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七十五章 蟒珠

见巨蟒并没有攻击之意,众人倒也放下心来,殷晴雷说道:“真没想到,那黄眉道人所言不虚,果有这等灵物居于水下,若真不把这挖出个洞来,恐怕它会把这岛给拆了。”

寒筝点头称是,说此物恐有千年之久了,恐怕这一山一水都和其灵气相关。

正说着,却听得巨蟒昂首,对月吐信,身体开始变得晶莹透明,随即化成一道白光朝天冲去,瞬间消失不见。

众人唏嘘不已,这莫非是传说中灵蟒化龙之实吗?

灵蟒飞升,寒筝则另有主意,对着殷晴雷说道:“灵物之侧,必有不凡之物。这水底,说不定有什么。”

殷晴雷也大是同意此话,连忙叫了几个水下功夫老道的弟子,吩咐他们下去一探。

几个弟子自是好奇心十足,比起少年人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亦不差,下去半顿饭的功夫,便有弟子从水下冒出,双手里抱着一个长约三尺的古朴盒子,殷晴雷接在手上,只觉得十分沉重,再细看此盒,似乎一次性铸成一般,竟然找不到打开之处,只是上面书写着漂亮的篆文,不知何意,只得递给寒筝。

寒筝接过手来,也感觉到十分沉重,细读篆文,便念道:“蟒珠。”

众人奇道:“这是何意?”

殷晴雷奇道:“若是指灵蟒的内丹,但是灵蟒若无内丹如何飞升,定有他意。”

寒筝说道:“无论如何,灵蟒定是吸收此物之灵气而得道飞升,此物必定是仙品无疑。”

殷晴雷笑道:“既是仙品,便是姑姑所有。殷某这等凡人,自是受用不起。”

寒筝一愣,料不得殷晴雷如此大方,殷晴雷道了声:“且勿推辞。”便招呼众人将水坑填上。

香菱突然凑过来,说道:“寒门主,我想起一件事情,不知道当不当讲。”

寒筝说道:“但讲无妨。”

香菱说道:“在我还未出走之时,我家附近也有灵物飞升之事,当时全村人都看见了,一条白龙飞天而起。”

寒筝面色一变,惊道:“什么?白龙飞升。”

香菱说道:“反正就是看到一道白光从远处冲天而起,村里的老人说,那是秦皇的坐骑,是条白龙。”

寒筝想起香菱的家,脑袋里急剧转动一下,将两事一联系,霍然开朗,忙对殷晴雷问道:“那黄眉道人可有什么特征?”

殷晴雷皱眉想了想道:“看不出来,就是眼神很锐利,似乎能洞穿人心一般。”

寒筝了悟似的点了点头,没在说话。

回去的路上,莫浮云忍不住的问道:“娘,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寒筝点头说道:“猜测到七八分,就是不知道准不准。”

莫浮云说道:“娘莫非是认为这事情跟那个常保森有关?”

寒筝笑道:“正是,而且还和那个黄眉道人有关,若是我料得不错,那黄眉道人定是人称精通奇门八卦的浙西四贤之一的刘基了。”

莫浮云眼珠转了转,说道:“常保森加上刘基,香菱所在之地——不正是阿房宫之址吗?挖土出灵——”想到这里,莫浮云大叫一声道:“莫非竟是自断龙脉之行?”

寒筝摇头说道:“刘基自知奇门八卦,当然也知道龙脉乃天命所归,若是妄而断之,祸延三代,致使灵物飞升,恐怕另有其意。”

莫浮云说道:“那么,刚才,那条灵蟒究竟是什么?”

寒筝揣测的说道:“那条灵蟒恐怕乃是汉水之灵,不过无论如何,灵蟒飞升,汉水之地不再有灵,一水连天恐怕也即将遭战乱之灾了!”

莫浮云急道:“这该如何是好?”

寒筝说道:“此是天命,正如得了这紫龙真剑一般,非人力能为。”

莫浮云哼道:“这朱元璋甚是可恶,若是我来选明主,定不会选他!”一想起苏妲妹的死,莫浮云更是怒从心来。

寒筝说道:“若不选他,你要选谁?”

莫浮云心情烦闷的说道:“谁也不想选。”

寒筝微笑道:“是因为他们都不够好,是吗?云儿的眼光也越来越高了。”说完,将手中盒子递给莫浮云道:“云儿你且拿去看看,说不定能琢磨出什么来。”

莫浮云接过盒子,突然奇道:“好轻。”

寒筝心念微微一动,见到莫浮云一手托着盒子,奇道:“真是奇怪,盒子到了你手里倒变轻了,看来此物定是和你有缘。”顿一下说道:“你先行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办。”

莫浮云点点头,托着盒子朝屋里走去。

寒筝则是左思右想之后,汉水之灵飞升,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若是一水连天卷入战事,秧及百姓,实是不好,得先跟殷晴雷说清楚才行。

然而若真是通过这件事情看清楚了朱元璋的险恶用心,倒也只值得称道的一件事情,既然莫浮云都不喜欢,寒筝自然不会将这紫龙真剑交予朱元璋了。

莫浮云回到屋里,行到桌子旁,将盒子放好,在油灯下仔细观看,对盒子倒没什么感觉,倒是觉得篆文真是漂亮,这大概是受了白天和文人一起的影响。

看着看着,莫浮云忍不住伸出手指,想要沿着盒子上的篆体触摸,然而手一触到盒子上的文字,所到之处竟变得如水一般的柔软,稍微用力,竟还朝里微凹进去,莫浮云惊奇不已,边将手掌贴上去,然后迅速离开,便看到盒子上出现自己的手掌印痕,陌路清晰,然而慢慢变浅,又变回篆文的模样。

但是变化归变化,莫浮云弄了半天,依然没有搞清楚这里面究竟藏了什么,莫浮云想了想将腰间的定光抽出来,只是用定光剑凑近盒子的文字时,盒子却变得坚硬无比,用定光剑无法割破。

莫浮云只得放弃,再次试着将手重压下去,看能否触摸到里面的东西,只是按到一定程度,便再无法朝下按下。莫浮云左臂不行,再用右臂,右臂一接触到盒子,感觉立刻有些不同,似乎是因为右臂练过那奇怪的穴位脉络图的关系,穴位一点一点的如同燃烧一般,莫浮云看着自己的右手掌放置在盒子上,自己丝毫没有用力,盒子却自动的如波涛起伏,篆文变成旋涡一般朝着莫浮云的右臂涌去。

暖流不断的从莫浮云的掌心中涌入,冲破阻碍的穴位,开始遍布莫浮云全身的经脉,随即盒子突然裂开来,里面出现二颗鹅卵石大的明珠,顺着莫浮云的掌心吸入,沿着经脉落入到莫浮云身体的不同部位。

一系列的剧变之后,终于停止了下来,莫浮云摸摸身体,并无太大的变化,只是浑身精力充沛,心中不由大喜,莫非这天地奇珍将自己的穴位打通了不成?连忙举手就试,一掌朝着桌子上拍去,这一拍却引来手掌火辣辣的痛,桌子反而没事。

莫浮云正待奇怪,却见已经裂开的盒子底下有着两行篆文,上书几字道:“千年江山,王气不易”。莫浮云琢磨了一下,却不甚懂,便拿着盒子进了寒筝的房间。

寒筝见到盒子打开,不由大喜,听完莫浮云的描述后,大惊道:“千年江山,王气不易,这不是正是说这明珠之内乃是千年王气吗?”

莫浮云吃惊的道:“那我……”

寒筝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心知莫浮云并无当王之意,便说道:“无妨,这王气早被这灵蟒吸去许多,所以你吸收了之后,并没有增加内力,只是体质增强了不少罢了。”

待到莫浮云走后,寒筝才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莫非天将大任于云儿不成?不然怎么他竟得到王气之物,王气者,又称为龙气,和龙脉、帝王相称为三相,三物齐而称帝,朱元璋坐镇金陵,此地正是百年龙气,江山不易之地,后又经过刘基为其选葬龙脉祖坟,加上其又有帝王异相,三者几乎全齐,为何又出来一个王气?现在联想起常保森和刘基一路行来,莫非是就是引动各地之气飞升而去,天下便只剩下唯一之龙气不成?

莫浮云躺在**,觉得体内突然多了二个鹅卵一样的东西,甚是奇怪,用手触摸,还隐约能够摸得到,觉得好玩之际,便想着如果它能移动多好,正如此想着,哪知其中一颗真的移动了起来,在经脉中运行,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莫浮云大喜,连忙闭上眼睛,将这些球在体内转来转去,体内于是产生一股接触盒子时的那种暖流,遍布全身,舒服得让人昏昏睡去。

睡梦之中,莫浮云的身体凭空浮起,隐约间一条白色巨蟒伏在其身下,俯首吐信,又隐而不见。

传说汉高祖刘邦起义之时,有高人为其测相,言其“祖籍阴德,面相奇伟,足抵称王,唯无龙气加身。”遂指引其寻千年灵蟒杀之,用鼎火烧其七七四十九日,炼出四颗红红的“灵蟒之珠”,千年灵蟒未化龙,食其精华便可吸收其未成形的龙气为己用,以己身二相渡化龙气。

刘邦食得两颗,其二由高人置于一物,然后化鹤而去。

莫浮云在睡梦中隐约记起此等传说,半梦半醒中似与一头白蟒在水中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