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拥天下

第九十六章 半醉神医

山顶之上云雾缭绕,不远处的两个老者更是若神仙中人一般。

其中一个鹤发童颜,面色红润,面上笑意似乎永不褪色一般,身穿着宽松的浅黄色袍子,此人便是半醉神医王无咎。

另一个一身青衣,额头上的方巾上绣着一块青玉。手里更是象征性的拄着一根青玉拐杖,便是青玉翁了易天骥。

见到莫浮云和楚方玉同时走上来,二老都忍不住拂须大笑,主动的迎了上来。

莫浮云二人连忙行礼,拜见二位长辈,王无咎一见莫浮云便立马赞道:“我说为什么每次见到老闲都是神气若定的样子,原来不但有个美貌如花的女儿,还有个英俊非凡的孙子。”

易天骥打趣的道:“不止,现在还有个同样美貌如花的儿媳妇啊。”

莫浮云尴尬得正要说话,王无咎一手探过莫浮云的脉象,沉吟一下道:“无大碍,无大碍。”

这自然是他一眼便看出莫浮云有伤在身,有些不放心便探脉一试,这一探,自然探出许多东西,莫浮云忙道:“多谢前辈关心,此次晚辈前来……”

王无咎摆摆手道:“你的事情,老易都卜出来了,他们明天才能来,你们便先在这里住下,也别拘礼,你那爷爷每次来,可都带走我好几壶酒。”说完,朝着王石瞪了一眼道:“还不回屋去。”

王石嘿笑一声,朝莫浮云二人挥了挥手,便闪进屋里去。

王无咎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这孙儿啊,成天就知道玩耍,若不让他吃点苦头,恐怕他永远都静不下心来学医。”

易天骥笑道:“我知道你一早就想放他下山,又担心个什么事,现在不正好,有莫贤侄在,大可放心。”

莫浮云吃了一惊,王无咎说道:“老易你是说让他跟小云一起?”

易天骥笑着点头,王无咎便也笑道:“既然老易你都开了口,我自然放一万个心。”转头朝着莫浮云道:“小云,我们和你爷爷都是八拜之交,这等交情,你便不用拘束,我这孙子的历练可就交给你了,他若不服你管,你便将他送回山上来便是。”

莫浮云只得应了应,瞥眼处看见易天骥嘴含莫测的笑意,这个号称一卦能卜天下事的青玉翁,到底知道什么?不过,对于王无咎的托付,莫浮云还是有些受宠若惊之感,也多亏了自己的身份,不然恐怕连门都进不了,看来纵然是绝高的隐士,依然逃脱不了世俗之情。

易天骥从怀里摸出两块玉佩来,递给莫浮云和楚方玉道:“区区小礼,你们收下。”

莫浮云二人将玉佩接在手中,恰好是一对,上刻着一龙一凤,玉质精粹,入手处感觉到暖意连连,便心知此必非凡品,连忙答谢。

王无咎也从屋里拿了两个小瓶子递给二人道:“老易都送见面礼了,本神医也不吝啬,这一瓶名为‘碧血丹’,这一瓶叫做‘百草散’。”

纵然王无咎介绍得如此轻描淡写,但是莫浮云二人自然不会傻到认为这是普通的药物,易天骥笑着代为解释道:“这碧血丹乃是集合天下灵药之精华,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服下此丹便可保住性命,虽不能说能立刻起死回生,但必有转机。这百草散乃是集合天下灵草而制,不仅可增加内力,更可化邪毒驱异物,服下此药,再氤氲之地亦可行而无妨。”

莫浮云听得心奇,连声感谢。

王无咎叫出王石,叫他为二人安排好房间,自己则随着易天骥朝山顶一侧行去,走得远了,王无咎拂须说道:“今天你老易可是够大方,连贴身之物的‘天龙地凤玉’都送出去了,这可是你师门之物,据说内蕴阵门秘法之决,”

易天骥笑道:“你不也下了血本么?这碧血丹和百草散,你这三十来年也不过练了区区两瓶。”

王无咎说道:“你出手如此大方,我怎可小气?”一顿,说道:“这是你早算计好了的吧?”

易天骥笑着点头道:“你未看见莫浮云和常人有何不同吗?”

王无咎说道:“的确是块天下奇葩,只不过经脉被毁,武学上无法大成,不然这江湖之上号令之人必定非他莫属。”

易天骥眼神深远的笑道:“此言太浅,此子乃天之异数,不知为何改了天命,我见他华盖生光,有龙蛇之像,他日为王为帝,其势不可限量。”

王无咎惊道:“怪不得你竟将重宝押在了他身上。”而后不无嫉妒的说道:“老闲可真是命好,女儿是天下第一美女,儿子又要成为天下第一人。”

易天骥说道:“所以我才叫你将王石跟着莫浮云,此一来,王石有天命所照,前途必定不可限量,说不定医术还能超越你这老头。”

王无咎大喜道:“此话当真?”

易天骥说道:“我何时说过假话?”一卦卜天下,这可不是说笑的。

易天骥眼望着天际,突然心有所感,掐指一算,眉心一锁,立刻掌上起卦,推算了半天,大叫道:“不好。”

王无咎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易天骥沉闷一阵,锁住的眉头又松开道:“或许也是件好事情,得偿所愿,得偿所愿。”说完,便不理王无咎,独自转身离去。

随着阳光的来临,雾气渐渐的消散,云海深处的各山之峰开始呈现,在山顶的另一头,莫浮云坐在靠着山崖的巨石之上,楚方玉就这样依偎在他怀里,手里不停的拨弄着那块凤玉,脸上一直是甜蜜的笑意。

莫浮云笑着道:“看你的样子,都快笑傻了。”

楚方玉嘟嘴道:“笑傻了就笑傻了,你还敢嫌弃本小姐不成?”

莫浮云随意拨弄着她的秀发,笑道:“哪敢。”

楚方玉仔细的弄着凤玉说道:“我总觉得这块玉有些特别的地方,但是又说不上来,但是看着看着,总觉得有些熟悉。”说完,叫莫浮云把他那块玉拿过来,然后将两块玉放在手心里,恰好可以合在一起,若非手艺极为高超的能工巧匠,定不能做出如此精妙之物来,而楚方玉是越看越觉得熟悉,却始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干脆做罢,闭上眼躺在莫浮云的腿上,缓缓睡去。

得此伊人,心已无憾,唯有剩下那一剑之仇和父母失踪之谜未解,只是莫浮云并不知道自己所要陷入的旋涡和将要承担起的责任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重得多。

在第二日的时候,王石一早的下山将吟竹一行人接上了山,来到山上,吟竹被抬往屋里救治,李沉夕等人见到楚方玉,自然心思各有不同。

李沉夕一眼便认出楚方玉,楚方玉也认出了李沉夕,二人相对一笑,而李沉夕也似乎看出了些端倪。

殷燕燕和楚方玉却早是旧识,一见面便拉起家常来,容碧然对这个江南才女颇有些钦仰之情,三女很快的坐成一团。李沉夕和莫浮云只好走到一边细聊,一边等待着吟竹的消息。

李沉夕轻捶了莫浮云一拳,笑问道:“好快的速度,几天没见,便成双成对的了。”

莫浮云笑一笑,将在武昌城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沉夕听完大慨道:“原来这才女竟然是楚家大小姐,我真是看走眼了。”

莫浮云笑了笑,说道:“此间事了,你是否就要回天山去了?”

李沉夕顿了一下,一直以来的相处,和莫浮云的感情自然增进不少,一想起过不久便是要分别的时候,倒多了份依依之情,恍然间又觉得自己又不是女儿家,怎可带此情绪,便释怀的笑道:“总之,我得先把师妹送回去。”

莫浮云点头称是,不过容碧然给自己的印象倒也改变了不少,小时候那刁蛮任性的劲头虽在,然而感觉上却又多了几分可爱,心里自小以来的厌恶之情倒是少了许多,而容碧然自然从未认出莫浮云便是当日那个小女孩来。

很快,王无咎从屋子里出来了,面上一副平静的表情,莫浮云等人赶快迎了上去,王无咎说道:“伤势并无大碍,只不过拖延时间太久,有的碎片已险入骨肉之中,若强行取出,只怕伤到经脉,影响日后武学造诣。”

莫浮云皱眉说道:“吟竹视武为命,必不能让她经脉有任何损伤。”

王无咎说道:“既是如此,你们便得走一趟了,此去北边有一座山谷名为‘罗香谷’,谷中有其他的绮罗之香,常年不绝,只因深在幽处,少有人知,在谷中深处有一朵千年灵物,名叫‘双纹翠蔓’,此物百年开花一次,结果一次,你们只需采取一果,此物功效夺天地造化,不仅可以增加人之内力,更可以使得体内淤血尽除,小姑娘若是服下,老夫便可将其碎片安然取出而不伤害经脉丝毫。”

莫浮云连忙点头道:“我这就起程。”李沉夕等人跟着道:“我也去。”

王无咎说道:“你们便一起去,不过此花百年只开一个时辰,时辰过后花便自行凋落,入土不见,而且窥视之人大有人在,你们要小心为上。实在夺不回来,我便再想其他办法,总之,小姑娘绝无性命之忧。”

莫浮云说道:“前辈放心,我们必定夺得灵物而归!”