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八十五章 疑虑

丁香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师傅说,此次唐家家主邀请了许多世外高人前来坐镇,所以皇帝才会有持无恐。”

莫浮云心中又动了动,问道:“都是什么高人?”

丁香摇头道:“师傅没说,我也没问,不过唐家的人应该知道吧。”

莫浮云微皱了下眉,又是唐家人,自己是从他们口中套不出什么来的,若是这毒事件的背后有所政治关系,事情便更加复杂了,想到这里,莫浮云便想立刻找到李沉夕。

莫浮云想到这里,问道:“你知道本门在重庆府的分舵在什么地方吗?”

丁香点了点头,将地址说了出来,又说道:“这么晚了,若是没什么急事,便不要去了。现在外面人多人杂的,也不见得十分安全。”

莫浮云笑道:“没事。我只是去问问李兄的所在。”

丁香指着屋里奇道:“那,这里面是……?”

莫浮云小声道:“李兄找的那个师妹。”

丁香哦了声,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没来得及询问,莫浮云便抄了条路朝外走去,丁香连忙跟了上去,解释说,怕莫浮云找不到路,还是自己带他去为好,于是二人便一起出了门,朝着月眉门在城中的分舵走去。

莫浮云并不想丁香牵涉到这种事情来,但是在见到李沉夕之前也没办法将她支开,分舵的舵主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子,算起辈分比寒筝还高一些,莫浮云不仅顺利的得到了李沉夕的地址,而且还得到了想从唐盈那里得到却没有得到的东西——近日重庆府中各地前来的各路高手,其实莫浮云一开始想到唐盈,乃是为了不露痕迹的得到所有高手的名单。为什么不更简单的从月眉门这边来呢?也是莫浮云的一点私心,想暗自做好这件事情,在寒筝面前露露脸。

莫浮云不露声色的说想了解一下最近到重庆的人物,分舵主便将近日的调查递呈了上去,年轻人对江湖高手有所仰慕之心,倒也是正常的,所以这件事情结束后,分舵主并没有将此事汇报上去,这也让莫浮云松了口气。

由分舵的弟子将二人送来容碧然的客栈住处后,莫浮云嘱咐弟子送丁香回去,几番功夫之后,丁香才放心的回去了。

莫浮云来到容碧然二楼的房间时,李沉夕并没有睡,听到脚步声,便知道来人是莫浮云,便赶快迎了出来。

莫浮云正准备敲门,却见李沉夕已经将门打开来,暗赞了一声好功力。

二人相对一笑,冥冥之间,二人从陌生到相识相交,已经成为好朋友了,莫浮云便将容碧然闯到淳化轩的事情说了出来,李沉夕大感意外,然后莫浮云才谈到正题,将那夜和谢三相见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沉夕紧皱眉头,心里也有些些山雨欲来之感,二人虽出身名门,然而未出过江湖,如今重庆府内天下各路英雄聚结,其声势浩大,场面之浓重,让人震撼,此等世面,是二人前所未见的,欲放手一博,实须胆量,然而二人所最不缺的便是胆量!

莫浮云将从月眉门得来的各路高手给李沉夕说了下,莫浮云在小屯村里受到各门各派来隐居人的熏陶,自然对天下各门各派了若指掌,李沉夕在这方面,反而不如莫浮云,只得询问莫浮云的想法。

莫浮云说道:“我虽对各门各派,江湖隐士魔头有所了解,然而我们的人手不足,如今之为又无疑于大海捞针,着实有些困难。”

李沉夕似乎也了解到莫浮云为什么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寒筝,如果有寒筝帮忙,这件事情便变得轻松多了,然而他并没有多少什么,身为一个男人,总是要坚强和自立的,十八岁的莫浮云,男人的尊严和独立已经开始旺盛的占据了身心。

莫浮云沉吟一下说道:“所以我辗转想来,总觉得这个芝兰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至少她应该知道些事情,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是否对我们有所帮助。”

李沉夕回道:“我同意这点,之前接触过芝兰的三个人有官家,书生,又有侠客,若真是背后有人,恐怕武功颇高,这几日我们要更加小心。”李沉夕下山之前,容藏风再三嘱咐找到容碧然后立刻返回,而如今莫浮云有危险,自己自然不能脱身,不过也正好告诉容碧然,将师傅的话告诉她,然后纵然她再多玩几日,这样一方面顺了她的心,另一方面也好让她安分点,只要不乱跑动,晚一些带回天山也应无妨。

莫浮云不会轻功,自然无法监视芝兰,这个重任就只有落在李沉夕的身上,由于富贵坊在夜间是最热闹的,李沉夕决定在午夜之后进行监视,二人于是在客栈门口分手,莫浮云则回宅内将容碧然看好。

然而当莫浮云回到淳化轩的时候,却发现屋里一片凌乱,容碧然业已不见了,莫浮云心头大惊,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容碧然却从业已打开的窗户中跃了进来,一副激昂的样子,手里握着随身的弯刀。

见容碧然没什么事,莫浮云心也放下一大半,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容碧然舒了口气道:“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贼子,竟然想跑来暗算本小姐,幸亏本小姐警觉,不然就着了道了。”

莫浮云心中一动,说道:“普通人怎敢到此地撒野,你可和他交过手?”如果交过手,莫浮云便可推测出对方的门派。

容碧然却摇摇头道:“没有,他似乎不愿意和我动手,当时他从窗户翻进来,我就已经醒了,他见了我,转身便跑,夜太深,我也没看清楚他的样子,我追出去便不见他的人影了。”

莫浮云又问道:“那他的体型?”

容碧然说道:“体型比较瘦小,矮矮的。”

莫浮云心头又是一动,对方不愿意和容碧然动手,是否是因为知道认错了对象,能来此,定然是有目的,目的是否就是自己?又摇一摇头,这宅子里的人员分布,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若是如此,他真有目的,大可把容碧然当成月眉门的任何一个人。为什么不动手便跑,诱敌之计?既然有所目的,那必定对月眉门的深浅有所知晓,诱敌之计便可排除,莫浮云越想越深入,旋而坐到桌边,认真沉思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来。

容碧然看见莫浮云坐了下来,不由得仔细的盯了盯他,这个相貌英俊至极的男子和李沉夕很有些相似,那股认真的样子,只是李沉夕身上有着一股武者的气势,英气非凡,而莫浮云却表露出超越年龄的平静,如同一池秋水,似能一眼看穿,却又发现什么都看不见,只是,这张脸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容碧然看着看着,突然有些好奇的感觉,任何一个人看到自己,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必定是因为自己的美丽,然而这个身在美女丛中的男子对自己始终没有多看过,这倒让容碧然突然起了些好胜之心,虽然她也见过月眉门的女子,但是心里却一直不服,如今见到莫浮云这个拥有决定性因素的人,脑袋便开始盘算着一个念头了,若是能夺得莫浮云的青睐,那岂不等于将月眉门的女子都给压了下去?想到这里,容碧然忍不住噗嗤一笑。

笑声将莫浮云惊醒来,看到容碧然花枝般的笑靥,暗道了声美,瞬间又恢复正色,说道:“我刚去和你师哥见过面了。”

容碧然自然是将莫浮云那一瞬的变化收入眼底,正欲说什么,听到莫浮云这句话,一惊道:“什么?”

莫浮云便将李沉夕奉他师傅之命跟随月眉门前来,以及李沉夕决定再在这里多呆几日的事情告诉了容碧然。

容碧然听完,显然松了口气道:“师哥竟然做这样的决定,定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敏感的转向莫浮云道:“你们是不是私下在做什么事情?”

莫浮云愣得一笑,这女子,好细的心眼,想来是对李沉夕了解得十分透彻才能够如此确定的说这句话,笑而不答,是承认还是否认?

容碧然使出水磨功夫的道:“你告诉我嘛,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一方面是为了征服莫浮云,容碧然将调皮的性子收了起来,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能够帮上李沉夕,此时的容碧然,心理上突然分成了两半,两个男人,各自占据了一边,一个是真爱,一个是欲望。

容碧然的话,莫浮云不是不心动,的确,容碧然的武功也不低,毕竟是由着容藏风亲传下来的,如果有她帮忙,事情也好办些,而且可以掌握她的去向,不必再让李沉夕为她的来去烦恼,然而,她毕竟是容藏风的女儿,若是有了什么闪失,自己又不好交代。

容碧然看出莫浮云的心思,连忙说道:“我保证不添乱,不乱跑,保护好自己。”

看到容碧然急切的样子,莫浮云倒忍不住一笑,这个小时候那么刁难过自己的任性大小姐,恐怕一直没有把自己认出来吧。如果在她能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对自己有所帮助倒也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