也不清楚,若是真想弄明白,也不过是庸人自扰,你我都是凡尘之人,又何必想得太多呢?”

寒筝盯着秦可云,面容有些冷的道:“我不止是想得多,我已经想了十六年了,可是到现在,我依然恨你,恨你们。”

秦可云说道:“可是,这十六年来,你却对我很好,对云儿也很好。”

寒筝面色僵一下,说道:“或许,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便不会这样认为了。”

秦可云静静的听着,等着寒筝说下去。

寒筝冷笑着说道:“我对浮云的确很好,并不是因为我喜欢她,而是内疚,十六年前的时候,我便震破了他体内的部分经脉,他一生都不能学武。现在,你还不恨我吗?”

秦可云面色依然平静得如同大海一样的道:“不恨,这一世,我欠你,天命欠你,云儿也欠你。你没有取我们三人的性命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来恨你呢?”

寒筝盯着秦可云,又盯了很久很久,才长叹一口气,转身离去的时候留下一句话:“十日之后,天命会来接你走的。”

月眉门&m;#183;卧南斋

漫漫长夜,又怎比得过十六年的思念,浩浩星空,又怎能存下十六年的爱恋,一生一世,又有谁会恨谁一辈子?寒筝独自站在卧南斋的小厅里,看着天空的璀璨星空,不由得一生苦笑,这一生,这三十二年来,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呢?

此时门外有弟子来报,莫浮云已经从天山回来了。

看着眼前的莫浮云,十六年了,自己对他又究竟是什么感觉呢?有时候似乎如同己出,爱惜得不行,有时候又恨不得他就立刻死在自己面前,是爱是恨,都弄不清楚了,而此刻看着浑身被雪泥沾满身,背着十几株天山寒竹的莫浮云。

十六年了,他越长越英俊,而且越是柔美,比他父亲还英俊,比他的母亲还要柔美,让人分不清楚是男是女了,这一眼,寒筝竟不由得看痴了,很久很久了,自己从来没有如此专注的看过一个人。

莫浮云不惊不慌的恭敬的微低着头,他已经习惯这样候着,因为很多时候掌门人召自己前去的时候都要发几次呆,走几次神。

寒筝终于回过神来,说道:“你先把寒竹放下,回房间去换一身衣服再过来。”

莫浮云应了声是,将寒竹放在地上,返身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