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五十七章 英雄当出少年

若是以前,莫浮云定然会偷偷的和丁香前去,只是这次,刚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如果现在又溜出去,似乎很不好,于是显得十分犹豫,终于说道:“七师姐,我想这件事情还是听娘的吧,这个人物可不好惹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丁香嘟起嘴,手按着腰间的月眉道:“怕什么怕,再说,吟师妹也去。”

莫浮云瞪大眼道:“小竹也去。”

丁香点头道:“是啊,还是她提议的呢。”

莫浮云皱了皱眉,丁香还好,自己劝得动,吟竹的脾气他不是不清楚,很难劝动,若是告诉娘,她肯定会不高兴,若是不告诉娘,纵然自己和丁香不去,她一个人都会跑去,莫浮云咬咬牙,看得只能陪她们去了,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如果夜晚溜出去,定然逃不过寒筝的耳目,若是之前溜出去,睡觉之时,寒筝自然也会询问,丁香便缠着晁冰婴,借口出去玩,寒筝查房的时候,晁冰婴便一口掩饰过去了。丁香是人见人爱,晁冰婴对自己这个七师妹也甚是喜爱,所以才甘愿瞒了下来。

弦月高悬之时,莫浮云、丁香和吟竹三人终于来到了山神庙所在的那个山丘下,除了莫浮云是一身白衣锦服,二人都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莫浮云不会武功,吟竹便携着他用轻功前来,好在吟竹内力深厚,带一个人飞也不费力气。

三人来到山丘下,便提起神来,现在要去看的可是手上沾上了数百条人命的灭门杀神,杀人不眨眼的煞星,但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尤其是吟竹,功力一日千里的长进,的确不是擅欺之辈,但是对方纵横天下,灭掉数门,又岂是好与之辈?

不过在山丘下等待也不是办法,最终三人决定,分头搜索一下,看是否能找到可以观察到庙里情形的高处,如此即安全,又可以看清情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三人竟然真找到一处微高的地面,周围有树丛掩盖,还真是观察的好地方,此地距离山神庙只隔了庙前的一个百丈远的平地,残破的庙里透出柴火熊熊的火光,穿着灰衣的灭门杀神正盘坐在庙中,一动不动,如同一座菩萨。

三人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谁也不知道在这深夜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但是谁的心里都有点期待,月色渐渐的高起,风慢慢的大起来,一个时辰很快的过去了,灭门杀神依然是一动不动。

三人亦是不敢有所动静,莫浮云在揣测着这个人的来历,是啊,二十七八岁的人,却满手血腥,他来自何处,又要做些什么,莫非来到江湖,便只是为了杀这些罪恶的人吗?

耳膜里突然传来震动,是脚步声,三人不由得的兴奋起来,脚步声越来越明显,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来了,等了这么久,果然没有白费,待到月光照到来人的身上,三人的嘴都不由得长大了——来人竟是李赋风。

李赋风平静的一步步朝着山神庙走去,腰间别着的是下山时带来的斧头,铁木的柄,光亮的斧身,锋利的刃。

三人眼瞪眼,心里都是同一个声音:他跑这里来干嘛?

李赋风走得近了,在山神庙前停了下来,大声的对着里面道:“灭门杀神,我要向你挑战!”

轻轻的鼻息声从灭门杀神的鼻中吐出,他连眼都没有睁开,带着点懒意道:“以你的年龄来讲,你的功夫算是不错了,不过,不是我的对手。”

李赋风说道:“我能在你手上走过几招?”

灭门杀神轻轻吐出几个字:“两招,三招,一招半,不用招。”

第一个两招,自然是指李赋风,莫浮云也算见过李赋风的武功,和李沉夕不相上下,若是真只能在灭门杀神的手中走过两招的话,那灭门杀神的武功岂不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只是,这后面的三招,一招半,不用招,三人心里不由一震,这不明显是说自己吗?原来灭门杀神早就知道自己三人在此了,但是,他为什么没动杀机,是自己不动资格,还是,他并不想象中的那么坏,怪不得他杀的那些门派都是罪大恶极的门派,三人心里的惧意顿时去了一半。

李赋风突然大声道:“你吹牛!”

三人又互相瞪了一眼,这个李赋风胆子着实的大,这样的口气,这样的说话,真惹恼了对方,岂不是横尸当场,莫浮云虽然很欣赏这样的直白,但是也忍不住捏了把汗。

丁香投来个眼色,如果灭门杀神真要动手,估计她也会冲上去,吟竹则是没有半点动静,的确,三招,虽然比起李赋风多了一招,但是对她而言是何等的打击。

灭门杀神问道:“你很好玩,为什么说我吹牛?”

李赋风叉着手说道:“你都没跟我动手,怎么知道我的招式变化,凭什么说一定只打得过两招?”

三人听得直点头,对啊,不知道对方招式,凭什么就认为对方一定只过得了两招呢?

灭门杀神说道:“对其他人而言,或许你的招式精妙点,可以多得一招,但是对我言,没有用。”

李赋风哼声道:“我不信!”

吟竹也同时站起来,大声道:“我也不信!”然后拔开树叶,朝外走了过去。

莫浮云皱皱眉,既然吟竹都走出去了,自己也只得硬着头皮冲上去了,丁香见莫浮云一走,自己便也跟了上去,一下子,三个人便走了出来。

李赋风见到三人走出来,眼中露出个“怎么你们也在这里”的表情,不过见有人支持他,自然更是扬起倔强的头。

灭门杀神终于睁开了眼,朝外看了看,点头赞道:“不错,不错,都是天赋纵才,不知何人门下,有如此弟子?”

吟竹朝莫浮云望望,在此刻,莫浮云挺直了腰,朗声道:“月眉门。”

灭门杀神哦了声,声音微微变柔了点:“天山月眉。”深吸一口气道:“好地方,好门派。”然后转头朝众人望来,月色下,两男两女,正如四朵奇葩,散发出奇异的光彩。

灭门杀神用手抚摩了一下身边的木盒,然后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朝众人走来。

月色下,坚毅的面孔,稀疏的胡渣,醉星若辰的眼神,宛如深若浩瀚的武功一样让人捉摸,但是奇怪的是,和白天的杀气不一样,在这里的灭门杀神显得平易近人。

灭门杀神俯身从地上拾起一根木枝,朝众人扬了扬道:“来吧,既然都来了,我便指点一下你们的武功。”

说话间不经意的傲然似乎点燃了导火线一般,李赋风已从腰间抽出了斧头,吟竹的手也按在了腰间。

莫浮云突然问道:“你不会想杀人吧?”

灭门杀神突然笑了笑,笑得很干涩,似乎许久许久没有笑过一样,不知道是笑这个问题太傻,还是笑莫浮云太幼稚,但是笑过之后他回道:“如此奇葩,过早的催灭了,以后岂不是没有对手了?”

李赋风突然把斧头重新插了回去,大声道:“那我不要你的指点了。”

灭门杀神问道:“为什么?”

李赋风傲然道:“因为我以后要打败你。”

灭门杀神又干笑了一下,对着吟竹道:“你呢?”

吟竹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证明,绝对不止三招。”

灭门杀神还未说话,一个声音遥遥的传来道:“灭门杀神,我看今晚你是没有空指教别人了!”

随着声音落下,两道人影已疾若闪电一般落在地上,惹起地面的微震之声。

众人定眼看去,只见其中一人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白面短须,相貌堂堂,手里捏了把扇子,眼珠子闪烁不定,透出股邪恶的味道,眼神从最开始盯着灭门杀神,到后来直接粘上了吟竹和丁香。

这大冬天拿扇子,自然让人想到是兵器,不然还拿着扇风不成。

另一个也是四十左右,长了一张扁阔面孔,生满了麻子,双臂袖子卷到肘间,露出密密麻麻的汗毛,双手反握着特制的长勾,长达肘后。

二人一美一丑,倒也突出,帅气的那个中年人盯着女子久了,忍不住的谗道:“大哥,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的收获啊。”

丑一点的倒也冷静,说道:“看她们腰间那家伙,兄弟,寒筝那娘们可是惹不得的。”

寒筝两个字如冬天里的一盆冷水泼下,刹那把欲火给浇灭了,咽了咽口水,那模样,直叫人想笑。

灭门杀神口气有点冷道:“原来是‘消魂二鬼’,看样子是为吴钩门的讨公道来了。”

消魂二鬼,自号消魂二君子,老大叫顾子奇,老二叫金白羽,乃是靠着一点歪门邪道的功夫起家,采花盗窃,劫镖杀人,倒是无恶不作,后来二人在打家劫舍中偶得一本秘籍,竟让二人练出些功夫,在这陕甘一带倒也小有名气,和各大门派也多有来往,白天的时候,灭门杀神灭掉了甘肃境内的吴钩门,晚上见二人赶来,估计是来报仇的。

谁知那顾子奇摇摇头道:“顾某前来,乃是为了那个盒子讨些公道。”

灭门杀神冷笑道:“看来你对那盒子是否感兴趣了,可知见过盒子里的东西都要死。”

顾子奇哈哈大笑道:“灭门杀神,虽然名动十三省,可是你以为我们俩是你杀的那些酒囊饭袋吗?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要求也不高,只要你把盒子里的秘籍分出些来,那时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

木盒中有秘籍?莫浮云霍然明白过来,原来这二人认为灭门杀神每杀一门,便要将门中的秘籍藏于盒中。

灭门杀神突然笑了笑道:“好说,既然二位想看,便跟我来吧。”说完,便径直朝山神庙里走去。

顾子奇连忙和金白羽跟了上去,二人为了防止灭门杀神搞怪,一左一右的走着,看刚才来时的轻功,二人的功夫的确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