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七十三章 才子佳人

女子一袭白衣,明眸皓齿,秀骨风清,肌肤赛雪,完美的身姿宛如玉雕的美人,每一处都精雕细琢,移步间,环佩轻响,淡雅笑意中隐现非凡的气质。

众人不由呆立片刻,场中鸦雀无声。

此女正是楚方玉,楚方玉莞尔一笑道:“方玉有礼了。”

众人连忙醒过神来,那罚酒三杯的话也早被吞回肚里去了,众人皆叹道,此行不虚。

李沉夕也愣了愣说道:“此女果是神韵,看来苏妲妹亦是不会差到哪里去,朱元璋竟能狠下手来斩下这样的女子,当真是心如铁石。”

莫浮云听得心道,此等女子,确实让人有心生爱意,若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也不会痛下狠心的,何况是个无辜的女子呢?只是人在其位,有的事情是非得去做的,我能救你,却又不可救你,我能让你活,却不得不让你死,混合着最大限度的矛盾,这就是身在高位的代价!

赵岑说道:“楚小姐之名,天下闻名,楚小姐之诗,乃是天下称道,谓之以奇,真是将我们这群男儿比下去了,今次这画,诸位可要拿出真功夫,若是再被楚小姐比下去,我们恐怕都要拜楚小姐为师了。”

众人纷纷大笑,楚方玉亦笑着盈盈说道:“方玉此来,只因仰慕诸位大名,未敢有比试之心。”

一文人立刻说道:“若见到楚小姐之名,却不见其诗其画,那便美中不足。”众人纷纷称是。

赵岑说道:“我看楚小姐便题画一幅,既为今日画鉴之开场,又偿了众友心愿。”

楚方玉便不再推辞,款款移步到院中画台,挥毫为画,众人纷纷起身,围成一团。

莫浮云和李沉夕也凑了过去,只见楚方玉玉指纤纤,温香满园,挥毫若洒,所画的虽是枯木竹石,却别有一番味道,一经画完,只见一长须老者立刻拍手道好,摇头吟道:“潇洒幽篁不受尘,千年古木篆书文,果是诗如其画,画如其诗,当有王维之深意啊。”

众人纷纷称道,楚方玉笑道:“献丑了。”

赵岑连忙叫人将此画挂于院中,然后笑道:“楚小姐倒是画完了,接下来倒是看大家的了。”

说完,众人一边饮酒做诗,一边有人到画台上作画题诗,乐不开怀。

一人画完,众人品鉴完后,赵岑便令人将画置于院中挂上,让大家可以细品。

李沉夕不甚懂画,低声问着莫浮云道:“少兄,你看何人画得最好?”

莫浮云虽不太懂诗,对画却是情有独钟,心**竹,在聂纪雨的调教下,对画倒是有一番研究,看罢众人画风,轻声说道:“吴老之画大开大阖,神气逼人,一笔一墨之神韵,暗敛其中;黄老之笔风格特妙,一木一石形态俱佳,不假雕饰,妙趣天成;王老之画淡雅有致,苍劲古朴。”

莫浮云声音虽低,却被周围人所听得,鲁为君转身大奇道:“莫兄年纪轻轻,品画之味却高之又奇,不知为何未品王老和倪老之作?”

鲁为君嗓门颇大,这一说,倒让众人都侧目过来,眼神便都停在莫浮云和李沉夕身上,只觉得二人风度翩翩,若玉树临风,光是风姿便已惊人。

楚方玉和赵岑也盯着二人,仔细看来,赵岑眼神深邃,楚方玉则是一脸平静,然而眼神之中却有想听下文之色。

莫浮云谦逊的回道:“王老久居山林,乃天下之名隐,于山为朋,梅为友,画中墨梅无骨,万蕊千花,一墨生万韵,实乃自成一派;倪老之画古淡天然,雅意正浓,脱却纵横习气,胜于五彩。”

莫浮云一说完,众人皆哗然一片,楚方玉听完,眼中大放异彩,鲁为君则又将莫浮云对吴仲圭四人的评价说了出去,众人又惊又叹,这等评语甚是中肯,若非心境足够之老者,定无法说出此语,所以莫浮云年纪轻轻,能出此语,定非凡才。

其实,品画之术乃是对心境之评,莫浮云经历生死之变,父母之失,又得以闲情居士琴音引导,从小以竹为伴,心境早异于常人,品画来,自是于同龄人不一般。

王冕此时越众而出感叹道:“得小兄之评,老夫甚有忘年之喜。”说完,指着自己的画说道:“便请小兄为老夫之画题诗一首吧。”

王冕此人孤傲狷洁,纵有横才万千,却不愿为世所用,故而在文人之中亦是享有盛名,如今他竟开口向莫浮云求诗,一方面是对莫浮云评价之肯定,另一方面则是让众人对莫浮云刮目相看。

王冕所画的乃是墨梅图,莫浮云虽不擅写诗,却聪慧过人,众情款款,长辈之约,自是不好推辞,缓步行到画前,心绪微动,便意从心来,题笔便写上: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此句一出,众人皆叹,王冕更是欣喜不停,忍不住拂须哈哈大笑,此句不正是对他一生性格之写照吗?傲气横天,狷洁若此,笑着笑着,忍不住泪流满面而来。

却有人不服气的道:“少兄之言,虽是评价,却自言甚高,莫非在场中便无人之画能真入眼界不成?”

众人停顿一下,莫浮云突然指着大厅内的那副画说道:“若是再下没看错,那副应该是赵老的《幼舆丘壑图》吧?”

赵岑说道:“不错,正是家父之画。”画的是晋代名士谢鲲 放达不拘,优游寄迹于一丘一壑的故事。此图为绢本,大青绿,山石树木细笔空勾填以青绿,吸收了顾恺之〈洛神赋图〉的画法,极为古朴雅拙。

莫浮云赞道:“书如雄剑倚天,画若长虹驾海,已无须多言。”已以死之人的画来堵住众人的口,刚才说话之人立刻无言已对。

李沉夕突然一拉莫浮云道:“时候不早了。”

莫浮云也感到似在这里呆了大半个下午,再在这里留下,不免被人针对,连忙假回家之意,给众人告辞而去,赵岑见莫浮云执意要走,也不好挽留,只是路过楚方玉身边,莫浮云有意无意的盯了楚方玉一眼,忍不住说道:“此行不虚。”

这话之深意,似乎有所唐突之意,但是楚方玉却被这话一震,眼见莫浮云潇洒离去。

二人出了门来,莫浮云才大吐了一口气,哈哈笑道:“幸亏出来了,若是被留下,可就遭了。”

李沉夕奇道:“这是为何?”

莫浮云笑道:“我可是江郎才尽了,装尽了斯文,若是再给他们题诗,还不露馅?”

李沉夕笑骂道:“还真是装尽了斯文,不过能来见楚小姐一面,倒真是不虚此行。”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李沉夕的语气故意重了一下。

莫浮云自然知道自己对着楚方玉说的话逃不过李沉夕的耳朵,不过,能见如此佳人,的确是不虚此行。只是今日一别,何时再能相见?天地渺茫,唯待天缘。

二人一路走到城门外,殷燕燕却早已在船上等候着了,见到二人来了,连忙招手。

待到二人上了船,殷燕燕笑道:“你可是出尽了风头。”

这个你,自然是指莫浮云,莫浮云倒有些奇怪的道:“你知道?”

殷燕燕笑道:“我为何不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可都在我手心里哦。”

李沉夕不解的道:“既然知道,早送我们去见她不就得了。”

殷燕燕拍拍手道:“那样不就不好玩了吗?”说完,不怀好意的盯了盯莫浮云。

莫浮云毫不理睬的道:“我可是有伤在身,谅你也不敢把我推下水。”

殷燕燕笑道:“是啊,我当然不敢了……”话说中途,突然身形一转,一把朝着李沉夕推去。

谁知李沉夕早有准备,双手按住船身,身形猛然朝上升去,殷燕燕一个扑空,收势不急,直接就朝水里冲去。

丫鬟惊叫道:“小姐……”

李沉夕腾空落在莫浮云身边,二人看着水里的殷燕燕,不由哈哈大笑。

殷燕燕杏眉横露,哼道:“好,有你们的。”待到丫鬟把船划进,爬上船来。

殷燕燕对着丫鬟说道:“朝岸边划。”

莫浮云不解的问道:“朝岸边划干嘛?”

殷燕燕说道:“莫非你想让我这个样子回家去不成?”

莫浮云笑道:“那也未尝不可?”

殷燕燕冷哼道:“本姑娘不干,这船可是本姑娘的,本姑娘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莫浮云和李沉夕只得苦笑一下,这倒是,船的确是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