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二十七章 对敌

说起天山派弟子中,最有名气的除了李沉夕,便是宋无闲了。

宋无闲,外号“宋大胖子”,其实他的身材并不胖,而且还很标准,之所以有如此称呼,乃是他的老爹乃是北疆一带的有名的富商,以开采玉石,制造成品倾销全国各地,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都混得响亮,老头子有个响亮的外号叫“赛宋玉”。

老头子不但想让儿子继承家业,更是想让他练得一身好本领,将儿子送到天山门下,其中的花费不消说,光是为天山派建的那座中央大殿,耗资就有百万。

有个腰缠万贯的老子,宋无闲的出手从来都是大方,而且为人和蔼,除了有些浪子气息,风流性格之外,也算不错,不过风流之性却是合了年轻人的性格,闲下的时候,一群师弟总是喜欢聚在他的小房间里,听他吹嘘以前的艳史,听得众人口水欲滴。

胖者,意为其肚量大,腹中有钱,才得此一称。

照理说,李沉夕的性格稳重,和宋无闲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但是偏偏宋无闲却是他最好的兄弟,以兄弟相称,交情自是非同一般。如果李沉夕要透露一个秘密,第一个对象一定是宋无闲。

容藏风听得李沉夕说完,朝众人说道:“不错,你们大师兄的眼光向来就高人一等,眼力到处,正是细微若丝,你们要多学学。”

众人连连称是,容碧然听得容藏风赞赏李沉夕,自个却在得意的笑,似乎在夸奖她一般,容藏风自然是将这看在眼里,嘴角含笑。

宋无闲自是不会将这放过,担心似的看着李沉夕,自古师傅看中的弟子都是要娶他的女儿的,似乎容藏风的想法也是如此,今后的李沉夕又将如何解决这事呢?

夜色缠绵,凌乱的温柔混合着狂狷,拥吻却湿了衣衫——一梦醒来,秦可云深深的呼吸着,手捂在起伏急剧的胸口上,脸上泛着红晕,深情终将会化成欲望,将自己包裹,十六年前的情景一幕幕在脑海里展开,直到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春潮袭来,惹得红晕满身,似真似幻,秦可云醒来时羞红了脸,轻啧一声。

抬头朝外看看,天色已经深黑,窗户被风出开了一个缝,透着凉凉的气息,莫浮云还在锦**梦着香香的觉,嘴角始终含着一丝笑意,秦可云轻步移到窗前,要将窗户关上,只觉微风吹过,猛然觉得屋内多了一个人的气息,翩翩长者,卓而不凡,正是闲情居士。

秦可云收敛惊容,手轻倚着胸口,整理了一下衣服道:“前辈。”

闲情居士微微点点头,走到莫浮云旁边,伸手探了探他的脉,然后将他的小手放回被窝了去,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送入莫浮云的口中。

秦可云看着那白色润滑的药丸,略惊道:“前辈,这‘百果丹’乃是药中至品,给小云实在有些浪费。”

闲情居士说道:“他的身体尚弱,也是因我女儿而起,这区区百果丹又算得上什么?”

百果丹称为药中至品,为五十年前医界药圣炼制,采百果之物百年以上者,中和其毒性,扩散其药性,炼制千日以上,别说百果丹之贵重,就拿其中的几味药如百年雪莲、百年参来说,就已经足显珍贵。据说医圣一生也不过炼制出三十颗,除了送了六颗给其至友之交外,这五十年过去,这些已不知流传到何处去了。

对于这样珍贵的药品,闲情居士就这么轻松的送入了莫浮云的腹中,只不过这种药珍贵之处,在于其养身之效,对于功力却没有太大帮助。闲情居士之所以喂其百果丹,也是莫浮云身体经脉受损,若不是历年来寒筝在其饮食中都加有调养品,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的,如同老人一般,普通年轻人服用自然不好,但莫浮云服用恰好补身。

闲情居士靠着过来,坐在已经但上芯火的桌子旁,秦可云乖巧的递上了茶水。

闲情居士看了看秦可云,迟疑了一下问道:“在大寨外那个是?”

秦可云在闲情居士的面前倒也不想隐瞒什么,何况她心里对寒筝之死的内疚之情颇重,若不是为了一家人,是决然不会离去的。听得闲情居士问起,点点头道:“那便是天命。”

闲情居士微微皱眉道:“若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他应该在禁魂居呆过。”

秦可云心一惊,被闲情居士一提醒,便又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书上的记载,真是越来越象了。

闲情居士迟疑了片刻,说道:“小云,哎,有件事情不知当不该当说。”

秦可云心头一紧,以为他是为寒筝而来的,要知道闲情居士的功力,绝对是一流中的一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决然是惊天动地,他虽然不问世事,但是寒筝毕竟是他的女儿,他若是要取自己性命,自己断然是逃不掉的,一时间,万念俱灰,刚要启口。

闲情居士却先开口了:“其实,筝儿没有死。”

秦可云一惊道:“怎么……”是啊,怎么可能,那竹子是透胸而过啊,而且自己探过呼吸……

闲情居士说道:“不知当不当讲,筝儿这几年似乎也想通了,这次并不想起争端,知道你不会轻易离开,才用了这个方法,为了小云你就会离开的。只是啊,我这做爹的,总不想女儿担上罪名,才忍不住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怪她,虽然我知道,这样说话很自私,没有考虑到你们这十六年来受的苦。”

秦可云轻轻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怪过师姐,真的,我一直都觉得很欠她很欠她,只是却又无从报答起。”苦笑一下,突然有些心酸,师姐为了自己如此,多少有些感动的,她毕竟不是那么绝情绝义的人,想起小时候二人一起游玩练功的情景,眼眶有些红了。

闲情居士说道:“我此次前来除了说这件事情,还有就是要带小云去一个地方,救一个人。”

秦可云没有多问,转头朝着莫浮云望了望,看着他恢复了健康的皮肤,站起身,走到莫浮云的旁边,轻唤道:“云儿,云儿。”

莫浮云从沉睡中朦胧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道:“娘。”声音微微的沙哑,秦可云忍不住仔细的看着怀里的孩子,他将会比他的爹更加有魅力啊。

追星赶月,风疾电掣,闲情居士携着莫浮云御风而行,在山间起落,在莫浮云精亮的眼中,似乎一切都变了样子,第一次感觉山的渺小,似乎几步便能够踏过一个山头似的,随风而行,根本不需要任何力气,莫浮云就如同一只高飞的风筝被闲情居士拽着线朝前引着引着,直到闲情居士悠悠的停下脚步,落在山和山之间教为平坦的草地上。

冬天的草地被积雪压着,眼前一片白皑皑之色,月光下显得格外的甄亮,但是夜色依然很浓,看不见远处高山顶峰的白雪,周围的暗色漆黑无见,化成几道黑影朝着二人站立处飞弛过来。

闲情居士将莫浮云放下,用左手牵着,含笑道:“怕吗?”

莫浮云轻轻摇摇头,只觉得在长者的身边,感觉不到一点的危险,他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得让自己丝毫不需要顾虑什么,就如同自己的爹娘一样,自从见到爹娘之后,莫浮云想任何事情总不由自主的会和爹娘两个字挂上钩,这两个字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让自己不时的激动。

黑影终于来到了二人五丈处,停下了脚步,莫浮云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五个人,第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穿金龙袍,面罩黑纱,身高八尺,俨然如同一代帝王一般,身上发出迫人的气势,不用说,这便是赤嵌的首脑人物——赤血魂君,面对着如闲情居士一样的强敌,他亦不得不亲自出动。

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三十来岁的高猛大汉,纵然是在寒冬,身上也不过披了一件虎皮,露出精壮非凡而体毛修长的双臂,手肘前的小臂外套着金属质的铁臂,厚重而泛出异样的光芒,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肘后的臂膀上则布满了伤痕,两眼杀机直冒,前额突出而无下巴,活象一个猿猴,月光下更显得恐怖,此人名为“杀痴”,列为赤嵌十大杀手之一。身为杀手,身材便不宜高大,而其人身材虽然高大,行动却如豹般敏捷,加上一心杀念,根本不顾自己安危,犹如困兽一般的凶猛,使得其凶名连赤嵌内部的人都心惊胆战。

站在他另一边的是个消瘦的老者,年约五十,面上平静无波,身穿着青衣儒袍,手里拿了个烟杆,看起来平平无奇,而此人亦是列为赤嵌十大杀手之一“青衣”,如同名号一样的平常,毫不起眼,但是这个人的武功在十大杀手中却是排行第一,亦是从未有人见过其招式,不到杀人之时,其人绝不招,保守自己的杀人秘诀,决然是不会暴露给任何人的,知者唯有死。

余下的二人看似一对同胞姐妹,年龄似十八九的模样,一个带着甜甜的笑意,一个冰冷得如同冻结的湖面,不可否认的是,二人皆很美。而不知有多少的人被她们的外貌迷惑而遭杀手,这二人亦是十大杀手中的“美人花”,“食人草”。以花草为名虽是形成其美丽,但更是其残忍,越美丽越残酷,据说被二人杀死的人都要经历残忍的分尸阶段,才会得此名称。

赤血魂君带着四大杀手,这样的实力纵然是当今任何一个门派的掌门都心悸的,闲情居士还带着莫浮云,而对方带四人前来,俱是杀手中的杀手,似乎有誓在必得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