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八十三章 欲擒故纵

唐天印不由苦笑一下,说道:“寒掌门你可真是幸运,你看我这丫头,哎。”

莫浮云倒是说道:“唐小姐禀性而为,乃是真性情……”

话才说出口,唐盈哼了声道:“书呆子。”

唐天印连忙拉下脸来道:“不得无礼。”

唐盈反瞪了他一眼,拍拍手,跳起来就朝外面走。

唐天印暗叹一声,尴尬道:“寒门主,实在是有些失礼,失礼了。”

寒筝笑一笑,摇摇头,没有说话。

唐天印熟知女儿的脾气,倒也不再去管他,便和寒筝闲聊起来,莫浮云见无自己的事情,便退出厅里。

才出了厅,往回走,却见到唐盈弄了根竹子,用竹叶拨弄着小溪里的游鱼,见到莫浮云走过来,叫了声:“喂,书呆子。”

莫浮云愣了愣,表情露出询问的态度。

唐盈将竹叶抛进水里,走了上来,上下打量了莫浮云几下,说道:“外面的人把你传得如此厉害,可是又有人说你不会武,你到底会不会武功?”

这个问题,莫浮云自己也很难弄明白,便模棱两可的答道:“略知一二。”用知而非会,便让人琢磨了。

唐盈撇了撇嘴,绕着莫浮云转了半圈,说道:“看你那底气不足的样子,看你那走路的姿势,的确是半袋子功夫,不过,你的名气还不错,长得也还行,明天来府里报道吧。”说完,迈开步子,又停下来,说道:“顺便叫上那个什么李沉夕的,到南院来。”

莫浮云看着唐盈走远,哑然一笑,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待到唐天印走后,莫浮云对寒筝说起昨夜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寒筝不由目光凝重,嘱咐莫浮云定要小心,看来此次暗器大赛危机重重,欲将燕秋和明雅派给莫浮云。

莫浮云却道有李沉夕在身边足够了,内心里却有种想要对敌的欲望,越来越纯熟的剑法,越来越锐利的眼光,需要的是越来越强的对手,此刻的莫浮云,真盼望那个黑衣人再次降临!

对于黑衣人的再次出现,让寒筝感到常保森和刘基已经来到了京城,他们此次的目的会不会和暗器大赛挂上钩?或者,只是针对大夏国皇帝呢?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李沉夕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回容碧然,原来从容碧然出走日起,容藏风便已派遣弟子沿途跟踪保护,一直到了这大夏国内,容碧然也是从未出过天山,一路上感觉十分惊奇,来到重庆后,更是四处游完,乐而不停,待到李沉夕收到消息,找到她住处的时候,她又跑去玩了。

莫浮云正想着李沉夕不知要等到何时才会回来,却在中午的时候见到了李沉夕。

莫浮云奇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找到容小姐了?”

李沉夕倒了杯茶,大口的饮尽道,摆摆手道:“没有,我是来告诉你,谢三死了。”

莫浮云震得站起身来道:“什么?”

李沉夕说道:“有人在城外发现他的尸体,而后在他的住处发现他随从也死了。一招毙命,都说是仇家所为。此人以前树仇太多,如此死了倒也不希奇。”

莫浮云心里却有另一个想法,死在昨夜交谈之后,这却是希奇的地方,而且是死在城外,昨夜他就说要另辟居处,分明是要出走之意。身为棋子的谢三就这样死了,那么,必定有另外一颗棋子出现,而且这颗棋子必定比谢三更加的完美。

李沉夕说完后又匆匆离去,要在容碧然的住处等她回来。

莫浮云左思右想,此事究竟如何办是好,以现在自己的人力脉力,根本无法找寻到什么线索,若是告诉娘的话,她必定不让自己插手,莫浮云想来想去,一个人浮现在脑海里。

第二日&m;#183;唐门&m;#183;南正门莫浮云一大早便来到了唐门,然后找到了南正门,门口的几个小厮见到是位年轻公子,什么都没问,就放他进去了。

莫浮云正待奇怪,走过入口处的小路,过了院门,来到一个大院子里,只见院子里早已七七八八的来了一大堆人,都是年纪轻轻的公子和少侠。

众人见到莫浮云英俊非凡,都不怎么搭理于他,莫浮云倒也懒得说话,在花台处坐了下来,心里揣摩着唐盈玩的什么鬼把戏。

正想着,只见唐盈穿着一身红色劲装走了出来,身边跟了两个同样劲装打扮的丫鬟。

众人见到唐盈来了,都齐齐的拜了拜道:“见过唐大小姐。”口音中,明显的许多外地口音,看来不少是从外地过来的。

唐盈还没发现莫浮云在其中,只是扫了一眼,似乎没有发现,倒是旁边的那个丫鬟眼尖,看到花台那里还有个英俊男子,凑到唐盈耳边说了句话。

唐盈这才发现莫浮云在,见他爱理不理的样子,便把眼神回过来,朝着在场众人说道:“本小姐要在你们之中挑两个人,陪本小姐明日去打猎。”

众少侠兴高采烈的应了起来,不少已经开始把自己的名头给抬出来了,什么小白虎大猛虎的一大堆,都成动物园了。

莫浮云叹口气,若非为了要事,自己还真不想来看这等笑话。

院外来了几个弟子抬过来两座武器架,放在院子里,在唐盈火辣辣的目光鼓励下,众少侠开始一对一的比试起来。

莫浮云瞥了瞥正在比试的二人,见到的是漏洞百出的招式,不由暗自摇头。

其实这些人的功夫在年轻一辈中也算二三流的高手,之所以在莫浮云眼里会觉得漏洞百出,乃是因为莫浮云对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了解,再加上所接触到的武学又是最上层的刀法剑法,故而才会有如此看法。

唐盈跺步过来说道:“莫公子,这些少侠武功如何啊。”

莫浮云说道:“唐大小姐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唐盈低声道:“我可是对你优待哦,等会比出两人来,你只要把其中一人打败就好了。”

院子里的人看到唐盈走到莫浮云旁低声说话,都有些羡慕和嫉妒,看莫浮云那身打扮便知道是贵家公子,幸亏——给众人的感觉是不会什么武功,看来是抢不了随从的位置了。

莫浮云说道:“我可没什么兴趣,我来这里,是为了和唐小姐谈笔生意。”

唐盈眨了眨眼,笑道:“哟,看不出来,莫公子还是商人的材料,说来听听。”

莫浮云说道:“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做好了,你可以在你爹面前扬眉吐气。”

唐盈瞥瞥嘴道:“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在我爹面前扬眉吐气,事实上,我已经很扬眉吐气了。”

莫浮云说道:“那唐小姐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呢?”

唐盈抬抬头,望望天,漫不经心的说道:“那要看莫公子提出的条件是什么了。”

莫浮云没有说话,看来这个刁蛮大小姐还不象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不过,莫浮云又岂是普通人,站起来,对着唐盈笑了笑,说道:“既是如此,那再下打扰了,告辞。”说完,扬长而去。

唐盈没料到莫浮云话说半截就走,呆了一呆。旋而没有事一样的看院子内的人比武。

重庆府&m;#183;城南&m;#183;李氏大宅明朗之色由窗外射入,将书桌前一片地方映成白色,刘基随手将十二枚铜钱洒落在桌上,眉头微展之后,右手拿起一根细长的铜丝,将铜钱一一串上,放入随身的竹筒中。

自从习得算卦之术后,五十多年来,每早一卦是刘基的习惯,在宽阔的书房之中,除了面目清瘦,宛若仙人一般的刘基外,还有一个身形标准的年轻男子,常保森。

常保森站在刘基身侧,看到他微露愁容,恭敬的询问道:“先生,莫非有什么不好之相?”先生之称,乃是朱元璋请刘基出山后特定的称谓之一,不封其官,称其先生,一是敬重其高洁,二则也符合了刘基闲云野鹤的习惯。

刘基昂头拂须思索一下道:“真是奇怪之极,几日不见,天数突然变化,似乎有人应了天命一般。”

常保森不解的问道:“恕保森愚笨,不解先生所语。”

刘基解释道:“人之出生,便已有定数,此生何向,业已定下;然天之不可测,又使人命中有所变数,若是机缘巧合,便能够得天赐鸿福,如鱼跃龙门,升仙得道也不足为奇。”

常保森若有所悟的道:“先生之言莫非是指如今有人得了机缘?”

刘基点头道:“不错,短短几天,这星辰之中便升起一颗新星,只耀在这京城之内,所幸此子得了蛇身,未成龙形,此生能为侯王之相已是大幸,不足为惧。”

常保森说道:“那这大夏王?”

刘基说道:“大夏王命中注定有帝王之相,乃是天命,天命不可违,然我夜观天象,此人命不久矣。明玉珍亡后,其子明升继位,丞相万胜和知院张文柄不和,必生纷端,此番我们一路行来,大夏国守将自以为蜀中地险,足已自持,故而守事不坚,他日水陆两道并伐,水以瞿塘峡溯江趋来,陆由秦陇趋成都,必能收复此地。”

常保森佩服道:“先生一卦定天下,主公有先生之辅,真乃齐天之鸿福。保森一路跟随先生,才知道什么叫才思浩海,胸存万物。”

刘基拂须笑道:“行千里路,读万卷书,才能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