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四十四章 再次遭擒

第二日&m;#183;天山派&m;#183;夜夜色逼近,让阴森笼罩着整个天山,诡异的气氛随着一道人影飘进天山派而泛起波澜,黑影似乎十分熟悉天山的地形,在机敏的避开巡逻队伍后,朝着竹林小苑的方向行去。

通向竹林小苑的路径只有一条,黑影凭着夜色做辅,加上身形迅速而快捷,急若闪电般的避过了了望台的弟子,直闯竹林小苑之中。

趴在围墙上观看良久,在确定无人之后,黑影一个翻身进到院子里,在竹林缝隙中再窥视了片刻后,偷偷朝里面潜进,在确定无人之后,朝着一个厢房内摸索而去。

就待他要闯进去的时候,苑内突然竖起数支火把,随着是一声大喝道:“小贼,看你往哪里跑?”

黑影被吓得一惊,连忙闯进厢房之中。

手中拿起火把的正是容藏风和几个弟子,当然,寒筝等人自然是少不了在旁,只是待到众人一起进到厢房中时,却发现黑影已横躺在地上。

众人立刻有秩序的散开,有的朝外追敌,有的守在屋内四周,李沉夕大步走过去,叫道:“亮火把。”然后俯身将黑影的面罩一掀开,眉头霍然一皱,忍不住惊道:“秦师弟。”

众弟子都跟着一惊,容藏风朝前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徒弟秦小四,他身上毫无受伤之处,却已经气绝身亡。

事情变得扑朔迷离,容藏风恐门中有变,连忙向寒筝道别,派人清扫此地,然后迅速的离去,两个徒弟接二连三的因为内奸之事而死,其中是偶然还是另有蹊跷?容藏风一时间变得模糊起来,若是偶然,也太奇怪,若是蹊跷,对方用什么方法能够控制这两个弟子呢?

看着容藏风怅然离去,莫浮云说道:“看来对方显然比容藏风想象的更加狡猾。”

丁香奇道:“莫非这个秦师兄不是坏人么?”

莫浮云说道:“如果这个秦师兄不是坏人,还好,那也只是杀人灭口,灭口的原因自然是秦师兄认识此人,而秦师兄显然是一个人前来,对方若不是先前便在此地,便是已经潜进这里,不为我们所发觉,便是狡猾之一;若秦师兄真是坏人,对方能迅速将其灭口,可见其心狠程度,天山派此次无疑多了劲敌。”

包括寒筝在内,晁冰婴,安心,丁香和吟竹都觉得其分析得句句在理,只是分析中多少多了书生气,众女则是自信刀在手,不输于敌。

寒筝不由笑道:“云儿分析得句句在理,对方既有赤霄剑在手,深韵天山失传之学,又聪明如此,的确是容藏风心之患。”

吟竹突然恭敬的问道:“师傅,那我们是帮还是不帮呢?”说起这个问题,众女都有些奇怪,对于天山和月眉结盟,自然是该帮,哪有不帮之理?

寒筝若有欣赏的看了吟竹一眼,朝众女说道:“两派结盟,自然是为了本门的生存和壮大,天山派能够繁荣起来,月眉门自然有更好的臂膀,但是,如果以牺牲月眉门实力为代价,却是万万不可,如今天山燃眉之急,解决此事既对本门无害,自然应该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

众女霍然释怀,原来两派结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而寒筝作为一个女子,一心想要壮大辛苦培育的月眉门,自然也会牺牲本门了,而吟竹的聪慧和心机深得寒筝的赏识,此女定是大有所为。

寒筝的这点心思,莫浮云自然是看在心中,亦为吟竹而高兴,能当上掌门乃是她从小的志向,如今得到娘的赏识,自然是一大喜事。

想到这里,莫浮云不由朝吟竹微笑,眼中投过欣慰的意思,吟竹却微微侧过,避开莫浮云的眼光,这让莫浮云十分不解,却又无从问起,此事也就一过而了。

倒是丁香和众女聊天时,不时的偷偷看着莫浮云,眼神中那含情脉脉之感,众女都看在眼里,寒筝自然也不例外,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却没有将丁香安排给莫浮云做侍婢的念头。

反而是寒筝难得和众女在一起探讨门派之间的问题,众人于是坐在厅中笑声不断,江湖中事飘飘而出。

莫浮云则走到外面竹林处,正不知往何处去,却见李沉夕正在竹林一边。

对于李沉夕,莫浮云还是有些英雄惜英雄之感,遂唤道:“李兄。”

李沉夕转过头来,笑道:“莫少门主,我正等你。哪知你竟真来了。”

莫浮云奇道:“李兄等我,莫非有什么事情不成?”

李沉夕说道:“师傅叫我来,说叫你去密谈一事,事关重大,特地派我前来。”

莫浮云点点头道:“那我先去跟娘说一声,免得她们担心。”

李沉夕笑道:“此去不过几步路,我听寒掌门她们聊得正欢,还是不去打扰为上策。”

莫浮云同意的点点头道:“那就照李兄所说。”

二人并排着出了门,莫浮云询问道:“容掌门找我可是为了那赤霄之事?”

李沉夕一笑,眼神中突然透出一股杀机,右手迅速朝莫浮云的穴位点去。

杀机,杀气,杀意,这三样完全的呈现在李沉夕的眼神中,莫浮云大感不妙,连忙后退,但是毕竟他的对手是李沉夕——宋无闲,一个比李沉夕还要恐怖的人物。

莫浮云只觉被点的穴位猛然一阵酥麻,全身动弹不得。

宋无闲随手封了莫浮云的哑穴,抬起指尖微微内扣的右手道:“天山扣穴手,纵然你能够移穴转位,亦能将你穴位封死。”说着,将莫浮云携在腰间,飞速的朝山下急弛而去。

当李沉夕递来宋无闲的亲笔信时,容藏风无奈的说道:“有钱人的子弟便是如此,总有一个共同点,便是大难临头赶快飞。”宋无闲的书信写的内容乃是家有急事,已火速回家。但是在容藏风看来,这断然就是推托之词,两个弟子接连死亡,怕祸事降到他的头上。

李沉夕笑道:“宋师弟虽然贪玩,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想是家中真有急事,才来不及告别。”

容藏风摆摆手道:“这件事容后再说,夕儿你且说说对今晚之事有何看法?”

李沉夕迟疑的道:“师傅,徒儿不知当不当讲。”

容藏风说道:“此处又无三人在,有事但说无妨。”

李沉夕说道:“平日里秦师弟虽然贪杯好色,但是却不是大奸大恶之徒,想是受人诱惑,才上竹林小苑。”

容藏风颔首道:“那么杀他的人呢?”

李沉夕沉声道:“定然是他认识之人,而且关系非常之好。”

容藏风赞赏似的道:“不错,我也是如此认为,以你之见,门下弟子中和他最要好的是哪几个?”

李沉夕说道:“和秦师弟感情最好的,莫过于宋师弟,李师弟和徒儿了,只是,哎,李师弟也惨遭敌手。”

容藏风突然面色一变道:“宋无闲是今夜走的?”

李沉夕跟着面色微惊道:“师傅你该不会怀疑宋师弟吧?宋师弟为人虽然……”

容藏风截口道:“夕儿你可知江湖之中,尔虞我诈,切不可轻易信人,你立刻派人将宋无闲追回来。”

李沉夕咬牙道:“师傅,那,倘若他不想回来呢?”

容藏风一字一顿的道:“凭你的武功,莫非还胜不了他吗?快去快回,此事事关本门生死存亡,切不可拖时!”

李沉夕深吸一口气道:“是,师傅。”

看着李沉夕迅速的退去,容藏风皱紧眉头道:“不错了,定然就是宋无闲,造化堂和神弓堂乃至整个天山派的建筑图纸,在他爹派人来修建时都曾阅过,若非如此,还有谁能对天山派如此之熟!可恨!”容藏风说着,一掌拍在木桌之上。

容藏风的生气自然是李沉夕意料中的事情,李沉夕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策马弛出天山派大门,想道,若是等会传来莫浮云再次失踪的消息,他的面色不知会变得如何?

看样子似乎一切都在宋无闲的掌握之中,而事态是否真会随着他的意图而发展呢?

假借追宋无闲之事,宋无闲有充分的理由带着事先藏匿好的莫浮云,跨马飞驰,来到赤霄等人的住处。

而在路途中,莫浮云亲眼看到李沉夕变成宋无闲的样子,缩骨功只不过是将体形缩小变化,但是这等神力比起缩骨功来更是运用自如,莫非又是天山派失传的绝学之一吗?在月眉门的村子里,莫浮云几乎已经觉得自己所了解的江湖各大门派中事太多太多,哪知来到天山后,却发现自己原如一个未入门的孩童一般,天下之事,原来早已超过自己的想象。

马蹄儿飞快,转过一个一个弯,一道一道山路,翻过一个个山头,来到一片幽静之处,此处回望,正可将整个天山派的建筑尽收眼底。

赤霄似正在练剑,远远的听见马蹄声响,警戒的反手收剑,凝神的看着来的二人,莫浮云他自然是认识,而眼前的这个男子,又是何人?

听见有人来了,圆脸师兄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背上依然背着五岳剑,看到正在下了马的宋无闲,眼神中若回忆般的问道:“你是……”

宋无闲笑一笑,右手微微一抖,一柄陋若铠甲般的剑露出来,夜色中闪着暗色的光芒,若不是练过的人,恐怕都看不清楚是何物。

此物一出,圆脸师兄和赤霄同时惊叫出声:“五方单符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