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三十六章 天山之会

第二日&m;#183;月眉门&m;#183;中枢道似乎是为远行的人做准备,冬日的太阳少有的放出暖温,几天的积雪开始融化,路上露出了清晰的山石和倔强的野草。

自从寒筝在昨天宣布了要前往天山,和将带领几名弟子一同前往的消息后,门内便闹开了花,很多人都认为这次带去的弟子很可能是今年前往唐门参加暗器大赛的人选,随后公布的人选亦在大家的所料中,除去了大家心目中认定的人选:大师姐晁冰婴、五师姐丁香外,三师姐安心、排行十七的师妹吟竹和大家久闻的传说人物莫浮云也在其中。

对于莫浮云的传说早已在门中盛闻,这个以前的养竹人,如今的少门主可是许多人心中仰慕的对象,就如这日的清晨一般,许多的门人似乎都巧遇在中枢道上,看见这个英俊得无可挑剔的男子走在众多的美女之中,真是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帝王之姿亦不过如此。

寒筝穿着一件轻薄的雪狼袄,搭着紫色的披肩,优雅至极的美丽,迷情的眼神,纵然是女子也为之倾倒,晁冰婴一身中性的打扮,手似永远不离开腰间的月眉,冷锋般的眼神恰似巾帼不让须眉;丁香一身粉色的劲装,佩着些小饰品,显得永远是那么的可爱,让人忍不住的怜爱;安心一如平时,不加任何的修饰,平静得让人不可靠近;吟竹则是清秀的装扮,似是出水芙蓉一般,显得清高却又孤傲,她的眼神永远是朝着最高处。

当然众人最关注的莫过于莫浮云了,待到莫浮云从正门处一出来,月眉门中的弟子便忍不住的叫出声来,只见他身穿一袭白衣,外套紫貂裘,纵然微显瘦弱的身体都裹在衣服内,却掩盖不住那高贵之气,一脸的淡然,一眼的纯净,犹如青水养出的竹一般,十七岁的年龄,已渐渐失去了似女子般的柔弱面孔,露出男子般的刚毅来,剑眉成形,鼻翼高昂,薄唇轻抿,好一个不染纤尘的世间美男子。

莫说其他女子看呆了,连丁香吟竹亦是发现以前的那个莫浮云不见了,现在的他真的是一个出尘的男子了,身为副掌门的萧燕,门中的护法秋颜冬恋亦是不例外,尤其是萧燕,可是将莫浮云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的疼爱着,寒筝看着莫浮云,眼中忍不住的惊讶,比起他的父亲,少了一份狂傲,多了一份淡然,而这种淡然不正是自己所要追寻的吗?一瞬之间,寒筝心里窒息了一下,天下男儿高傲如此,莫过于莫天命,而淡然纯净如此的,又有谁比得过莫浮云呢?父子二人,各领**,当年莫天命横扫江湖,引起天下女子倾慕,他日莫浮云行走江湖,又会引来何等的故事呢?

看着门中弟子的眼光,寒筝暗叹了一声,若是怪,是否只能怪上天呢?

面对着众多的眼光,莫浮云平静的步步走来,行到寒筝众人面前,低声道了声:“娘。”然后又道:“见过萧姨,秋姨冬姨和各位师姐。”

寒筝还未出口,萧燕却忍不住啧声道:“掌门师姐,我们家云儿这次出门,恐怕得把天山派那些小姑娘的芳心全都俘获了吧,你确定要将他带去吗?”

秋颜在一边打趣道:“我猜掌门打的主意便是让那些小姑娘寝食难安,最后投奔到我们月眉来吧。”

冬恋笑道:“看来月眉得把地盘弄大点了,云儿出去一遭不要紧,后面跟来的姑娘可会把月眉挤破了。”

众女都被逗得笑起来,也正是莫浮云在这里,几个前辈也才如此放得开,只是如萧燕等人也和寒筝同一辈,不过三十来岁,所以众人开起玩笑来,倒也没什么代沟可言。

寒筝亦被逗得笑了笑,说道:“现在就出发吧,门中的事就由萧师妹全全负责了。”

萧燕带头说道:“恭送掌门。”身后的弟子也跟着说道:“恭送掌门。”

寒筝带着四女前行,莫浮云紧趋在后,靠近丁香和吟竹的时候低声道了声:“谢谢。”

丁香甜甜的笑笑,自是知道莫浮云说的是什么,吟竹嘴角也是笑,可是眼睛却在莫浮云和丁香身上来回转了转。

走到门口的时候,早有弟子将马停着,这些马都是来自天山牧场里的稀有马种,不仅通灵人性,而且擅走山路。

一切准备就绪后,众人乘马前行,寒筝走在最前面,身边是莫浮云,二人身后则是四个女弟子。

天山之巅,孕育无穷灵气,凡龙通天从此过,神龙降世由此出,位于天山之上,必感一股非凡之气注入心脉,飘飘若入仙人之列,脱俗体,撤凡尘。当年刀剑之宗战于天隙峡谷,后来全部失踪,从此天下江湖大乱,天山派唯于剑宗之一,倾巢之下焉有孵卵?当时的天山派掌门便在这里冥思一夜而白发,将剑谱投入天池之中,悲情之余在这天山之巅上狂舞而成“仙池刀法”,刀法外看迅猛,实则带着一种悲情的色彩,正是夕阳西下,辉煌不多之感,容藏风之所有对李沉夕有赞赏,便是其自创的三式刀法却有悲情之意,若不是领悟到当年掌门的悲哀,又岂会如此做想呢?

容藏风站在这天山之巅上,想起当年祖师毁书的悲哀,想起祖师狂舞而成的刀法,不由陷入一种愤恨之中,不错,天山派这么多年来,虽然和天下门派都有所往来,但是却从未忘记过一血前耻,毁书之恨,只要取得天池内的剑谱便可如意,只是这天池之中的剑谱又岂是容易取得的?

祖师投书前亦是想到后路,刀谱是要投的,投而后取,可是投了之后,祖师才发现天池下的一个大秘密,而正是这个秘密使得天山派无法站在江湖的最高点上,百年过去,无数的努力集结在容藏风的身上,为了打开这个秘密,和月眉门的结盟便是最关键的一步。

踏踏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来人是容藏风的师弟,史铁生。

史铁生,江湖人称“寸铁杀人”,寸铁杀人史铁生,年龄六十七岁,比起容藏风还要年老,那是因为在投入天山派之前,他入过江湖大小门派共三十二个,而天山派是他最后进入的门派,从此二十年从未离开过。

史铁生身形偏瘦,看起来倒象个掌房先生,他拥有一双修长而保养得很好的手,这一双手练就了一种名为“元魂阳魄”之功,只要在他的手中有一块金属碎片,便能够发挥出兵器一般的威力来,而若是他手中有一柄完整的兵器,便能够发挥出十倍来的威力,故而江湖传言,天山派除去仍健在的老一辈不说,功力最深,最难对付的便是“寸铁杀人”史铁生。

对于容藏风而言,史铁生是绝对的可以信任,因为在他们二人之间有一种不为人知的关系,也正是这种关系,注定了他是掌门,而是史铁生是天山七堂的首座。

史铁生带着惯有的口气道:“月眉门的人快要到山头了。”

容藏风不紧不慢的望着天边白云,说道:“百年基业,如今系于我肩之上,此是何等的沉重,铁生你是否能了解到?”

史铁生回道:“重担在身,尚能昂信不倒,方是男儿本色,领天下者,少主必定是第一人选。”

容藏风笑道:“天下大乱,究竟谁是王者,江湖之中,又谁是第一,本就是个未知数,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微顿一下,容藏风继续说道:“寒筝带的都是什么人来?”

史铁生回道:“她的四个弟子和月眉门的少门主莫浮云。”

容藏风复念了一下道:“莫浮云,莫天命之子,你可见过此子?”

史铁生摇头道:“未曾见过,但听说此子天姿聪慧,除了不会武功之外,天文地理文才史卷,均是世上少有的奇才。”

容藏风深吸一口气道:“既是如此,我们便去见见此子吧,能让寒筝看重的人,必定不是凡子,莫天命失踪的事情你可曾查探清楚了?”

容藏风边走边问着,史铁生跟上前去回道:“莫说莫天命,就连秦可云北辰砂都如同烟尘一样消失了,就连麒麟门都认为北辰砂是死了,还在为是否新立掌门人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

容藏风呐呐道:“究竟是谁呢?除了赤嵌和铁骑盟,莫非还有什么势力觊觎九如意不成?”话音之余,容藏风对九如意之事早已知晓了。

天山北麓&m;#183;天山派正门巍峨之上,九天之下便是这百年前名震天下的剑宗之一天山派的驻地了,天山弯刀、月眉之刀同源一宗,自是关系非常,如今联盟更是意义重大。天山派上下因为这平日里敬而远之的月眉门人来临,早已闹成了一片花,这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女“绝色罗兰”寒筝,拒绝了多少江湖名士的寒大掌门如今要亲临本门,而且她还带着手下的四个弟子前来,传说月眉门中的弟子是个个美女,杰出者自然是美女中的美女,莫说天山派的男弟子们早已磨亮了眼睛,要一饱眼福,女弟子则是个个不服气,准备争奇斗艳一番。

马蹄轻轻,一步步踏着山路,在天山派出迎的弟子带领下慢慢靠近着天山派的正门,在众人的眼中,天山派在高山云雾中露出那神秘的面目来。

天山派自从刀谱失去之后,格局也开始变更,百年来早已蜕却了以前的模样,如今的天山派分为门下七堂:神弓堂、天机堂、造化堂、十里堂、白云堂、万仞堂和安禅堂。

七堂中的“神弓堂”是专为铸炼造弓箭所用,天山派的铁胆雕翎天下闻名,就连天下弓箭排名前十位的十大门派就有六大门派的弓箭都有部分是从这里订制的。十里堂下辖四大天山牧场,牧场中不仅有专门上贡给皇帝的极品马种,还有送给中原各大门派的各种马匹,从这里便可以看出,刀剑宗派中唯有天山派能存活下来,绝非偶然。

七堂有七个堂主坐阵,七堂之上有首堂之位,总管门内事务,七堂之下又分为各方面的小部门,这些便不必细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